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贾艳贤 徐结平:文化心理学视阈下的中华剑符号及其海外传播

更新时间:2022-06-26 23:21:49
作者: 贾艳贤   徐结平  
上文已述,在古代欧洲与日本,sword与剣都是实战中的攻击型兵器,取人性命为主要目标,相反,在大部分的时间里,中华剑主要用于防卫自身,故中华剑的海外传播,切勿将西剑、日剑与中华剑混为一谈,在术语的翻译中,可解决途径为英文直译为Jian, 或“Chinese sword”,日文译为“中華剣”。

  

   尤里·洛特曼基于人类存在于文化空间的事实创造了符号圈(semiosphere又译符号域)的概念,解释文化与以语言为中心的符号系统的运行机制,正如生物圈是生命存续的前提,符号圈既是文化的结果,也是文化发展的前提,“符号圈有“中心”与“边缘”之分,最强势的符号系统与文化占据中心位置,创造了适合自己的描述世界图景(worldpicture)的元语言,建立起以自我为中心的阐释规则,将有别于己的符号系统与文化置于“他者”“敌对”“危险”与“混乱”之境”〔38〕。长期以来西方谋求世界的主导地位,中华文化圈的符号在跨文化传播中常被西方符号劫持,内涵出现流变,失掉了应有的特质,此类案例比比皆是,最著名的莫过于东方的“龙”被西语的“dragon”劫持而产生的误会。

  

   故在外宣的过程中,文化传播者除在文化术语译名方面慎之又慎外,还需做到融通中外。在中华剑文化的传播中,我们需看到中外剑符号的共情点:它是冷兵器时代最重要的武器类型,都可作为持有者身份、地位的象征,也是勇气与荣耀的传承物。更为重要的是,看到彼此的差异,传播中华剑的特定内涵,将其体现的中华文化与中国精神展现以期打动异域受众。首先,同样是对剑的喜好,我们应向外传递中华剑体现的是中华民族“非危不战”的暴力底线,“不战而屈人之兵”境界追求,慎战不畏战的暴力观以及“尚和”的群体心理。日本与西方对刀剑的崇拜体现的是他们传统血液中倾心征服,歌颂武功、将战争荣耀化的征服情结;其次,剑与侠的互涉,与以忠诚为第一要义的日本武士、欧洲骑士完全不同,我们应传递剑侠身上極强的社会正义感、独立人格与自由洒脱气质;第三,在冷兵击杀成为历史的今天,应重点传播体现中华精神的剑术、剑舞、与剑相关的诸如戏剧、音乐、影视等文化产品,让有利身心的中华剑运动走出国门,将极具技艺性与观赏性的剑舞呈现给异域受众,让他们感受到中华文化的美与中华艺术的高。

  

   四、结语跨文化传播中,需在通用符号中找共鸣,更要展现中国文化的优秀品质与中华精神的独特魅力,将符号背后的文化内涵与精神引介给异域受众,这要求文化符号的传播者有面向世界的开阔视野,学贯中西的知识储备。中华剑是中华文化的一枚重要符号,以剑护身、借剑咏志、仗剑天涯体现的是中华民族自强、与人为善、内敛、进取与独立的内在涵养,要戒除将中华剑与好斗嗜杀具在的异域剑对等的取巧行为,这有违中华民族精神实质,应将该符号所体现的和平思想,美轮美奂的中华剑术展现给异域受众。中国文化符号的有效传播,需打破文化壁垒,走进异域受众的内心,这也是实现中国文化海外自塑的必由之路。

  

   参考文献:

  

   〔1〕郝晓悦. 中国剑文化精神在当代古典舞剑舞中的体现〔D〕.北京:北京舞蹈学院,2018:1-41.

  

   〔2〕葛文超. 中国短兵与欧洲历史武技的比较研究〔D〕.广州:广州体育学院,2020: 1-82.

  

   〔3〕陈平原. 千秋文人侠客梦〔M〕.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8: 235.

  

   〔4〕马文友,杜艳华. 驭物为灵:论中国“剑”的艺术演化〔J〕.东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18(6):133-136.

  

   〔5〕陈戈. 唐诗中的剑意象研究〔D〕.兰州:西北师范大学体育学院,2020: 1-50.

  

   〔6〕刑金善. 中国传统剑文化考论〔J〕. 南方文物,2010,(3): 93-97.

  

   〔7〕冯渝杰. 先秦楚地之尚剑习俗与道教法剑信仰的兴起〔J〕. 江汉考古,2018,(2):78-84.

  

   〔8〕 Burton, R. F. The Book of the Sword 〔M〕. New York: Dover, 1987: 1-299.

  

   〔9〕 Oakeshott, R. E. The Archaeology of Weapons 〔M〕. NY: The Boydell Press, 1999: 25, 200.

  

   〔10〕 Ethridge, C. Reinventing the Sword: A Cultural Comparison of the Development of the Sword in Response to the Advent of Firearms in Spain and Japan 〔D〕. Baton Rouge: Louisiana State University, 2007: 1-80.

  

   〔11〕 Serkova, O. The Differences in War Rituals between Knights and Samurai: Specific Cultural Features or Misconceptions〔M〕. Samara: The Modern University for the Humanities (MUH) Press, 2011: 147-150.

  

   〔12〕石文昭. 中日剑术之比较〔D〕.温州:温州大学体育学院,2010:1-35.

  

   〔13〕赵建波. 中日韩三国剑术(道)技术特征分析〔J〕. 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17,(7):132-138.

  

   〔14〕柳守敬, 编译. 图解宫本武藏五轮书〔M〕. 西安:陕西师范大學出版社,2009:231, 266, 248.

  

   〔15〕周纬. 中国兵器史稿〔M〕.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06:116.

  

   〔16〕赵毅衡. 符号学原理与推演〔M〕. 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16:27.

  

   〔17〕山本常朝, 田代阵基. 叶隐闻书〔M〕. 李冬君,译. 桂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25.

  

   〔18〕Yuzan, Daidoji. Code of the Samurai 〔M〕. Cleary Ratti, translated. Boston: Tuttle publishing, 1999:36 .

  

   〔19〕李海春 熊晓琳. 武士道之“道”与中国传统文化——以日本《叶隐闻书》为中心〔J〕. 世界宗教文化,2011(1):53-56.

  

   〔20〕罗兰之歌 〔M〕. 杨宪益,译. 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88.

  

   〔21〕刘若愚. 中国之侠〔M〕. 周清霖,唐发铙,译. 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91: 197.

  

   〔22〕汪凤炎 中国文化心理学新论〔M〕. 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19:166,264,267.

  

   〔23〕James J.Y.Liu. The Knight Errant in Chinese Literature〔J〕. Journal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 Hong Kong Branch, 1961(1): 30-41.

  

   〔24〕田浩, 葛鲁嘉. 文化心理学的启示意义及其发展趋势〔J〕. 心理科学, 2005(6):1269-1271.

  

   〔25〕陈建初. 释名考论〔D〕. 长沙: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2006:79.

  

   〔26〕王国轩, 王秀梅. 译注. 孔子家语〔M〕. 北京:中华书局,2011:113.

  

   〔27〕班固. 汉书〔M〕. 北京:中华书局,1962:3036.

  

   〔28〕习近平. 在纪念辛亥革命11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J〕.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报,2021(30): 6-9.

  

   〔29〕朱谦之. 撰. 老子校释〔M〕. 北京:中华书局,1984:125.

  

   〔30〕郭彧. 译注. 周易〔M〕. 北京:中华书局,2006:371.

  

   〔31〕吴毓江. 墨子校注〔M〕. 北京:中华书局,1993:155.

  

   〔32〕陈曦. 译注. 孙子兵法〔M〕. 北京:中华书局,2015:2, 37,40,124,42.

  

   〔33〕司马迁. 史记〔M〕. 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2008:529.

  

   〔34〕杨伯峻. 译注. 孟子译注〔M〕. 北京:中华书局,1960:141.

  

   〔35〕张燕婴. 译注. 论语〔M〕. 北京:中华书局,2015:304.

  

   〔36〕李思屈. 当代传播符号学发展的三种趋势〔J〕. 国际新闻界, 2013 (6): 24-31.

  

   〔37〕彭佳. 传播符号学:一个学术史的考察〔J〕. 西北师大学报 (社会科学版),2021(1): 46-56..

  

   〔38〕康澄. 文化生存与发展的空间——关于洛特曼文化符号学中符号圈理论的研究〔D〕.南京: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2005: 131.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927.html
文章来源:西南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2年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