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帆:超越地区霸权?

——试析奥巴马政府以来美国在中东的战略转型

更新时间:2022-06-17 09:20:41
作者: 张帆  
且带有严重孤立主义倾向,不利于维护和增进美国海外利益。“伊斯兰国”崛起及美国的反应,实际上宣告“离岸制衡”破产,各色中东撤离论失势,中东接触论在美国战略界占据主导地位。

  

   中东接触论的核心在于,美国在中东仍有重要国家利益,美国战略界需要考虑的不是撤离中东与否,而是以何种路径或方式接触中东,换言之,美国需要以某种新的地区战略代替既有霸权战略,但这种新的地区战略究竟是什么,中东接触论者莫衷一是。(19)经过不断研讨,尤其是以近10年来中东地缘政治变化及美国与中东的战略互动为佐证,“战略收缩论”倡导者有关美国新中东战略的设想逐渐为美国决策部门所接受,其中不少倡议已经见诸近10年的中东战略实践:

  

   首先,区别于中东霸权战略,新中东战略强调战略目标的有限性。突出变化就是,放弃民主改造、国家重建等“无法完成的使命”,转而强调“治理”“民生”等循序渐进的目标:放弃“根除恐怖主义和暴力极端主义”,退而求其次,即:防止极端主义的滋生、发展和蔓延;放弃“维持中东稳定”,追求“中东冲突和内战的可控性”;等等。(20)

  

   其次,为实现上述目标,“战略收缩论”规划新中东战略强调的实施原则,包括:“低调务实”——减少军事手段在美国中东战略中的比重,淡化中东战略的军事霸权色彩,极力避免造成重大伤亡的军事行动;(21)“以人为本”——更多地以社会和个人,而非国家行为体,作为美国中东战略实施对象,增添美国中东战略的经贸、技术成分和非传统安全要素;(22)“整合盟友”——推动、实现中东地区各盟友之间的合作,促成地区盟友在美国中东战略中发挥更大作用。(23)

  

   最后,如何从中东地区霸权战略过渡到新中东战略,即如何超越地区霸权,实现中东战略转型。“战略收缩论”强调,美国在中东的霸权战略以军事、对外援助和联盟体系为重要工具,是美国地区霸权的三大支柱,各自带有强烈的霸权工具色彩;美国在中东的战略转型,实际上就是逐步改革、剔除这三大支柱中的霸权痕迹,以新中东战略所规划的实施原则为转型方向和目标,融入创新举措或新的要素,逐步实现向新中东战略的过渡和转型。

  

   (二)分析框架:如何考察美国在中东的战略转型

  

   奥巴马政府开启美国在中东的战略收缩。此举是美国财政紧缩、国际地缘战略环境发生变化及能源独立导致中东在美国对外战略中的地位相对下降等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是一长期趋势。“收缩”并不等于撤离或退却,而是在降低战略成本的同时,以创新实现战略转型,以战略转型逆转颓势。奥巴马政府执政以来,美国在中东实施战略收缩,实质上是在合理分配战略资源的同时,以创新举措调整、改革既有霸权战略,实现向新中东战略的转型。如何考察美国中东战略转型,上述美国战略界的讨论,尤其是“战略收缩论”有关新中东战略的设想,为我们提供了具有启迪意义的考察维度和路径。

  

   1.考察维度

  

   军事、对外援助和联盟体系是美国建立和维持中东霸权的重要工具,是美国中东地区霸权战略的支柱。“战略收缩论”并不主张放弃和根本改变以这三大支柱支撑美国中东战略的基本格局,而是强调分别逐步褪去这三大支柱中的霸权工具色彩,依照新中东战略的实践原则,融入改革或创新,实施战略转型。因此,本文分别以三大战略工具——军事、对外援助和联盟体系——为维度,考察10余年来美国在中东的战略转型。

  

   2.研究路径

  

   在分别以军事、对外援助和联盟体系为维度,具体考察美国在中东的战略转型时,本文以下列问题为研究或探索路径:

  

   转型目标是什么?以美国战略界“战略收缩论”倡导者的评估为基础,总结、归纳具体维度下美国战略界构想的转型目标;多大程度上实现了转型目标。以美国近10年在中东的战略实践为例,考察美国为实现具体维度下的转型目标采取了哪些举措——尤其是创新之举,存在哪些缺失或不足;转型前景如何。简要分析具体维度下实现的转型程度的原因,并以此为基础,预估具体维度的转型前景。

  

   本文接下来以上述问题为路径,考察奥巴马政府以来美国在中东的军事、对外援助和联盟体系的转型。

  

   二 美国在中东的军事转型

  

   “战略收缩论”相关评估认为,美国中东霸权的军事支柱面临挑战,亟须转型,并以“低调务实”为方向,提出较为具体的转型目标;美国为其在中东的军事转型采取了一些举措,但距离转型目标尚存一定距离。

  

   (一)着眼于“低调务实”的转型目标

  

   自1980年卡特总统宣称美国不惜以武力捍卫其中东利益以来,军事手段一直是美国中东战略的重要支柱,具体体现为美军在中东的前沿军事存在以及美军以武力捍卫美国在该地区的利益,前者除军事基地和设施及驻扎其中的各军种部队外,还包括为增强威慑和实际参战而游弋在波斯湾的航母战斗群。冷战结束后,作为美国中东战略重要支柱的军事手段越发带有霸权特征:地区军事存在的规模不断扩大,以武力单边干预地区事务规模、频率和程度不断扩大和提升,军事霸权成为美国中东霸权的重要特征,是美国在中东追求和维持霸权的最重要的战略工具。(24)

  

   美国中东军事霸权于2003年伊拉克战争前后盛极一时,此后便面临诸多挑战。“战略收缩论”强调,这些挑战主要来自两个层面:从全球层面看,大国竞争回归意味着中东事务在有限军事资源的分配中不再占有最优先地位,中央司令部自“全球反恐战争”以来在各地区战斗司令部中享有的最重要地位让位于印太司令部,支撑中东军事霸权的物质基础有所动摇;在地区层面,美国军事霸权——庞大且引人瞩目的前沿存在及为所欲为的单边军事行动——非但不能有效增进美国利益,反而不断激发反美主义。(25)更为重要的是,中东地缘战略环境变化令军事霸权行径的有效性备受质疑。美国一度在伊拉克以“重军事轻政治”的路径应对当地反叛乱战争,收效甚微。“阿拉伯之春”后,中东地缘战略环境更形复杂,不但恐怖组织和极端势力纷纷以“混合战争”(Hybrid Warfare)或“灰色地带竞争”(Grey Zone Competition)挑战美国利益,甚至伊朗这样的国家行为体也诉诸这类新的竞争方式与美国周旋。当美国同样以“混合战争”或“灰色地带竞争”与这些对手进行战略博弈或互动时,军事手段作为战略工具的重要性相对下降,过去那种简单粗暴、为所欲为的军事干预只会事倍功半。(26)

  

   上述挑战是“战略收缩论”支持者寻求以新中东战略代替既有霸权战略的重要原因。新中东战略强调战略目标的有限性和战略实施的低调务实,落实到军事上,就是淡化美国中东战略的军事霸权色彩,以此为方向,“战略收缩论”规划了两大转型目标:一是调整美国在中东的前沿军事部署。大国竞争回归意味着美国有必要将有限军事资源更多地用于印太地区,调整中东军事部署势在必行。此外,在大国竞争背景下,新中东战略要求低调务实地追求有限地区战略目标,如打击反美网络关键节点,防止内战或冲突外溢等,为此,美国有必要调整“树大招风”的前沿军事部署,削减中东军事存在;(27)二是探索、实践新的战争方式,以避免大量人员伤亡为前提,精准维护美国利益。中东地缘战略环境变化,尤其是“混合战争”“灰色地带竞争”等新的冲突形式的兴起,要求美国重新审视武力介入地区事务的作用和方式,低调、精准和有效是探索和实践新战争方式的核心准则。(28)

  

   (二)转型实践:前沿部署和新战争方式

  

   奥巴马政府以来,美国在中东的军事实践在一定程度上朝上述目标演进。

  

   1.调整前沿军事部署

  

   2013年11月,奥巴马政府国防部部长查克·哈格尔(Chuck Hagel)宣布了美国在中东的前沿军事存在改革方案:将美国在该地区的驻军削减至大约3.5万人,其中包括约1万名前沿部署士兵;保留和强化美国在中东的军事基地和设施;保留约40艘战舰,其中包括一个航母战斗群。该方案涉及中东前沿军事存在的三大要素:军事基地和设施、驻军及航母战斗群,强调在保留甚至强化军事基地和设施、保持航母战斗群威慑力和实际战斗力的同时,减少中东驻军(29)。

  

   近10年来,美国就中东前沿军事部署的调整大致遵循上述方案。美国中东驻军激增主要源于在伊拉克为平定叛乱和恐怖主义活动的增兵,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在伊拉克的驻军最多达17万人左右,在整个中东接近25万人。美国削减中东驻军,主要是结束伊拉克战事,撤兵伊拉克,同时减少为伊拉克“平叛”提供支持的中东基地驻军。在奥巴马政府宣布伊拉克撤军方案后,美国分阶段完成伊拉克撤军计划,至2014年初,美国中东驻军削减至4.2万人左右。(30)为打击、消灭“伊斯兰国”,奥巴马政府和特朗普政府先后做出增兵中东的决定,主要是少量特种部队和军事顾问,美国中东驻军因此增加到近4.8万人左右。“伊斯兰国”覆灭后,特朗普政府再次削减中东驻军。到2020年,美国中东驻军为4.6万余人,分布在该地区的10个国家。(31)自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的每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至少有一个航母战斗群游弋于波斯湾。这一传统部署在上述“哈格尔改革方案”得以强调并在近10年的实践中得以贯彻,尽管美国战略界有关航母部署的争论日趋激烈。(32)

  

   相对于奥巴马政府执政之初,美国中东驻军大幅度减少,基本实现了在保留军事基地和设施、保持航母战斗群驻留时间的同时削减前沿驻军的目标。伴随以下将论及的新战争方式实践,美军不但保留了在该地区的军事基地和设施,且有所强化,尤其是与地区反导系统及情报、监控和侦查系统(Intelligence,Surveillance and Reconnaissance,ISR)相关的基地和设施。

  

   2.实践新战争方式

  

   美国战略界以“美国战争方式”或“美式战争”(The American Way of War)概述美军为实现特定战略目标而从事具体作战行动的理念、原则和手段。(33)但无论是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还是伊拉克“反叛乱战争”,美国在中东既有的战争方式强调以压倒性火力和人力优势歼灭对手,大规模介入成为此类美式战争最重要的特征之一。大国竞争造成的对军事资源的挤占、大规模军事介入留下的美国霸权印象及中东地缘战略环境的变化,要求美国以新的战争方式维护和增进其在本地区的利益。(34)

  

经过近10年实践,美军在中东的新战争方式粗具雏形。美国战略界人士尚未对此战争方式冠以统一称谓或术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736.html
文章来源:美国研究 2021年0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