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欧洲谋求战略自主:愿望强烈 道阻且长

更新时间:2022-06-13 20:55:33
作者: 崔洪建   闫瑾   张骥  

  

   5月7日,成功连任法国总统的马克龙在就职典礼上表示,希望在新的5年任期里给法国带来全新变化,让法国变得更加强大和独立。同时,法国将继续在欧盟层面努力,推动构建“新的欧洲和平”。

   今年上半年,法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面对欧洲大陆复杂变幻的形势,成功连任的马克龙可能采取哪些措施?欧洲将如何应对当前挑战?欧洲一体化进程未来走向如何?本期报道邀请3位欧洲问题专家共同探讨。

   “欧洲政治共同体”是什么?

   5月9日,欧盟在位于法国斯特拉斯堡的欧洲议会举行“欧洲日”庆祝活动。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当日举办的欧洲未来论坛闭幕式上发表讲话称,“短期内欧盟不能成为构建欧洲大陆的唯一方式”,并提议建立新的组织——“欧洲政治共同体”,目标是保持欧洲大陆稳定,包括英国、乌克兰在内的欧洲“民主国家”可以在这一共同体框架内寻找“政治合作的新空间”,合作内容可涉及安全、能源、交通、基础设施投资和行动自由等。

   闫瑾:马克龙连任后的对外政策既有很强的连续性,也会根据欧洲形势和国际环境的变化进行调整,其核心是以法德合作为基础,发挥法国在欧盟的领导作用,推动欧盟深化内部改革,尽快结束俄乌冲突,重塑欧洲安全秩序,促进欧盟战略自主发展。

   根据马克龙的最新表态,马克龙主张的对外政策出现一个新变化——提出建立欧盟框架之外的新的政治联合架构“欧洲政治共同体”,既包括欧盟成员国,也包括无法短期快速加入欧盟的乌克兰和已脱欧的英国。“欧洲政治共同体”相当于欧盟的外围机构,对于想加入欧盟又不得不经过复杂漫长程序的国家,如乌克兰和西巴尔干地区的欧盟候选国等国来说,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安慰和折中选择。当然,这些国家不一定买账。马克龙提出这一主张,意在彰显法国在欧盟中的引领作用,推动欧盟结构改革,提升法国和欧盟在俄乌局势、重构欧洲和平与安全秩序中的影响力。

   崔洪建:马克龙提出建立“欧洲政治共同体”,可以理解成他为解决乌克兰加入欧盟的现实问题提供的一种应急方案,同时在此基础上,提出欧洲政治的整合性框架,呼应他积极提倡的战略自主。短期来看,由于乌克兰快速加入欧盟面临程序障碍,马克龙希望借此为乌克兰“入盟”困境解套。长期来看,一方面,马克龙希望借此将欧洲此前相对分散的周边政策进行统一,整合成“欧洲政治共同体”,以消解一部分欧洲国家间的矛盾,让欧盟资源得到合理分配。另一方面,马克龙尝试解决俄乌冲突过后欧洲政治安全如何安排的问题。法国仍希望欧洲与俄罗斯能够建立和平共处的关系,需要探索一个能与俄罗斯对话的平台。但是,基于目前欧洲面临的种种挑战,“欧洲政治共同体”多大程度上能成为多数国家的共识并落实为一个可行方案,仍有较大不确定性。

   张骥:成功连任法国总统的马克龙,一直是坚定的欧洲一体化推动者。在英国脱欧、德国领导人更替、俄乌冲突等国际形势变化的背景下,法国正在欧洲大国中发挥领头羊的作用。马克龙连任后,法国外交政策将保持相对稳定性。今年年初,马克龙在法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时将“复兴、强大、归属感”作为三大政策理念,显示法国领导欧洲的壮志雄心。俄乌冲突很大程度上打乱了马克龙在欧盟推行具体措施的计划。在法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所剩不多的时间里,马克龙的工作重心已经转移到处理俄乌冲突带来的影响方面。

   欧洲大陆面临哪些挑战?

   据路透社报道,欧盟委员会预测,俄乌冲突及因此引发的能源和大宗商品价格暴涨将使欧元区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长大幅下降,同时将使通胀率达到创纪录的水平。这一预测是就俄乌冲突对19个欧元区国家和27个欧盟成员国所造成经济成本的首次全面估计。欧洲中央银行原本希望将今年的通胀率控制在2.0%,而欧盟委员会预计实际通胀率将达6.1%。

   闫瑾:当前,欧洲面临的核心挑战是俄乌冲突带来的欧洲局势变化,体现在:二战以来欧洲原有的安全秩序彻底改变,欧盟与俄罗斯的关系全面紧张,欧洲要重构为各方所接受的新的安全秩序不会一蹴而就,需要时间,这个过程会旷日持久。

   俄乌冲突对欧盟战略自主进程的冲击是多方面的、复杂的。一方面,欧盟在外交和安全上更加依赖美国和北约;另一方面,欧盟深刻感受到缺失独立安全防务能力的限制和痛点,从而激发欧盟加快独立防务能力建设。

   崔洪建:在俄乌冲突持续的背景下,欧洲国家正面临一系列重大问题。其一,欧洲面临的安全问题前所未有地突出。俄乌冲突暴露了欧洲国家在安全防务方面的严重短板。其二,欧盟随美国不断加码对俄制裁,带来一连串经济层面冲击。能源方面,欧洲国家短期内难以摆脱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如今突然切断与俄罗斯原本密切的能源关系,让欧洲的能源转型丧失了相对从容的过渡空间。产业方面,能源价格高企,让欧洲制造业、贸易产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进一步削弱,产业链、供应链问题进一步加剧,系统性地拖累欧洲经济复苏。

   可以说,俄乌冲突对欧洲在和平稳定环境下的发展模式带来颠覆性冲击。如何将这一变化带来的损失控制在最小范围,在加强自身安全防务、能源保障等能力建设与保持面向世界的开放合作关系之间寻找新的平衡点,是当前欧洲需要思考、抉择的核心议题。

   张骥:在俄乌冲突局势中,欧洲与美国的利益既有共同点,也存在明显分歧。俄乌冲突如果进一步扩大,将严重威胁欧洲国家切身安全,对俄制裁的溢出效应将加剧欧洲面临的能源危机、粮食危机、难民问题和通货膨胀等经济社会问题。因此,从自身利益出发,欧洲并不希望战争持续扩大,这与美国在俄乌冲突中的利益诉求存在重要差异。

   马克龙一直发挥着在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斡旋的作用,充当调停者的角色。俄乌冲突后,尽管法国也对俄展现出强硬姿态,但是马克龙一直没有前往乌克兰访问,并保持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通话及各层面的接触。马克龙曾表示,法国和欧盟坚持独立自主战略,不赞成也不会参加集团对抗。法国外交的独立性得以展现,这也是马克龙对欧洲何去何从的明确表达。

   欧洲一体化走势如何?

   3月21日,欧盟理事会通过《安全与防务战略指南针》,文件指出,当今世界正处在国家间战略竞争加剧和复杂安全威胁抬头的时代。一方面,大国间竞争加剧、气候变化、资源短缺等问题不断带来新挑战;另一方面,国家内部、国家间以及地区层面冲突频发,导致欧盟面临多重挑战。欧盟想要避免从“游戏玩家”沦为“游戏场”、从全球竞争舞台的“参与者”沦为“旁观者”,就必须从行动能力、防御水平、资源投入、伙伴关系等4个方面作出有效应对。德国电视一台评论称,《战略指南针》向世界发出欧洲准备重新武装的信号。

   张骥:俄乌冲突影响下,短期内,欧洲国家对美国的安全依赖进一步增强,北约的作用得到强化,欧洲战略自主进程遭到严重冲击。与此同时,欧洲谋求战略自主的决心也被进一步激发,更加坚定。当前,全球地缘政治竞争不断加剧,美国在俄乌冲突中的举措让清醒的欧洲国家进一步意识到,欧盟要想作为地缘政治中的一个重要角色,必须增强自身的独立性,提升整体的安全防务能力。俄乌冲突也让欧洲多国加强安全防务建设获得了一定的民意基础。但是,如何解决欧洲安全防务一体化与北约之间的关系,仍是欧洲必须面对的一个极其复杂的问题,可谓道阻且长。

   闫瑾:马克龙一直积极推动欧盟战略自主。在俄乌冲突发生之初,马克龙密切穿梭于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发挥沟通协调作用。当前,法国是欧盟轮值主席国。在俄乌冲突的冲击之下,欧盟实际上加快了建立独立防务的进程。今年3月,欧盟快速出台了《安全与防务战略指南针》,计划构建5000人的快速反应部队,提升欧盟军备技术,加强独立安全与防务合作,标志着欧盟在安全与防务领域向战略自主方向迈出重要一步。近来,马克龙提出建立“欧洲政治共同体”,构建“新的欧洲和平”等主张为应对危机提出了引领性方案。当然,这些主张能否落到实处,还要看德国和其他欧盟成员国的态度。

   崔洪建:马克龙一直希望扮演一个欧洲一体化的“设计师”角色,此前,他在一些重要场合的讲话中,都表达出具有法国特色和理论支持的欧洲战略主张。但是,目前马克龙仍要面对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方面,推进欧洲一体化,法国必须在加强法德轴心的基础上实现欧盟的内部团结。目前,北欧、南欧、中东欧国家有各自不同的关切,法德协调机制虽然在发挥作用,但两国在一些具体问题上的意见分歧越来越多。在当前欧洲各国权力和利益越来越分化的情况下,如何在一体化方向上保持相对整齐的步伐,是法国推动欧洲一体化需要解决的问题。

   另一方面,在推动欧洲战略一体化过程中,马克龙必须优先解决法国的能力与意愿相匹配的问题。此次法国大选已暴露一个现象:相比欧洲战略等国际事务,多数法国民众更加关心国内经济、社会、民生等切身问题。马克龙需要解决他的外交目标与民众真正期待之间的矛盾。法国要想在欧洲层面发挥作用,归根到底需要先解决本国内部问题——只有处理好国内改革发展问题,增强经济竞争力和社会活力,法国才能实现本国国力与大国目标的匹配。

  

   受访者简介:

   崔洪建,中国欧洲学会副会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

   闫瑾,中国欧洲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人民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张骥,中国欧洲学会理事,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院长助理。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2022年05月21日第06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64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