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国刚:提升资本治理能力的三个维度

更新时间:2022-06-17 23:44:37
作者: 王国刚  
尤其是“一带一路”建设)等方面的运作。二是降低资产负债率。通过增加资本数量和发行长期债券等路径,筹集发展所需要的资金,降低资产负债率(尤其是流动负债率),提高国企抵御各种经济风险的能力,为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打下资产基础。三是加快发股上市进程。通过发股上市,筹集发展所需的资本性资金,扩展资本来源渠道,同时,通过信息公开披露,增强国企上市公司业务运作的透明度,在接受市场机制洗礼的过程中,提高市场竞争力(尤其是国际市场竞争力)的质量和覆盖面。四是深化控股机制改革。市场竞争是专业化竞争,国企应以专业化为导向,在扩展市场广度的同时以持续的技术优势、管理优势、创新优势、产品优势和协同优势深耕市场,改变四面出击、广种薄收的摊大饼扩张战略,优化子公司、孙子公司等的层级,提高母公司对集团整体的掌控能力和全面发展战略的把控能力,实现提质增效、优化结构和创新发展的目标。

   推进民营资本发展,首先,要提高对民营经济的认识,保障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民营经济在中国经济发展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它的贡献可用“56789”概括,即对国家的税收贡献超过50%、对国内生产总值等的贡献占60%、高新技术企业占比超过了70%、解决的城镇就业超过80%、对新增就业贡献率达到了90%。在“稳增长”“保就业”“保市场主体”中,民营企业的作用不容忽视。其次,要深化民营企业改革。一是深化民营企业的股权结构改革。在中国,相当多民营企业的股权表现为家族集中持股,它有利于家族对企业经营运作的管控,但既不利于吸收社会资本,增强企业的资本实力,加快企业的做大做强进程,也不利于推进高管层市场化聘用机制的形成,不利于打破雇佣观念、树立职工主人翁精神从而调动职工的创新积极性。要改变这种状况,必须进行股份制改制,突破家族股权的制约,运用市场机制,引入战略投资者,形成多元化股权结构。二是加快增资进程。融资难融资贵是多年来民营企业中较为普遍存在的现象。一个重要成因在于,相当多民营企业的资本数量不足,资产负债率较高,由此,抑制了债务性资金增加的空间。要促进民营企业的经营运作向高质量发展转变,必须着力增加资本性资金。解决方案包括原有股东的扩股增资、加大利润转投资力度、争取发股上市等。三是加快公司并购重组。在一些县乡等存在着产品生产专业化程度较高但各家企业的生产规模较小且相互竞争的状况,这既不利于集中力量握紧拳头开拓市场和技术创新、产品创新,也不利于减少内耗、提高效率,更不利于集中资本获得规模经济所需的融资和其他金融服务。要改变这种状况,需要运用并购重组等市场机制,对区域内诸多小企业进行整合,形成具有较大经营运作规模且具有较强市场竞争力的骨干企业。四是规范治理民营金融控股公司。中国的民营控股公司大致有两类:实体经济部门中的控股公司和较深介入金融领域的控股公司。近年来,民营金融控股公司屡屡暴雷。内在成因是,一些民营企业在急于做大、试图成为某一产业或某一区域的龙头老大过程中,较深介入金融领域,展开了一系列不规范运作,将持股的城市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作为取款机,同时,又疏于风险防控。2020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出台《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民营金融控股公司应按照市场机制的内在要求和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规范治理,变资本的无序扩张为依法有序发展。五是进一步夯实民营企业的优势。在“六稳”“六保”中,民营企业的优势主要表现在就业、创新和物质财富创造等方面,与此对应,资本的发展应主要在这些方面展开,提高民营企业在研发关键性核心技术中的贡献度,增强民营企业在保就业、创新驱动和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中的能力。

   (二)将资本发展纳入法治化轨道

   切实规范和引导资本健康发展,发挥各类资本作为重要生产要素的积极作用,必须在尊重市场经济内在规律和运行机制的基础上,运用综合举措,全面强化法治建设,使得各类资本在法治化轨道中健康发展。其中包括以下方面。

   第一,完善和落实公司法等法律制度。公司法、合伙企业法、外商投资法、证券法、破产法等是商法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各类资本和各类公司的基本遵循。要落实这些法律要求,首先,需要强化对注册资本到位和在位情况的监管执法检查,严禁虚假注册、抽逃资本等现象的发生。其次,需要强化对股东入股资金来源和股权结构的监管,防范入股资金虚假、股东身份虚假、股东人数不规范等现象发生。最后,需要对新设公司业务进行严格监管,防范一些企业通过新设公司转移原有公司的资产、业务、客户等恶意逃避所欠债务的现象发生。

   第二,进一步完善资本制度。一是限制企业创设子公司、孙子公司的层级,以此形成限制资本扩张倍数的机制,对控股公司的各层级股权进行穿透式追溯,避免同一数量资本在重复注册中放大。二是限制股权质押的效力,强化股权质押的审查机制,厘清与该股权对应的企业负债状况,遏止同一股权反复质押套取银行信贷资金的行为。三是落实公司法中关于禁止同业竞争的规定,同一家母公司下属的各家子公司之间不得存在业务竞争关系,由此,弱化垄断的形成机制和垄断优势。四是限制同一资产的频繁评估增值,从制度上限定企业进行资产评估的最短间隔年限,同时,严格资产评估增值部分的所得税缴纳。五是落实以“资本规模界定信用规模”的机制,通过穿透性监管,查实债务性资产的最后承担者,使负债规模与资本规模相匹配。

   第三,健全产权保护制度,落实公平竞争原则,强化公平竞争的监管审查制度,破解各种市场壁垒,形成各类资本机会平等、公平进入、有序竞争的市场环境;同时,废止各类霸王条款和霸王举措,禁止各类企业利用市场定位不公平地强制获得客户(尤其是城乡居民)私密信息,并利用对这些信息的垄断地位牟取商业利益。

   第四,深化资本的监管体制机制改革,弥补监管短板,运用法律机制、经济机制和行政机制建立立体的全过程全覆盖的监管体系,切实提高资本监管能力和监管体系现代化水平,有效防范化解系统性风险。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中国财政金融研究中心一级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74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