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潘振平:回忆陈旭麓老师

更新时间:2022-06-15 23:31:50
作者: 潘振平  
今天重温先生的手迹,细细品味原文和先生修改后文字的差距,真是百感交集。我不知道其他老师如何对待学生呈交的作业,只知道自己得到先生如此具体的指点,是何等幸运。我学到了写文章要杜绝空话套话,质朴平实,有一说一,不为追求“新意”而大而无当;学到了展开叙述要逻辑分明,层次清晰;也学到了要态度严谨,书写认真。所有这些,让我终身受益。

   开放的知识体系

   先生才、学、识三长兼具,以学术创新和思辨深刻著称。他的著述,通过梳理历史的脉络再现历史的真实,并以洗练隽永的文字表达深刻的哲理和丰富的文化内涵,命意深邃,文采焕然,具有鲜明的个性。他所撰写的人物小品、序言、书评、杂感和随想等,也视野宏阔,议论精审,文情并茂,久为学术文化界推重。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先生开始建构以“新陈代谢”为旨趣的中国近代史新体系。这个新体系,要求从一八四〇年至一九四九年间政治、经济、社会、军事、思想文化和风俗时尚的新旧嬗替入手,全面展现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这一独特的社会形态的演变过程。

   关于中国近代史的年限,先生早就主张从鸦片战争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一百一十年的历史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历史,它不是有完整意义的资本主义社会,而是在外国资本主义侵略下的变态社会”,“中国近代史的下限,就不应是‘五四’运动”(《关于中国近代史的年限问题》,载《学术月刊》一九五九年第十一期)。经过“文革”之后的反思,他在晚年更明确地指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又是一个过渡形态的社会”,“这个过渡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之前的中国没有过,今后的中国也不可能再有,它是在中国历史上也是在世界历史上所没有过的特殊社会形态。应该从这样一个社会形态的全过程考察其来龙去脉,走出八十年近代史框架,理出一百一十年近代史的线索”,并提出以一八四〇、一八六〇至一八六一、一八九四至一八九五、一九一一至一九一二、一九二七至一九二八、一九三七、一九四九年这七个重要历史年份作为“一以贯之的历史线索及其体现演变的环节”(《关于中国近代史线索的思索》,载《历史研究》一九八八年第三期)。这不仅科学地界定了中国近代史与清史和中华民国史的学科区别及不同内涵,也为中国传统社会向近现代社会转型的研究开辟了新的方向。

   从一九八〇年开始,先生即为历届研究生系统讲授中国近代社会新陈代谢的课程,在近十年中不断丰富其内涵,完善其结构。在此期间,他分别主编出版了《近代中国八十年》(一九八三)和《五四后三十年》(一九八九)两书,以探索这一框架的线索和体例。他在报刊上就中国近代的爱国与卖国、革命与改良、中体西用思潮、近代文化演进、农民起义与人口、秘密会党、近代租界等专题发表了一系列论文,创造性地揭示了中国近代社会发展变化的内在规律,也大大丰富了我们对近代社会历史性巨变的认知。

   一九八八年先生突然去世,生前未能亲手完成他所构思的新体系的专著。在他去世三年后出版的《中国近代社会的新陈代谢》一书,是其学生根据遗稿(主要依据先生的讲课提纲、大量的史料卡片、课堂录音和各届研究生的听课笔记)整理完成的。尽管这部书稿主要部分仍是叙述一九一九年以前的中国近代历史(“五四”以后只有《历史的选择》一章),但仍清晰地展现了先生对中国近代社会急剧变迁独具慧眼的认识和既广且深的观察。如在政治变革方面,细致认证了革命与改良是一个不断扬弃和汲取的复杂的历史过程(《假维新中的真改革》和《变革中的两大动力》等章);在社会经济方面,牢牢把握新的生产力引进时在旧体制内能量的“发酵”作用(《近代化一小步》等章);在社会结构方面,特别关注传统社会以血脉为纽带的宗族组织,以工商业为基础的行会组织和以游民阶层为主体的会党组织的变化状况(《城乡社会在演化》和《中等社会》等章),在思想文化和社会风气方面,更是高屋建瓴,大气磅礴,充分描述出古今、中外、新旧之争的精彩内容(《变与不变的哲学》《欧风美雨驰而东》和《揖美追欧,旧邦新造》等章)。先生晚年致力构筑的理论体系和分析框架,是当时中国历史学在时代变革中深刻反思的重要理论成果,也是二十世纪中国史学最有价值的学术遗产之一。

   要将鸦片战争以来一百多年的历史进程整合为一,难度当然不小。且不说清史、民国史和中国近代史、中国现代史、中国革命史等学科久已成型,各擅专长,籓篱坚固,只要想想百年来政治、经济和文化变幻莫测的变迁,所涉及的海量史实和不同人物,其中不少还具有特殊的敏感性,就使人望而却步。不过我想,中国近代社会的新陈代谢是一个开放的知识体系,可以容纳不同领域和不同层次的相关课题,而探求和解释中国社会沧海桑田般的历史巨变,正是一代学人不可推卸也回避不了的历史责任。从先生的学术实践来看,社会结构和思想文化的嬗变,最有可能成为取得突破的前沿。相信若干年以后,先生开创的这个新体系,一定会涌现出许多惊艳世人的成果,成为一片姹紫嫣红的学术园地。

   这应该是最可告慰先生在天之灵的一刻。尚飨!

  

   (《近代中国社会的新陈代谢》,陈旭麓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二〇一七年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708.html
文章来源:《读书》2022年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