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美国对华认知中的谬误和事实真相

更新时间:2022-06-19 20:10:11
作者: 外交部  

   2022年5月,在全球发展倡议之友小组高级别视频会议举行前夕,美国向多家联合国发展机构施压,阻挠有关人员与会,威胁“缩减供资”。

   ◆美国上届政府推出的“清洁网络”计划将胁迫外交演绎得淋漓尽致。该计划以维护美国国家安全和公民隐私为借口,明确要求从电信运营商、手机应用商店、手机应用程序、云服务、海底光缆5个方面把华为、百度、阿里巴巴等中国企业完全清除出去。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等美国政客多方游说、胁迫其他国家和地区加入所谓“清洁网络联盟”。美国高级官员甚至恐吓塞浦路斯等国家,要求这些国家不准与中国5G供应商合作,否则后果很严重。英国前商务大臣凯布尔表示,英国政府禁止华为5G设备和服务的决定“与国家安全无关”,而是迫于美国压力,是因为“美国告诉我们应该这么做”。

   ◆美国对盟友搞胁迫也毫不手软。出于地缘政治和能源利益考量,美国从2019年12月起对“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实施制裁。俄乌冲突爆发后,即便德国已宣布暂停该项目认证程序,美国仍对相关公司及人员实施了新的制裁。

   ◆美国学者指出,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的对外政策一直基于一个简单的观念——“你要么与我们为伍,要么与我们为敌。美国应该引领,盟国则应该追随,而反对美国至尊地位的国家将会遭殃”。这充分暴露了美国胁迫外交的本质。

   ◆中国从不搞胁迫外交,也坚决反对其他国家搞胁迫外交。中国不以武力威胁别国,不拼凑军事同盟,不输出意识形态,不跑到别人门口挑事,不将手伸进别人家里,不主动挑起贸易战,不无端打压他国企业。但对于损害中方主权、安全和发展权益的行为,中国有权作出必要正当反应。

   谬误4:美国民主模式是美国在与中国竞争中最强大的资本之一。我们的任务是证明民主可以应对紧迫的挑战,证明未来属于那些相信自由的人。

   事实真相:美国按照自身模式划定“民主标准”,不允许其他制度道路模式存在,打着所谓“民主”旗号拉帮结派、肆意干涉别国内政,这不是民主之义,而是民主之灾。

   ◆美式民主是建立在资本基础上的“富人游戏”,金钱政治贯穿美国选举、立法、施政的所有环节,实际上限制了民众的参政权利,经济地位的不平等已经转变为政治地位的不平等。据统计,91%的美国国会选举都是由获得最多资金支持的候选人赢得,而大企业、少数富人以及利益集团出手更加阔绰,成为选举资金的主要来源。这些所谓“民意代表”成功当选后,往往为其背后的金主服务,化身既得利益的代言人,而不是为普通民众发声。一位美国联邦参议员一针见血地指出:“有些人认为美国国会控制着华尔街,然而真相是华尔街控制着美国国会”。

   美国阿拉巴马州共和党众议员莫·布鲁克斯在社交媒体视频中公开驳斥“美国国会腐败体系”,称美国议员若想要获得国会主要委员会的席位就必须购买,费用多寡取决于委员会的重要性,顶级委员的席位起价为100万美元。布表示:“如果议员付不起这笔钱,就必须接受特殊利益集团的捐款,然后在上任后感谢那些政治说客,特殊利益集团掌控着华盛顿,我并不是在打比方,我是认真的。”

   ◆新加坡学者表示,可以明显地看出,美国是一个富豪统治国家,而不是一个民主国家。民主代表的是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富豪统治则意味着,政府是被那百分之一的富豪有、富豪治、富豪享。

   ◆美国总统选举遵循选举人团制度,总统和副总统由选举人团投票决定。这种选举制度弊端十分明显:一是当选总统可能无法赢得多数普选票,代表性不足;二是具体选举规则由各州自行决定,易发生乱象;三是“赢者通吃”制度加剧各州、各党地位不平等,造成巨大选票浪费并抑制投票率,深蓝州、深红州选民往往遭忽视,摇摆州获得相对非对称重要性,成为两党竞相拉拢的对象。美国历史上出现过5次赢得了全国普选票却输掉总统选举的情况。

   “杰利蝾螈”是美国民众公认的选举制度一大弊病,即指通过不公平的选区划分,帮助本党赢得尽可能多的议席,巩固优势地位。美国每10年进行一次人口普查,然后按“各选区人口大致相等”原则并结合人口变化情况重新划分选区。美国宪法将划分选区的权力赋予各州立法机构,为州议会多数党“杰利蝾螈”提供操作空间。2021年YouGov舆观调查网民调显示,仅16%选民认为本州能够公平划分选区,44%认为不能,其余40%表示不确定。

   ◆美式民主名为“一人一票”,实为“少数精英统治”。“多元政治”只是一种表面现象,精英们把持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的统治地位,操控国家机器,制定规章制度,把握舆论风向,主导商业公司,行使各种特权等等。

   根据美联社报道,美2020年人口普查结果遗漏了1880万人口,其中黑人人口被遗漏3.3%,西班牙裔约为5%,印第安人为5.6%,这种遗漏将导致少数族裔在获取教育、医疗、住房等资源以及选区划分等方面处于明显不利地位,体现了美国民主的虚伪及其“系统性种族主义”。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政治评论家与社会活动家诺姆·乔姆斯基指出,美国是“真实存在的资本主义民主”,美国人对政策制定的影响力与他们的财富水平之间呈正相关性,约70%的美国人对政策制定没有任何影响,他们在收入水平、财富等方面处于劣势,相当于被剥夺了参政权利。

   美国非营利组织“21世纪民主”组织主席韦特海默曾直言,美国的腐败是政治过程本身的系统性腐败,当你经手数十亿美元,其中大部分用于购买影响力时,体制就遭到破坏,且更难维护普通美国人的代表权。

   美国独立记者丹尼·海防认为,西式民主把选举本身视为最高成就,这一制度是否服务于广大人民的需求这一问题通常被忽视,完全为用来掩盖这样一个事实——即强大的西方利益集团在投票之前就已设定了政策议程。

   ◆美式民主权力制衡变成“否决政治”。美国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在其专著《政治秩序与政治衰退》中指出,美国存在根深蒂固的政治瘫痪现象,美国的政治体制中有太多的制衡,以致集体行动的成本大大增加,有时甚至寸步难行。美国民主程序分散、冗长,存在大量否决点,个别否决行为即可影响体系行动,所谓“相互制衡蕴涵纠偏能力”的预设在实际操作中日益走样。华盛顿的政客关注的是保住党派利益,国家发展的宏图伟略早已抛诸脑后。美国两党痴迷于“否决”,陷入难以自拔的恶性循环,其结果必然是政府效能被弱化、公正法治被践踏、发展进步被迟滞、社会分裂被放大。

   2021年10月美国智库皮尤研究中心对美国、德国、韩国等17个发达经济体所做调查结果显示,美国被视为政治极化最严重国家,90%的美国受访者认为不同党派的支持者之间存在严重分歧,近六成美国受访者认为民众不仅在政策领域意见相左,在基本事实方面也难以达成共识。

   随着党争、政争日益极化,共和党和民主党更加“为了反对而反对”。受此影响,两党选民对枪支的态度也日益对立,共和党内76%的选民捍卫持枪权,民主党内81%的选民认为管控枪支更重要。在利益、党争、民意裹挟下,美控枪立法、执法进程步履维艰。10年来,民主党国会议员每年就枪支暴力、枪支管控等提出数十项议案,但囿于共和党顽固阻挠,能成功进入参院或众院全会审议辩论环节的屈指可数。

   美国步枪协会(NRA)有500万会员,每年花上亿美元打广告、搞游说,其触角深入美国社会肌理。NRA是美共和党重要金主,1871年成立以来已成功吸引了9位总统入会。据2018年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在535名国会议员中,有307人都曾获得该协会及其下属机构的政治献金,或从其广告宣传中获益。在庞大的利益面前,种种控枪努力只能化为乌有。

   ◆美国不是民主的优等生,美民主实践乱象丛生。2021年1月6日,数千名美国民众聚集在华盛顿国会山并强行闯入国会大厦,以阻止美国国会联席会议确认美国新当选总统。事件导致美总统权力过渡进程中断并造成5人死亡,140多人受伤。此次事件是自1814年白宫遭英军纵火焚烧以来华盛顿最严重的暴力事件,震惊了国际社会。美国会参议院共和党领袖将这一事件称为“失败的叛乱”。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学者称,美国不像许多美国人想的那样与众不同,冲闯国会事件应给“美国例外论”和“山巅之城”的说法画上句号。

   美国国际问题专家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称,美国领导人虽然重新统一了西方,但他可能无法重新统一美国。特朗普及其支持者通过谎言否认美既定的宪法规则和规范,可能破坏美政府和平合法移交权力的能力,导致美任何机构都无法长期运转,陷入政治和金融混乱。

   ◆美式民主制度失灵引发信任危机。美式民主台前喊人民、背后搞交易,党同伐异、金钱政治、否决政治根本不能带来民众所希望的高质量治理。美国民众对美国政治愈发反感,对美式民主愈发消极。

   2020年10月,美国盖洛普民调公司调查显示,对总统选举非常有信心的美国受访者比例仅有19%,创下自2004年以来该调查的最低纪录。据《华尔街日报》2022年6月民调,60%的民众对“美国梦”前景悲观。

   2021年皮尤民调显示,65%的美国人认为美民主制度需要重大改革;16个发达国家民众对美国民主信心下降,57%的受访者认为美不再是民主典范。

   德国民调机构发布的2021年“民主认知指数”显示,53个国家的44%受访者认为美国威胁本国民主。

   ◆长期以来,美国无视自身民主制度的结构性缺陷与国内民主实践的不足,鼓吹所谓“民主国家联盟”、炒作所谓“民主对抗威权”叙事,实质是打着民主旗号党同伐异,将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作为打压他国、推进地缘战略的工具,是假民主、真霸权。美国前中央情报局高官曾公然宣称,干预(别国内政)符合我们的国家安全利益。如果你不喜欢,就忍着。

   美国借“推广民主”之名在拉美推行“新门罗主义”,在欧亚地区煽动“颜色革命”,在西亚北非国家遥控“阿拉伯之春”,给多国带来混乱和灾难,严重损害世界和平、稳定和发展。法国网络媒体指出,“民主”在美国手中早已成为对异见国家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一个国家民主不民主,关键在于是不是真正做到了人民当家作主,要看人民有没有投票权,更要看人民有没有广泛参与权;要看人民在选举过程中得到了什么口头许诺,更要看选举后这些承诺实现了多少;要看制度和法律规定了什么样的政治程序和政治规则,更要看这些制度和法律是不是真正得到了执行;要看权力运行规则和程序是否民主,更要看权力是否真正受到人民监督和制约。

   ◆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实现全过程人民民主,全过程人民民主不仅有完整的制度程序,而且有完整的参与实践,形成了全面、广泛、有机衔接的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体系,构建了多样、畅通、有序的民主渠道。全体人民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协商、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依法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中国全过程人民民主实现了过程民主和成果民主、程序民主和实质民主、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人民民主和国家意志相统一,是全链条、全方位、全覆盖的民主,是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社会主义民主。中国的全过程人民民主日益得到国际社会广泛认同和赞誉。

   英国学者直言,选举民主不会使人民和政府建立密切的关系,因为它只有在进行选举时才要求人民参与。而中国式民主的做法非常不同,协商在中国式民主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民主是历史的、具体的、发展的,各国民主植根于本国的历史文化传统,成长于本国人民的实践探索和智慧创造,(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78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