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普京:俄经济发展将遵循六项主要原则

更新时间:2022-06-21 10:55:27
作者: 弗拉基米尔·普京  
下面我集中谈几个我个人看来非常关键的问题。

   首先,当下的事件不是最近几个月的结果,绝对不是,尤其不是俄罗斯在顿巴斯实施特别军事行动的结果。这种说法是公然故意歪曲事实。

   今年的事件尚未发生前,大宗商品市场和原料市场的通货膨胀急剧上升就已成为事实。这是七国集团长期推行不负责任的宏观经济政策,包括无节制排放和无担保债务积累的后果。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以来,这些进程继续加速,导致全球商品和服务的供需急剧减少。那么,问题就出现了,我们在顿巴斯的军事行动与此有什么关系?显然一点关系都没有。

   西方大国无计可施,或者不愿意想其他办法,干脆启动了印钞机,开始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弥补空前的预算赤字。我已经引用过这个数字,过去两年美国的货币供应量增加了38%以上。这是以前几十年增发的总量,如今,两年就增发了38%,多印了5.9万亿美元。这是个什么概念?各位想想,世界上有几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能达到5.9万亿美元。同期,欧盟的货币供应量也急剧上升,增长约20%,即2.5万亿欧元。

   最近,越来越多的西方政客说“通胀都怪普京”。各位,请原谅我,我实在不想在这个场合提我自己,我不喜欢以任何方式提到我自己,但这个情况下我不得不说两句。每次听到这种甩锅的论调,我都会想,这些胡话是说给谁听的?是给那些不识字、没文化的人听的,肯定是这样。但凡能认几个字的人,只要看看报,都能知道实际上发生了什么。

   俄罗斯与此毫无关系,我们解放顿巴斯的行动也与此毫无干系。今天的物价上涨、通货膨胀、粮食问题,燃料、汽油和能源领域的问题都是美国现政府和欧洲官僚机构在经济政策上的系统性失误造成的。这才是问题的症结,这才是问题的根源。

   后面我会讲到我们的特别军事行动,是的,它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问题的根源在于他们的经济政策失误。对他们来说,我们在顿巴斯的军事行动简直就是“救生圈”,他们借此把自己的失误归咎于他人,甩锅给俄罗斯。但是,每个人,只要是上过几年小学的人都懂,造成目前状况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他们印了一大堆钱,接下来呢?这些钱往哪儿花呢?显然,要用钱到非西方国家采购商品和服务,这就是增发钞票的流向。这些钞票榨干、洗劫了全球市场。至于其他国家的利益,包括最贫穷国家的利益,没人关心,也没人在乎。其他国家得到了什么?只得到他们施舍的一堆破烂儿,而且还要花天价购买。

   2019年底,美国的进口额约为每月2500亿美元,现在已经上升到3500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增幅为40%,恰好与近年来无担保增发的美元货币供应增量相吻合。他们印钱、四处花钱,用这些钱扫空第三国市场上的所有货物。

   我要补充一点。美国长期以来一直是世界市场的主要粮食供应国,当之无愧地以其农业、农场经济为荣,顺便说一下,美国农业也曾是我们和许多国家的榜样。但今天,美国的角色已经彻底改变,从粮食净出口国变成了净进口国。简单地说,就是印钞票,吸引商品流向美国,从全世界各地购买粮食。欧盟的货物进口增速更高。

   很明显,这种没有实际商品供应支撑的需求激增,已经引发了一波赤字和全球通货膨胀。这就是这种全球通货膨胀的来源。

   在过去的几年里,世界上所有商品几乎都在涨价,原材料、消费品,尤其是食品。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国家仍在继续进口,但出口和进口之间的平衡已经彻底转向,我记得,美国的贸易逆差有170多亿,这就是问题的根本所在。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今年2月,全球粮食价格指数比2020年5月高出50%,而综合商品指数在同一时期翻了一番。在通货膨胀的风暴中,许多发展中国家提出了合理的疑问:当美元和欧元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贬值,为什么还要用美元和欧元采购货物?结论是,基础可疑的经济终将不可避免地被代表真实价值和真实资产的经济所取代。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目前全球有7.1万亿美元和2.5万亿欧元的外汇储备,这些储备正以每年约8%的速度贬值。除此之外,如果哪个国家的政策不讨美国的欢心,其外汇储备随时可能被没收、被偷走。对于很多用美元和欧元持有外汇储备的国家来说,这种场景随时可能发生。

   据一些专家客观评估,未来几年将开启国际储备货币换商品的进程,当商品日益短缺,各国根本没有更好的选择,必须把贬值的外汇储备换成真正的资源,例如粮食、能源、其他原材料。这个过程无疑将进一步加剧美元的全球通胀。

   我们再来看欧洲,失败的能源政策、对可再生能源和天然气现货供应的盲目依赖,导致去年第三季度以来急剧上升的能源成本雪上加霜。我再重申一遍,这一切早在我们对顿巴斯发起特别军事之前就已经发生,俄罗斯与此完全没有干系。他们自己把事情搞得一团糟,价格一飞冲天,现在又想找人背锅。

   西方的误判不仅导致许多商品和服务的成本高企,而且还导致化肥产量下降,特别是以天然气为原料的氮肥。去年夏天到今年2月之间,全球化肥价格总体上涨了70%多。不幸的是,目前尚不具备改变这种价格趋势的条件。恰恰相反,在化肥价格持续高企的背景下,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化肥出口企业的经营和物流全面受阻,局势陷入了更大的僵局。

   情况的下一步发展不难预测:化肥短缺意味着粮食产量下降,这意味着世界市场上粮食供应短缺的风险上升,粮食价格继续飙升,或将导致饥荒,特别是在最贫穷的国家,这完全是美国政府和欧洲官僚机构的责任。

   我再重复一遍,这个问题不是今天刚出现的,也不是过去三四个月出现的,而且绝不像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所说的那样,全球经济当下遭遇的问题都是俄罗斯的错。

   当然,我们或许很愿意听到别人说,俄罗斯真强大,简直无所不能,能让西方的通货膨胀率高得惊人,在美国、在欧洲,我们跺跺脚就能让别人瑟瑟发抖。我们也许很愿意真有这样的本事,但这并不符合现实。

   世界经济当前的困境已经酝酿多年,习惯于用别人的钱解决自己问题的人的短视行为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效果,他们过去和现在都指望通过增发钞票刺激过度购买,拉动货物向本国流动,致使商品紧缺状况加剧,在世界某些地区引发人道主义灾难。我想补充的是,这本质上还是抢劫,是殖民,当然,是改头换面、升级版的殖民,更加微妙和隐蔽的殖民,第一眼很难分辨出其本质。

   当前,扩大全球市场的粮食供应是国际社会面临的最紧迫任务,尤其要满足那些特别缺乏粮食保障的国家的需求。俄罗斯在保障本国粮食安全、满足国内市场的同时,有能力大幅度扩大粮食和化肥出口。例如,下一季我国谷物出口量将增至5000万吨。俄罗斯将优先向急需粮食、饥荒风险高的国家出口,首先是非洲和中东国家。

   然而,这个问题上存在一定困难,不是我们自己造成的困难。是的,从形式上看,俄罗斯的粮食、食品和化肥出口都被禁止……

   顺便说一下,美国对我们的化肥实施了制裁,欧洲紧随其后。之后美国发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就取消了制裁;但欧洲却没取消,欧洲的官僚机构就像十八世纪磨坊里的磨盘一样机械。因此,即便每个人都明白做了一件蠢事,但出于官僚主义的考量,却很难以某种方式纠正。

   因此,我再重复一遍,俄罗斯愿意为平衡全球农业市场作出贡献,我们非常欢迎深谙粮食问题严重性的联合国同事在这一问题上的对话态度。对话可以围绕帮助俄罗斯扩大粮食和化肥出口展开,例如为物流、金融、运输创造正常条件等等。

   我不能不提一下乌克兰的粮食出口问题,围绕这个问题的炒作颇多。

   我们对此完全不设障碍。看在上帝的份上,俄罗斯不反对这件事。不是我们在乌克兰的黑海港口布满了鱼雷,让他们把自己布的雷排掉运走。我们将为这些民用船只提供领航服务,根本不存在任何问题。

   所谓乌克兰粮食无法出口的问题到底有多严重呢?据美国农业部估计,乌克兰有600万吨小麦待出口,我们的估计是在500万吨左右;还有大约700万吨玉米,一共就这么多。如果您多少懂点儿农业,知道全球每年生产8亿吨小麦,那么500万吨对全球市场能起多大作用,不用我说您也能做出判断,根本无足轻重。

   而且,乌克兰还有其他出口通道,不仅仅是黑海港口一个途径。可以通过白俄罗斯出口,顺便说一句,这是最经济的路线;还可以通过波兰、罗马尼亚,想出口多少就出口多少,至少有5-6个出口路线选项。

   问题不在我们,问题在于基辅掌权者能否做出正确决定。让他们自己决定怎么办吧,至少在这个问题上他们不需要请示来自境外、海外、大洋彼岸的主人。但是,这里还有另外一个危险:乌克兰的粮食可能被用来支付武器的货款,那就太可悲了。

   尊敬的各位朋友!

   发言之初我已经说过,现代世界正在经历一个剧烈变化的时期。国际组织作用消解,运行不畅。安全保障正在贬值。西方国家原则上拒绝履行先前作出的承诺。根本无法与西方达成任何新的协议。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面临的风险和威胁不断上升。

   在这个背景下,俄罗斯决定采取特别军事行动是不得已而为之。毫无疑问,做出这个决策相当艰难,但这个决策是被迫的,也是必要的。

   这是一个主权国家的决定,它有无条件的权利,顺便说一下,基于《联合国宪章》,捍卫自身安全。这是一个旨在保护我们的公民、“顿巴斯人民共和国”居民的决定,他们八年来一直遭受基辅政权和新纳粹分子的种族灭绝,而基辅政权和新纳粹分子得到了西方的全面庇护。

   西方不仅寻求实施“反俄”方案,而且还积极在乌克兰领土上进行军事部署,不断地向乌克兰输送武器、派遣军事顾问。即使是现在,他们仍然在这样做。说实话,根本没有人关注乌克兰经济,也没有人关心生活在那里的人们的福祉,他们对这些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他们不遗余力地在乌克兰东部打造针对俄罗斯的北约桥头堡,煽动侵略情绪,挑起仇恨和恐俄症。

   今天,我们的士兵和军官同顿巴斯民兵一道,正在为保护自己人而战斗。他们正在捍卫俄罗斯这个多民族大国自由、安全发展的权利,这个国家独立决策,基于本国历史、文化和传统自主选择未来,拒绝一切外部强加的、非人道的伪价值和道德堕落。

   特别军事行动的所有目标必将实现。俄罗斯士兵的勇气和英雄主义,俄罗斯社会团结一致赋予俄罗斯陆军、海军以力量和信心,对我们事业的正确性和历史正义的深刻理解——建设和巩固一个强大的主权国家俄罗斯——所有这一切是实现目标的关键。

   我想强调什么?21世纪的主权不会是局部的、碎片化的,它的所有元素同等重要,彼此巩固、相互补充。因此,我们不仅要捍卫自己的政治主权,捍卫我们的民族身份,而且要巩固一切决定国家经济、金融、人才、技术独立的要素。

   西方制裁的初衷基于错误的判断,即俄罗斯在经济上没有主权,极其脆弱。他们沉迷于编织有关俄罗斯的“神话”,俄罗斯有多么落后,在世界经济贸易中无足轻重,而且,貌似他们自己都相信了自己说的这一套。

   他们在规划经济闪电战的时候根本没注意到,或者说完全忽视了俄罗斯近年来已经发生改变的事实。而这些变化是我们有序推进工作的结果,即建立一个可持续的宏观经济结构,确保粮食安全,实施进口替代,建立自主的支付系统等等。

当然,制裁给我们造成了许多困难。一些企业零配件短缺,许多先进技术无法使用,物流中断。但是,另一方面,所有这些也为我们开辟了新的机遇,我们经常谈到这一点,但这确实是事实。这一切促使我们打造完整的而非部分的技术、生产、人才、科学实力和主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814.html
文章来源:观察者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