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可金 赵丹阳: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理论基础

更新时间:2022-06-30 00:04:10
作者: 赵可金   赵丹阳  

   内容提要: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随着实力的快速提升,中国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之路,取得了显著成就。纵观历史上的大国外交,其理论基础或仅为职业外交官的行为指南,或服务于殖民扩张、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弥合大国外交的权力优势与外交规范的价值吁求之间的鸿沟、走出一条大国外交理论的构建之路是构建和把握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理论基础的重要任务。然而,关于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理论基础的既有研究对解释性理论与构成性理论不加区分,出现了理论与实践“两张皮”等问题。作者在梳理与反思既有研究的基础上,对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指导思想和学理基础进行研究,得出结论:在指导思想方面,习近平外交思想作为构成性理论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理论基础;在解释实践方面,共同体理论作为解释性理论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学理基础,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要成果,也是中华文明天下观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产物。

  

   关 键 词:中国特色大国外交  习近平外交思想  共同体理论  中国外交  人类命运共同体 

  

   近年来,中国领导人多次阐述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不断赋予其新的内涵,思想体系日益成熟。2013年6月27日,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指出“当代中国正在积极探索走出一条有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之路”。①2014年11月28日,习近平指出“中国必须有自己特色的大国外交”。②2016年3月5日,“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理念”首次被明确写入政府工作报告。③2017年10月18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明确中国特色大国外交要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④2021年7月1日,习近平进一步阐明了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内涵:“新的征程上,我们必须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旗帜,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推动建设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推动共建‘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以中国的新发展为世界提供新机遇。”⑤不难看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已成为新时代中国外交的重要内容。理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本质,对于理解一个持续快速发展且拥有超过14亿人口的大国在全球事务中的角色定位、对外政策以及世界影响具有深远意义。

  

   一、问题的提出

  

   观察历史上的外交实践,大国外交往往具有不同的理论基础,如欧洲大国的殖民理论、美国的霸权理论以及苏联的革命理论。只有将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理论基础与历史上其他大国外交的理论基础进行比较,才能真正理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特色。

  

   (一)欧洲大国外交的殖民理论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外交学而非国际关系学是指导欧洲列强外交实践的理论基础,这一学问由黎塞留(Duc de Richelieu)首创,最初被称为“法国方法”,逐渐被欧洲各国采纳,成为国际谈判的理论和实践指导。该理论认为外交仅处理欧洲大国间事务,并确立了以大国势力均衡和欧洲协调为基本法则的秘密外交。然而,无论是欧内斯特·萨道义(Ernest M.Satow)的《外交实践指南》还是哈罗德·尼科松(Harold Nicolson)的《外交学》,当时指导欧洲列强外交的理论要么是一些国际法内容,要么是指导职业外交官从事外交实践的工作手册,并不是学理意义上的解释性理论。⑥同时,在指导外交实践的理论方面,无论是尼科洛·马基雅维利(Niccolò Machiavelli)的外交权谋论还是胡果·格劳秀斯(Hugo Grotius)的合作策略论,本质上都服务于欧洲列强的殖民扩张。⑦

  

   (二)美国外交的霸权理论

  

   两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使强调秘密谈判和条约外交的“法国方法”名誉扫地,人们热切希望与旧的外交划清界限,建立一种新的外交关系。⑧作为新外交理论的一个重要学术回应就是国际关系学的建立,理想主义、现实主义、自由主义和建构主义理论相继发展。⑨在世界范围内推广“自由民主”、维护美国霸权是其战略共识。相关主张虽然强调通过“替天行道”来传播美国人深信不疑的基督教教义、移植英美式议会民主制度、建立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以及灌输个人自由和天赋人权观念,但实质却是彻底抛弃现有外交范式,强迫全世界接受美国“刺刀下的和平”。⑩由此可见,作为新外交理论的国际关系理论,美国大国外交理论基础的本质是维护和巩固美国霸权。

  

   (三)苏联外交的革命理论

  

   十月革命后,在批判欧洲外交理论的基础上,苏联提出了以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国际共产主义理论、无产阶级解放和世界革命理论为主要内容的大国外交理论。斯大林强调世界革命的利益要服从苏联的利益。由于国际形势发生巨大变化,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和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内部出现裂痕,发展中国家日益壮大,开始自主探寻国际关系理论。自20世纪60年代起,苏联在批判吸收西方国际关系理论的基础上,采用系统论方法、社会学方法和心理学方法研究国际关系,先后提出了“社会主义大家庭论”“有限主权论”“国际专政论”和“新政治思维”等观点,但基本都是在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影响下产生的外交理论,其特点是将外交作为社会主义革命的工具。总之,指导苏联大国外交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下的革命外交理论,外交服务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也服务于苏联的意识形态和战略利益,深陷“革命范式”的治学泥潭中,停留于对阶级、革命、外交斗争和帝国主义等进行概念阐释和现象描述。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外交中贯穿着欧洲—大西洋主义、现代斯拉夫主义和新欧亚主义三大主张的争论。

  

   总的来说,以往的大国外交理论基础或仅为职业外交官的行为指南,或服务于殖民扩张、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其实,这种状况并不难被人理解,因为从外交理论的角度出发,作为一种处理国家间事务的共享制度,其要求国家无论大小都必须遵守外交共同文化与规则,而大国意味着实力上相比其他国家拥有明显优势,强调强权且不按外交共同文化与规则行事。然而,冷战结束以来全球化飞速发展催生了全新的外交环境,欧洲的殖民理论、美国的霸权理论和苏联的革命理论都不同程度地陷入困境。作为一个新型大国,中国的大国外交理论基础如何弥合大国外交的权力优势与外交规范的价值吁求之间的鸿沟,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理论的构建之路,是本文试图说明的核心问题,同时也是构建和把握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理论基础的重要任务。

  

   二、既有研究及其不足

  

   理论是知识的体系和实践的指南。恩格斯指出:“一个民族要想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11)习近平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明确提出:“中华民族要实现伟大复兴,也同样一刻不能没有理论思维。”(12)自从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提出以来,学界相关研究不断增多。截至2021年8月5日,中国知网收集的篇名中包含“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关键词的文献有381篇,其中大量的研究或停留在对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政策内涵与表现形式解释的层面,或更多关注中国对外政策及实践变化。对于如何从理论上科学界定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学理基础及其内在逻辑,既有研究仍然相对薄弱。

  

   一般而言,根据主体与客体之间的关系区分,理论可以分为解释性理论(explanatory theory)和构成性理论(constitutive theory)。其中,解释性理论指建立在客体与主体严格分开基础上解释现实的理论,构成性理论则指建立在主客体合一基础上致力于指导实践的理论。(13)基于对解释性理论与构成性理论的理解与区分,本文将学界目前形成的关于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理论基础的研究归纳为四种,其核心观点、理论根据、实践形态和战略对策如下。

  

   (一)天下体系理论解释及其不足

  

   赵汀阳较早从理论基础角度思考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他在2005年出版的《天下体系:世界制度哲学导论》一书中指出中国应当向世界提出一种世界观和世界制度。中国的成长方式是一个有着强大向心力的旋涡,天下体系是化解旋涡冲突且兼收并蓄的最优制度。面对当今的全球性挑战,西方以民族国家为基本单位的国际秩序理论存在巨大缺陷,只有具有全球观照和世界秩序哲学基础的天下体系才是化解全球挑战的锁钥。(14)

  

   赵汀阳提出了一个不同于西方外交理论的核心问题,强调中国的政治概念是社会性而非国家性,中国政治哲学关注的是如何维护“治世”而避免“乱世”,努力寻求建立一种万民归心的世界性社会,即“天下”。按照天下理论,当一个社会完美到可以为全人类所接受的程度,就成为一种世界秩序。这一秩序具有三个特征:一是整体哲学。与以国家为中心的国际体系不同,天下概念将世界视作一个整体的政治单位,而非多个独立的、有明确界限的政治单位。二是天下无外。天下体系取消了外人、对手和敌人的概念,世界没有绝对的我他、内外区别,是一种主客体和合共生的旋涡。三是包容和谐。天下体系的运行法则是利益互存互惠关系,强调和谐、包容、开放和合作等价值观,这是世界共荣与世界和平的条件。

  

   总体来看,根据赵汀阳的天下体系理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理论基础不是国家秩序和国际秩序,而是把世界理解为一个天下无外的整体。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理论根据是中国传统文化意义上的世界观,实践形态是西周时期创立的作为世界制度的天下体系,战略对策是中国应该跳出西方思想的框架,创造一种新的世界哲学。毫无疑问,尽管赵汀阳在主观上并非致力于解释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但却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提供了一种可能的哲学基础,并对包括西方在内的国际思想界产生了很大影响。然而,由于天下体系理论主要是从哲学意义上给予的先验阐释,而非学理意义上的理论,因此无论是从解释性理论的角度还是构成性理论的角度来讲,其都没有完成构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理论基础的任务。

  

   (二)道义现实主义理论解释及其不足

  

   与赵汀阳重视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哲学基础不同,真正尝试从理论层面对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做出解释的是阎学通。其在2011年出版的《中国的古代思想与现代权力》中提出了道义现实主义理论,并在之后不断丰富理论内容,以解释中国外交的变化。(15)阎学通认为,由权力因素与道义因素结合而来的政治领导力是各国战略竞争结果的决定性因素。(16)

  

根据阎学通的解释,道义现实主义由中国古典思想与科学研究方法结合而来,其基本框架仍然是现实主义。这一理论借鉴中国古代政治思想中的政治决定论观点,将国际体系领导国的政治领导类型作为解释领导国战略取向、实力对比变化、国际格局转化、国际规范演变以及国际体系转化的核心变量,批判了传统现实主义过于偏重物质力量的缺陷,提出了既强调物质力量也强调道义的主观能动性因素的二元理论,将体系层次、国家层次和个人层次贯穿起来,是基于权力和政治领导力等自变量建立起来的系统性理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019.html
文章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2022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