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余源培:深化对统一战线“法宝”的认识

——从中国共产党百年历史中吸取智慧和力量

更新时间:2022-06-17 09:38:04
作者: 余源培  

   内容提要:统一战线的“法宝”功能,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建设和改革全部历程所反复检验和不断发展,它是党凝聚人心、汇聚力量和智慧,获得成功的武器。充分发挥其“法宝”作用,需要在继承和创新的结合中与时俱进:要特别关注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很好地将原则性与灵活性辩证统一;必须具备世界历史眼光。统一战线的政治优势和战略方针主要体现在:增强党的阶级基础,扩大党的群众基础,巩固党的执政地位。坚持大团结大联合是统一战线的基本原则。为此,需要坚持发扬党的群众路线和民主集中制,要具备优良的工作作风,做好广交朋友的工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到新的历史时代,赋予统一战线新的内涵和要求:“以人民为中心”的新发展思想;建设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参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关 键 词:统一战线“法宝”  统一战线的与时俱进  统一战线的政治优势  新的历史时代统一战线新的内涵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指出:“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我们要用历史映照现实、远观未来,从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奋斗中看清楚过去我们为什么能够成功、弄明白未来我们怎样才能继续成功,从而在新的征程上更加坚定、更加自觉地牢记初心使命、开创美好未来。”总书记高屋建瓴地从九个方面进行了总结,其中就包括:“以史为鉴,开创未来,必须加强中华儿女大团结。在百年奋斗历程中,中国共产党始终把统一战线摆在重要位置,不断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最大限度凝聚起共同奋斗的力量。爱国统一战线是中国共产党团结海内外全体中华儿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法宝。”[1]为此,我们需要进一步了解中国共产党百年统一战线的历史,并努力从中吸取智慧和力量,更好地做好现在的事情,脚踏实地走向未来,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宏业。

  

   中国共产党找到和认识到统一战线这个“法宝”,不是轻而易举得到的,而是用重大代价换来的。它是中国共产党政治上走向成熟的显著标志之一。1921年党的一大,明确了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奋斗目标,提出了工人阶级自身团结统一问题,党不仅代表着工人阶级的利益,而且代表着整个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但是,那时在党的第一个决议中,却提出了“对现有其他政党,应采取独立的攻击的政策”“不同其他党派建立任何关系”[2]。这时的党还刚刚成立,对革命同盟军问题,特别是与其他政党的关系还存在着模糊的认识。然而,很快在党的二大会议上,中国共产党就从中国国情出发,明确提出了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纲领,正式提出建立“民主的联合战线”主张。会议通过的《关于“民主的联合战线”的议决案》,是党关于统一战线的第一个专门文件。这为建立国民革命联合战线奠定了思想基础。大革命时期,通过国共合作,中国共产党协助孙中山对国民党进行改组,旧三民主义改造为新三民主义,推动了国民革命和北伐战争的胜利开展。北洋军阀迅速崩溃,工农运动不断高涨。但是,伴随着革命运动的迅速发展,国民党内部反共逆流也不断滋长。面对国民党右派的破坏、分裂和屠杀,当时共产国际和党的领导人却采取了无原则的妥协退让,导致第一次国共合作的破裂。1924年至1927年大革命的教训是:中国革命要完成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的双重艰巨任务,必须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必须坚持无产阶级及其政党的领导权,必须结成巩固的工农联盟,必须建立党和人民直接掌握的革命军队。

  

   大革命失败后,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新军阀在帝国主义支持下,建立起一个代表地主阶级和买办资产阶级利益的独裁专制政权。中国共产党继续推进彻底的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领导了轰轰烈烈的十年土地革命战争。在这个时期,党紧紧依靠农民这个革命的主要同盟军,建立和巩固工农民主统一战线,开辟了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新道路。当日本侵略者发动侵华战争,民族矛盾上升为社会主要矛盾之时,中国共产党又以民族大义为重,在瓦窑堡会议上确立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新策略。西安事变,特别是全国抗战的爆发,促成了国共第二次合作的实现,迅速掀起了全民族抗战的新高潮。1939年7月,毛泽东在延安欢送青年学生奔赴抗日前线讲话时说,当年姜子牙下昆仑山,元始天尊赠了他杏黄旗、四不像、打神鞭三样。现在你们要出发上前线,我也赠你们三样法宝,这就是统一战线、游击战争和革命中心的团结。同年10月,毛泽东在为《共产党人》写的发刊词中,明确指出:“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问题,是我们党在中国革命中的三个基本问题。正确地理解了这三个问题及其相互关系,就等于正确地领导了全部中国革命。”[3]这是对中国共产党成立18年以来的历史经验教训的反思和总结,同时也指引了中国革命的发展前途。为此,毛泽东后来又指出:“统一战线是一门专门科学”“我们要学会这一门科学”[4]。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面临两种前途、两个命运的大决战。国民党统治集团坚持内战、独裁、卖国的政策,导致第二次国共合作彻底破裂。中国共产党代表全国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提出了和平、民主、团结的方针,组成了最广泛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制定了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纲领和政策,共同反对国民党的独裁统治,发布“五一口号”得到热烈响应,积极筹备召开了新政协,宣布成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毛泽东指出,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制度是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必然结果。从1921年党的成立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统一战线从革命政策到新国家制度诞生,回顾历史,我们党一路走过来,经历了国民革命时期的民主联合战线、工农民主统一战线、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其发展并非一帆风顺,而是经历了无数的艰险和磨难。困难没有压垮我们,相反苦难铸就辉煌,曲折通向成功,失败转变成胜利。统一战线在这一历程中发挥了重要的“法宝”作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的地位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成为掌握全国政权并领导社会主义革命、建设的执政党。然而,这时候一些人对于统一战线的“存废”发生了争议,怀疑“统一战线到底还要不要?”中共和民主党派内部都有些人主张,既然反帝爱国的民主纲领已经完成,民主党派就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特别是在第一届政协代行人大职权结束之后,不少人对人民政协是否仍然需要保留也产生了怀疑。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肯定地予以回答说:“统一战线是否到了有一天要取消?我是不主张取消的。”[5]他进一步解释说,为了进行伟大的建设工作,在我们的面前,摆着极为繁重的任务,如果我们不善于依靠人民群众,不善于同党外的人员合作,那就无法把工作做好。在我们继续加强全党的团结的时候,我们还必须继续加强各民族、各民主阶级、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团结,继续巩固和扩大我们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邓小平同样指出,是否在革命战争胜利后就可以抛弃统一战线呢?不能够的。过去需要统一战线,今后同样需要,而且还要进一步巩固。统一战线是一个重大原则问题,如果在共产党员中不弄清楚这个问题,我们的工作将受到很大的损失。历史已经证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个历史转变的重要时刻,作出这些判断和决策是十分清醒的。

  

   党领导各族人民初步建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实现了从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的历史性转变。在这一过程中,统一战线发挥了积极的作用。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党又对社会主义建设道路进行艰辛的探索。由于经验的不足,经历了坎坷曲折。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使党的统一战线工作遭受到严重的破坏。“文革”结束之后,经过拨乱反正,1978年12月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了把党和国家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实行改革开放的决策,实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历史上具有深远意义的伟大转折,顺应历史发展要求,将革命统一战线转变为爱国统一战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和改革开放以来的历史经验教训再次证明:在实践中坚持统一战线这个“法宝”并不容易,什么时候与时俱进地发挥统一战线的作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发展就会比较顺利,反之,就会遭受挫折和困难。坚持创造性地发挥统一战线的“法宝”作用,始终是党凝聚人心、汇聚力量和智慧,是中国共产党获得成功的政治优势和战略方针。

  

   怎样才能发挥好统一战线在各个历史进程中的“法宝”作用呢?关键是党的统一战线要做到与时俱进,只有在继承和创新的结合中,方能充分发挥它的“法宝”作用。统一战线工作的对象,主要为党外人士,覆盖社会的各个界别,包括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党外知识分子、经济界、宗教界、民族界、海外华侨等等。统一战线的工作对象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变动的,不时会出现新的统战工作对象。这是因为“世情”是变化的,“国情”是变化的,“党情”是变化的,党在各个时期的主要任务更是变化的。统一战线必须运用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去分析和解决面对复杂的新问题,使之适应历史发展变化的新形势和新要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搞统一战线,从来不是为了好看、为了好听,而是因为有用、有大用、有不可或缺的作用。”[6]因此,统一战线需要有的放矢,如若脱离国情的变化,落后时代的发展,不能因“势”和“时”而与时俱进,用静止的老套的眼光和办法去对付新问题,就会埋没统一战线“法宝”的光辉,无法使其有血有肉、锋利管用,充满勃勃生机。

  

   总结百年统战历史,我们可以从中得出三点大智慧:

  

   第一,统一战线的与时俱进和创新,要特别倾心关注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

  

毛泽东在《矛盾论》中指出:“在复杂的事物的发展过程中,有许多的矛盾存在,其中必有一种是主要的矛盾,由于它的存在和发展规定或影响着其他矛盾的存在和发展。”[7]中国社会发展过程中,主要矛盾和非主要矛盾的关系呈现着异常复杂多变的情况。因此,研究统一战线的问题,制定统一战线的方针、政策、方法,只要能准确而及时地抓住主要矛盾,问题才会迎刃而解。毛泽东对抓住主要矛盾,做到了得心应手。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中国共产党敏锐地看到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民族生死存亡问题上升为主要社会矛盾,及时提出联合抗日的主张;放弃打倒一切帝国主义的口号,主张联合日本帝国主义的一切敌人,最终确立了新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在进入建设时期,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我国社会阶级状况客观上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然而,由于我们的认识主观没有跟上客观的变化,延误了对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变化的正确认识,还是坚持认为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是主要矛盾,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以致后来“文革”的发生。改革开放新时期,真理标准大讨论推动思想解放,党将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科学地确定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邓小平在《新时期的统一战线和人民政协的任务》这个纲领性的历史文件中,通过对我国各方面发生的深刻变化进行科学分析后,提出我国统一战线已经成为工人阶级领导的、工农联盟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劳动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的广泛联盟,实现了统一战线工作重点的战略转移。明确改变了以往“革命统一战线”的提法,将新时期的统一战线确定为“爱国统一战线”。从此,爱国统一战线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江泽民、胡锦涛都对此作出了杰出的贡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741.html
文章来源:上海市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2021年0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