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汪维辉 史文磊:汉语历史词汇学的回顾与展望

更新时间:2022-06-19 23:39:41
作者: 汪维辉   史文磊  
并根据汉语实际做了少量调整。选词和调整的原则跟Swadesh(1952)457基本一致。[1]全书分名词、动词、形容词、数词、代词和副词六类进行论述。每个词条包括“音”“形”“义”“词性”“组合关系”“聚合关系”“历时演变”“方言差异”“小结”等项。

  

  

  

   书后有三个附录。附录一是作者近年来的几篇相关论文,附录二是“100核心词历时演变简表”,附录三是“100核心词方言分布简表”。

  

   该书对历史词汇学及相关领域的研究具有较高的参考价值。当然,也还有进一步挖掘的空间。第一,该书采用的现代方言材料大多来自现有的方言词典,不是实地调查得到的第一手资料。第二,尽管已經设置了适当的特征和考察角度,如组合关系、聚合关系以及相关的语义特征等,但由于工程庞大,有些项目尚可进一步合理化和精细化。

  

   2. 汉语常用词演变的稳定性等级

  

   一般来说,常用词是相对稳固的,不易发生变化。常用词的稳固性至少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寿命长、变化慢、借用难。(汪维辉 2015)但是,常用词内部成员之间在稳固性的表现上是参差不齐的。汪维辉(2018b)根据历时的稳定性和共时的一致性,提出了一个词汇稳定性等级(scale of vocabulary stableness)。汉语100核心词在这个等级上大致可以划为四级(tier),一级稳定性最高,一致性最强,往后依次递减:

  

   一级词(23个):血(blood)、手(hand)、心(heart)、肝(liver)、鱼(fish)、角(horn)、

  

   水(water)、雨(rain)、地(earth)、山(mountain)、云(cloud)、烟(smoke)、灰(ash)、来(come)、坐(sit)、飞(fly)、大(big)、白(white)、黄(yellow)、热(hot)、新(new)、一(one)、

  

   二(two);

  

   二级词(32个):人(person)、男(man)、女(woman)、骨头(bone)、头发(hair)、耳朵(ear)、鼻子(nose)、牙/牙齿(tooth)、舌头(tongue)、虱子(louse)、尾巴(tail)、爪子(claw)、种子/

  

   种/子(seed)、叶子(leaf)、月亮(moon)、星星(star)、石头(stone)、沙/沙子(sand)、火儿(fire)、

  

   名字/名儿(name)、死(die)、杀(kill)、游泳(swim)、多(many)、小(small)、长(long)、黑(black)、圆(round)、我(I)、你(you)、谁(who)、不(not);

  

  

  

   三级词(14个):皮(skin)、肉(flesh)、膝盖(knee)、鸟(bird)、狗(dog)、羽毛/毛(feather)、路(path)、夜/晚上(night)、看见(see)、知道(know)、烧(burn)、少(few)、绿(green)、干(dry);

  

   四级词(31个):脂肪/油(grease)、头(head)、眼睛(eye)、嘴/嘴巴(mouth)、脚(foot)、脖子(neck)、肚子(belly)、乳房/嬭(奶)(breast)、蛋(egg)、树(tree)、根儿(root)、太阳(sun)、喫(吃)(eat)、喝(drink)、咬(bite)、听见(hear)、睡(sleep)、走(walk)、躺(lie)、站(stand)、拿(hold)、给(give)、说/讲(say)、红(red)、冷(cold)、满(full)、好(good)、这(this)、那(that)、什么(what)、全/都(all)。

  

   当然,这是一个大概的分类,各级之间没有绝对的界限。但我们可以据此看出大体的倾向。在这100核心词中,一级词约占1/4,这类词在义项和用法上也存在地域和时代的差异,但几千年来它们的能指、基本意义和语法功能等基本上没有改变,而且具有“唯一性”,即表达这个概念在汉语史上和现代方言中都只有一个词,没有第二个对

  

   等词。

  

   二级词在词形上略有变化或者不像一级词那样具有“唯一性”,但其词根自古以来没有改变,仍能判定为同源词(cognate)。因此二级词也属于核心词汇中的稳定层。

  

   三级词和四级词反映了核心词的可变性,尤其是四级词,“能指”在历史上都发生过新旧替换,方言分歧也非常大,是最缺乏稳固性和一致性的一类。值得注意的是,有些词虽然很早就发生了新旧替换,但是旧词的生命力很强,并没有在方言中完全消失。比如“狗”对“犬”的替换过程大概在上古汉语末期(西汉后期)就已经完成,但是方言中还有不少地方保留了“犬”,主要是闽语、吴语等。

  

   核心词的稳定性等级还可以做跨词类的比较。根据汪维辉(2018b)的考察,名词的词义比较明确,且稳定性强。在这100核心词中有53个名词,其中古今基本没有变化的就有36个。数词也极其稳定,汉语里从一到十的基数词几乎没有太大变化。相反,动词的词义往往具有模糊性,且容易变化。在20个动词中,古今基本未变的只有5个,其中能列入一级词的仅有3个。形容词的词义也有较大的模糊性和主观性,但一些基本的形容词稳定性比较强。汉语的代词是容易变化的一类,6个代词中划入四级词的有“这、那、什么”3个,还有3个“我、你、谁”归入二级词。

  

   3. 汉语常用词演变的基本类型

  

   根据演变的情况,汉语100核心词可以大致归纳为四种基本类型。(汪维辉 2000/

  

   2017,2018b)简述如下。

  

   (1) 稳定少变型

  

   稳定少变型的词具有稳定性和一致性的特点,即从古到今很稳定,基本上没什么变化,在现代方言中也具有很高的一致性。它们是汉语核心词中最稳定的部分,可以称为“泛时空词”。(汪维辉 2006)

  

   严格来说,一个词的所有义项和用法(词汇语义、形态句法、语篇语用)在历史上完全一成不变的情况几乎是不存在的。汉语里“火”这个词是比较典型的,能指几千年未变,连引申义古今南北也有不少是相同的,而且“火”也是唯一古今都兼具名词、动词、形容词三种词性的一个核心词。因此,这里说的稳定少变只是相对而言。

  

  

  

   稳定少变型核心词中,名词占比最大,有“人,血,手,心,肝,鱼,角,水,雨,地,山,云,烟,火,灰”等15个。动词数量很少,只有“来,飞,坐,死”等少数几个算得上。形容词有

  

   8个:大,长,黑,白,黄,热,新,圆。100核心词中的数词“一”“二”也都是。

  

   (2) 归一型

  

   指在上古汉语中表达某个概念有两个以上的词,到现代汉语只剩下其中的一个。例如:名词(3个):皮,肉,牙。最终胜出的那个词形都发生了上位化。动词(1个):游泳。形容词(2个):多,绿。代词(3个):我,你,谁。

  

   (3) 双音化但词根未变型

  

   这一类词大多采用加缀法构成双音词。例如:

  

   名词:男→男人/男子,骨→骨头,发→头发,耳→耳朵,鼻→鼻子,舌→舌头,膝→

  

   膝盖,乳→乳房,虱→虱子,尾→尾巴,羽/毛→羽毛,爪→爪子,种/子→种子,叶→叶子,

  

   月→月亮,星→星星,石→石头,沙→沙子,名→名字/名儿。

  

   动词:见→看见,知→知道。

  

   (4) 历时更替型

  

   指同一个概念在不同时代用不同的词来表示,新词对旧词发生过历时替换。这一类在100核心词中约占1/3,是词汇史研究需要探讨的核心课题之一。例如:

  

   名詞:膏/脂/肪→油/脂肪,首→头,目→眼/眼睛,口→嘴/嘴巴,足/趾(止)→脚,领/颈/项→脖子,腹→肚子,犬→狗,卵→蛋(弹、鴠),木→树,本→根儿,日→太阳,夜/夕→晚上。

  

   动词:食→喫(吃),饮→喝,啮(齧、囓)/龁/噬→咬,闻→听见,寝/寐/卧/眠→睡,行/步→走,卧→躺,立→站,执/持/秉/握/将/把/捉→拿(拏),与/予→给,言/语/

  

   云/曰/谓/道/话→说/讲,燃(然)/焚/燔→烧。

  

   形容词:寡→少,赤/朱→红,寒→冷,盈→满,良/善/吉/佳→好。

  

   代词:此/是/斯/兹→这,彼/夫→那,何/胡/奚/曷→什么。

  

   副词:皆/咸/悉/佥/胥/尽/俱(具)/均/总→全/都。

  

   此外,还有一些不能归入上述四类的类型,比如并存型(路/道;干/燥)、避讳改音型(鸟)等。

  

   4. 汉语常用词变与不变的动因

  

   从上面的调查可以看出,汉语常用词有的非常稳固,历久未变,有的则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那么,为什么有的常用词尤其是核心词会稳固不变,而有的却容易变化呢?

  

(1) 常用词为什么会稳固不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789.html
文章来源:辞书研究 2022年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