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姚洋:共同富裕的本质与着力点

更新时间:2022-06-24 22:56:37
作者: 姚洋 (进入专栏)  
到17岁毕业。7岁以前可以上一年学前班,17岁毕业后根据大学专业的不同,可以再上一年大学预科。17岁毕业之后再分流,可以选择读本科、专科、技校(含中专),或就业。

  

   现在的情况仍然是初中毕业就要对孩子们分流,孩子们还不懂事,家长们也不甘心,但17岁读完高中,孩子就会更加成熟,他们已经有能力意识到成为什么样的人是自己的责任。

  

   这样做的好处有三个:

  

   有利于提高农村地区的教育水平,确保所有人都接受完整的高中教育,而不是现在的初中毕业就进入社会;

  

  

   能让基础教育回归培养人才的本源,而不是选拔人才,这一点非常重要;

  

   可以部分解除教育焦虑。现在,高考焦虑影响了中考焦虑,由于普高毕业基本能上大学,家长就拼命要让孩子上普高而不是职高。如果实行十年一贯制义务教育,可以很大程度缓解这种焦虑,对于我们民族的未来极有好处,否则孩子从小只学会做题,而没有得到综合培养。我们做经济学研究需要综合素质,但我发现很多学生不具备这种素质,他也许可以解出一道题,但是没有能力创新一个理论。如果孩子们从小在无忧无虑的环境里学习,他们的综合能力会大幅提高。

  

   今天在座的大多数来自企业,我们政府鼓励企业和职业教育技术类大学合作,但是实践效果一直不太理想。我考察过德国的技术大学,每所大学基本上都有两三家大企业支持,大企业把实验室直接建在技术大学里面。这样,企业和大学形成合力,企业节约了部分研发开支,学校里的老师和学生可以在企业里兼职、实习,大学则获得了宝贵的技术、教师和设备资源。因此,政府应该在这方面给予企业一些税收等方面的优惠,鼓励大企业和高职院校、技术大学合作。

  

   优化基本经济制度

  

   在这个基础上,我国的基本经济制度应保障我们能建设一个效率与公平兼备的社会。

  

   一次分配应该遵循按要素分配的市场原则,这是改革开放40多年的基本经验之一。没有按要素分配,就没有今天的成就,因为就无法调动微观主体的生产积极性。以前把按要素分配和按劳分配对立起来的看法是不对的。其实,按要素分配包含按劳分配。按照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资本是劳动积累的成果,只不过因为积累得年长日久,表面上和劳动的距离有些远。所以,资本获得回报,从根本上也是劳动获得的回报。这一点我们一定要坚持,因为这是提高效率,把“饼”做大的根本保证。

  

   二次分配是再分配,要以社会主义目标为导向,投资每个人的能力建设,即教育、培训、基本福利等。

  

   2021年提出的共同富裕最具争论的是“三次分配”的概念。这个概念是错误的,不应该有三次分配的说法。分配一定有主体,一次分配的主体是企业,二次分配的主体是政府,三次分配的主体是谁呢?显然是错误的。所谓三次分配是企业捐赠,那就不是“分配”问题。企业家捐赠的目的是什么?救助贫困、繁荣文化和艺术等,通过回馈社会实现个人抱负,这是企业家自愿去做的事情,不是分配。

  

   其实,中国企业家的捐赠已经非常多。美国的个人捐赠占60%,企业捐赠占40%,中国这一比例是倒过来的。所以中国企业家实际上非常有社会责任感,我们国发院就极大地受益于企业家的社会责任心。溯本清源,我们可以从税收、声誉机制等各方面鼓励企业家捐赠,但一定要让公益和慈善捐赠回归到人人自愿的初心,而不是强制分配,这才是极其重要的,否则会严重打击企业家创造财富的积极性,从根本上影响共同富裕的水平和节奏。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902.html
文章来源: 北大国发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