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可金 赵丹阳: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理论基础

更新时间:2022-06-30 00:04:10
作者: 赵可金   赵丹阳  
道义现实主义理论基于道义标准将领导类型分为四种,即无为型、守成型、进取型和争斗型。该理论认为,由于遵循和违背国际道义原则不仅会提高或削弱本国权力合法性,也可以增强或降低自身实力,因此国际领导形成了王权秩序、霸权秩序和强权秩序这三类秩序。

  

   在阎学通看来,道义现实主义可以作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理论基础,这是一种新的政治领导力,其理论根据是崛起国的成功在于政治领导力强于现行世界主导国,实践形态是提升外交的政治领导力,战略对策是中国在快速发展过程中不与美国争霸,而是创立一种将物质权力和道义权力结合起来的新型王权式领导。可以说,道义现实主义理论解决了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政治基础,但该理论致力于创建一种普遍性的国际关系理论,探寻崛起国赢得与主导国战略竞争的原因,而非完全针对中国的大国外交实践。因此,尽管该理论有助于解释中国外交的一般变化,却对中国特色解释不足,无法完全解释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丰富实践。

  

   (三)关系理论解释及其不足

  

   与阎学通强调建立普遍性的国际关系理论路径不同,秦亚青遵循基于中国文化实践的特殊主义路径,将中华文化的人文情怀融入国际关系理论研究,认为其能够成为人类共同的知识和价值,从而立于世界国际关系理论之林。秦亚青认为,相比西方文化中的个体本位和理性本位,关系性是中华文化的重要哲学概念,关系理论成为其理解国际政治和中国外交的世界观。(17)秦亚青提出,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是中国国际关系理论的核心问题,必须立足于中国外交实践构建指导中国外交实践的中国特色外交理论。(18)

  

   关系理论是中国国际关系理论的文化建构,以关系性为硬核构建理论,形成了解释和观察广义社会世界的理论体系。具体来说,关系理论主要包括三个要点:一是关系本体论。在批判西方主流国际关系理论的原子本体论基础上,该理论认为社会世界由人的关系构成,世界政治最具本体意义的是关系。二是中庸辩证法的认识论。与黑格尔辩证法强调两极对抗不同,中庸辩证法注重阴阳和谐,矛盾和冲突是阴阳关系中为追求和谐状态出现的必要实践形态。三是关系性逻辑。与西方理性逻辑不同,关系理论认为关系决定身份,身份界定利益,利益驱动行动,这是一种基于关系互动的过程逻辑,过程是流动着的关系。尽管秦亚青的关系理论与赵汀阳的天下理论均有着深厚的哲学基础,但与赵汀阳的天下理论强调中华文化的自在是世界秩序的前提和本质不同,秦亚青的关系理论强调自在与共在同处于关系过程中,其并非“中国中心论”,而是基于中国与世界互动的实践基础。

  

   在秦亚青看来,关系理论可以作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理论基础,这是一系列新理念、新规范的创建过程,其理论根据是强调国家间的互动实践以及社会过程的独立本体地位。社会过程在建构国际规范与国家身份的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其实践形态是提出指导中国外交实践的新世界秩序观、国际责任观和国家利益观等一系列新外交理念,其战略方案是认为中国应实施大国外交,根本一点就是不仅以中国观世界,也以世界观中国、以世界观世界,并在这种积极互动中展示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理念和外交实践。显然,关系理论解决了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思想基础和行为规范问题,有助于理解中国特色,但这一理论过于强调基于中华文化的理论构建,难以解释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在一些敏感的外交矛盾和冲突问题中的立场和行为。

  

   (四)共生理论解释及其不足

  

   与上述三种代表性理论不同,共生理论的提出者并非某一学者,而是以上海国际关系学者为主的学者群,以金应忠、胡守钧、杨洁勉、苏长和与任晓等为主要代表,被称为“共生学派”。(19)2011年,金应忠将“共生”引入国际关系研究领域,认为“‘共生’是国际社会的基本存在方式”,提出了国际社会共生关系的主体性、纽带、共生性底线和拘束性四大要素。(20)杨洁勉、苏长和与任晓从反思西方国际关系理论内在缺陷的角度提出以“共生”为核心概念构建中国国际关系理论,认为共生的主体多元性、平等性和情境性有助于实现在推动内生理论与外生理论的互动互补中依次实现“和平共处”“和平共生”与“和谐共生”三大目标。(21)2013年后,基于对国际关系理论研究与中国外交实践的结合,共生理论被运用于全球治理、国际制度转型、国际安全以及区域与大国关系等研究。以胡守钧的《社会共生论》、任晓的《走向世界共生》和《共生:上海学派的兴起》等作品为代表,共生学派初步构建起尊重多元本体、强调主体平等、倡导多元共生的外交理论。(22)

  

   共生学派的核心概念是“关系”和“共生”,其本质是一种基于主体多元平等、和合共生基础上的描述性理论。通过文化和制度上的构建,该理论致力于创建一种基于多元价值的国际共生秩序,具体来说包括三个要素:一是多元价值。与西方理论追求价值和制度的“普世性”和一元性不同,共生理论主张多元共生是世间万物的本原状态,倡导“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23)二是主体平等。与西方理论追求形式和制度的完美不同,共生理论强调各文明主体的平等地位,反对对不同形态主体进行孰优孰劣的价值比较和制度输出,倡导应结合其依托的具体社会历史情境,尊重国际关系民主化和发展模式多样性。三是包容对话。与西方理论强调文明与野蛮的优劣法则不同,共生理论更强调相互借鉴和学习,创造一种新的人类文明形态,最终形成和谐共生的命运共同体。

  

   在共生理论看来,共生理论可以作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理论基础,这是一种新的外交文化、外交制度和外交知识体系,其理论根据是将“共生”这一生态学概念引入国际关系研究,并着力挖掘中国古典文化中“和合共生”概念的哲学价值,将之运用到当代国际秩序转型的讨论中,其实践形态是中国提出的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战略方案是中国应致力于推动文化和制度的创新,甚至提供一种新的知识体系。尽管这一理论与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主张相契合,但与其他理论解释相比较,共生理论基本上是一种对国际共生现象的描述性说明而非因果性解释,在理论体系方面有待完善,在理论解释力上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总之,关于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理论基础的研究,长期由于对解释性理论和构成性理论不加区分而导致了理论和实践“两张皮”的问题,相关研究或是试图构建一个全面普遍的国际关系理论而损失了对中国外交的解释力,或仅提供一种规范性理论而忽略因果性解释,或仅仅停留在描述性研究层面。因此,基于既有研究的不足,本文试图从理论基础的维度把握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内在逻辑,进而从整体角度理解新时代中国外交的行为根源。

  

   三、作为构成性理论的指导思想:习近平外交思想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面对国际形势风云变幻,中国对外工作攻坚克难、砥砺前行、波澜壮阔,开创性推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经历了许多风险考验,打赢了不少大仗硬仗,办成了不少大事难事,取得了历史性成就。(24)中国对外工作之所以能取得显赫成就,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有习近平外交思想的科学指引。习近平外交思想之所以是科学的,是因为习近平外交思想在性质上既是对中华优秀文化传统的继承与创新,也是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继承和创新,实现了从阶级利益联合体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

  

   (一)概念内涵:中国特色大国外交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中国特色大国外交要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同时,“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构成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之一。(25)因此,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对内要更加积极地为国内发展服务,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有力支持;对外要更加奋发有为地推进外交工作,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维护世界和平发展和人类进步事业做出更大贡献。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内涵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1.新外交概念:对外工作

  

   理解外交概念是理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基础。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形成了党管外交和外事无小事的规范,往往对外交、外事、外贸、外宣等不做区分。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对外经济合作与贸易发展迅猛,逐渐脱离了外交外事的轨道而自成体系,推动外交概念的内涵和外延大大扩展。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大国外交逐步形成了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化的外交布局。(26)随着国际关系行为主体日益多元化和复合化,政党、政府、人大、政协、军队、地方和民间或多或少都参与到相关工作中来。为适应这种变化,中国将外交外事工作界定为涉及范围更大的对外工作,中国外交坚持外交大权在党中央,涵盖党政军民学各领域、各层次和各条线,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大外交。

  

   2.新外交框架:大国外交

  

   理解大国外交是理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核心。近代以来,受西方列强殖民侵略的影响,中国在外交心态上的“天朝大国”与外交现实上的半殖民地国家相互激荡,形塑了中国外交的特殊身份认同。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始终以大国为自我定位。毛泽东认为“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27)邓小平则提出:“所谓多极,中国算一极。”(28)然而,由于大国身份缺乏足够的实力支撑,中国在较长一段时期内坚持“韬光养晦”的基本方针。

  

   21世纪以来,尤其是以2010年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为标志,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中国特色大国外交道路逐步形成。新时代的中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新型发展中大国,这是对新时代中国国家身份的重新定位,新时代中国大国外交的核心是强起来。首先,纵向来看,“中国不仅是中国之中国,而且是亚洲之中国、世界之中国”。(29)这就要求中国必须增强战略自信和战略定力,成为当今世界舞台上一支独立自主的战略力量。其次,横向来看,中国并不追求称霸或另起炉灶,而是追求与其他国家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和合共生。因此,强起来是一个关系性概念,是相对于其他大国和中小国家的强起来,大国外交意味着要赢得其他大国的尊重,赢得各国民众的拥戴,做到相互尊重(主权原则)、公平正义(价值原则)与合作共赢(利益原则)。同时,强起来还是一个总体性概念,意味着中国在“五位一体”建设方面均取得了重大成就。

  

   3.新外交特征:中国特色

  

理解中国特色是理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关键。中国特色是学界热议的重要问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019.html
文章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2022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