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同舫:21世纪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多重张力及其进路

更新时间:2022-06-08 23:23:15
作者: 刘同舫  

  


   黑格尔将表征“时代精神”的哲学比喻为“密纳发的猫头鹰”,认为其“要等到黄昏到来时,才会起飞”,然而,真正的时代精神决不能滞后于时代的发展,而应当与时代同频共振,并为整个时代的发展提供先行指引。在日新月异的21世纪,马克思主义依然释放着巨大的真理威力并焕发出蓬勃的生命力,对人类的命运走向与发展前景产生重大的积极影响。如何把握马克思主义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理论形态?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发展21世纪马克思主义”,这为我们明确了理论的发展方向。21世纪马克思主义在其理论形态上并不表现为“黄昏起飞的猫头鹰”,它如同“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虽然“新生”,却具有日益“喷薄”的生命力,它基于又高于时代及其实践,内在蕴含着发展的必然性。21世纪马克思主义为我们在新的历史发展条件下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提供了称谓上的总体纲领,但其本身仍要在具体实践探索中显现理论的“场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是中国共产党人立足中国实践,着眼于马克思主义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全球化发展的一般趋势和具体特征,归纳、整合及凝练而成的一种理论形态。这一理论形态和概念范畴始终根植于实践与理论、历史与当代、中国立场与世界格局以及整体与局部的张力之中。理论工作者应当深入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实践与理论、历史与当代、中国立场与世界格局以及整体与局部的多重张力中,辩证把握其理论特征,积极探索、开拓与发展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研究进路。

   01、实践与理论的相互推促

   “时代是思想之母,实践是理论之源。”任何伟大的理论都来源于对时代实践的真切把握,任何实践活动的长效开展都离不开思想理论的有力指导。21世纪是“冷战格局”土崩瓦解、“一超多强”格局方兴未艾以及数字技术蓬勃发展的时代。21世纪马克思主义遭遇了“苏东剧变”后社会主义运动陷入低潮的严峻局面,却又在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中确证了社会主义的现实出路。近年来,基于互联网应用的信息化革命和生命科学技术的纵深发展,人工智能、基因编辑和“元宇宙”等论题日新月异,它们不仅是马克思主义亟待回应的时代理论课题,也是马克思主义在实践中遭遇的新情况与新难题;“新冠”疫情肆虐全球致使世界局势发生重大变化,“后疫情时代”如何“再出发”的问题是马克思主义必须直面的新考验。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出场,是实践动因与理论动因相互作用的结果,但归根结底源于现实生产力的突飞猛进。探索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发展进路,

   首先要将其置于实践与理论的张力之中。

   马克思主义在21世纪表现出新的“出场形态”源于现代化建设实践上的新变化,展现了实践与理论的有机统一。21世纪马克思主义既包括马克思主义在新世纪的理论新样态,也包括马克思主义在新世纪的实践新推进。在理论形态上,重新思考政治经济学与帝国主义问题,批判西方工业化进程中的生态问题,分析技术进步或新技术运用带来的社会正义问题等;在实践形态上,回应21世纪资本主义以及世界格局的新变化,诉诸“武器的批判”审视西方传统左翼政党的新策略,推动后发国家马克思主义的守正创新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实践进程。

   进入21世纪,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出现了诸多新理论和新思想,内在要求以新的“称谓”表征其自身。实践作为理论之源,是助推理论创新与发展的本质力量。但作为一种学术力量的马克思主义,其理论研究中的新突破还可能源于已有学术成就合乎逻辑的自我演进,这种学术进步需要一种新的理论称谓予以概括。进入新世纪后,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取得了众多理论成果,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更高层次上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展现了更为广泛的国际视野,蕴含着更加深刻的价值关怀,将其冠以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新称谓更符合理论发展的逻辑规定与现实根据。

   推进21世纪马克思主义研究要处理好理论与实践之间的张力性关系。这种张力在现实性上表现为理论与实践之间不可避免的实际间距,在客观性上表现为理论为了“切中”实践而内在要求的思想间距。推进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研究,就是要推动理论不断“切中”实践,从而实现理论与实践的共同发展,这既要拉近又要“拉开”理论与实践之间的距离。拉近理论与实践的距离具体涉及如何“拉近”以及“拉近”的“度”的问题。在哲学史上,马克思首先科学、严肃地对待实践、考察实践,将实践问题真正提升为重大的学术论题,并赋予其存在论层面的理论意涵。继承和发扬马克思主义理论贴近实践的品格,并不是促使理论“泯然”于实践。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表达与理论话语应当有所区别,拉近理论与实践间距的前提是承认理论与实践间距的存在。在当前的学术研究中,推动理论走近实践、走向实践已经取得了重大成就,但在推动理论走近实践的过程中,往往容易消弭理论与实践之间应有的距离,从而致使理论丧失自身学术高度和反思力度而沦为实践的附庸。要推动理论“切中”实践,还要切实“拉开”理论与实践的关系。“光是思想力求成为现实是不够的,现实本身应当力求趋向思想。”发展21世纪马克思主义,要深化理论对实践的反思力度。由于受到既定生产方式和文化传统的束缚,理论无法做到对历史和实践的整全性把握,因而需要“拉开”理论与实践的间距,跳出因实践而产生并固化的思维认知。具体而言,拉近理论与实践的间距就是要“以‘人民需要’为尺度和标准来确定选题方向,深入人民群众展开调查研究,将研究成果服务于人民、造福于人民”;“拉开”理论与实践的间距就是要使理论暂时独立于实践,要秉持强烈的人文关怀并将其“渗透”于实践考察之中,借“科学精神”“艺术精神”“伦理精神”等“中介化”的方式来把握实践。

   21世纪马克思主义孕育于21世纪理论和实践的新变化之中,在不断推动理论“切中”实践的过程中出场。深化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理论研究,要处理好理论与实践的张力关系,既要拉近理论与实践之间的距离,又要“拉开”理论与实践的距离,让理论之思与实践之问同向同行、相互促进,不断寻找理论与实践之间的适当接口,在理论前瞻性和实践需要之间找到平衡点,持续有效推促21世纪马克思主义研究摆脱“学徒状态”,形成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自我主张”。

   02、历史与当代的背景叠加

   21世纪马克思主义首先是“马克思主义”,其规定不仅源于新世纪以来实践与理论上的新变化,更重要的是马克思主义本身一以贯之的理论内核。自1848年《共产党宣言》发表以来,马克思主义已具有170多年的历史。马克思、恩格斯之后的马克思主义者都力图基于其所处的具体世界情势,不断拓展与丰富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内涵。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常会出现对“副本”与“原本”之间“贴合度”的争议,出现关于“什么是正统的马克思主义”的讨论。历史与当代始终是马克思主义研究中的一对张力,推进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研究,应当坚持守正创新的基本原则,既要将21世纪马克思主义置于19世纪马克思主义“原本”、20世纪马克思主义“前鉴”的历史背景中考察,又不能固守教条主义、本本主义,无视时代的新变化和世界的新发展,丧失21世纪马克思主义标识自身“其命维新”的崇高使命。

   推进21世纪马克思主义研究要固守马克思主义的“根本”,即始终将21世纪马克思主义置于马克思主义170余年的思想发展史中予以辩证考察。发展21世纪马克思主义,一个前提性问题是要明确什么是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边界”。在21世纪的理论领域中,出现了许多自命、自称,或被比附、误认甚至强加为“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因此,明确马克思主义创新发展的“边界”问题显得重要且必要。而如何勘定“21世纪马克思主义”和“马克思主义”之间的界限,应该回到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中探寻答案。

   推动21世纪马克思主义研究要回到19世纪马克思、恩格斯的“原本”中,呈现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思想的本来“面貌”。从解释学上说,任何对文本的理解都是一种“有罪的阅读”,但这并不意味着否认探寻马克思、恩格斯“思想原像”的必要性。马克思、恩格斯留下的许多文本都只是手稿,所谓“经典著作”的形成掺入了后人技术加工的过程,如果不细致考证文本实况而望文生义乃至断章取义,往往就会曲解经典作家的本意,更遑论推动其在21世纪实现新发展。如《德意志意识形态》手稿就以文本构成情况复杂著称,马克思、恩格斯并未明确为“德意志意识形态”的手稿确定“标题”,这份手稿现今的标题是后人根据马克思在《驳卡尔·格律恩》一文中对其称呼而确定的,且中译标题“意识形态”即原文“Ideologie”尚有不同的翻译方式。在中文《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版《驳卡尔·格律恩》中,“德意志意识形态”被翻译为“德意志思想体系”。如果采取望文生义的态度,据“德意志意识形态”这一标题名称,而将《德意志意识形态》认为是以“意识形态”为主要论题的著作,就有可能产生理解上的偏差,由此衍生而来的对马克思主义的误解,自然也就不应当作“21世纪马克思主义”。

   推动21世纪马克思主义研究要结合20世纪马克思主义的诸多“前鉴”。20世纪马克思主义在理论和实践上都曾取得过重大突破,无论是20世纪中国马克思主义、西方马克思主义还是苏联马克思主义,都构成了21世纪马克思主义研究的理解“前鉴”和思想资源。研究21世纪马克思主义还要坚持20世纪中国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成果,既不能用“前三十年否定后三十年”,也不能用“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西方马克思主义同样是21世纪马克思主义及其研究发展的重要“前鉴”,西方马克思主义思想家关注的现代性问题、消费主义问题、文化霸权问题等诸多“症候”,在21世纪并没有得到消弭和缓解,反而愈加严峻、更为凸显。对苏联马克思主义的重要性认识也需加以强调,20世纪末“苏东剧变”后,苏联马克思主义理论与实践的“威信”受到强烈质疑,一些马克思主义的支持者试图将苏联马克思主义与马克思主义本身区隔开来,将马克思主义在20世纪遭遇的挫折、出现的失误都归诸苏联马克思主义,企图借此“保卫马克思”,这实际上曲解了马克思主义。“十月革命”的胜利使得科学社会主义从理论变为现实,列宁的无产阶级政党学说塑造了共产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鲜明特色,其帝国主义理论在21世纪也愈发显现出真理的力量。苏联马克思主义的优秀成果,尤其是列宁主义,仍然是21世纪马克思主义必须长期坚持的思想主张。

   基于对马克思主义光辉发展历程的深刻总结,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将马克思主义的鲜明本质界说为“人类解放”,科学回答了马克思主义的“边界”问题。厘定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边界”,要将其放置于“人类解放”这一马克思主义的鲜明主题中,也只有将“人类解放”这一命题置于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中,才能充分彰显其思想的全部内涵。如果说,人类解放在马克思、恩格斯的“原本”中更多地表现为理论形态,在西方马克思主义那里集中凸显了理性关怀、批判立场和多元特征,那么,在苏联马克思主义、20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体系中,人类解放则更多体现了实践旨趣、人民立场和现实经验。推进21世纪马克思主义研究,要充分坚持、吸收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与实践传统,在对历史的诘问与反思中把握马克思主义人类解放的“根本”。

21世纪马克思主义不同于19世纪的马克思主义“原本”,与19、20世纪马克思主义的区别标识了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时代性与发展性。在《共产党宣言》1972年德文版的序言中,马克思、恩格斯指出,《共产党宣言》所揭示的“一般原理”的“实际运用”,“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由于相较1848年革命形势有了较大变化,因而《共产党宣言》原本“第二章末尾提出的那些革命措施根本没有特别的意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52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