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曾昭携 白洁 郭永玉等:越富有越不支持再分配?

——社会阶层与再分配偏向的关系及其心理机制

更新时间:2022-06-12 14:22:39
作者: 曾昭携   白洁   郭永玉 (进入专栏)   张跃   顾玉  
而高阶层者较低的同情心会增强他们对弱势群体的敌意和责备,进而削弱他们帮助弱者的责任感和动机,因此面对再分配时他们会持有消极态度。总之,社会阶层是一个多方面的构念,影响着人们对他人的关注以及如何回应他人的痛苦和需求,高阶层者对于弱势群体较弱的同情心可能是他们更不支持再分配政策的原因。

   2.3.2  地位焦虑

   从社会公平的角度来看,对社会经济资源进行再分配是为了缩小贫富差距。对于高阶层者来说,这意味着他个人与其所属群体在社会分层系统中经济优势地位的受损。因此,高阶层者不支持再分配政策可能受到了地位焦虑的影响。具体而言,当群体中的高地位者感受到利益受损的威胁,担心未来会失去优势地位时,出于维护自身和内群体利益的缘故,他们会增强对外群体的偏见和敌意。比如,有研究发现,当高阶层者感知到更高水平的地位焦虑时,会对低阶层者表现出更多的偏见认知,进而更加反对移民。可见,地位焦虑可以解释高阶层者较低的再分配偏向。另一些研究通过巧妙的实验更加直观地揭示出在突显或提醒阶层身份时,为了维护自身经济与资源的优势地位,高阶层者会表现出敌意行为,如在刑事司法体系中支持加重对低阶层犯罪者的处罚、反对再分配政策、阻挠政府对穷人的资助计划等。因此,高阶层者之所以不支持再分配政策可能是源于地位焦虑。

  

   3  如何提升高社会阶层者的再分配偏向?

  

   采取强有力的再分配政策对缩小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促进社会公平正义至关重要。在探究社会阶层对再分配偏向的影响机制的同时,研究者们也探讨了提升高阶层者再分配偏向的干预方法。总结这些研究发现,在个体层面提升谦卑心态和同情心,在群际层面改变对弱势人群的消极刻板印象与改变对经济不平等的认识角度,在社会层面改变阶层文化价值观均有助于改善再分配困境。

   3.1  培育谦卑心态

   从个体角度而言,相较于低阶层者,高阶层者占有更多的社会资源、受到相对较少的社会限制,构成了其生活情境的主要内容,长此以往形成了唯我主义(solipsism)的社会认知倾向。而具有谦卑(humility)心态的个体往往拥有准确的自我看法,知道自身的缺点并愿意受教;在人际中表现出谦虚的态度或行为,关心他人的福祉。因此,培育高阶层者的谦卑心态,有助于削弱精英的傲慢,提升其再分配偏向。研究表明,谦卑与平等主义倾向之间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关系。如有一项调查研究发现,个体的谦卑水平越高,社会支配倾向与右翼威权主义就越低,换言之,谦卑者具有较高水平的平等主义倾向,而平等主义倾向负向预测经济不平等感知,继而会影响其再分配偏向。此外,白洁等人在其研究中以高阶层大学生作为研究对象,告知其将会和同伴(虚构的)完成一项心理学知识测验,令其认为自己得到的报酬高于同伴,以此启动其高地位身份认知。而后通过观看视频进行谦卑心态的启动。结果发现,与控制组相比,谦卑心态的启动降低了高阶层者的贫富差距内归因倾向,进而导致了高阶层者较高的再分配偏向。由此可知,谦卑之所以能够对高阶层者的再分配偏向产生干预作用,一方面可能是由于谦卑心态提升了高阶层者的平等主义倾向,削弱了他们对经济不平等的认可;另一方面是谦卑心态降低了高阶层者贫富差距内归因倾向,改变了他们对贫富差距原因的看法。因此,培育谦卑心态可能使高阶层者支持有利于弱势群体的再分配政策。

   3.2  进行反刻板印象干预

   从群际层面看,低阶层群体往往会被贴上诸如低能力、不上进、缺乏远见等污名化标签,使高阶层者不支持有利于低阶层群体的再分配政策。因此,旨在消除对低阶层群体消极刻板印象的反刻板印象干预有助于提升高阶层者的再分配偏向。研究者使用纵向追踪研究的方法,设计了为期两周的干预训练,通过向非黑人学生被试传授关于内隐偏见及其影响的知识、内隐偏见的应对策略等,进行反刻板印象的干预训练。结果发现,在两年后,与控制组被试相比,接受了干预训练的被试更可能在公共在线论坛上反对支持种族刻板印象的文章。还有研究进一步探讨了反刻板印象干预对再分配偏向的影响。他们让被试列举同时呈现的黑人和白人图片的异同点,结果发现,被要求列举相同点的被试更加支持政府对富人征税以及用以帮助穷人提升生存技能的训练课程的支出。综上所述,无论是进行反刻板印象的干预训练,还是相似性聚焦干预,都可能改变高阶层群体对于低阶层群体弱势境况原因的看法,减少他们对弱势群体能力、努力等特质性因素的偏见,进而改变他们对贫富差距归因的看法,最终影响其再分配偏向。研究还发现,通过让被试列举相似性信息的反刻板印象干预会让高阶层者更加关注他人在个性特质(如努力程度、能力等)方面的相似性,从而表现出更低的公正世界信念、分配公平感知,进而使他们表现出较高的再分配偏向。

   3.3  利用不平等框架效应

   对于高阶层群体而言,对客观存在的贫富差距的不同描述方式可能会影响他们的再分配偏向。我们将其称之为“不平等框架效应”,它是指人们在决策时受到信息呈现形式的影响而表现出再分配意愿改变的现象。研究表明,与经济不平等被描述为“穷人比富人少”的情况相比,当经济不平等被描述为“富人比穷人多”时,高阶层者会表现出更高的再分配偏向,尽管这两种表述方式传达的信息内容是完全一致的。有研究通过向白人被试描述某个虚构公司存在的不平等现象,结果发现,与不平等被描述为“黑人处于劣势”相比,当不平等被描述为“白人具有优势”时,处于优势地位的白人被试会更支持有利于黑人群体的改革政策。上述研究在群体水平探讨了不平等框架在优势群体再分配偏向上的作用,另有研究考察了这一效应在个体水平的表现。与不公平被描述为弱势群体(如黑人群体)处于劣势时相比,当不公平被描述为弱势个体(即某个黑人个体)处于劣势时,白人被试会支持对弱势群体的经济补偿。那么,如何理解不平等框架的调节作用呢?一方面,相比于将不平等描述为“穷人拥有更少”时,当不平等被描述为“富人拥有更多”时,高阶层者可能会表现出更低的贫富差距内归因倾向和更低的系统合理信念,进而使他们表现出较高的再分配偏向;另一方面,高阶层者的再分配偏向之所以会受到不平等框架的影响也可能是群体自尊的作用,即对内群体具有优势的看法会威胁到优势群体成员的内群体自尊,而这反过来会增加他们对会削弱其群体优势地位的再分配政策的支持。

   3.4  提高同情心

   如前所述,同情心的强弱能显著地预测人们的助人意愿和行为,并且在同情心上存在显著的阶层差异。大量研究表明,同情心训练能够有效改善个体对他人的同情水平。最近的一项研究通过考察基于冥想的心理干预对注意、情感和观点采择的影响发现,同情心训练显著增强了个体的同情心水平,经过同情心训练的参与者感知到了更高水平的关怀、温暖和仁慈的感觉。有人通过元分析检验了26项研究(N = 1714)中冥想训练对同情心与亲社会行为的影响,结果表明,冥想对自我报告和行为实验观察到的亲社会情绪和行为的影响能够达到中等效应。基于冥想、行为练习等手段的心理训练之所以能够有效提升个体的同情心水平,可能是由于这些训练能够刺激促进同情心的生理机制。另有研究者设计了基于联想学习的内隐同情促进任务,通过实验研究检验了任务的亲社会效应和神经生物机制。结果发现,与对照组相比,同情干预组的参与者表现出更少的移情痛苦,即更能够忍受与他人的情感共鸣带来的痛苦;面对他人遭受痛苦的视频画面,其内侧眶额皮层更加活跃;内侧眶额皮层与下顶叶皮层的功能连通性增强解释了个体帮助意图的增加。还有研究则为同情心训练可能提升高阶层者同情心水平,进而促进再分配偏向提供了相对直接的证据。研究者设计了为期两周的短期同情心训练项目,通过再分配游戏(对不公平受害者的收入再分配)评估参与者的利他行为,并利用培训前后的功能磁共振扫描探究同情心训练促进再分配行为背后的神经生物学机制。结果表明:(1)与对照组相比,同情训练组的参与者表现出了更强烈的再分配偏向,愿意从自己钱包中支出更多金钱用于对受害者的再分配;(2)在同情训练组的参与者中,下顶叶皮层激活程度越高、背侧前额叶和伏隔核连通性越强预示着在再分配游戏中支出的金钱数额更高。综上所述,同情心训练能够有效提升人们的同情心,这与其内侧眶额皮层、下顶叶皮层的激活以及背侧前额叶和伏隔核、内侧眶额皮层与下顶叶皮层功能连通性的增强有关,同情心训练对相关生理机制的激活则预示着其更低的移情痛苦和更高水平的再分配偏向。

   3.5  改变阶层文化价值观

   文化心理学的研究表明,共同生活的经历会产生一种群体规范和价值观,可以指导该群体成员的行为。类似的,在社会阶层的文化视角(sociocultural perspective)看来,社会阶层是为同一社会阶层个体所共享的社会背景和文化形式,并在某一阶层内部塑造出具有阶层特异性的价值体系和行为模式,不同的社会阶层环境提供了不同的资源与社会条件,进而塑造了不同阶层的文化和规范。如与低阶层者相比,高阶层者所生活的环境塑造的社会文化和行为规范鼓励其表达政治观点、参与政治活动,在再分配问题上他们会更愿意为自己发声和行动。此外,高低阶层者在道德观念和人际取向上存在较大的差异,高阶层者往往会发展出外部的、他人定向(other-oriented focus)的人际关系取向,而低阶层者往往会发展出内部的、自我定向(self-oriented focus)的人际关系取向。这种人际关系取向上的差异一方面会体现在他们的认知和情感上,比如对他人的注视程度、同理心等,另一方面也会表现在行为上,如亲社会行为和不道德行为等。就是说,与社会经济地位相关的文化可能导致个体不同的具有特质性和情境性的心理状态和行为模式,而这可能影响其再分配偏向。具体而言,一方面,高阶层者会愈加认为低阶层者是不值得帮助的,忽视自身对他人的人际责任,岌岌于自身资源的占有与积累;另一方面,与低阶层者相比,高阶层者更有可能对涉及自身利益的再分配政策发声并施加影响。因此,应在全社会倡导平等、公正的社会文化,改变高阶层文化价值取向中的傲慢表现,促进高阶层者的再分配偏向。

  

   4  总结与展望

  

   基于社会心理学的视角,本文对社会阶层和再分配偏向之间的关系进行了梳理。大量研究证据表明,社会阶层会负向预测再分配偏向,即社会阶层越高,越不支持再分配。这将阻碍再分配政策的推进和落实,威胁社会公平和稳定。在以往研究的基础上,本文提出了高社会阶层者低再分配偏向的作用机制及干预模型,阐述了这一现象背后的心理机制。依据该模型,动机、认知和情感三方面的阶层差异塑造了高阶层者较低的再分配偏向。此外,培育谦卑心态、进行反刻板印象干预、利用不平等框架效应、提高同情心、改变阶层文化价值观有助于提升高阶层再分配偏向。虽然本文重点阐述了高阶层的低再分配偏向及其心理机制,但基于本文提出的理论模型,在阶层与再分配偏向的关系上,还存在几个问题值得进一步探讨。

第一,本文重点探讨社会阶层与再分配偏向的负向关系及其影响机制,但是也有研究发现了一些反直觉的现象值得未来的研究者加以关注。其一是高阶层者也会表现出支持再分配的行为。这一现象的出现可能受到了风险规避、不平等厌恶和利他主义的影响。(1)就风险规避而言,从社会契约(social contract)的角度出发,人们的再分配偏向反映的是风险规避者对社会保障的偏好,即人们愿意放弃一部分自身权益来换取更为确定的保障。首先是未来的不确定性风险,再分配政策能够给未来的收入不确定性提供缓冲,(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62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