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邵善波:“一国两制”25周年的回顾与展望

更新时间:2022-07-01 01:05:16
作者: 邵善波  

  

   香港即将庆祝回归祖国二十五周年,这日子有特殊意义吗?很多人认为这是「五十年不变」这承诺的中间点,应大肆庆祝一番。也有人,像北京的田飞龙,以上半场、下半场的讲法,为「一国两制」定立中间点。这说法的前提都是认为「一国两制」这政策,再过二十五年后,不变的承诺会结束。先听听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沈春耀的说法。在不久前的「『一国两制』政策的发展与未来」为题的研讨会上,沈主任发表主题演讲。他指出,「『一国两制』实践在香港已经走过了二十五年,纪念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二十五周年,人们回顾历史自然会想到今天、想到未来、想到再过二十五年会怎么样。实际上,『五十』只是一个形象的讲法,五十年后也不会变,『前五十年是不能变,五十年之后是不需要变』,只要我们始终坚信『一国两制』,『一国两制』的生命力和优越性就会持续地、充分地显现出来,『一国两制』就具有持久的生命力和独特的优越性。」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在三月份时也曾说,「五十年不变」是一个哲学概念,而不是一个数字。这些说法都想指出这个「五十年不变」的承诺,并不是一个死线。

   「五十年不变」非死线

   其实,邓小平同志当年已曾多次明确回应这问题。当时他对「一国两制」未来充满了信心,他说,「为了实现我们的发展战略目标,要更加开放。既然这样,怎么会改变对香港的政策呢?实际上,五十年只是一个形象的讲法,五十年后也不会变。前五十年是不能变,五十年之后是不需要变。」夏主任与沈主任在差不多四十年后,只是复述了邓小平的话。只要「一国两制」从实践经验、实践效果上,表明它是成功的、是有效的、是得人心的,「一国两制」的生命力和优越性就会持续地、充分地显现出来,「一国两制」事业就一定会行稳致远。这就是官方长期对「五十年不变承诺」的说法,但这并没有解决香港人的根本问题。

   香港人的根本问题,是一国两制五十年后,「可能」会变。香港今年可以庆祝纪念回归,但不应该与五十年不变的承诺扯上关系。过去的二十五年不是上半场,未来的二十五年也不是下半场。

   「一国两制」这政策原来是针对台湾而提出的,就在二〇一九年初,习主席还提出要研究「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故「一国两制」的政策,是国家一个长期战略思维下的产品。对港澳来说,是延续原来中央对港澳问题的战略思维,即「长期打算、充分利用」,这仍然正确,仍然有需要。对台湾来说「一国两制」更没有甚么时限。在面对当下全球大局的变化,长期维持香港、澳门及台湾的经济及社会制度,生活方式不变,作为国家的一个缓冲区、补充区,更有其特殊的意义及作用,对国家是有利的。邓小平同志的「前五十年是不能变,五十年之后是不需要变」,似乎没有多少人听得懂和听得入耳。说到底,这还是个信心问题。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出席国庆酒会致辞时说:「香港在《香港国安法》和完善特区选举制度的双重保障下,真正踏上『一国两制』的正确轨道」。她在其后的《施政报告》中又说:「中央果断应对,为香港解除风险,确保『一国两制』重回正轨」。其后在报告的文本中,多次提到:「在香港重回『一国两制』正轨的时刻」。其后在不同的场合中,特首及一些主要官员,如公务员事务局局长聂德权,不断反覆使用:「真是回到」、「已经回到」、「重回」,「『一国两制』的正确轨道」这些说法。这个说法当然不是特首及香港的官员发明的。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振民,在去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在国新办举办的白皮书吹风会上的讲话,也指出「曾几何时,『一国两制』严重走样变形。」

   重新踏上「一国两制」正确轨道

   在《香港国安法》和完善特区选举制度前,香港落实执行的「一国两制」,离开了正轨吗?

   引至中央动手的一连串事件,笼统来说,当然也不止于这些,可以从二〇一二年反国民教育运动、二〇一四年的占中运动、城邦论及本土派分裂主义的出现、二〇一五年的旺角暴动,年中立法会否决行政长官普选方案,二〇一九年的黑暴运动,到二〇二〇年的「35+」夺权阳谋。整体来看,这些事件的成因及后果,是「一国两制」离开了正轨而造成的吗?更重要的是,这些民间行动事件,是造成「一国两制」严重走样变形、出轨的理由吗?还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施政、领导的决定及举措,使「一国两制」在香港的落实执行出了轨?

   在「灼见名家」今年的论坛发言和答问环节中,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对这问题有一个较详细的,也是唯一的说法。她说:「香港怎样复元和重生,我们先要知道香港的病在哪里,香港的弊之源、病之处在何处。我经历了四年多行政长官的体会,特别是与中央有非常紧密的合作,我的结论是香港的『病』和『弊』是在于未能完全掌握『一国两制』的真谛;或者有人说,根本不是在走一条『一国两制』的正确轨道,所以就愈行愈歪,歪到一个程度便倒下来。现在要爬起来再前行,但今次我很有信心,因为我们真的是回到『一国两制』的正确轨道,换句话说,是以『一国』为本、『一国』为根。

   根据林郑的分析,香港过去二十多年来的一国两制实践 (或者是从二〇一九年中开始,虽然这是她的本意的可能性不大)),是因为「未能完全掌握『一国两制』的真谛、根本不是在走一条『一国两制』的正确轨道上,所以就愈行愈歪,歪到一个程度便倒下来。(这应是指二〇一九年的下半年吧)」没有「以『一国』为本、『一国』为根,这只能指回归以来的历任政府,包括她自己领导的一届。香港有不少人「未能完全掌握『一国两制』的真谛;以『一国』为本、『一国』为根」是个事实,但他们不可能引领香港走上「根本不是『一国两制』的正确轨道,所以就愈行愈歪,歪到一个程度便倒下来。」能这样做的,只有是中央政府或特区政府。

   高呼「时代革命、光复香港」、推动港独、街头暴力、网上欺凌、人身恐吓、勾结外国势力、对抗中央、推翻中国政府、污辱国家标志,及试图瘫痪香港政府等,当然是违反「一国两制」的行为,但在中央政府及特区政府的主导下,他们不可能令香港走向脱离「一国两制」的正确轨道。所以正确理解香港过去二十多年来发生的事情,不是「一国两制」在香港的落实与执行出现了严重变形走样,离开正轨,而是「一国两制」在实践中,摸索中,面对一些来自内部及外来的冲击。中央政府和香港政府事前事后做的,并没有违反「一国两制」的原则,也没有出轨。而是有效应对了一些欲将香港脱离「一国两制」,变成一在外部势力的支持下,不受中央管控的独立政治实体的企图,香港成为一个挑战国家政权的平台、一个反共基地。

   「一国两制」二十多年来的实践,没有出轨的问题,但有不断摸索,不断应对来自各方的困难、阻力,和挑战,这样的事还会不断来,但形式不一定一样。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03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