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邵善波:美国的台海战略不管是否“模糊”,都已失效

更新时间:2022-06-11 20:52:26
作者: 邵善波  

  

   美方实际上是希望两岸永远不要统一,台湾永远留在“不统、不独、不武”的“三不”状态,即台湾“事实上”的独立。

   口误,还是基本政策变化?

   美国总统拜登日前在日本公然声称,如中国大陆以武力统一台湾,美国会军事介入。这说法自然引起我外交部的强烈反对,美国国务院亦马上澄清美国的“一个中国”及战略模糊政策并没有改变,拜登次日也重申了这一点。

   拜登已多次就台海问题作出这样的发言。拜登年纪大,说话常常混淆不清,但如果以为这只是一个老人家的口误问题,就严重错读美国对台政策的基本态度,及近年取态的转变。

   拜登去年的说法是:“听着……我与中方领导人曾谈及台湾,我们同意……我们会遵守‘台湾协议’。我们就是这样的,我们都讲得很清楚,我不认为他应做出遵守协议以外的任何事情。”当时这段话亦引来很多不同的解读及延伸。

   什么协议?什么承诺?

   美国媒体将这所谓的“台湾协议”解读成美国国会的对台决议,即“与台湾关系法”(The Taiwan Relations Act),及美对台的所谓“六项保证”。美国网媒Politico就是其中之一,写手Stuart Lau引用了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法国的一段讲话来解释、补充总统的话——

   布林肯表示:“我们强烈敦促北京停止对台湾的军事、外交及经济施压和胁迫。而且我们会继续与朋友和盟友站在一起去推进共享的繁荣、安全和价值,以及会继续深化我们与民主台湾的关系”。

   在刘(Lau)看来,拜登的所谓“协议”,是指美国内部民主与共和两党、行政与立法两部门之间有强烈共识的一个“协议”,即美国会保护台湾的安全。这解读虽有点勉强,但差不多是美媒的一致说法。

   而我认为拜登这里讲的“协议”,也可以指“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公报中涉及台湾的段落是这样说的:

   “双方回顾了中美两国之间长期存在的严重争端。中国方面重申自己的立场:台湾问题是阻碍中美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关键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早已归还祖国;解放台湾是中国内政,别国无权干涉;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必须从台湾撤走。中国政府坚决反对任何旨在制造‘一中一台’、‘一个中国、两个政府’、‘两个中国’、‘台湾独立’和鼓吹‘台湾地位未定’的活动。”这是中方的态度。

   美方跟着的回应是:

   美国方面声明: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它重申它对由中国人自己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关心。考虑到这一前景,它确认从台湾撤出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的最终目标。在此期间,它将随着这个地区紧张局势的缓和逐步减少它在台湾的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

   可以说,“公报”这部分更多像解决香港问题的“中英联合声明”,内容基本上是各自表述自己一方的立场;唯一有共识的内容也不能叫“协议”,“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不提出异议”,与“认同”或“同意”有一定的差别。

   “三个联合公报”是中美关系走向正常化的重大转折点,双方当时都尽了极大的努力,就自己的立场及原则作出了重大的让步和妥协。因此这些文件对双方来说,都不可能是完美的产物。而我们目前所面对的,就是这三个声明遗留下来的问题,及因中美两者力量对比出现变化而造成关系急剧恶化的局面。

   我们或许应该认识到,中美近50年前达成的三个联合公报中有关台湾的部分,在当下恐难以如过往所希望那般继续充当中美之间对台湾问题的来往基础。

   中方在联合公报中提出:“台湾问题是阻碍中美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关键问题”,这情况到今天仍没有改变;但是,三个联合公报对纾缓及处理中美之间就台湾问题的分歧,目前已难发挥积极作用。

   拜登若引用这公报作为依据,试图去说服中国大陆停止对台湾的“挑衅”和“施压”,也同样犯了这个错误。如果他用这三个联合公报内暧昧的表述,来为美国当前挑拨台湾问题的举措作解脱,可能也有一定的空间。

   “一中”是虚的,“三不”才是真的

   对于“台湾是否属于美国家安全的核心元素”,或“台湾是否属于中国、应否属于中国”,美国内部长期就有不同的看法。

   “冷战之父”乔治·凯南在二战后,就不认为台湾是美国安全的核心考虑。反之,代表盟军接管日本的麦克阿瑟将军,就质疑美国为什么接受台湾是属于中国的、战后要求日本得将台湾归还中国的这取态。

   而如今,美国内部对台湾地位的争议仍然存在,虽然不是那么显眼。台湾地位未定论普遍存在在美国的军方、右派及一些国关学者中。比较极端的右派圈子里,特别是在国会内,有不少人认为台湾不必然是中国的一部分,对他们而言,支持及同情“台独”分子是很自然的事。我们不应因“三个联合公报”,就漠视美国政坛内的这一现实。

   自“三个联合公报”以来,美国虽然口头承认“一中”原则、反对“台独”,但这是有条件的,即美国明确反对单方面(即中国大陆一方)改变现状(即目前的分裂状态),更反对中方使用武力去达到国家统一。这与中方“希望”以和平手段达到统一但又不承诺绝对不用武力的态度,是有差别的。

   美方实际上是希望两岸永远不要统一,台湾永远留在“不统、不独、不武”的“三不”状态,即台湾“事实上”的独立。在“三不”这前提下,美国认为中国大陆任何对台的施压行为,包括反对其他国家与台有官方往来、反对台湾以主权单位形式参与国际活动,都是违背了“尽量以和平手法解决台湾问题”的承诺。

   至于反对“台独”,也只限于反对台湾当局采取“修宪”、“公投”等政治手段以求实现法理上的“台独”;对“台独”势力及政客的其他活动,美国并不反对,甚至给予各种支持。

   不少美国的战略参谋都认为,维持台湾“三不”的现状是美国国家利益的基本要求。惯常的说法是要将中国大陆困在第一岛链之内,防止其对外扩张。但我不认为这是美国真正的理由,因为中国今天的军事实力早已不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情况,中国的海、空军东出太平洋已不是什么问题。

   美国这战略要求的真正理由,主要还是出于政治考量。维持台湾地区在中国势力范围以外,是美国维系与日本、韩国及东南亚盟友关系的基本要求。用美国人的说法,失去台湾,会对美国在该地区的承诺及威信造成不能承受的打击;如果美国不能制止中国大陆改变台湾地区的现状,那就再也没有人会相信美国这保护伞了,由此而造成的地缘政治变化,一时之间难以想象。

   美方近年一连串的挑拨行为——如飞机、船舰访台,部长、议员访台,不断升级的对台出售武器,以及先前被曝光的直接派出军人培训台军等——都不认为自己违反了在三个公报中所作出的承诺,因为这些事务在公报中并无明文禁止。在对台军售问题上,美方认为如有任何承诺,也只是口头的,性质与有白纸黑字的协议相比有根本上的差别,这些事可随着形势的变化而有所调整。

   随着两岸局势持续紧张,坊间近期也出现“武统”台湾的几个不同版本。比如,据美国国防部去年11月初发布的报告,称解放军将在2027年“建军百年”时“以武逼统”,行动包括两栖登陆、夺取台外岛、长期空中和海上封锁、通过特种部队或黑客攻击台湾设施等,最终逼迫台湾同意统一。台湾的防卫部门人员随即公开向美方高调表示,台方不会投降。

   布林肯多次发言,要求中国大陆停止军事施压行动,背后实际上也是担心我方“以武逼和”的策略可能会成功。美国当然不会不明白,但不会承认,他们对台湾所做的一切,起码客观上是在阻碍中国以和平手段解决台湾问题;美国亦完全明白,以武逼和、不战而服人,是中国战略思想的最高境界。

   需要再次强调的是,美国并未正面明确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它只表示“知道”两岸人民的这个态度,并“对此不持异议”;而对“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认知是否仍然存在,现在是一个可以提出质疑的问题。面向今日台湾政局及内部的现实,美方有理由怀疑这在台湾岛内是否仍是一个共识。

   战略不管模糊与否,其实都已失效

   拜登的这次发言,像是取消了“战略模糊”中的“模糊”因素,明确了如台湾受到侵犯,美国会军事介入。实际上,美国的这个“战略模糊”政策,在目前的情况下已变得毫无意义。

   拜登说的“军事介入”是什么意思?如是一般的军事介入,则美国现在对台的军事介入已非常之深。举措包括不停售卖武器且武器质量不断提升、对台军队提供军事训练、分享军事情报,以及提供各种参谋意见和建议等,这些早已是半公开的惯常活动。

   至于核心问题,即到时美国是否会出(穿制服的)兵参战,俄乌战事已给出了答案:不会。美国不会因为这事情而轻易损失一个美国人的生命的原则,不会因为拜登的这次表态而改变。

   此外,以目前在近岸情况下的中美军事实力对比,在有限的地区发生冲突,特别是发生在中国大陆沿海周边、离美国数千公里的军事冲突,美方完全没有胜数。这已不是什么秘密,美国的智库对这情况进行过十多次的兵棋推演,美方没有一次成功。

   虽然这种说法也可能有借此恐吓美国国会及美国人以争取更多资源的动机,但美国国防部及军方非常明白这现实。正如一个美国将军的说法,大意是,当他们早上醒来获知这事时,台湾的战事已结束。

   因此,鼓吹美国要摆明车马,如台海出现战争,应直接军事介入的建议,只是极右派们的一个狂想,美国任何一个政党当权都不会公开采纳这建议,反对的首先会是美国的军方。美国在“对台湾关系法”中也无此承诺,这法律只要求美国政府支持台湾有足够的自卫力量。

   美国的一些极端思维

   美国以台湾问题作为遏制、骚扰、阻碍中国发展的一个手段,因此《经济学人》杂志将台湾海峡列为全球最危险的地方,并不为过。

   美国确实有意见认为,美国应放弃对台湾问题的“战略模糊”政策,明确美国会在台湾受到攻击时采取军事行动介入,以维持台湾与大陆分离的现状,无论这介入做法的成效如何。

   与此相连的一种思维,是美国确实也有意见认为,引发中国大陆对台湾动武,是打乱中国发展大局的一个有效手段,这同时也是美国走出自身内外困局的一个办法。

   以战争解决自己的内部困难,向来是西方国家一个惯用又容易用得上的办法。但以中国的战略定力,绝对不会被对方引入这陷阱。如大陆决定以武力统一台湾,必然会是在自己选定的时间、地点行动,而采取的技术、方法也会是自己选择的做法。因此美国这些人的这种思维不会得逞。

   基辛格博士最近在达沃斯论坛发言时表示,中美应该避免直接对抗,美国不应将台湾问题设为中美谈判的核心议题。他认为美国不应离开“一个中国”的原则,变相搞出“两个中国”的方案。中国也应该像以往一样有耐性,维持争取和平统一作为主要手段。

   作为“三个联合公报”的主要推手及地缘政治大师,基辛格明白中美关系的重要性,企图拖垮对方一定做不到,后果也不一定对美国有利。不过,中美之间的形势与50年前已不一样,基辛格的善意建议不会为美国当权者所接受;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或直到问题获得彻底解决前,台湾都会是中美关系的一个核心问题。

   结语

   时至今日,得益于技术和地理因素,中国如需以武力统一台湾,不论美国是否会直接军事介入,我们都已有足够的能力达到这目标。因此,美国的军事阻吓力,无论是模糊的还是明确的,已不是一个决定性的阻碍因素。

   如果我们要以武力统一台湾,更值得关注的问题是,事后如何面对美国及其盟友的反应。俄乌冲突给我们上的一课是,美国极可能会带着它的盟友搞联合制裁。我方能承受这情况多久?如不能承受,又会怎样?我们有什么有力、有效的反制措施及手段?这些都需要我们提前做好预判和准备。其次的问题是,在统一后怎样治理台湾。对于这问题,其实习主席在三年前就已提出要研究“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

   总而言之,美国对我们各方面的进一步挑衅行动不会停止,台海局势也会因此变得更加复杂危险。台湾问题的解决,无可否认,对中美关系、全球地缘政治,特别是亚洲地区国与国的关系,都有重大的影响,所以,我方不应放弃在这事情上的主动权,而我们当下也应尽快针对各种可能出现的结果,及早作出具体的切实的应对部署。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608.html
文章来源:观察者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