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贺云翱:现代文化建设视野下的中国大运河文化

更新时间:2022-06-28 20:59:20
作者: 贺云翱  

  

   今天我和大家交流的这个题目不是有关“中国大运河”的历史研究话题,因为有关大运河的历史研究成果十分丰硕,论文和著作数以千计,大家都可以去检索阅读。今天我和大家讨论的是关于“中国大运河”作为“人类遗产”的话题,或者是一个与“文化遗产学”有关的话题。

   中国大运河从运输河道转化为文化体系的过程与原理

   (一)从“文化遗产”保护到“大运河”文化

   文化遗产学是一个新学科、新领域。比如酒是一种饮品,但是在文化遗产领域里边,会把酒视为一种文化,比如它的历史过程、生产技艺、生产流程,它保存下来的各种物质的、非物质的遗产资料……我们会把它当作是一个文化现象,来探讨它是从哪里来、今天是个什么状态、未来会向哪里去、以及我们今天怎么来保护它,使它保持自己的特色和核心价值,当然还有它的一些发展问题。所以文化遗产学看上去跟考古学、历史学、文物学、博物馆学、民俗学、人类学,包括工艺学、技术学、规划学等等有很大关系,涉及很多学科,但实际上它是一个现代化的问题,这是比较有趣的学术创新问题。当然,今天我们不是来探讨文化遗产学问题的,但我们使用的视角和方法是文化遗产学的,这其中包括遗产考古、遗产产生的历史追溯、物质遗产形态、非物质遗产形态、遗产保护利用及遗产价值评估等等。

   如果我们把“文化遗产”当作一个“话语”的话,它就是由人类创造出来的一种特殊资源,至今有300多万年。我们现在在地球上发现最早的人类创造的文化距今320万年左右,那就有320万年左右的创造积累。当然,文化遗产主要的创造和积累的时间,大概从距今5万年左右开始,一直到今天。我们今天的所有行为,明天就会变成遗产,这些就会构成我们的一个认知对象。

   文化遗产是人类的一种发展资源,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它跟自然资源的一个最大差异是:自然资源用完了就会枯竭,所以出现了很多所谓的资源枯竭型城市;但是文化遗产是永远不会用完的,反而是越使用,其价值就越大,其推动发展的动力就越大。

   文化遗产学是一门现代科学,调查、研究、保护、利用、发展文化遗产更是人类的一种现代化事业。文化遗产是一个现代社会的根基,而现代社会实际上就建立在文化遗产的基础上。我们国家的社会根基,主要在三个方面: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还有社会主义的建设和改革开放的文化。从文化遗产的角度来说,这三种文化都是属于一种文化遗产形态。作为构建了我们社会根基的一种对象,是非常值得我们关注和研究的。

   文化遗产还是一种创新发展的资源。王巍先生就认为,(这种)创新发展有两种,一种是我们现在各种各样的物质创新,是在自然的资源里边进行研究开发;但是也有另一种很重要的创新,就是向历史的发掘。我们每一次发现了一种文化遗产,就会运用它重新构建我们的观念,构建我们的社会结构,构建我们的文化体系。所以,重新发现历史,建立当下社会观念与历史价值的承继关系,是奠定创新思维的一个重要方法。

   文化遗产学作为一个领域和方法,产生于人类的现代化进程中。有学者总结过,人类农业文明走过5000多年,尽管也有过国家战争、阶级冲突、民族矛盾、自然灾难、专制迫害等种种问题,但是总体上还是可持续的。18世纪60年代工业文明诞生,这使人类取得了史无前例的发展和物质文明的进步,今天缤纷多彩的物质世界都是工业文明给我们带来的,但是它也产生了各种严重的问题甚至是危机。同时农业文明时期的很多问题,今天还存在。但是工业文明产生了新的发展不可持续的问题,如环境污染及生态危机、资源消耗过快和能源危机、金钱崇拜、市场剧烈争夺、贫富分化日益加大、信仰缺失、恐怖主义、高科技战争风险等。可持续发展成为人类面临的最重要课题。

   解决工业文明带来的危机,“校正”人类发展方向,从方法论上或者从根本上说是要问“人类怎么办?”不同的学科可能有不同的方案。对于我们这些从事考古、历史、文物及文化遗产、博物馆、历史文献等学科的人来说,这个问题是“可以去做什么?”我们这些来进行专业学习的人,就是要去为人类、为国家、为社会、为我们的人民去解决问题,让我们生活得更好,让我们整个社会、整个人类更加安全地向前发展。我们要以“文化的力量”为人类寻求发展主义和保护主义的平衡、传统与现代的平衡、肉体和心灵的平衡、物质与精神的平衡、自然资源开发和文化资源开发的平衡、增量和存量的平衡等发展策略。我们的目的是不要让现代化这艘巨轮倾覆或迷航。

   1972年6月,在瑞典的斯德哥尔摩举行的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上,通过了《人类环境宣言》(以下简称《宣言》)(Declar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he Human Environment)和《人类环境行动计划》(Action Plan for the Human Environment)这两个文件。《宣言》提出:“人类拥有一种在能够过尊严和幸福生活的环境中,享受自由、平等和充足的生活条件的基本权利,同时也负有为当代和将来世世代代保护和改善环境的神圣责任。”这就是可持续发展思想的来源,也是一个国际(性)的行动。我们应该注意到在1972年的这两份文件里面,它所讲的人类的环境权包含了两方面:一个是自然环境,就是我们今天讲的所谓生态文明;还有一个是人文环境,而这个人文环境就是我们今天讲的文化遗产。如果离开文化遗产,我们这些人文学科是无以立足的。

   同样在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世界遗产公约》(以下简称《公约》)(Convention Concerning the Protection of the World Cultural and Natural Heritage)。这是人类发展史上,文化遗产领域中的一个里程碑。今天我们很多的文化遗产的理念,其实都是从这个时候变成世界的共识的。在通过《公约》的同一天,教科文组织议决了《关于在国家一级保护文化和自然遗产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Recommendation Concerning the Protection, at National Level, of the Cultural and Natural Heritage)。《建议》提出:“在生活条件加速变化的社会中,为人类保存与其相称的生活环境,使之在其中接触到大自然和先辈遗留的文明见证,这对人的平衡和发展十分重要。”就是说在《公约》及其执行中,追求的是人的平衡和发展。下面又提出,为了让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在社会生活中发挥积极的作用,整个社会的建设规划要包含三个要素:第一个是“当代成就”。但是还有两个很重要的内容必须纳入到社会的规划中,一个是“昔日价值”,就是文化遗产;还有一个“自然之美”,就是自然遗产。一个区域规划也好,一个城市规划也好,一个乡村规划也好,只有包含这三方面,才是一个最符合现代化发展的、安全的、均衡的、和谐的、可持续的发展规划。

   按照经济学原理,那些不可再造的东西才最具有价值,具有唯一性的价值,所以在建设中间,当我们把很多的这种“昔日价值”和“自然之美”毁灭掉时,建设起来的就处于一个不和谐的、不安全的、不可持续的状态。这种以人类遗产为主导力量而追求均衡发展的先进理念,它的核心就是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有机联系,以及文化与经济、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当然这些都是我们中国目前正在追求的理念。

   然而,面对国际上文化遗产及自然遗产事业的蓬勃兴起,人们会问:我们为什么创造和需要这项事业?这难道是为我们自己吗?不是的。我们作为一个人,要对子孙后代负责,要对整个社会负责,要对国家负责,当然讲大一点要对人类负责。特定情况下的工业化、全球化和现代化带来了很多危机,我们从事文化遗产事业正是在抵抗这种危机。在现代科技支撑下,物质生产力发展越来越快,越来越强大,而人类的精神生产力跟不上现实的需求。文化遗产作为一种精神文化的资源,或者说一种软实力,就可以在此时发挥无可代替的作用。

   “文化遗产学”置身于人类历史进程中并承载这样一个宏大的主题,让我们今天谈“中国大运河”这样一个同样宏大的主题有了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和结合点:中国大运河原本是一条在历史上使用了2000多年的人工运输河道,在21世纪时受到了“文化遗产”的思维指导,演化成一个“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一项“世界文化遗产”或“人类遗产”体系(2014年),演化成国家“五位一体”现代化方略中“文化建设”的重要领域和主场(2017年以来)。

   (二)大运河的“身份变革”与价值转换:从运输到文明,从经济到文化

   中国大运河从一条运输河道转化为“文化体系”的这样一个演化过程,需要多个条件。一是人类遗产事业的产生与发展,这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导的世界遗产运动为重点;二是由此引发的中国文物事业的发展,中国进入了从“文物观”到“文化遗产观”的转变,也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这是国家层面的重要法律;三是适应全球化的需要,1982年我们加入了《世界遗产公约》,2004年加入了《世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到目前成为世界遗产大国;四是我国中央政府对文化事业的高度重视,且将其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核心体系,这使文化遗产事业的发展成为一种国家的追求,一种中国现代化的重要实践;五是“大运河文化带”和“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的建设,2017年迄今,党中央决策构建大运河、长城、长征、黄河、长江五大国家文化公园体系。以上这些就是今天我们交流的主题——《现代文化建设视野下的中国大运河文化》的来源。

   “大运河文化”主要是指在大运河水系及流域于历史上所形成的文化廊道体系及当代对这些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利用、发展体系。从大运河文化形态上说,有大运河物质文化、大运河非物质文化、大运河文献形态的文化、大运河文化景观、大运河文化生态等;从时段上说有古代大运河文化、近代大运河文化、当代大运河文化;从类型上说有大运河水工文化、大运河水运及漕运文化、大运河城市与城镇文化、大运河乡村文化等。随着科学研究特别是大运河考古工作的深入,我们相信还会有更多的大运河文化遗产类型被发现。

   我们会看到有很多的大运河沿线考古工作,我们可以把它建成博物馆,可以把它变成一个遗址公园,可以把它变成乡村振兴或者特色古镇的一个建设对象,可以把它变成一个旅游区,也可以把它变成一个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内容。就是说,你可以寻找各种各样的文化遗产保护利用方法,把这种大运河文化的发现变成一个“现代”的作品,变成一个现代化的“参与者”,变成一个人民可以去分享的历史创造。爱国主义、文化自信、创新发展,这些都包含在对大运河文化的考古中间。我们做大运河的文化建设行为,做这些“作品”,同样也是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的重要成果。所以我觉得,自然科学学者和我们社会科学、人文科学的学者,有着同样的目的,即我们所有的研究都是为了人类的福祉,都是为了社会和国家的发展。对于路径、行为,我们可能有不同的选择,但是有一个总目标,这是不可以放弃的。

我们来看泗州城。泗州城在唐宋汴河或通济渠进入淮河的一个结合部,后来在清康熙年间因为洪灾被淹没。我们2005年对泗州城进行了考古勘探,在下面发现了城墙,还发现了一些遗物,包括唐三彩等。所以考古学就把当年被全部淹没掉的一座城市,在地下一米左右深的地方发现出来了,这就是我们大运河文化的一种发现。沿着明清黄河故道,当然它也和大运河有关,许多城市在历史上形成一个又一个黄泛性遗址,后来我称之为“灾难性遗址”。我写过一篇文章,提到人类应该认识自己的灾难性遗址,因为我们有各种各样的灾难,所以人类应该汲取历史上灾难的教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978.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