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郝时远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中共章程与中华民族

更新时间:2022-06-08 01:06:30
作者: 郝时远  

  

   摘要:《中国共产党章程》是党的根本大法。在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的历史进程中,党章作为党的自身建设总章程,体现着不同历史时期党的大政方针,反映着历次党的全国代表大会的共同意志。本文以新中国建立以来的中共章程为脉络,以党的八大党章为起点,讨论中共的中国人民观和改革开放后中华民族话语再度写入党章总纲的历史背景;结合同期党的历史文献中的相关内容,对中共建设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历史过程进行分析;从十九大党章写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重大意义,对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党的民族工作的重要思想进行研究。

   关键词:中国人民 《中国共产党章程》 各民族人民  中华民族共同体建设

  

   中国共产党的“党章是全党必须遵循的总章程,也是总规矩。”党章的总纲部分,是申明“中国共产党是什么、要干什么这个根本问题”的基本纲领。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在党章“总纲”的民族事务部分,写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这一论断。这是基于“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的性质,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进入新时代,党领导全国各族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奋斗目标进程中,把中华民族共同体建设作为党的民族工作高质量发展着力点的大政方针。对此,2021年8月,习近平强调指出:“必须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为新时代党的民族工作的主线,推动各民族坚定对伟大祖国、中华民族、中华文化、中国共产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高度认同,不断推进中华民族共同体建设。”  这既是对党的性质、宗旨及其思想理论的时代性丰富和发展,也是对党的民族工作面向新的历史方位与时俱进的指引。

   中华民族共同体建设,是一个现实主题,也是一个历史过程。回顾我们党百年奋斗的历程,中国共产党一诞生,就确立了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为中国人民谋幸福的初心使命。“谋复兴”的前提是中华民族摆脱帝国主义的侵略和殖民压迫,实现民族独立;“谋幸福”的前提是中国人民推翻三座大山的剥削和压迫,实现人民解放。实现的路径就是通过民族革命实现国家独立,通过阶级革命实现人民解放。因此,“经过二十八年浴血奋斗,党领导人民,在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积极合作下,于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宣告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彻底结束了旧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历史,彻底结束了极少数剥削者统治广大劳动人民的历史,彻底结束了旧中国一盘散沙的局面,彻底废除了列强强加给中国的不平等条约和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一切特权,实现了中国从几千年封建专制政治向人民民主的伟大飞跃,也极大改变了世界政治格局,鼓舞了全世界被压迫民族和被压迫人民争取解放的斗争。”这是对中共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取得伟大胜利的历史意义最精炼的概括,也是从党的历史发展进程中认识中华民族共同体建设一脉相承、与时俱进的基本路径。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抗日战争时期,中共在中华民族共同体建设方面的基本政治主张,就是 “对外求中华民族的彻底解放,对内求国内各民族之间的平等。”本文接续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共章程中的中华民族表述及其相关文献的研究,对新中国建立以来,中共章程中有关中国人民、各民族人民、中华民族、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纲领表述,结合同期的统战、民族政策等相关内容做一文献性的梳理研究。

   一、抗日战争的中华民族与解放战争的中国人民

   1945年4月,中共七大通过的党章,第一次在总纲党的性质中写入“中国共产党代表中国民族与中国人民的利益”的内容。这是中共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特别是创建和巩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民族革命斗争中,为中华民族独立、为中国人民解放做出的责无旁贷的庄严宣示。

   时隔十一年,新中国建立后的1956年9月,中共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这次大会通过的党章,在总纲关于党的性质和宗旨一段表述为:“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进部队,是中国工人阶级的阶级组织的最高形式。它的目的是在中国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同时在总纲中增加了有关多民族国家和民族政策基本原则的内容,没有提及中华民族(中国民族),突出了中国人民、各民族人民的话语。理解这一变化,需要从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形成的中华民族观,以及解放战争和新中国建立后全国各族人民的解放进程去体认。其中最重要的背景,是从中共的马克思主义信仰和共产主义理想去观察:在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的新中国,中共如何致力于建设一个以各民族人民大众为主体的中华民族共同体。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特别是在抵御外侮的全民族抗日战争中,中共坚定地宣示:“共产党从它诞生之日起,就是把彻底解放中华民族当做了中国无产阶级在民主资产阶级革命阶段中的最主要的任务,并且从没有放弃在这一民族解放运动中力争自己政治领导的责任。”因为“只有全民族的解放才能有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解放。”为此,中共不仅确立了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华民族是中国境内各民族之总称”的整体民族观,而且从理论上和实践中开启了中国境内各民族一律平等、团结各民族共同抗日、建立统一国家、保障少数民族自治权利的中华民族共同体建设进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成分结构,就是当时中华民族共同体的组成形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共同抗日”的政治主张,即是中华民族共同体建设的核心理念。中共是团结、打造和凝聚这一“共同”的核心力量。

   在抵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民族革命中,“中华民族在日本侵略者面前,历来存在的劈头第一个大问题,就是战不战的问题。”而中共是始终坚持和发扬“我们中华民族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 的政党。中共创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不仅成为团结全国各阶级、各政党、各民族和一切爱国力量的强大阵营,而且也是中共以“共同抗日”为旗帜,建设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伟大实践。“所以中国之抗战建国,有汉、满、蒙、回、藏等各民族之参加;有工、农、兵、学、商各阶级之团结;有国民党、共产党及一切抗日党派之合作;有国共两党及地方上的武力之共同奋斗,这是中华民族的伟大,这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历史创作。”

   在当时的中国,只有以民族大义为重的中共,才能捐弃前嫌、联合国民党造就这样的抗日民族共同体;也只有这样的民族共同体,才能在“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成为“全国同胞实行对国家尽其大忠,为保卫祖国而奋战到底;对民族尽其大孝,直至中华民族之彻底解放”的国民精神和抗日力量的载体,而共产党人既是“国家民族之利益应高于一切”的号召者,又是践行“这种最高的民族道德”的模范,“为国民之表率”,并推动了国民政府开展全国抗战精神的总动员。

   在全民抗日的战争中,一致对外的意志和团结奋斗的精神,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凝聚为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在抗战两周年之际,中共向全国抗日军民发表的宣言,准确提炼和高度赞扬了这种精神力量:“民族解放战争的两年,对中华民族是奋发的、进步的、光明的两年。伟大的民族战争,摧毁着千百年遗留下来的阻碍我民族前进和发展的许多障碍,锻炼了全民族的精诚团结,进步统一,发扬了忠勇奋发威武不屈的精神,唤起了全世界的同情和景仰,粉碎了日寇速战速决的狂妄企图,奠定了继续抗战争取最后胜利之始基,开创了独立自由幸福的新中国的远景。”这是激发中华民族不屈不挠、坚持抗战伟大精神的宣言,是凝聚中华民族共同体伟大力量的动员令。

   抗战时期的中华民族共同体,具有社会成分最广泛的包容性,即除了汉奸卖国贼之外,所有爱国力量都是共同体的组成部分。这是民族革命、民族解放斗争的常态,是殖民地、半殖民地民族主义运动的通则。对此,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多所阐释,他们在肯定这种民族主义进步意义的同时,要求无产阶级政党:“你们不得不立足于正在这些民族中间产生出来并且必然要产生出来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将自己的奋斗目标与民族解放运动结合在一起,以影响和引导民族革命的方向。因此,在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战中,中共不仅拥护孙中山革命的三民主义,而且做出新的阐发:“革命的三民主义中的民族主义,就是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其民权主义和民生主义,就是要为全国一切抗日的人民谋利益,而不是只为一部分人谋利益。”如果说中共认同孙中山三民主义的民族主义,是为了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实现中华民族独立;那么和平民主建国,兑现民权、民生主义的主张,则是中共实现“为全国一切抗日的人民谋利益”的根本目标。正是以此信念,中共对中华民族共同体的人民大众属性尤为强调:“中华民族是我们全体中国人的民族,尤其是占百分之九十的绝大多数劳动人民的民族。”所以,中国各族人民的解放,必然成为中共建立新中国和建设一个以人民为主体的中华民族的奋斗目标。

   在抗战胜利的前夜,为实现孙中山革命的三民主义建国,中共提出和平纲领和联合政府等政治主张。但是,蒋介石再次背叛革命,发动全面内战,使中共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从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民族革命,随即转向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的阶级革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由此转变为反蒋爱国人民统一战线。这个时期统一战线的社会成分,是“被蒋介石政府各项反动政策所压迫、处于团结自救地位的中国各阶层人民,包括了工人、农民、城市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开明绅士、其他爱国分子、少数民族和海外华侨在内。这是一个极其广泛的全民族的统一战线。”在中共领导下,人民解放战争摧毁了国民党反动派及其所代表的官僚资产阶级、封建地主阶级的统治政权,废除了自鸦片战争以后帝国主义列强攫取的在华特权,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使中华民族独立和中国人民解放的事业在中国大陆范围率先实现。

   二、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时期的各民族

   1949年9月29日,中共领导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了具有宪法效力的《共同纲领》。宣布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在中国统治的历史终结,确立了中国人民成为新社会新国家的主人地位,建立了以工农联盟为基础、以工人阶级为领导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虽然《共同纲领》没有写入“中华民族”这一话语,但是正如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反蒋爱国人民统一战线时期,中共对中华民族及其内涵的社会成分概括一样,《共同纲领》对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组织形式——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社会成分构成做出厘定:工人阶级、农民阶级、革命军人、知识分子、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少数民族、国外华侨及其他爱国民主分子。这就是新中国建立时大陆范围的中华民族共同体结构。在《共同纲领》赋予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中国全部领土,完成统一中国的事业”的使命尚未达成的条件下,消除大陆范围各民族内部的阶级压迫和阶级矛盾,成为实现各族人民彻底解放的首要任务,这也是从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基本条件。

   因此,新中国政权建设的实践,中华民族共同体的“人民主体”——各族人民组成的中国人民,必然要以共和国的主人翁姿态昭示于世。正如1948年毛泽东强调指出的:“我们是人民民主专政,各级政府都要加上‘人民’二字,各种政权机关都要加上‘人民’二字,如法院叫人民法院,军队叫人民解放军,以示与蒋介石的政权不同。”这种不同,不仅包括与蒋介石的中华民族观念的不同,而且也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时期中共的中华民族观念有差,因为构成中华民族的各民族内部仍存在着阶级对立、阶级压迫。中国人民当家作主的名副其实,只有消灭了各民族内部的阶级压迫,才能实现各民族人民当家作主,也才能建设一个以劳动人民为主体、为属性的中华民族共同体。

因此,《共同纲领》不仅在总纲中宣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各民族,均有平等的权利和义务”,而且专章规定了新中国的民族政策:“第五十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各民族一律平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52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