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航瑞:颜值即正义?虚拟场域中的颜值消费

更新时间:2022-06-05 23:46:47
作者: 张航瑞  

   内容提要:颜值,网络流行语,即对个体外貌的评判。网络直播为“颜值”赋予了可读性和观赏性,受众感官、心灵上的慰藉为其搭建了通往精神世界的可能。本文以斗鱼网络直播平台为载体,对女性颜值主播进行虚拟民族志研究,并对部分颜值主播及其忠实、稳定的受众进行深度访谈,从而对虚拟场域中的颜值崇拜、颜值消费现象进行阐释。作为颜值主播,青春身体、情感劳动和虚拟消费空间的建构刺激了受众的消费行为。作为直播受众,现代社会所诱发的群体性孤独、情感空虚、欲望匮乏进一步刺激了受众消费行为;网络直播平台“桥”的建立,将不同圈层的个体集聚,在直播狂欢中完成个体压力的释放、欲望的诉求和身份的重构。

  

   关 键 词:颜值  网络直播  消费 

  

  

   一、问题的提出

  

   颜值,网络流行语,发轫于日本动漫。根据《新华字典》的释义,“颜”即面容、脸色、脸面,而“值”则代表了数学上的演算所得结果,因而颜值一般理解为衡量个体外貌英俊或靓丽的数值。自2015年“颜值”一词风靡伊始,颜值不仅是对个体外貌的评判,更延伸至物的层面,甚至影响到人们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相较于“高富帅”“白富美”等网络热词,“颜值”一词所度量的个体外貌程度更广,与之相称的更多是“高”“低”“爆表”“暴跌”等程度副词。当下的社会语境中颜值愈发重要,甚至与收入、职业、教育程度等指标等量齐观,它的直观性也被赋予了“意识美学”的特征。对颜值的推崇,亦可从医疗美容市场中窥知一二。相关数据显示,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医疗美容服务市场,2019年中国医美行业市场规模已达到1769亿元①。

  

   改革开放后我国经济突飞猛进,个体财富增长的同时也丰富了大众的物质生活。近20年来人们的消费方式发生了巨变,由计划经济时期的配给制逐渐演变为当下个体享有消费自主权。消费从简单的经济行为,逐渐衍生为一种支配个体思想行为的意识形态,其本身也被赋予了更多的社会属性。消费对于国家经济、科技发展起到催化作用的同时,也对个体的生活方式、阶层认同和价值观点产生相应的影响。在此过程中,也催生了个体审美意识的觉醒和重塑、感官需求逐渐异化。

  

   互联网时代,网络直播行业蓬勃发展。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民整体规模为9.89亿,其中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6.17亿②。以参与式文化为内核的网络直播,其亲民性、互动性、即时性、多样性等特征,完美地契合了互联网时代受众的社会心理需要。其中,颜值直播始终占据着网络直播中的重要市场,高颜值备受推崇,颜值从审美维度将个体进行区分,而颜值经济也成为当下消费主义语境下的新模式。尽管从理性层面,应尽量避免以貌取人的感性判断,但在实际生活中当个体间其他社会属性相似,高颜值的个体显然更能吸引人。“颜值即正义”等网络语的流行,“靠脸吃饭”似乎成为新风向。

  

   在“看脸”的时代,网络直播中颜值主播们备受推崇。缘何粉丝对高颜值主播趋之若鹜?其背后的消费行为是非理性的消费冲动在作祟还是理性的投资行为?粉丝们对高颜值的追捧是否又会从一而终?学术界对此研究几乎付之阙如。曾于2019年盛极一时的“乔碧萝事件”③似乎让部分崇尚颜值的粉丝如梦初醒,但时至今日互联网空间中有关颜值消费热度仍有增无减。有鉴于此,本文试图从斗鱼网络直播平台中的颜值主播和一群基数庞大、保持相对稳定的男性粉丝着手,通过虚拟民族志和深入访谈法获取颜值直播粉丝的第一手资料,尝试从消费社会学的角度对消费主义下互联网中的颜值崇拜现象进行分析和阐释。

  

   二、颜值:作为消费的对象

  

   “今天,在我们的周围,存在着一种由不断生长的物、服务和物质财富所构成的惊人的消费和丰富现象,它构成了人类自然环境中的一种根本变化”④。在物的包围下形成的消费社会,在改变了人们日常生活的同时,也对个体认知、社会环境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种转变不仅是社会变迁和经济转型所带来的伴生性现象,更是消费文化和消费价值的根本性转变。在消费主导的“后工业时代”,消费逐渐转化为社会的主要特征。“消费是在具有某种程度连贯性的话语中所呈现的所有物品和信息的真实总体性,有意义的消费乃是一种系统化的符号操作行为”⑤。鲍德里亚改变了人们对消费实践的刻板认知,认为对于消费品的购买、使用和占有是不完整的,“为了构成消费的对象,物必须成为符号”⑥。消费行为不仅仅建构在一种需求和满足的物质实践上,更是一种“操纵符号的系统性行为”⑦。

  

   在后工业社会中无法避免与消费文化背离,消费社会也可以被建构为一个身体的社会,这是因为“一个社会的主要政治与个人问题都集中在身体上并通过身体得以表现”⑧。身体的主体性呈现,为其镌刻了社会政治的内涵,“躯体是个人的物质构成,它的存在保证了自我拥有一个确定无疑的实体。任何人都存活于独一无二的躯体之中,不可替代。如果说,“‘自我’概念的形成包括了一系列语言次序内部的复杂定位,那么,躯体将成为‘自我’涵义之中最为明确的部分”⑨。在消费语境中,身体被重塑为一切事物的核心,失去了身体的现代生活不值一哂。身体被建构为娱乐和自我呈现的符号载体,鲍德里亚对身体进行了商品化的定义,“在消费的全套装备中,有一种比其他一切更美丽、更珍贵、更光彩夺目的物品——它比负载了全部内涵的汽车还要负载更沉重的内涵,这便是身体”⑩。符号化的表达将个体的内在欲望和现实建立起沟通的桥梁,通过信息环境中对感官的刺激,个体在获得猎奇和满足的同时,内心的欲望和压力得以释放(11)。身体“在广告、时尚、大众文化中的完全出场”,并被建构成救赎物品,“在这一心理和意识形态功能中它彻底取代了灵魂”(12)。身体地位成为一种文化表征,作为最美丽的消费品,女性身体在这一消费浪潮中更突显其符号价值(13)。

  

   在消费社会中,身体成为消费的对象,其本质源于对“美”的追求。日常生活中,无论是人还是物,人们的审美化倾向已然存在。“与消费主义密切相关的是,人们对身体的审美性质日渐重视了,而这则是从长相的角度来强调苗条和自我调控”(14)。当今社会人们普遍存在一种因自身颜值不足所产生的焦虑感,所以化妆、美容、整形铺天盖地,“美貌受到社会文化的支配,它是社会文化的一种象征、载体和隐喻”(15)。外貌存在刻板印象(16),在对身体的消费过程中,“美貌溢价”或“丑陋惩罚”的确存在(17)。“丑陋惩罚”是劳动力市场中的一种普遍现象(18)。高颜值的人往往拥有更优秀的能力和素质(19)。在社交层面,外表美丽的人在获得信任感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20),他们拥有更好的语言表达能力和社交能力(21),因而他们能追求更多的资源并拓展社交网络,增加成功的可能性(22)。

  

   在互联网空间中,网络直播基于资本和技术的融合,通过“屏幕”受众得以捕捉他者的生活(23)。在这场视觉盛宴中,身体被转换为视觉文化符号的象征,颜值崇拜已然成为一种时尚(24)。在消费文化中,身体被建构为快乐的载体,大众媒介不断创造着“超真实”的完美身体形象,身体成为最美的消费品(25)。身体解构和重塑的过程,女性形象成为被探索的核心(26)。发达的媒介技术打造出互联网中“意外的传播景观”,通过对年轻群体中盛行的“颜值崇拜”收编,完成了文化价值观的传达(27)。

  

   在以消费文化占主导地位的后工业社会中,颜值(身体)被转化为消费品,借由互联网空间营造出全新的传播景观。如此这般消费狂欢的背后,网络颜值主播们又是如何通过身体吸引众多的消费者?

  

   三、身体:作为最美的消费品

  

   在消费社会中,符号化的身体内含了有关个体身份、权力、意识形态等重要属性。大众媒介将身体消费进行了重新的诠释,影视、广告、互联网中高颜值的形象蔚然成风:“花美男”“小鲜肉”应接不暇,“showgirl”“网红”不胜枚举。通过生产、包装、宣传等将身体完成商品化的转换。作为一种新兴的网络社交方式,网络直播为“颜值”赋予了可读性和观赏性,通过感官和心灵上的满足为个体搭建了通往精神世界的可能。在探讨粉丝狂热的消费行为背后,网络直播仅仅有“颜”就够了吗?其内在表现形式如何?又会有哪些内在价值吸引粉丝呢?有鉴于此,笔者试图通过对网络直播平台“斗鱼”的参与式观察,对部分颜值主播的弹幕访谈以及对部分受众的深度访谈,对身体消费进行探索(28)。

  

   (一)青春身体的审美呈现

  

   网络直播的视像性和即时性为受众和网络主播构建了面对面的交流空间,在互动的过程中,身体转化为图像的在场呈现。网络颜值直播中,女主播们试图拉近身体与直播设备间的距离,将面部(甚至是上半身)的中近景特写来填补屏幕中的大部分空间,以此缩短与受众的距离感。在受众的凝视中身体符号自然成为互动中的核心因素。

  

   在网络颜值直播中,尽管作为消费客体的身体呈现多样化的特征,但从总体来看,以年龄18—25岁、年轻貌美、身姿婀娜的女性主播更为受众所青睐。值得指出的是,身体并非以其原本的方式呈现,而是被化妆整形、灯光美颜等技术性修饰下的完美“商品”。尖下巴、大眼睛、高鼻梁、双眼皮等特征的“网红脸”成为多数颜值主播们的“标配”。在声音和视像技术的裹挟中,身体被赋予了迷人的光环。网络主播也会利用身体优势塑造各种类型的青春身体,甜美、性感、优雅、妩媚等形塑类型颇受青睐,“美丽之于女性,变成了宗教式的绝对命令”(29)。身体被赋予了符号化的象征,通过虚拟网络场域完成身体景观的建构,身体已然成为网络直播的核心内涵,也是吸引受众观赏和消费的重要资本。靠脸吃饭的颜值主播们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受众感官上的欲望。

  

   看美女是一种享受。有人喜欢看风景,有人喜欢看花花草草。我就比较“肤浅”,喜欢看美女。特别养眼,有的时候也会特别兴奋。心情舒畅了,烦恼就瞬间没有了,看美女太解压了。(SDTRS,男,直播受众,2021-04-18)

  

   (看)直播最大的好处就在于这里什么类型的美女都有,就像去购物,总有一款能满足:可爱的、性感的、妩媚的,反正都是年轻漂亮的。一种风格看腻了,可以换个直播间、换个类型继续观看。(YBXYQ,男,直播受众,2021-04-10)

  

青春身体的审美呈现满足了受众感官上的享受,大众对“网红脸”趋之若鹜的内因,究竟是个体的审美倾向还是资本操纵下模式化、标准化的产业链?“社会的各种权力技术、各种历史的悲剧喜剧,都围绕着身体而展开角逐,都将身体作为一个焦点,都对身体进行精心的规划、设计和表现。身体成为权力的追逐目标,权力在试探它,挑逗它,控制它,生产它。正是在对身体做的各种各样的规划过程中,权力的秘密、社会的秘密和历史的秘密昭然若揭”(30)。在消费主义中“网红脸”在大众的审美倾向中流行,而对美的追求在资本规训的背后似乎逐渐衍生为个体的自我意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472.html
文章来源:《济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1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