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澜昌:俄乌战事激发百年大变局,统独决战“最后一里路”

更新时间:2022-06-05 21:12:42
作者: 刘澜昌  

  

   一、美国对台独变为纵容并企图在台海战火牟利

   过去,我们经常劝告美国不要对台独“发出错误信号”,可是,美国偏偏要发出“信号”,笔者相信美国的 “新信号”不但是有意为之,而且他们不但不会认为是“错误信号”,而且还包含着险恶用心,企图通过纵容台独,搞乱台海,从中牟利。

   大家都记得美国总统拜登前不久与中国领导人视频通话再次承诺“四不一无意”,可是目前又刚刚批准新一批对台军售,同时美国的三号人物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企图窜访台湾,公然踩踏“一个中国”红线,对中国主权恶意挑衅。美国的台海政策已经从过去的“不支持台独”,变为“打台湾牌”,“以台制华”;更为危险的是,美国的某些鹰派人士,已经不再认为“模糊的台海政策符合美国的最大利益”,而是觉得“或许台海一旦发生战争,美国可以获得更大的利益”。总而言之,美国的台海政策已经有一个根本的质的变化。美国再不是制约台独的力量,相反是纵容和鼓动台独的力量,尽管美国政府表面说另一套。

   4月6日,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在美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举行的“美国在印太地区领导作用”听证会上透露了两个重要的的讯息。众所周知,美国的议会不等于政府,所以,舍曼说的是代表拜登政府的政策。

   第一,舍曼说,四十多年来,美国的一中政策由“台湾关系法”、三个联合公报和“六项保证”所指导,美国将继续支持台湾维持充足的自卫能力。

   事实上,舍曼说的,是当下美国政府对“一个中国政策”的篡改。中美建交时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就是由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中美方所承诺的“一个中国原则”,即承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中国。尽管之后,美国国会通过“台湾关系法”,再后来雷根总统私下提出对台“六项保证”,也没有将这两个东西塞进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而是放在美国的两岸政策,或者台海政策之内。

   1995年,李登辉访美引发“95、96台海危机”,1998年 6月时任总统的克林顿访华,在上海公开宣示“三不政策”。 他说:“我有机会重申我们的对台政策,即我们不支持台湾独立或两个中国,一中一台,而且我们也不相信,台湾可以在任何成员是以国家名义为入会条件的国际组织中取得会籍,我们的政策是一贯的。” 拜登两次承诺 的“不支持台独”,也是来自于此。

   不过,拜登的外交政策的头号谋士、白宫安全顾问则重新解释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既包括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中美方所承诺的“一个中国原则”,同时也包括“台湾关系法”和美对台“六项保证”。 值得注意的是,沙利文的重新解释,还是将“一个中国原则”放在“台湾关系法”之前。但是,舍曼及当下其他美国政要,则将“台湾关系法”放在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中美方所承诺的“一个中国原则”之前,这不是一般的失误,而是美国台海政策往右转深化的体现。

   第二、舍曼说到2009年至今,美已对台军售累计超过300亿美元。自特朗普政府四年及拜登近两年授权对台军售180亿美元,更惊人的是美国正在台湾实施400多起军售专案。舍曼还称,美方已向台湾勾画了美国武器销售的优先次序事项,以及透过第三方转交和从其它国家军售出口台湾,还要提高台湾军工产业的制造能力。总之,要将台湾打造成具有不对称战力的“豪猪”。

   笔者认为,美国政府所放出的信号是极其清晰无误的。美国不但早就将在“八·一七”公报承诺逐步减少直至停止对台军售的规定抛到“大西洋”,而且还要放弃所谓的“台海模糊政策”。

   一直以来,美国的“台海模糊政策”,是与其台海“维持现状”紧密相连的,美国认为,“维持现状”,不统不独,最符合美国的利益,两岸统一,坐大中国大陆,于美国不利;引发台海战争,也不符合美国利益,因为由此引起的不确定性,美国难以应对,若不介入,台湾被大陆拿下,心有不甘;若介入,美军也没有必胜的把握。故此,“维持现状”最好,与此相适应,美国必须含糊其词。

   笔者理解,美国的“台海模糊政策”,包含两层意思,一是在政治上,对统独保持模糊;二是在军事上,对于是否介入台海战争,是否驰援台湾,保持“模糊”立场。但是,实际上,当前美国的台海政策,在政治上,在军事上,也都越来越不“模糊”,相反,是越来越挑事,越来越激化紧张气氛,居然连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也要扬言访台,比特朗普政府“还超过”。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归根结底,还是要从美国的利益去看。

   当前,俄乌战事,激发百年大变局发展。到底对于全球格局带来何种变化,还需要深入观察。但是,美国已经有人利令智昏,他们认为,第一,美国现得利,军火生意、能源生意,以及其他高科技产品,赚得“盆满钵满”;而俄罗斯由于被制裁,以及战争消耗,经济遇到30年以来的最低位。第二、世界各阵营分化重组,俄罗斯陷入空前的的孤立。俄罗斯可能会得到乌东部分领土,巩固克里米亚的安全,但是国家综合实力倒退10年以上。故此,美国智库已经不断有声音说,北京一旦发动台海战争,就是第二个俄罗斯。

   这种理论,固然可笑,但是,有人信。这也可以解释,为何一个月来台湾不是平静了,反而在亢奋,美国在短短的一个月内,不断透过官方、前官员、智库学者,要求台湾要大幅调整军事准备,打造“不对称战力”。美国跟对付乌克兰一样,在台海促武,而不是促和。

   有人说,俄乌战事以来,岛内要求和平发展的声音强烈了,可是,岛内的执政者却是另一副面孔。以台独为“使命”的当权者,和以台独要求谋取最高权力的“台独工作者”,会以为美国的支持,是最后的“窗口期”,在台独的“最后一里路”,要跑步前进!

   二、岛内制衡台独力量跌至最低点

   客观而言,生老病死,世代交替,台湾来自大陆的外省籍人士不断离去,是岛内支持统一的力量弱化的现实原因。但是,也不能不看到国民党的变化。朱立伦当选国民党主席后就说要访美,之后一再推迟,最新消息5月下旬成行。为何要访美呢?表面目的是为国民党驻美代表处揭牌,实际是实现“亲美”路线。岛内当下的政治生态,一切为了选举执政。国民党的主流认为,只有得到美国的支持,才能胜选。但是,在美国两党一致打台湾牌以台制华的背景下,朱立伦如何能比蔡英文更得到美国的青睐?

   所以,仅此即可显示,当下台湾岛内制衡台独的力量到了最低点。

   民进党在政治上予取予求。他们提出的降低投票权年龄至十八岁的“修宪案”,国民党也竟然支持。

   国民党反台独,最强的时候是“两蒋”时期,“两蒋”本着中华民族大义,连美国推行的“两个中国”、“一中一台”,都坚决抵制。但至如今,在台国民党的反台独力量每况愈下。

   国民党在“两蒋”时期是以“铁腕”手段反对台独,刚刚死去的“台独教父”彭明敏1964年起草“台湾自救运动宣言”被判刑八年,1966年获特赦,1970年流亡海外。1972年,彭明敏出任台湾“独立建国”联盟主席。1988年1月蒋经国逝世,彭明敏在台大时期的好友李登辉继任为首位台湾人“总统”,开始为岛内台独复活铺路,提出允彭明敏回台,但是遭到时任“行政院长”李焕反对。李焕坚拒让彭明敏解除叛乱犯与通缉犯的身份形式回台。最终,李登辉在扳倒坚决反台独大将李焕、郝柏村后,让彭明敏于1992年返台,并于1996年代表民进党参选“总统”。但是,在竞选中他从不攻击李登辉,让李高票当选。事后,有评论指,彭明敏知道李登辉的内心,认定李登辉才是真正的“台独教父”。

   李登辉作为“台独教父”的最大作用是摧毁了国民党在台湾的执政权,同时提出“两国论”等台独论述,大力推广“台湾主体意识”,在文化、经济等各个层面“去中国化”。作为他的弟子,蔡英文继承他的衣钵,在“去中国化”方面深耕细作,既在台面上大轰大擂掌控舆论,也在私下的意识形态潜移默化,不断掏空国民党的“基本盘”。

   李登辉摧毁国民党在台湾的执政权,自己也被赶出国民党。在连选连败之后,时任国民党主席连战2005年踏上访问大陆的“破冰之旅”,达成“国共五项共识”,两党同意在“九二共识”的政治基础上开启第三次国共合作。2008年,马英九代表国民党夺回大位,2012年连任,国民党连续执政8年。

   但是,马英九的总路线是三不“不统不独不武”,并且把不统放在前面,似乎不统比反台独更重要。马英九执政期间,在开启两岸三通以及各个层次的交流上做出贡献,相信他也意识到两岸和平发展获得红利是国民党能够在台湾长期执政的基础,但是他偏安一隅的意识使他反台独及清理台独的思想基础手软,任由民进党在文化教育及其他意识形态“去中国化”的措施继续,并也自食其果,遭遇“太阳花运动”反服贸的滑铁卢,蓝天重新变绿。

   更为可怕的是,国民党选票不断流失,蓝营的基本盘不断萎缩,令人可笑的是,每逢败仗就有人提出改名为“台湾国民党”。于是,国民党内部对“连战路线”产生怀疑动摇,并引发“亲美蓝”和“反共蓝”冒头,便不奇怪。2020年,作为国民党本土势力的年轻代表江启臣,击败外省人郝柏村的儿子郝龙斌,接过国民党党权,即公开宣称以“亲美”“反共”为己任。他否定和曲解九二共识,终止了2005年连战开启的国共合作开创两岸和平发展新阶段的各种举措。江启臣当时打两张牌,“反共”和“亲美”,这也说明国民党内部的“反共蓝”和“亲美蓝”,其实是“同体”。

   不过,胜选拿回执政权始终是国民党的第一目标。去年,当朱立伦要从江启臣手中夺回党权时,他比年轻人老谋深算,他知道失去北京的支持,国民党也就失去两岸关系的发言权,更没有机会重夺大位。于是,重新肯定九二共识,有人说他是把“反共”的心魔深藏了。

   但是,真有“反共蓝”跳了出来投靠绿营。退役少将于北辰宣布退出国民党时向媒体吐露了心里话:“国民党已经忘记反共,未来选举,绝不可能赢。”于北辰是外省二代,如今变成了“台独绿”。事实上,也证明了“反共蓝”与“台独绿”的同体同型。不过,“反共蓝”也有“借共打绿”的策略思维。只是,当下蓝营内部也还有“战斗蓝”,认为做“民进党B队”是不可能赢民进党的。所以,国民党目前的路线也呈现“模糊”状态,许多候选人回避统独问题,只是与民进党计较市政问题。

   目前很有可能代表国民党竞逐台北市长的蒋家后代蒋万安,在民调中略胜,但是被绿营讥笑:只靠帅脸怎赢?事实上,在重大议题上,例如民进党提出的“修宪案”,他都呈现“倚绿”倾向,有国民党老兵在他的脸书留言要他“想想爷爷”,还有人留言痛骂他“不忠不义不仁不孝”,“蔡英文和民进党已经把你的祖宗祖坟给挖了,你还坚决拥护蔡英文?”更有论者指他不但少了中国人的气节,更没有祖上“两蒋”反“台独”、反“一中一台”的狠劲。

   俄乌战事发生后,马英九在出席中华战略学会会员大会时表示要“一方面备战,一方面谋和”,引起多方议论。有人认为,马英九对美国大概率不会出兵的判断,应该符合事实。他认为两岸开战台湾是“唯一的输家”,更是判断正确。但是,他提出“一方面备战”与“一方面谋和”则是矛盾的。固然,面对年底“九合一”选举,马英九的话有很大的选举考虑,他的“谋和”基调,正是看到当前面对“今日乌克兰,明日台湾”的恐慌,台湾岛内要求和平的声音增长而发。国民党在今年的选战打“和平牌”,是非常有利争取选民的支持的。但是,问题的根本在于“台独必然导致战争”,马英九应该强调的是,反台独才能避战。然而,他恐怕得罪岛内选民,也怕被戴上“红帽子”,不敢讲了。

选举政治,是岛内的最大政治生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45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