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尚杰:现代性与后现代性的基本特征

更新时间:2022-06-11 20:37:28
作者: 尚杰  

  

   一

   中国社会科学网:现代性以及后现代性已成为人们口中的日常用语,但是,熟知未必真知,从学术层面,如何界定现代和后现代?

   尚杰:人们往往只从历史阶段考虑现代性与后现代性,与古代和近代古典主义相区别,这划分的“正确性”之不足,在于它方便,流于表面。您问的肯定不是历史,不是现代与后现代,而是现代性与后现代性。加上“性”字,就是定性,是问本质,就像历史性不是指历史本身。如果用历史性的方式界定什么是现代性和后现代性,这种提问方式本身内含某种冲突,就像历史性与历史事实不一致,因为历史性是观念,历史事实是事件。用确定性的观念概括具体的思想活动与历史事件,难免失真,而我所理解的现代性与后现代性,不赞同这样的失真。理解的冲突就在于,“现代性”与“后现代性”是两个标签,是总结与概括,而所谓现代性与后现代性的内容,却并不用这两个标签自我标榜,它们所涵盖的思想家以及各个领域的创作,旨在批评18世纪的启蒙及其之前的形而上学传统,在批判过程中形成现代文明精神。在这个意义上,有必要界定现代性与后现代性,即使这个界定并不严格,但仍然是必要的,思想应该有个界碑,否则会迷失方向。在界定时,一个重要分歧在于,是否应该将18世纪的欧洲启蒙思想,是否将康德到黑格尔的德国古典哲学列入现代性,这是一个两难,如果不列入,我相信反对的声浪巨大,但我们应该承认一个事实:德国古典哲学是18世纪法国启蒙精神的延续,是它的思辨形态,是将感性理性化的成就。自由平等博爱谁说它们不属于现代性呢?当然属于,但是,重要的是“但是”,我想说,它是一个转折。在这一转折过程中,它对传统启蒙精神是有批判的继承。那么,我们究竟看重其中的批判还是继承?这才是关键之处,我认为应该看重批判,否则就没有现代性与后现代性。

   大致说来,我将指出几条线索,它们都是告别西方的观念论传统。这种告别不仅来自纯粹思想的革命,而且有现代科学技术背景,包括现代传媒的发明。这些线索更加贴近科学(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与生活世界的经验-感受来界定现代性与后现代性的:一是马克思。马克思重新提出物质的重要性,他提出“批判”与“决裂”。马克思主义的精髓不仅在于他的哲学,而且在于他朝向社会科学。二是社会学、人类学、心理学、语言学、逻辑学等学科,不再是哲学的附庸,不仅从哲学中独立出来,而且使哲学改变了面貌,形成新的哲学(哲学人类学、语言哲学、逻辑哲学、存在主义哲学、解释学等),实证与经验取代了思辨,占领了原属于哲学的地盘。三是叔本华-尼采-克尔凯郭尔的思想,柏格森、海德格尔等也属于这条线索。至于胡塞尔现象学,虽然他有观念论的残余,但他的思想的关键词,是“实证描述”与生活世界。四是弗洛伊德发现了无意识,创立了心理分析学派。五是文学艺术脱离传统所谓“真善美”的观念统治,它应该追溯到波德莱尔(尽管他只是一个“颓废诗人”),而后有绘画领域的印象派,并一发而不可收,有了形形色色的现当代乃至后现代艺术形式。至于现代小说,只要提普鲁斯特、乔伊斯、卡夫卡,就够了。

   以上五条线索,都属于现代性的阵营,并直接启发了后现代性。显而易见,“现代性”与“后现代性”的说法,决不仅仅限于哲学领域。它们表明原有的学科界限模糊了,在这种消解或者解构的过程中,涌现出跨学科的新学科,它们共同构建了人类现代文明。

   从时间上划分,现代性与后现代性,大致从19世纪中期到现在,在这个期间,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又是一个转折点。后现代性与现代性的思想精髓其实是一致的,彼此并无实质性的断裂,只是“后现代”更加激进而已。

   二

   中国社会科学网:什么是现代性?现代性的基本特征是什么?

   尚杰:这两个问题,我以上已经有所涉猎,可以说得更具体一些:现代性问题的提出,首先来自于19世纪中叶之后,人类生存方式与之前相比,发生巨大改变,随之而来的,对世界的感受也变了,它与科技新发明有关,就像网络和智能手机的出现,改变了人类的交往方式。离开科技背景,从纯粹思想的“念头一转”来讨论现代性,这样的讨论还局限于观念论传统,没有切中现代性的要害。

   现代性与人类时空观的巨大改变有关,之前的时空观是绝对的,例如,牛顿强调永恒性、确定性,其逻辑是数学意义上的,体现在思想领域,是强调唯一的真理,沿着某一目标正确的思想,以宏大叙事的方式,提供人类文明的“一揽子”解决方案。柏拉图的“理想国”,中世纪的“天国”,近代有“乌托邦”,18世纪式的启蒙有法国思想家孔多塞的《人类精神进步史表纲要》——所有这些,共同的特点是止步于观念形式,纯粹逻辑与数学的推演,支配人类的历史观、科学观,它们是先验的、线性的,其定理的科学性一经确定,社会与生活的框架就得严格遵循它们的“必然性”。但是,所有这些形式框架,哪怕它们确实切中了某种真理,仍是抽象的真理形式,它们脱离生活世界和人类生活的实际经验与感受——这才是现代性的出发点。对于现代性的基本特征,最好去描述它,而不是抽象地概括它。

   以上我回答您提出的“如何界定现代性与后现代性”这个问题时,提出的五条理解线索,它们都是具体的,以实际经验为基础,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它们强调批判与断裂,即针对的靶子是:一切整齐划一的“正确思想”与行为规范、整体性思维、黑格尔那种登峰造极的宏大叙事、从某一根本原因推演人类文明、强调永恒与确定性等等。标准不再是唯一的,我们不能排名,不能问尼采、弗洛伊德、海德格尔、维特根斯坦等,在这些人之间,谁更有思想?也不能用某个人的名字来代表世纪的文明。换句话说,现代性抵制传统意义上的那种无所不能的、起着“巫师”作用的知识分子,抵制“公认”连同“伟大”之类字眼。人们生活在多元的、彼此分离的小块空间,思想、情趣、爱好——现代性关注这些被传统忽视甚至抹平了的、不起眼的、琐碎的幸福生活,就像波德莱尔说的,所谓现代性就在于“抓住转瞬即逝的美好”。用我的话说,生活的真谛,就在于一切都从现在开始。与从前生活的断裂是突如其来的,而在人的一生中多次发生断裂。

   政治人物卸了妆,就是平民。类似民族主义等曾经鼓舞民族国家的口号,已经成为“昨日黄花”,——20世纪爆发了两次世界大战,起因都与狭隘的民族主义有密切关系。严格说,我这里所描述的现代性特征,更为具体地出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这是一个转折点。为了加以区分,我将这种现代性的延伸,称为后现代性、后现代社会与思想。

   以上种种,都是由于生活方式的多元化和不同生存空间的共融性所导致的连锁反应。现代社会生活中,普遍意义上的正义感、同情心、人道主义还在发挥巨大作用,但这些道德因素的作用已经让位于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与传统启蒙时代不同的是,现代法律更强调个人权利而不再是卢梭所强调的那种“粗线条”意义上的“公意”。公意是思辨的,而个人权利却是现实的。例如女性的权利、同性恋者的权利、甚至动物的权利,这些权利在传统启蒙时代是不可思议的。权利是法律而不是抽象的道德,而衡量一个社会是否是现代的,要看它是否能把尊重个人权利落到实处,尤其是隐私权。法律的细致化,标志着权利的微观化,而“微观”则是现代性应有之意。

   我赞同利奥塔对现代性的看法,他认为所谓现代性,排除目的性思维,不去建立社会文化的统一结构。我们日常生活的不统一或者支离破碎现象,用生动的语言:我们活在一个花里胡哨的时代,没有统一的个性,而这意味着宽容所有个性。在现代生活中,我们的日常生活被切割成这样的:人们听印度群岛的流行音乐,看西部影片,午餐吃麦当劳、晚餐吃当地菜肴,在东京洒巴黎香水,在香港穿复古服装;知识变成了一种电视竞赛游戏。这是纵横交错的微观生活,就像在繁华街区的热闹景象,或者现代城市交通的立交桥和大大小小的十字路口,它是网状的,从来不曾有任何时代,提供给人们如此多样化的生活形式。生活是闲逛式的,所谓社会人,只是说越来越多的人口集中在城市,尤其是特大城市,人成为人群中的陌生人。于是我们说,现代性的人,处于一个平民时代,而不是特权时代。

   三

   中国社会科学网:“现代性”与后现代性是什么关系?

   尚杰:我认为后现代性是现代性的延伸,现代性与后现代性没有原则的区分,是一样的问题。把现代性与传统启蒙精神相区别的那些特点,放大了,就像一颗异样的思想种子逐渐分枝分岔。

   我以上列举的五条现代性线索,尚处于19世纪中期到20世纪中期的大约100年间,它是一个波澜壮阔的,从边缘到主流的动荡时期,其中具有代表性的著作和作品,无论出自哪个领域,都已成为现代经典,它们的领衔人物或学派的名称,我在五条线索中都提过了,它们是时代变化的产物,又反过来改变了时代面貌。

   现代性与后现代性的关系,有点像在社会生活和精神文明领域的变形的“热力学第二定律”(即“增熵定律”)的情形:古典精神假设了精神的乌托邦,其前提就像是先验的一尘不染状态,就好像人果真能活在真空中似的。如果我们将古典哲学假设的这种纯洁状态理解为一个非常干净整洁的房间,那么事实上,只要这房间实实在在地在地球上,它就会自发地有灰尘、逐渐改变原来的模样,变得混乱。即使人为地打扫干净,房间还会混乱。无序是精神的本来状态,整齐是后来发生的,是归纳的结果。换句话说,现代性和后现代性,是“发生在前”的状态,并不是否定秩序的必要性。这种“增熵定律”,换成德里达的话说,遵循某种替换性(或“増补性”)逻辑,原样的重复或者置换是不可能的,而交换的结果,只能使事物变得越来越复杂甚至没有头绪。现代经济学告诉我们,最早的交换是简单的以物易物,成长为现代如此庞大的金融系统,交易也变成“无纸化”了。

   精神能量的增加(“增熵”现象)是一个自发的不可逆过程。这个过程中,重要的是不和谐的变化,它并不符合古典精神,或者不符合精神的“能量守恒定律”,因为有无法耗尽的多余的精神能量,总要有不断加入的新能源(这类似于上述“打扫房间”的劳动),而古典时代所迷信的“第一原因”或“第一推动力”,或者“一经推动”就周而复始,永远按照某种规律运动下去的所谓“永动机”,不可能真实存在。精神能量的改变是随机的、不可控的。换句话说,当我们以“增熵定律”类比现代性与后现代性的关系时,不是文学意义上的虚构的比喻,而是说现代性向后现代性的转变具有科学性,它不是非输必赢、非黑即白,非此即彼,而是亦此亦彼、双赢或多赢,不止一种规则的游戏。

   于是,现代性走向后现代性,社会生活与思想走向多元,哲学与艺术也是如此,理解变成误解,误解却可能成就新的创造发明。现代画家说,我这样画,也是画画。现代音乐家说,杂音或噪音、不和谐音,也是音乐。

   以上用“增熵定律”比喻现代性与后现代性的关系,还可以换喻,但它还在科学的比喻之内,并非文学虚构。这种关系就像社会发展,从青年到壮年,而壮年不再可能返回青年与少年,这个过程也是不可逆的。

   四

   中国社会科学网:后现代话题涉及文学、艺术和哲学思想等,从现代到后现代有哪些思想风景?您认为可以从哪些角度进入后现代思潮?

尚杰:其实,现代性与后现代性这两个称呼或者旗号,反倒是西方文学艺术领域说得更多,据本雅明《巴黎,19世纪的首都》一书,是波德莱尔从艺术创造感觉凝聚出“现代性”,一个是观念性的立场,即诗歌艺术创作脱离传统道德的统治,只要真实刺痛感受,给诗人某种精神创伤,率直抒发就可以了,连带挑战永恒性,波德莱尔认为,所谓现代性,就是抓住瞬间的美好。我们知道绘画领域的印象派,就是捕捉瞬间的真实,而这是科学的。这种艺术领域的革命挑战了艺术传统诸如古典绘画那种一贯失真的“酱油色”,而现当代艺术在某种意义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60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