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斌:坚持和发展立足于历史实际的阶级分析方法

更新时间:2022-06-25 23:04:12
作者: 李斌  
就是被法国人称做浪荡游民的那个完全不固定的、不得不只身四处漂泊的人群。”路易·波拿巴伙同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只能是开历史的倒车。在1848年的法国,资产阶级中的金融贵族和工业资产阶级是对立的。“在路易-菲利浦时代掌握统治权的不是法国资产阶级,而只是这个资产阶级中的一个集团:银行家、交易所大王、铁路大王、煤铁矿和森林的所有者以及一部分与他们有联系的土地所有者,即所谓金融贵族”,“真正工业资产阶级是官方反对派的一部分”,“金融贵族的专制发展得越纯粹”,工业资产阶级的“反对派态度也就越坚决”。中国近代社会的资产阶级主要分为两部分。“一个是买办资产阶级,是直接为帝国主义国家的资本家服务并为他们所豢养的阶级;一个是民族资产阶级,是同帝国主义联系较少或者没有直接联系的中等资产阶级。”前者“对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都起过严重的破坏作用”,而“民族资本要求摆脱外国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压迫和羁绊,独立发展民族经济,建立自己的工业体系,繁荣以本国产品为主的国内市场,因此,它在当时来说是进步的,它曾经反映了民族利益,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它是旧中国比较进步的生产关系。而民族资产阶级正是当时这个比较进步的生产关系的代表。”买办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常常产生矛盾,这在中国近代社会表现突出,茅盾的杰出长篇小说《子夜》就十分形象地反映了这一矛盾。

   同一阶层内部又可以分为不同的社会集团,这些不同集团的斗争甚至成为某一历史舞台的主要场景。比如从初唐至盛唐,在统治阶层内部就经历了从“关陇集团”逐渐失势和山东地主阶级逐渐得势这一历史发展过程。

   个人总是隶属于一定的阶级。马克思、恩格斯认为:“个人隶属于一定阶级这一现象,在那个除了反对统治阶级以外不需要维护任何特殊的阶级利益的阶级还没有形成之前,是不可能消灭的。”正因为个人属于一定的阶级,所以不能以英雄史观看待历史人物,历史人物总是在既定的历史条件下按照其所属的阶级利益行事,并受到历史条件的制约。“他所能做的事,并不取决于他的意志,而取决于不同阶级之间对立的发展程度,取决于历来决定阶级对立发展程度的物质生活条件、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的发展程度。”个人的阶级身份可能会发生变化,不能以出身论阶级。中国传统社会中的农民常常抱着“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想法,有极少数人的确能够通过科举制度或者积累军功实现这种想法,当这一想法实现之后,他们就从农民阶级变成统治阶级的一员,从而实现阶级的跨越。《共产党宣言》认为,在阶级斗争接近决战时期,“甚至使得统治阶级中的一小部分人脱离统治阶级而归附于革命的阶级”。这就揭示了个人阶级归属的变化。判断个人属于什么阶级,归根到底是看他是否占有生产资料以及占有什么样的生产资料。在对生产资料的占有方式上,有些方式是比较明显且易于观察到的,有些方式则是比较隐蔽而不易觉察的,这都需要深入的研究和分析。

   自发的阶级和自为的阶级是有区别的,自发的阶级是从阶级存在以来就有的,自为的阶级是有阶级意识的阶级。无产阶级是自为的阶级,他们清楚自己的阶级利益和阶级使命。马克思认为:“经济条件首先把大批的居民变成劳动者。资本的统治为这批人创造了同等的地位和共同的利害关系。所以,这批人对资本说来已经形成一个阶级,但还不是自为的阶级。在斗争中(我们仅仅谈到它的某些阶段),这批人联合起来,形成一个自为的阶级。他们所维护的利益变成阶级的利益。”他们之所以能在斗争中团结起来维护自己的阶级利益,是因为他们有了阶级意识。但并不是工人团体都具有阶级意识,巴黎公社中的布朗基派是多数派,但“绝大多数的布朗基派不过凭着革命的无产阶级的本能才是社会主义者;其中只有少数人通过熟悉德国科学社会主义的瓦扬,比较清楚地了解基本原理。因此可以理解,为什么公社在经济方面忽略了很多据我们现在看来是当时必须做的事情。”多数人是凭着“阶级本能”做事,他们还不属于自为的阶级成员。农业短工是工业工人的“人数最多的天然同盟者”,但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农民是缺乏阶级意识的,所以农民阶级在绝大多数时间内仅仅是自发的阶级,还不是自为的阶级。马克思曾说:“数百万家庭的经济生活条件使他们的生活方式、利益和教育程度与其他阶级的生活方式、利益和教育程度各不相同并互相敌对,就这一点而言,他们是一个阶级。而各个小农彼此间只存在地域的联系,他们利益的同一性并不使他们彼此间形成共同关系,形成全国性的联系,形成政治组织,就这一点而言,他们又不是一个阶级。”这段文字中出现两个“阶级”,前一个“阶级”作“自发的阶级”解,后一个“阶级”作“自为的阶级”解。

   通过上述分析,可见阶级和阶级关系都是十分复杂的,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以前有些研究将阶级做了简单化处理,在奴隶社会只关注奴隶和奴隶主,在封建社会只关注农民和地主,在资本主义社会只关注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对于同一阶级及其演变的理解也比较机械,认为同一阶级的利益必然一致,行动必然一致,甚至认为个人的出身决定其阶级属性,这些都没有将阶级的研究放到具体历史语境中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近年来,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速和经济形态及生产资料占有方式的不断变化,阶级不停分化重组,一些旧的阶级消失了,一些新的阶级诞生了。我们在研究历史时惯用的一些概念和阶级分析方法还不足以完全应对现实,这都需要我们不断发展已有的阶级分析方法。马克思主义理论是在实践中不断丰富和发展的科学理论,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的观点也需要不断丰富和发展。历史是最为丰富的,我们可以不断从文献中获得以前不知道的史实,从而最大限度丰富我们对阶级的认识。历史是不断发展的,我们不仅需要分析已经发生过的历史实事,也需要对不断变化的现实进行分析研判。从历史实际出发,尊重历史事实,从现实需要出发,尊重客观现实,在具体研究中丰富和发展阶级分析方法,这是今天我们坚持阶级分析方法的题中应有之义。

   在历史研究中坚持和发展阶级分析方法并不意味着阶级分析方法适用于一切历史领域。历史研究是一切社会科学的基础,是史料最为丰富、成熟度最高的学科之一。以往的历史学家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历史研究方法,我们都要批判地继承,不能眼中只有阶级分析方法。阶级分析方法只是研究阶级社会中的政治斗争、社会关系、经济关系等方面问题时的基本方法,有它的适用范围。基本方法不能代替其它方法,我们不能把所有丰富复杂的历史现象都归结为阶级关系,不能用阶级分析方法研究一切历史现象。

   三

   在历史研究中进行阶级分析不能没有阶级立场。我们研究历史,进行阶级分析,要站稳人民的立场,阶级分析有利于以史为鉴,总结历史经验,为人民服务。

   一定的阶级有一定的特点,站在人民的立场,通过分析这些阶级在历史上的表现,可以总结历史经验,汲取历史教训,少走弯路。对于资产阶级,恩格斯从1848、1871年两次战争中得出经验。在1848年,“工人们经过五天英勇斗争,终于失败。接着,对手无寸铁的俘虏的血腥屠杀就开始了,这样的屠杀自那场导致了罗马共和国覆灭的内战以来还未曾见过。资产阶级第一次表明了,一旦无产阶级敢于作为一个具有自身利益和要求的单独阶级来同它相对抗,它会以何等疯狂的残暴手段来进行报复。”而1871年对巴黎公社的屠杀,“说明一旦无产阶级敢于起来捍卫自己的权利,统治阶级的疯狂暴戾能达到何种程度”。恩格斯在《德国农民战争》的《1870年第二版序言》中揭示了小资产阶级的特点:“至于小资产者、手工业师傅和小店主,他们是永远不变的。他们千方百计地希望跻身于大资产阶级的行列,他们害怕被抛到无产阶级的行列中去。他们彷徨于恐惧和希望之间,在斗争期间会力求保全自己宝贵的性命,而在斗争之后则去投靠胜利者。这是他们的本性。”这都是从血与火的战斗中得出的教训,在阶级还没有消灭之前,这样的故事难免不会重演。我们从历史中汲取了教训,在未来的斗争中就会更有经验。

   在马克思看来,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是“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是形成自由人联合体。要实现这一使命,必须继承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的一切优秀文明成果,包括剥削阶级创造的优秀文明成果。在以前的研究中,我们习惯于认为人类文明都是劳动人民创造的,当然,劳动人民是创造人类文明的主体,像金字塔、云冈石窟、都江堰水利工程等,都是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但我们也不能忽略其它阶级对人类文明的贡献。帝王将相和资本主义代表人物在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上升期都有一定的进步作用,应该充分肯定他们的历史功绩。列宁曾说:“社会主义学说则是从有产阶级的有教养的人即知识分子创造的哲学理论、历史理论和经济理论中发展起来的。”这提示我们要充分肯定曾属于剥削阶级的历史贡献。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提到“弘扬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这些“全人类共同价值”中,“民主”“自由”就是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首先提出来的。习近平总书记还指出:“包括儒家思想在内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蕴藏着解决当代人类面临的难题的重要启示。”儒家思想主要是由中国封建地主阶级创造并丰富起来的,这已经成为人类文明的重要宝库。可见,无产阶级的阶级立场并不意味着就要忽略和抹煞其它阶级的贡献,而是要以宽广的胸怀,继承人类历史上的一切优秀文明成果,从而向自由人联合体不断迈进。

  

   (作者李斌,系中国社会科学院郭沫若纪念馆研究员)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918.html
文章来源:《史学理论研究》2022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