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曾昭携 白洁 郭永玉等:越富有越不支持再分配?

——社会阶层与再分配偏向的关系及其心理机制

更新时间:2022-06-12 14:22:39
作者: 曾昭携   白洁   郭永玉 (进入专栏)   张跃   顾玉  

   1  高社会阶层者的低再分配偏向及具体表现

   公平是人类社会的基本价值准则,防止收入差距过大、实现收入分配的相对公平是公平价值准则的基本要求,也是一国经济持续发展、社会稳定永续的重要基础。2021年8月17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强调:“加大税收、社保、转移支付等调节力度并提高精准性,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比重,增加低收入群体收入,合理调节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形成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型分配结构,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使全体人民朝着共同富裕目标扎实迈进”,指明了在新时代扎实推动共同富裕道路上再分配的重要作用。然而,高收入群体并不一定对调节国民收入进行的再分配政策抱支持态度。从近年来持续曝光的税务案件发现,高收入者会通过转换收入性质、部分收入由低薪员工代领、虚构发票抵税、定向分红避税等方式偷逃税款,这种对税收、社会福利等再分配政策的态度与支持程度,即是再分配偏向(redistribution preference)。当前,我国社会公平程度逐步提升,但经济不平等依然存在,甚至存在利益固化的风险。推进再分配政策的落实,将有助于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提升民众幸福感,维护和促进社会公平与稳定。但是,如前所述,社会中掌握较多资源的高阶层者往往表现出较低的再分配偏向,这无疑会阻碍再分配政策的落实与社会公平的更好实现。

   近年来,我国社会贫富差距扩大,经济不平等程度不断攀升,基尼系数持续偏高。严重的经济不平等在微观上会损害个体的健康与幸福感,宏观上会阻碍阶层流动,对社会公平与稳定构成威胁。以税收和社会转移支付为代表的再分配政策在缓解经济不平等加剧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再分配政策的制定和有效推行离不开社会各阶层的支持,但来自不同学科领域的研究表明,高阶层者往往比低阶层者表现出更低的再分配偏向。有研究者基于世界价值观调查数据库考察了西欧、北美、东亚24个国家再分配偏向的阶层差异,结果发现,与普通工人相比,专业技术人员、职业经理等社会经济地位较高者更不认为政府对收入不平等负有责任,并需要进行政策干预。也有研究者基于中国综合社会调查2006年和2015年数据的分析发现,受访者的受教育程度、主观社会阶层、家庭相对经济地位均显著负向预测其再分配偏向。此外,其他研究者通过实验方法考察了社会阶层与再分配偏向的因果关系,也得到了一致的结论。比如,研究者设计了一个股票市场游戏,依据被随机分配的投资收益高低(参与者并不知晓分配方式是随机的),参与者被分配到高地位、低地位和控制组三种条件。接着,他们被要求就改变之后该游戏的再分配规则提出建议。结果表明,与低地位条件和控制条件下的参与者相比,被随机安排到高地位条件下的参与者给出了更低的游戏收益再分配比例的建议。还有研究者在美国波士顿市以富裕白人为主的社区附近的商业步行街开展了一项现场研究,研究中的“请愿者”们由经过训练的西班牙裔的白人和非洲裔黑人扮演,实验中会分别打扮成富人和穷人模样。随机向经过的行人请愿,请愿书内容分别为支持向百万富翁征税和支持减少塑料袋的使用。研究发现,与面对富裕的“请愿者”的情况相比,在面对贫穷的白人“请愿者”时,更多的富人会不支持对百万富翁进行征税。而这一效应在面对请愿内容是减少塑料袋使用时并不存在。这表明富人的确具有较低的再分配偏向。综上所述,相较于低阶层者,高阶层者往往更不支持再分配政策。

   那么,如何理解高阶层者所表现出的低再分配偏向?其内在作用机制是怎样的?在当前经济不平等程度不断扩大的背景下,如何有效干预高阶层者的再分配偏向,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升低阶层人群福祉?基于社会心理学的视角,本文将系统论述高社会阶层者低再分配偏向的心理机制,为相关社会治理工作提供科学依据。

  

   2  高社会阶层者为什么更不支持再分配?

   相较于低阶层者,高阶层者为什么更不支持再分配?来自社会阶层心理学的研究表明,成长环境、家庭背景等因素对人们有着“根深蒂固”的影响,在人们的心理与行为方面打上深刻的“阶层烙印”,进而使人们对再分配政策等表现出不同偏向。基于现有文献,研究者们主要从动机、认知、情感三方面构建高阶层者更不支持再分配的心理作用机制(见图1所示)。本文认为,高阶层者对再分配政策表现出的心理与行为模式将进一步维持自己在社会中的优势地位。

图1  高社会阶层者低再分配偏向的作用机制及干预模型

   2.1  动机因素

  

   2.1.1  经济自利

   从收益与代价的角度而言,再分配政策通常是将高阶层者的经济与社会资源转向低阶层者。在这层意义上而言,再分配政策有悖于高阶层者的利益。因此,高阶层者更不支持再分配政策首先可能源于经济上的自利动机。具体表现为,高阶层者的经济自利会导致其更不支持再分配政策,无论是从自己这里拿走更多的钱(如累进税制),还是分给穷人更多的钱(如社会福利政策)。研究者对来自美国、印度、英国和以色列的6024名被试进行调查研究发现,经济自利水平越高的人越不支持对富人征更多的税和对穷人的经济救济。另有研究者利用欧洲社会调查(European Social Survey)和欧盟统计局(Eurostat)数据库中2008~2014年间包含欧洲22国的数据进行分析,结果发现与失业者相比,拥有稳定职业者更不支持政府采取措施去改变收入差距。还有研究者通过实验研究得到了类似的结果,他们创建了一个实验情境下的生产和再分配系统,结果发现,在生产阶段获得高收入的被试会更加不支持高税率。综上所述,出于经济自利的动机,面对有悖于自身经济利益的再分配,高阶层者往往持消极的态度。

   2.1.2  系统合理信念

   对于高阶层者而言,“凡是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对于其处于经济优势地位的现状,他们往往认为这是合理的,而进行再分配意味着要对“合理的”现状做出改变。因此,高阶层者不支持再分配政策可能是出于维护现状的动机,这一动机被研究者们称作系统合理信念。研究表明,具有高系统合理信念的人更能容忍经济不平等,并反对改变现状的再分配政策。比如,研究者提取了包含41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国际社会调查项目数据库中的社会不平等模块数据(N = 56021)分析发现,越相信现状合理的人,越不同意政府对缩小贫富差距负有责任,越不支持对富人征收更多的税。另有研究者基于行为经济学研究范式,在其研究中设计了一个股票市场游戏,在做出投资决策后,所有参与者被随机分配到高、低地位组。接着所有参与者被要求就改变今后该游戏的再分配规则提出建议。结果表明,相较于低地位者,高地位者更倾向于认为游戏中的不平等以及游戏程序是合理的、高比例的再分配是不公正的,进而更不支持提升再分配比例。综上所述,高阶层者可能持有更高的系统合理信念,认为存在贫富差距的社会现状是合理的,进而导致他们不愿意支持改变现状的、有利于弱势群体的再分配政策。

   2.2  认知因素

   2.2.1  经济不平等感知

   尽管很多研究都表明当前社会经济不平等水平达到了历史罕见的水平,但人们对此似乎并无太多不满。原因可能是人们倾向于低估经济不平等,认为社会是相对平等的,因此对缩小收入差距的再分配政策采取消极的态度。研究者通过问卷调查研究发现,美国人普遍低估了社会经济不平等。一方面,无论是高收入者或低收入者、白人或黑人都普遍低估了当前的美国种族间经济不平等;另一方面,与低收入的美国白人和所有的美国黑人相比,高收入的美国白人显著低估了种族间经济不平等。也有研究者利用大数据分析得到了人们低估经济不平等的证据。如有研究者基于国际社会调查项目和标准化世界收入不平等数据库,分析了新西兰、英国、中国等40个国家的受访者对于经济不平等的感知情况,他们使用实际的和人们估计的基尼系数进行对比分析发现,人们普遍低估了自身所处社会的经济不平等水平,而这与其更低的再分配需求显著相关,即更不认为政府对减少社会经济不平等负责。基于上述分析,与实际的经济不平等相比,高阶层者对经济不平等的低估可能是影响其再分配偏向的重要因素。

   2.2.2  贫富差距归因

   与低阶层者相比,高阶层者在个人、经济、社会方面持有更多的应得意识(ideologies of merit),最典型的就是他们对贫富差距的内归因倾向。与低阶层者相比,高阶层者更倾向于将贫富差距归因于努力、能力、抱负等个体因素,而非家庭出身、运气、机遇等外部因素。这种贫富差距内归因倾向使人们相信贫穷是个体因素影响的结果,因此更不支持通过社会福利等外部力量改善不平等现状。白洁等人通过实验的方法验证了社会阶层、贫富差距归因和再分配偏向之间的因果关系。通过操纵被试的主观社会阶层,他们发现主观阶层越高的被试越倾向于对贫富差距进行内归因,导致其在后续的第三方独裁者游戏中更不支持从赢家手中拿钱去补贴输家。因此,客观的社会贫富差距更可能为资源分配不均衡、家庭出身、教育机会等外部因素所塑造,而贫富差距归因反映了人们对贫富差距的主观建构,与客观的原因可能存在差距。高阶层者倾向于对不同阶层的境况进行内部归因,进而导致了他们更不支持通过再分配等外部手段去改变阶层间的贫富差距。

   2.2.3  刻板印象

   高阶层者往往被认为是勤奋的和有能力的,而低阶层者则被评价为不上进的、低能力的。对低阶层者的这种消极刻板印象会激活高阶层者对他们的情感偏见和歧视倾向,进而使其更不支持帮助低阶层者的再分配政策。一项在美国、英国和加拿大开展的实验研究表明,人们对黑人、亚裔等少数族裔有更多的偏见,进而使其更不支持对少数族裔发放现金的福利政策。研究发现人们倾向于将黑人面孔与贫穷概念相联系,这种消极刻板印象使人们反对帮助黑人群体的税收政策。研究者操纵了被试对低阶层者的消极刻板印象,结果发现,即使是面对想象的低阶层群体,当该群体被评价为不理性、没文化时,被试都更不支持政府给予该群体经济援助。也有研究发现与生来贫穷的人相比,因经济下滑而变穷的人更可能被贴上不够努力、缺少斗志的标签,因而更少得到同情和社会资助。基于上述分析,高阶层者之所以不愿意支持对处于弱势地位的低阶层者有利的再分配政策,可能是由于他们对低阶层者所抱有的消极刻板印象。

  

   2.3  情感因素

   2.3.1  同情心

人们在情绪情感系统上的差异往往在其社会判断和行为中起到决定性作用。从这个角度而言,同情心(compassion)为理解高阶层者较低的再分配偏向提供了可能的解释,同情心的强弱能显著地预测人们的助人意愿和行为,与低阶层者相比,高阶层者同情心水平较低,对他人的痛苦遭遇更不敏感。以往的一些研究使用眼动技术、功能核磁共振等技术考察了同情心的阶层差异。结果显示,高阶层者在人际交往中对他人的注视时间更短;当观看他人处于艰难境地的图片时,与同情心有关的脑区会更少地被激活。研究者通过电生理取样的方法进行研究发现,高阶层者比低阶层者表现出更低的同情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62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