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晨:太平天国社会治理方略的近代化建构——《资政新篇》新解读

更新时间:2022-06-18 21:14:38
作者: 刘晨  
洪仁玕进一步指出世人失德的表现,强调立法在于尽快实现“兵强国富、俗厚风淳”,呼吁改变“习俗迷人”的流弊,“亲见太平景象,而成为千古英雄,复见新天、新地、新世界”。\r

   “风风类”上接“用人察失类”所讲“习俗之迷人”,进一步阐发如何改变人心风俗。他提出“厚风俗之法”,包括民有美举,“主则亲临以隆其事,以奖其成,若无此举,则诏谕宣行”;对于恶俗流弊,“则立牧司教导官,亲身教化之,怜悯之,义怒之,务去其心之惑,以拯其迷也”。洪仁玕按不同的价值取向将世间之物划为三类:“夫所谓上宝者,以天父上帝、天兄基督、圣神爷之风,三位一体为宝。一敬信间,声色不形,肃然有律,诚以此能格其邪心,宝其灵魂,化其愚蒙,宝其才德也。中宝者,以有用之物为宝,如火船、火车、钟镖(钟表)、电火表、寒暑表、风雨表、日晷表、千里镜、量天尺、连环枪、天球、地球等物,皆有探造化之巧,足以广闻见之精,此正正堂堂之技,非妇儿掩饰之文,永古可行者也。”相比之下,“中地素以骄奢之习为宝,或诗画美艳,金玉精奇,非一无可取,第是宝之下者也”。洪仁玕首先倡导弘扬上帝的教化功用(上宝),其次崇尚基督教国家的西学技艺(中宝),也就是畅想将骄奢蒙昧的中国社会改造为以上帝信仰为核心信仰的新社会。

   与佛教、儒教相比,上帝信仰有着特殊优越的风俗教化功用,“皆不如福音真道有公义之罚,又有慈悲之赦,二者兼行,在于基督身上担当也。此理足以开人之蒙蔽以慰其心,又足以广人之智慧以善其行,人能深受其中之益,则理明欲去而万事理矣。非基督之弟徒,天父之肖子乎!究亦非人力所能强,必得上帝圣神感化而然也”。在洪仁玕看来,西方社会之所以开蒙蔽、广智慧、理万事,技艺先进,在于得到了上帝信仰的感化,信回回教或佛教的国家则“多衰弱不振而名不著”。换言之,淳厚风俗,改变当下陈旧落后的社会风习,尊崇和信仰上帝的价值观是最重要的。既然如此,太平天国过去宣扬的上帝避讳便不合时宜,“上帝之名,永不避讳”理所当然。从社会风习的角度来探寻救世之道,洪仁玕和洪秀全表达了比较一致的看法,他们都找到了上帝信仰这一切入点。但洪秀全止步于宗教,而洪仁玕以此来探寻中国落后于西方的原因。洪仁玕崇尚和倡言的正是以上帝信仰为核心的价值观,这集中体现在“风风类”的论说中。那么,如何推动形成并保障上帝信仰在移风易俗社会改造中的地位?这就须依靠立法,从而引入“法法类”来解答具体的实现方略。

   “法法类”是《资政新篇》的主体,其内容约占全文一半篇幅以上。洪仁玕的法制思想具有中西合璧的特征,他认为立法服务于移风易俗,其目的是挽救世道人心,法治是手段,德治(纲常伦纪,教养大典)才是目的,人们有法可依,才不会走上歪路邪路。欲立法,有三个先行条件或原则。第一要“教法兼行”,将教育和立法结合起来,而不是单纯倚仗于法。教虽以西学西艺为手段,但“教法兼行”的思想源于儒家。他在后面提到“以刑辅教”“先德后刑”,也与董仲舒的说法基本一致。第二要慎“用人”,必须有“奉法执法行法之人有以主之,有以认真耳”,将法与德又一次联系起来。第三要善变通,律法“恐久而有差”,需“视乎时势之变通为律”,但“变”不是无原则的,“更当留一律以便随时损益小纪,彰明大纲也”,“盖法之质,在乎大纲,一定不易,法之文,在乎小纪,每多变迁”。“大纲”是宪法性法律,“小纪”是具体法例,“大纲”不可变,而“小纪”可变通。\r

   如若上述三条以达“法善”,洪仁玕认为中国还有可能兴盛。至于具体应立何法,洪仁玕提出了解世界各国的发展大势,“凡外邦人技艺精巧,邦法宏深”,所以应“柔远人之法”,学习西方先进。但学习西方不能无原则,洪仁玕一面批评“拘拘不与人交接”是“浅量者之所为”,鼓励对外交往,“宜先许其通商”,“惟许牧司等,并教技艺之人入内,教导我民”,但“不得擅入旱地,恐百姓罕见多奇,致生别事”,“不得毁谤国法”。这不同于以往的天朝式外交,是讲求主权和开放并重的外交新思维。通过介绍各国情势,洪仁玕的结论是:“以上略述各邦大势,足见纲常大典,教养大法,必先得贤人,创立大体,代有贤能继起而扩充其制,精巧其技,因时制宜,度势行法,必永远不替。”纲常、教养是德,大典、大法是法,洪仁玕又一次把德和法结合起来,呼应上文提到的“教法兼行”。在洪仁玕看来,学习西方就是“因时制宜,度势行法”,他根据了解到的先进事物,草拟了29条具体法例。

   关于政府统治秩序的构划有9条。洪仁玕提出这些举措本意在于整饬吏治和强化中央集权,建立一个政令通达、信息畅通、廉洁高效稳定的行政体系。其政改方案也体现了中西合璧的思想特征。如“朝廷考察”和设新闻官,专设台谏官职司监察,延续了中国历代相承的监察制度。新闻官虽换以新谓,且新增“专收十八省及万方新闻篇有招牌图记者”的职责,但实际职权与性质并未超出传统台谏之官的范畴。至于新闻馆、新闻篇、邮亭、书信馆、丈量官等则是新事物。\r

   洪仁玕还介绍了美国的总统选举、议会制等西方民主政治制度。作为殖民地的香港并没有移植英国本土的代议制,洪仁玕只能从传教士那里或“新闻篇”上了解到英美的一些政治制度,知之不深。出于对天王的忠诚,他也不可能建议太平天国实行英国的君主立宪制或美国的总统制。于此本毋庸苛求。直到1875年,郑观应才在《易言》中提出,泰西列国“其都城设有上、下议政院。……所冀中国上效三代之遗风,下仿泰西之良法,体察民情,博采众议”。至甲午前后,此论方在士人群体中流行,具有代表性的是1894年的《新政论议》主张“行选举”“设议院”。相较而言,洪仁玕更加钦慕西方的物质文明。但他结合当时太平天国的政治情境,对其政治制度也作了一番设想。如主张学习美国的“暗柜”制,使“上下情通,中无壅塞弄弊者”。所谓“暗柜”,即投票箱、意见箱、检举箱之类。洪仁玕在全篇最后的一段话颇值得揣摩:“恳自今而后,可断则断,不宜断者付小弟掌率六部等议定再献,不致自负其咎,皆所以重尊严之圣体也。或更立一无情面之谏议在侧,以辅圣聪不逮。”其中建议集思广益,军师、掌率、六部可商讨国事呈报天王旨准,又立“无情面之谏议”监督君权,加上他一再提到设新闻官、新闻馆体察人心公议,对政权进行新闻舆论监督,这些治理方略虽有言犹未尽之感,但多少体现了一些朦胧的近代民主思想,甚至与英国议院制的行政模式有点相似。

   关于地方经济秩序的构划有8条。这些措施涉及兴办近代交通运输、银行、采矿、保险等,鼓励科技发明和保护发明专利,立官司理工商税收,与传统中国社会“重农抑商”的政策和贬斥“奇技淫巧”的态度形成了鲜明对比,构划了一个开放的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经济秩序,是《资政新篇》中最具时代气息的内容。

   关于地方社会秩序的构划有12条。洪秀全提倡的社会改造,更多地侧重于破旧,即破除包括儒释道在内的偶像崇拜,洪仁玕的目光则兼顾立新。洪仁玕所倡导的移风易俗的社会改造,旨在弘扬上帝教的价值观和伦理道德。他说兴士民公会、兴医院都是“仰体天父天兄好生圣心”“仰体天父天兄圣心者题缘而成其举”;太平天国原来就厉行的“禁庙宇寺观”“禁演戏修斋建醮”“革阴阳八煞之谬”等措施被洪仁玕继承,目的也是为破除偶像迷信,确立独尊上帝的局面;“除九流”也以“此天父之罚始祖,使汗颜而食者”为依据。关于地方治理的建议,洪仁玕均认为是上帝教伦理要义的体现,与前述兴乡官、兴乡兵、立丈量官、兴市镇公司等政府统治、经济秩序建议,共同构划了太平天国社会治理的基本体系。由此,确立上帝教的信仰,既有助于实现政治上的“权归于一”和“上下情通”,也有益于为发展工商经济而提供充足的社会资源和劳力。

   在“法法类”最后,洪仁玕对这一部分作了总结:“一上所议,是‘以法法之’之法,多是尊五美、屏四恶之法。诚能上下凛遵,则刑具可免矣。”也就是说,前述社会治理的立法建议,均是法治的具体方法,目的是为了弘扬上帝教的价值观和伦理道德。洪仁玕认为,若如此则“刑具可免”,不用刑而国家大治,因此法治是为德治服务。

   “刑刑类”是针对“不鲜顽民”的不得不用之法。宽刑、摒除酷刑、改良死刑、以刑辅教、避免不教而诛,以及“法法类”之“罪人不拿”(禁止株连)等,均是对“教法兼行”论的进一步阐述,体现了“上帝有好生之德”的“德治”色彩。受西方法制思想影响,洪仁玕在《资政新篇》中将“法法类”和“刑刑类”并列,“法法类”的29条法例涉及社会治理的多个领域。

   从《资政新篇》的结构看,其主体部分“风风类”“法法类”“刑刑类”,分别代表了德、法、刑,洪仁玕的论说主要围绕三者关系展开。他在全篇最后得出结论:“大率法外辅之以法而入于德,刑外化之以德而省于刑。”大致即“以法入德”“以德省刑”,说明在三者中居核心地位的是德。于是我们便能理解洪仁玕在开篇奏陈“奏为条陈款列,善铺国政,以新民德”这一旨趣了。他细致入微地条陈款列、善铺国政,根本目的是“以新民德”。所以他才一再强调要建设的国家是一个“俗厚风淳”“风俗日厚”“尊五美屏四恶”的“新天新地新世界”。《资政新篇》提出的社会治理方略具有浓厚的宗教彩色,正是基于洪仁玕扎根于基督教来尝试构划太平天国社会治理的新方略。作为虔诚的基督徒,洪仁玕也希望在太平天国弘扬上帝的宗教伦理,于是倡议以上帝教信仰为核心的新道德治理太平天国,这成为《资政新篇》一以贯之的主旨。

   洪秀全创立了一个具有太平天国特色的“上帝之国”,洪仁玕则希望以英美式基督教国家为模板,将太平天国改造成一个先进富强的“上帝之国”。当然效法西方并不是无区别的学习,洪仁玕学习和接受的基督教知识属于英美新教,在对待西学的态度上必定会取法英美。但与佛兰西(法国)“道不同也”。尽管正统基督教教义和上帝教格格不入,洪仁玕认为这无关紧要,共同的天父天兄信仰才是关节。英美既是新教国家,师法英美,学习和引进其精神和物质文明,以实现“天国”强盛,又何乐而不为呢?洪仁玕设计的这个国度的未来,既能对外开放,“柔远人之法”,允许外人通商、传教,“与番人并雄”;又能对内改革,兵强国富,风俗淳厚,拥有先进的社会治理体系。因此,《资政新篇》充分展现了洪仁玕向英美等“同道”之国学习、向其看齐的治国理念,构划了一幅具有太平天国特色的英美式基督教国家的社会治理蓝图。洪秀全实现了拜上帝思想的第一次本土化、中国化,洪仁玕主张建立另外一种价值观,这种价值观既在基督教神学范畴之内,又不舍弃太平天国和上帝教的正统性,即实现拜上帝思想的第二次本土化、中国化。

   虽然彼此在宗教上有分歧,《资政新篇》的构划也杂糅了某些中国传统思想文化,传教士们仍然认为这是几百年来传播基督教文明的一个标志性成果,是他们所传播的基督教国家治理方案在中国的一个翻版。洪仁玕曾把《资政新篇》的手抄本寄给与之相熟的传教士,湛约翰、晏玛太(Matthew. T. Yates)、裨治文(Elijah C. Bridgman)等传教士均看过该书,理雅各、艾约瑟(Joseph Edkins)、杨笃信(杨格非,Griffith John)等传教士还迅速将其内容或全译或摘译为英文,向世界各国展示。

   三、 洪秀全和太平天国高层的态度

   传教士阅读的是《资政新篇》的手抄本,按他们的介绍或翻译,在刊行本《资政新篇》关于社会治理问题的建议书之前,另有7篇文章:《太平天国庚申十年新历序文》《用兵之道》《罪之教义》《诱惑之道》《赞美歌》《关于上帝》《祈祷文》。

《太平天国庚申十年新历》不存。艾约瑟和理雅各介绍说,序文批判占卜吉凶,主张沿用西方历法。1861年刊行的洪仁玕所作《钦定英杰归真》,引用了《天历序》,对中国历代历法的差误、迷信进行驳斥,但未见沿用欧洲历法的文字,或被洪秀全删除。根据传教士记述,序文末还列举了“天历六节”和礼拜的九项原则。“天历六节”在1859年11月以“天王诏旨”的形式公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756.html
文章来源:《近代史研究》2022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