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邵春堡:俄乌冲突的多棱镜像,从现象、力量、利益、道德、信仰诸方面扫描分析

更新时间:2022-06-09 23:15:30
作者: 邵春堡 (进入专栏)  

  

   摘要:俄乌冲突现象纷繁复杂,难以捕捉到本质。从各种力的较量看,战场只是力的支点,重要的是有人借此支点,要橇起消灭世界“亚军”的更大力量。从得失晴雨表看,乌克兰是最大输家,损失惨重;美国是最大赢家,从动机到目的,冲突都在为着美国军工复合体、资本集团、民主党选举、巩固单极霸权等利益而进行。从引发冲突、全面制裁、代理人现象看,冲突在道德上的正义非正义似乎异常复杂,但从制约道德的信仰上却能穿透迷雾:真诚追求崇高信仰,才会得到持久的支持和激励;缺少真诚,利用信仰,终归会受到其信仰主体的惩罚。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是最大输家,因为它背信弃义,丧失国家信用,毁掉了自身的价值根基。

  

   俄乌冲突斑驳陆离、瞬息万变的现象,是各种力量共同作用并导致冲突曲折发展的呈现,有些现象几乎淹没逻辑,让人难以看清事实。

   现象背后那些大小不等、方向不同的推力拉力,受各种利益的牵引、调度或羁绊。

   如果用道德衡量战争中的利益,无外乎符合道德的义利和不符合道德的私利。

   通常,信仰制约道德,同信仰一致的道德,具有正义性,得道多助,德则得已;与信仰背离的道德,则失道寡助,倍受谴责。

   信仰是人们对战争认识的超越,真诚追求其信仰的崇高,就会得到强大的支持和激励;缺少真诚,利用信仰,就会受到其信仰主体的惩罚。

   一、由表象见本质

   俄乌冲突的现象汹涌而来。信息提供者拘禁于意识形态陷阱,信息接受者局限在算法推送的铁笼,垄断着媒体的美西方,支配着信息的内容、规模和速度,这些都让人难以看清真相。

   俄乌冲突现象是否全面、客观和真实,决定着认识战争本质的程度。无逻辑的假相尽管铺天盖地,短时间迅速传遍世界,并获得普遍共情,但一条权威辟谣消息,就可能彻底颠覆曾经的认知。

   透过现象看本质,本质需要超越现象的事实和逻辑推理。在非理性蔓延全球,霸权主义、民粹主义、保守主义、排外主义、孤立主义、种族主义等日益活跃的情势下,许多人都在被灌输着思维方式和设定的结论,这些表象干扰逻辑,影响人们的正确判断。

   要想获得真相和本质,需要排除干扰,抽丝剥茧,从纷繁的现象中尽可能接近本质。

   1、表象上是俄乌冲突,本质是美国及其为首的北约同俄罗斯的冲突

   乌克兰既是棋盘又是棋子,还是美国同俄罗斯战争的代理人。战事中揭露的美国生物实验室及生化武器,以及北约军事训练和情报指挥的参与,尤其是源源不断的军援,说明美国在台前幕后都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

   美国众议院多数党领袖斯特尼·霍耶捅破这层窗户纸,他说“我们正处于战争中”。美国民主党众议员赛斯·莫尔顿接受采访时直言,“从根本上说,我们与俄罗斯处于战争状态,尽管在某种程度上是通过代理人进行的。获胜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1]

   这种代理人的战争可能是核大国间接对抗的方式,除了乌方出人,美西方出钱出武器,还包括遥控方式。

   2、表象上俄罗斯是冲突始作俑者,本质是美国利用和牺牲乌克兰去削弱以至击败俄罗斯

   国家之间如同邻里,北约违背不东扩的承诺,美国极力支持乌克兰加入北约,乌克兰为了自己利益也想加入北约,一旦成功,美国就会把高端武器部署在乌克兰。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谁也不愿他人将火药桶放在自家门口。

   俄罗斯通过劝告警告,无法阻止北约东扩和乌克兰加入,但又担心乌加入后,面临北约直接威胁,引起俄罗斯与美国北约的直接战争。于是俄发动特别军事行动,维护自己的安全。随着战事深入,战争性质逐渐清晰,两邻居打起来竟然是外人的挑唆和拱火,最可恨的是谁呢?

   3、表象是美西方因俄乌冲突对俄罗斯的全面制裁,本质是美西方对俄罗斯展开的全面混合性战争

   几轮制裁,声势浩大,霹雳手段,前所未有,完全大于战场本身的伤害力。俄罗斯被一些国家和企业所孤立,较之最严重时期的冷战还要残酷。俄罗斯也相应地反制。这种制裁与反制说明未来战争形式,不仅是陆海空的热战,还有经济战、舆论战、金融战、信息战和科技战等全面、混合、立体的方式,牵一发动全身,也许连阿猫阿狗都牵扯其中。

   这种混合战的打法是前线无处不在。如美国北约给乌军提供强大的情报侦察、电磁干扰、网络攻击、指挥控制等信息保障,看不见,摸不着,信息优势决定战场优势,无人化、智能化成了常态。

   4、表象是美国率领一些国家反对战争展示的力量,本质上暴露了美国的虚伪作派和力量集聚的复杂

   俄乌冲突中围拢在美国周围的势力,一是它的北约班底,接近脑死亡,本应解散,此次被激活;二是跟随美国为战争提供军援的国家;三是基于美国威慑参与对俄制裁的国家;四是不明战争真相和性质的从众型国家。

   美国向来是遇强则弱,遇弱则强。对弱小国家的战争毫不手软,常常威逼利诱拉拢一些国家为其冲锋陷阵,壮威作势。但战争是个泥潭,美国也曾深陷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索马里战争、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叙利亚战争,也拖累了它的同伙。

   美国想让俄罗斯长期耗在乌克兰战场上,美国会否再次深陷其中,不得而知。但是在扑朔迷离的战争中,提供财力和武器的国家,当发现战况持续不利,绝不会无谓地输血,甚至会考虑止损,毕竟这个世界的最终决定作用还是主权国家及其人民。有些初期军援的国家正在产生分歧,有的在觉醒。代理人会否在积累的挫败中有所醒悟呢?毕竟把自己国家的主权押在美西方身上,风险极大。

   5、表象上俄乌冲突是美国削弱俄罗斯力量的战争,本质是美国霸权主义与多极力量的对抗

   美国设计的这次冲突,或许是美西方全力支持乌克兰削弱俄罗斯,使战场周围的欧洲首当其冲,欧洲要将财力物力输送到战场,乌克兰难民要流入欧洲。美国或许更重要的目标,想在这次操练和热身后,复制俄乌冲突模式,企图打垮它的最大竞争对手。

   有人认为,美国同俄罗斯对抗,实际目标对准的是中国,还有人说,美国在对付俄罗斯之后,下一个目标就是中国。冲突当初,美国不允中国援助俄罗斯,以暂时稳住中国。当战争形势不利俄罗斯时,美国便开始在台湾、南海频频挑衅。美军最高将领最近发出警告,战争的本质正发生根本性变化,美国要面对的是两个世界大国--中国和俄罗斯。

   美国与多极世界的对抗,是世界在竞合中发展还是在霸权主导下发展的问题。前者类似英国取代荷兰、美国取代英国、他国取代美国的趋势;后者则不仅影响大国关系,还会搅乱世界,威胁人类。

   竞争和合作本来是世界发展的方式,但是美国定义的与中国战略竞争,或明或暗都是零和博弈、赢者通吃,或者对抗、冲突,甚至战争风险,或者符合美国的利益可以合作,否则就不合作;中国主张的合作是竞合,是多赢、共赢、共享。问题是美国太不自信,即便自身稍有衰退,但它仍保持着稳定和韧性,不必过于焦虑。

   当今人类已有毁灭世界的工具,如果跳不出怪圈,就迎不来新世界。其实,大国兴衰已有500多年历史,近代以降的世界天翻地覆,不能一边说着民主,一边当着霸主,人类不能总在封建定格的古玩规律中死去活来,要从大国兴衰更替,发展到多元平等并存的未来社会。可见,这个较量涉及的是建立单极世界,还是争取人类竞合、平等、和平、民主的世界。

   二、“去二”的力量

   围绕俄乌冲突的各种力量,纵横捭阖,客观上影响和调整着世界格局。无论俄乌双方,还是俄罗斯同美国北约的力量,以及其他力量,在俄乌冲突中都在进行着复杂的比拼。

   1、俄乌冲突只是力的支点

   从俄乌两国力量对比看,俄罗斯明显强大于乌克兰。俄罗斯特别军事行动之初的闪电打击展示了这种力量,但短时间的军事行动未达目的,却演变为持久战。期间的谈判也充斥着诡异,乌方涉及谈判常常发出相互矛盾的声音,透露了美国北约才是战争主角。俄乌力量对比没有实质意义。

   从俄罗斯与美国、北约以及西方的力量对比看,俄罗斯显然处于弱势。若仅以乌克兰为战场,双方长期作战都会面临困难,因为力量消长难以估计。

   美国和北约想在战场上持久地拖垮俄罗斯,战场外对俄全面制裁。战争已消耗数百亿美元,有人估计如果乌军扩展到百万,对付30万俄军,美国需维持每年2000亿美元的援助,才能保持乌军进攻能力。最近美国援乌400亿美元,真正用到乌克兰到不了三分之一。如果乌克兰2000万吨储备粮运出国外,尚需西方国家每月返补300万吨粮食到乌克兰,否则后半年可能会发生饥荒。

   俄罗斯方面,受西方制裁有一定损失,但由于俄的能源、粮食、矿产等优势,加之俄对各国出口倍增,卢布结算的货币流通3倍增速,俄经济不但没亏,反而发生近500亿美元盈余。为强化战争实力,俄将兵力缩小到北顿涅茨克。美国《新闻周刊》认为,俄军在战场维持军事攻势,每天大约需要9亿美元。俄要长期保持贸易补血,还需长期稳定的石油、天然气、粮食和粗钢市场补充国力,才能长期与美国耗下去。

   2、真正较量在于一石三鸟

   前两种力量对比并非实质,美国真正用力的是借助俄乌冲突这个支点,橇起消灭世界“亚军”的力量。美国有5次把全球老二按下去的历史。现在的老二,军事上是俄罗斯,经济上是中国,地缘上是欧洲。美国战略上要“去二”,策略上要“一桃杀三士” [2]。

   (1)军事上削弱俄罗斯

   全球军事排名前三是美、俄、中。美国想打破军事三足鼎立的平衡。抛开三方的核平衡,在常规军事力量中,中俄的导弹能力是美国没法防备的弱点。中美俄三方,不会直接开战,代理人战争成了美国最好的选择。通过俄乌冲突和对俄制裁,消耗其军事力量是主要目标。俄乌冲突一度改变了人们对俄罗斯军事能力的印象,乌克兰中立的目标还未实现,中立的芬兰、瑞典倒寻求加入北约。

   随着俄罗斯控制了乌东地区,顶住了制裁,许多国家元首联系普京,对俄罗斯的孤立在发生变化。美俄还在持续较量。普京说:“他们企图削弱我们,打倒我们,把我们赶尽杀绝,把我们变成一个软弱的、不能自主的国家,破坏我们的领土完整,用对他们最有利的方式肢解俄罗斯。他们当年就没成功,现在也休想得逞。”[3]

   (2)地缘上分化欧洲与其他大国的关系

   欧洲曾经是世界中心,有足够的实力俯瞰全球。现在欧洲依然在世界地缘上有着数一数二的优势。俄乌冲突前,欧盟担当共同发展道义,俄罗斯也在稳定发展,欧盟与俄罗斯的关系正在从缓和到密切的趋势。这在美国看来,显然是挑战与威胁。拜登上任以来,采取与前政府不同的欧洲政策,放下身段,捧着笑脸,打着意识形态旗号,修复盟国关系。但是美国巩固盟友体系,却不允欧洲的独立意识觉醒。实际上,从支持英国脱欧到重新拢络欧洲的美国政策,就是不让欧盟强大。最近有报道说,波兰不满法德“老欧洲”,怂恿英国牵头建立新欧盟,[4]美国绝不愿欧洲同大国结缘,总想将其绑在美国的战车上。

比如,为防止“北溪-2”工程签约后,俄巩固欧洲的能源利益,进而密切俄欧关系,美国便利用对俄的制裁加强欧美西方意识,破坏殴俄关系;利用俄乌冲突恶化欧洲投资环境,让资本流向美国,以挽救美国日益严重的通胀危机;美国通过捏造虚假信息丑化中国人权形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58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