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滨 陈子烨:历史唯物主义语境下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

更新时间:2022-06-22 23:43:26
作者: 李滨   陈子烨  
尽管另一方面它对外仍必须作为民族起作用,对内仍必须组成为国家”的范畴。(25)因此,虽然它没有世界国家这种共同体形式,但存在国际/全球治理,也存在类似于世界主义或全球主义的共同体意识。

  

   斯密和李嘉图提出的国际分工理论可以说是与人类物质需要相关的、涉及人类共同利益的影响最大的西方理论。该理论提出,建立在绝对/比较优势下的国际分工以及由此产生的交换是各国依存关系的基础。因为它带来各国福利的提高与和谐相处——孟德斯鸠把它概括成“和平是贸易的自然结果”。(26)但在资本主义条件下的国际分工的结果并不像这一理论所宣扬的一样美好,它既没有带来各国的共同繁荣,也没有带来世界的普遍和平。在现实中,比较优势下的分工其实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产物,更多的是坚船利炮打开的市场所形成的不平等分工,体现的是资本主义主导下的国际生产关系及其相应的权力关系。劳尔·普雷维什(Raul Prebisch)对比较优势下的分工与交换为什么不能带来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做出了详细的分析。(27)依附理论则从国际生产关系的角度对资本主义主导的国际分工为什么不能给发展中国家带来(真正的)发展进行了更深入的阐述。(28)康德提出民主共和政体世界联盟是世界永久和平基础的理论,(29)也是一种世界共同体理论。但它似乎远离了人的基本物质需求。这一理论以各国的共和政体作为形成世界共同体的基础,但如果不改变财富不平等现象,则正如恩格斯所说,“财富是间接地但也是更可靠地运用它的权力的”,并不能保证一个真正的共同体建立。

  

   当今世界层面占主流的共同体及其意识的虚幻性与资本主义大国长期以来主导世界经济与政治有关。如果从历史唯物主义角度来分析,世界经济与国际分工是其基础。自近代以来的资本主义世界性扩张形成了一种资本主义大国主导的世界政治经济体系。在该体系下,世界经济呈现出一种由于国家分工地位不同而带来的阶级化特征,中心—外围分工就是集中体现。(30)这种国际生产关系还导致了相应的国际/全球政治的权力等级化。如《共产党宣言》中所说:“未开化和半开化的国家从属于文明的国家,使农民的民族从属于资产阶级的民族,使东方从属于西方。”(31)今天这种世界政治的权力等级化表现为西方大国的强权政治与霸凌主义。处于世界政治经济主导地位的西方大国往往把其利益说成具有人类的普适性,并且塑造出这种世界性话语。沃勒斯坦曾写道:“世界经济从语言、宗教、意识形态意义上而言(也)是一个文化的复合体,但这种复合体并不是随意的。它存在统治的世界观……”(32)正是这种西方主导的全球权力结构与世界性话语导致了世界层面的共同体虚幻性。

  

   (四)历史唯物主义语境中的“真正人类共同体”

  

   马克思、恩格斯曾从人类历史发展的角度为消除虚幻共同体,建立真正的人类共同体,即“自由人联合体”,提出过设想。(33)这个真正人类共同体就是共产主义。但马克思为此设立了条件:一是世界范围的经济公有财产制度;二是“没有财产”的大多数人类与“现存的有钱有教养的世界相对立”(含有无产阶级的成熟和阶级觉悟的提高的成分);而且这一切都必须建立在“生产力的巨大增长和高度发展”的前提下,以及相应的世界普遍交往的基础上。(34)马克思的这一愿景属于历史哲学的范畴,是人类历史发展的最终目标。为此,马克思在其生活的时代曾为建立这一共同体努力过,尽管由于各种原因没有成功,但马克思仍为历史发展指明了方向,阐明了建立真正的人类共同体的条件。

  

   可以说,要实现经典作家所希望建立真正的人类共同体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实现这种共同体不仅涉及客观条件如生产力的巨大增长和高度发展以及相应的世界普遍交往,还涉及制度条件即世界范围内没有私有制的生产方式,以及主观条件即无产阶级的成熟和觉悟普遍提高。三者缺一不可。当今的世界并不具备实现这种共同体的主客观条件,也没有相应的生产制度条件。

  

   然而,共产主义是一种不断“消灭现存状况的现实的运动”,(35)或者说是不断改变现状的运动。如何在现有的主客观条件下促进历史向进步方向发展,是摆在当代马克思主义者面前的重要任务。

  

   在历史唯物主义语境下,“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应当到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中去寻找……应当到有关时代的经济中去寻找”。(36)在当今世界发展的新阶段,人类生产与交往所形成的相互依赖关系已远超以往阶段,深入地扩展到全球范围,世界性分工为增进人类共同利益提供了巨大的可能性。然而,由于“综合而不平衡”规律的作用,特别是资本主义大国在世界政治经济中的重要影响,在世界范围各国个体利益与共同利益之间的矛盾依然很大。这需要一个相应的共同体及其相应的意识来体现真正的共同利益,促进各国人民的共同美好的未来,而不是部分群体(西方大国)假借共同利益之名实现自己的特殊利益,以此来推动人类共同体“由虚转实”,这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内在的要求,人类命运共同体英文翻译“community with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也体现了这一点。当然,作为一种共同体,它必须有一个载体。从目前条件来看,这只能是全球治理。因为在现有条件下,不具备建立一个世界政体的主客观条件。中国改革全球治理的方案,即推动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方向发展,(37)就是为这一载体的建立创造条件。

  

   习近平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讲话中谈及人类命运共同体与历史唯物主义的思想渊源时,谈到了世界历史的思想,并强调:“今天,人类交往的世界性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深入、更广泛,各国相互联系和彼此依存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频繁、更紧密。一体化的世界就在那儿,谁拒绝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也会拒绝他……我们要站在世界历史的高度审视当今世界发展趋势和面临的重大问题”。(38)习近平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中还指出:“从顺应历史潮流、增进人类福祉出发,我提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39)在这一逻辑中,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是立足于今天人类的分工与交往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频繁、更紧密的现实,认识到它为人类福祉的增进带来了空前的潜能。为了实现这种可能性,应当以体现人类共同体的角度来解决人类目前面临的重大矛盾与冲突,从而顺应历史的发展。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体现的“五个世界”内容就是推动解决世界层面个体利益与共同利益矛盾的方案。这样,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想立足于世界性生产与交往的现实,把生产与分工不断扩大带来的相互依赖作为其基础,把实现共同利益和福祉作为目标。因此,基于生产与交往的现实,为了共同福祉的目标,而不是先验的交往理性突显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唯物史观。

  

   要深入地阐述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唯物史观特点,还需进一步结合当代人类生产与交往的特点,以及妨碍这种交往的矛盾,去展现这一思想所体现的当代马克思主义属性。

  

   二 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了解决当今世界疏离的药方

  

   历史唯物主义是从生产与交往方式来认识世界的,同时强调这种认识从“一般上升到具体”的方法。(40)因为从“人类历史发展的考察中抽象出来的最一般的结果的概括。这些抽象本身离开了现实的历史就没有任何价值”,而且“绝不提供可以适用于各个历史时代的药方或公式”。(41)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只有把原理与现实结合,才能开出适用于具体现实的药方,发展马克思主义。20世纪马克思主义者列宁是如此,毛泽东也是如此。列宁运用历史唯物主义原理正确地分析了当时资本主义的变化与俄国国情,提出了苏俄与世界革命的理论。毛泽东则结合了当时中国的国情,提出了中国革命的理论。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者也必须如此。因为“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创造”。(42)因此,21世纪马克思主义者首先必须客观分析当下世界生产与交往方式的现实问题,旨在解决这种生产交往产生的矛盾,发展生产力,真正促进人类的共同利益。

  

   (一)21世纪人类的生产与交往的最大特点就是经济全球化

  

   当前经济全球化是人类分工的国际扩展,是人类一种更高阶段、更广领域、更深层次的分工与交往阶段,它给人类福祉的提升带来了新的潜能。经济全球化的本质是世界各国通过各种交往方式联系起来,通过生产要素的跨国流动形成巨大的跨国产业链,在产业链中进行分工协作。这不同于过去主要通过成品交换把各国经济联系起来的方式。经济全球化更加充分地体现了马恩所说的,使人类“……获得利用全球的这种全面的生产(人们的创造)的能力”,(43)是生产力发展的要求与体现。正如习近平所指出的:“历史地看,经济全球化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要求和科技进步的必然结果,不是哪些人、哪些国家人为造出来的。经济全球化为世界经济增长提供了强劲动力,促进了商品和资本流动、科技和文明进步、各国人民交往。”(44)这种分工与交往也使马克思所说的“世界历史”进程得到了空前发展。

  

   经济全球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人员往来、贸易交换和资本流动规模。就人员的国际交往而言,仅以中国为例,2019年出入境就达到了6.7亿人次,比2018年同比增长3.8%,而当年外国人出入境9767.5万人次。(45)就贸易交换而言,以世界前三位的贸易大国为例,2019年美国的贸易总额达到了4.68万亿美元,占GDP总量的23.8%;中国贸易总额约为4.4万亿美元,占GDP总量约35%;德国的贸易总额约2.69万亿,占GDP总量的66.7%。(46)全球直接投资最高年份是2007年,达到2.147万亿美元。(47)这些都表明国际分工和各国相互依存性得到了空前提高,也为各国和全人类从这种不断加强的相互依存中提供了共同福祉的基础,是人类最大的合作基础。

  

   (二)经济全球化也带来了影响人类福祉增进的各种问题

  

   经济全球化及空前规模的人类交往同时带来了各种问题与矛盾,它们往往交织在一起影响经济全球化的健康发展,加剧了共同利益与个体利益的矛盾与冲突,妨碍着人类共同福祉的实现。这些问题包括和平与安全问题、发展问题、交往中的排斥问题和生态环境问题。而既存的全球治理不但无法促进这些问题的解决,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矛盾冲突。同时,由于这些问题的存在,反(选择性)全球化思潮在一些国家涌动,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民粹主义、地缘政治博弈冲击着既有的经济全球化,导致国际政治经济摩擦呈上升之势,大国战略对抗色彩明显加重,国际信任和合作受到侵蚀,造成世界性疏离;由于这些问题产生的恐怖主义、气候环境变化、网络安全、难民危机、传染性疾病传播等非传统安全问题也在阻碍着经济全球化的顺利运行。这一切都是目前人类生产与交往方式产生的矛盾。这些矛盾与冲突正随着相互联系的加强影响着人类的共同利益,进而影响经济全球化对人类福祉的实现,其既是现行的经济全球化产生的,也是既存的全球治理导致的。

  

   1.和平与安全的矛盾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859.html
文章来源: 欧洲研究,2021,39(4)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