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孔田平:中东欧安全环境受到巨大冲击

更新时间:2022-06-02 19:34:08
作者: 孔田平  

  

   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中东欧国家安全环境趋于恶化。北约东翼的中东欧国家感受到强烈的不安全感,成为应对危机的“前沿”。危机也触动了巴尔干敏感的地缘政治神经,引发相关国家对地区局势的担忧。

   北约东翼的军事化

   俄乌冲突使北约东翼国家的安全环境发生深刻变化,这些国家除匈牙利外,均向乌克兰提供了军事援助。为应对危机,北约启动了防御计划,在东翼部署了四万名士兵。此外,北约还决定在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匈牙利和斯洛伐克部署四个新的战斗群,作为在波罗的海三国和波兰四个战斗群的补充。今年6月北约将在马德里再次举行峰会,预计这次会议将把加强北约东翼安全作为重要议题。

   与俄在冲突爆发前提出的“北约退回1997年之前边界”的要求相反,北约东翼的军事化正在进一步强化。1997年5月,北约与俄签署《北约与俄罗斯互关系、合作和安全基本文件》,承诺不会在新成员国建立永久军事基地。由于俄乌冲突,这一文件现已名存实亡。2021年5月,美国总统拜登参加了“布加勒斯特九国”(由中欧和东欧九个国家组成,旨在深化北约东翼国家间军事合作,包括保加利亚、匈牙利、爱沙尼亚、立陶宛、拉脱维亚、波兰、罗马尼亚、斯洛伐克和捷克)线上峰会,罗马尼亚总统约翰内斯在会上呼吁盟国增加在罗军事存在。预计北约和美国将考虑在罗建立永久军事基地的可能性。捷克政府也在考虑允许美设立军事基地。4月7日,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强调,北约需要在中东欧地区建立永久军事基地,其中包括波罗的海国家和波兰。

   乌克兰危机加剧了北约东翼国家的安全焦虑。俄乌冲突爆发后,波罗的海国家和波兰向乌提供了大量军事援助。捷克向乌提供了T-72坦克和装甲步兵车,成为首个向乌援助坦克的北约国家。斯洛伐克则向乌提供了S-300防空系统。北约东翼国家还纷纷计划提升军费、重整军备。3月,波兰通过《保卫祖国法》,决定增加国防预算,从2023年起将国防支出提升到相当于GDP3%的水平,扩大军队规模至30万人(包括25万职业军人和5万国土防御部队),恢复预备役制度以及提高军人福利。波兰希望建立一支强大、现代化且装备精良的军队,以应对“来自俄罗斯的威胁”。罗马尼亚宣布从2023年起将其国防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从2.02%提高至2.5%。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也表示拟将国防开支GDP占比提高至2.5%以上。匈牙利对危机的应对与众不同,3月7日该国总理欧尔班签署法令,允许北约在匈西部部署军队,但禁止通过匈国境向乌运送武器。

   触动巴尔干“痛点”

   俄乌冲突触动了巴尔干地区敏感的地缘政治“痛点”。北马其顿独立后的首任外长马列斯基认为,俄罗斯与西方的对抗预示着西巴尔干将进入一个“危险的时代”。冲突爆发后,欧盟立即向波黑增派500名维和军人,以应对可能出现的不稳定局势。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表示,担心“俄的入侵会扩散到格鲁吉亚、摩尔多瓦和西巴尔干”。科索沃“总理”库尔蒂认为巴尔干“面临比波罗的海国家和摩尔多瓦更大的危险”。

   西巴尔干国家中只有塞尔维亚、波黑未加入北约。2007年,塞议会通过决议,宣布军事中立。俄乌冲突爆发后,塞总统武契奇表示支持乌主权与领土完整,但反对对俄经济制裁。3月18日,武契奇接受媒体采访时谴责西方国家在乌克兰和科索沃问题上推行“双重标准”。武契奇称俄在外交上从未反对过塞,且一直恪守联合国安理会第1244号决议,支持塞维护主权与领土完整,相反,西方国家一步步把塞推向困境。武契奇称85%的塞尔维亚人支持俄,他也领导执政的前进党及其联盟利用“亲俄叙事”赢得了4月3日举行的总统和议会选举。但塞尔维亚仍以加入欧盟为目标,因此在俄乌冲突问题上继续面临选边的压力。

   科索沃“总统”奥斯马尼称,俄在巴尔干有“破坏性利益,对攻击科索沃、波黑和黑山有兴趣。俄在塞尔维亚的影响实际上在增长”。奥斯马尼认为,作为“俄代理人”的塞尔维亚,受到俄乌冲突的“鼓舞”,有可能与俄一道采取行动。在冲突爆发三天后,科索沃请求加快加入北约的步伐,还邀美设立常设军事基地。由于尚未得到西班牙、斯洛伐克、希腊和罗马尼亚等国的承认,科索沃加入北约尚面临诸多障碍。

   波黑希望加入北约,且已加入了北约的“成员国行动计划”(加入这一计划的国家被认为是北约候选国)。俄罗斯认为波黑若加入北约就属于敌对行为。俄驻波黑大使伊戈尔·卡拉布霍夫3月在接受电视采访时以乌为例警告波黑,称“如果面临威胁,我们会做出反应”。长期以来,俄罗斯苦心经营与波黑塞族共和国的关系。俄与塞族人有着文化、历史的亲缘关系。大部分波黑塞族亲俄,反对与西方结盟。俄乌冲突爆发后,欧洲一些观察家担忧俄会利用“其在波黑的代理人”在巴尔干开辟“第二战线”。由于波黑主席团塞族成员多迪克反对,波黑未能通过谴责俄的决议。主席团波族成员扎费罗维奇称塞族共和国的“分离主义决定”正在威胁波黑主权和领土完整。

   塞尔维亚对俄乌冲突的态度加剧了一些国家对塞的不信任。与“恐俄症”相关的“恐塞症”成为困扰巴尔干稳定的隐忧。科索沃“总统”奥斯马尼批评塞继续将科索沃、黑山和波黑视为“临时国家”。保加利亚的欧洲议会议员卡内夫认为,只要有塞尔维亚参与,西巴尔干的难题就得不到解决。尽管巴尔干的地缘政治态势总体稳定,但俄乌冲突对巴尔干的溢出效应仍不可忽视。

  

   孔田平,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

   来源:《世界知识》2022年第10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36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