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于沛: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与世界历史进程

更新时间:2022-06-01 23:45:18
作者: 于沛  

  

   [摘要]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指当代世界体系正在发生着深刻的调整和变革,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改变了近代以来世界历史的方向,世界向多极化发展。“大变局”是“历史合力”的产物。其主要内容是世界经济版图正在改写、国际力量对比发生了最具革命性的变化、新科技革命加快重塑世界、全球治理体系变革加速推进、维护人类文明多样性成为不可遏制的历史潮流。这是世界之变、时代之变、历史之变。进入21世纪以来,世界多极化在历史大变局中明显加速,这是不可逆转的世界历史发展大势。

   [关键词]历史大变局 世界体系 历史合力 世界多极化

  

   2017年年末,习近平接见我国驻外使节发表重要讲话时,作出“放眼世界,我们面对的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重大战略判断。近代以来的世界经济、科技、文化、安全、政治等格局都在发生深刻调整。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使大变局加速演进,世界进入动荡变革期,这对世界历史进程已产生并将继续产生深远的影响。

   一、世界历史站在新的十字路口

   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主要是指今日之世界体系和国际格局正在发生深刻的调整与变革,这是世界之变、时代之变、历史之变。然而,“今日”是“昨日”的今日,历史不能割裂。欲从整体上思考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真谛,宜回溯到17世纪欧洲“三十年战争”结束后的,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和约》(以下简称《和约》)签订时。《和约》确立了以单一主权国家作为国际政治的主体,重新划定欧洲国家的政治版图,形成欧洲战略新格局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这标志着中世纪神权统治的终结,由此开始形成以欧洲为中心的资本主义世界经济政治体系、资本主义世界新秩序。

   18世纪末19世纪初的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战争,把欧洲搅得天翻地覆,不仅破坏了欧洲各国的政治结构、领土疆界,而且打破了建立在封建统治基础上的欧洲均势。英国和俄罗斯、普鲁士、奥地利组成反法“神圣同盟”,从1792年到1815年20余年间,发动了七次反法战争。法国战败后,欧洲列强于1814年~1815年在维也纳召开会议,形成了欧洲协调的“维也纳体系”,这依然是强权政治的体系。

   19世纪70年代,资产阶级血腥镇压了巴黎公社,资本主义进入相对平稳发展时期,自由资本主义开始向垄断资本主义过渡。20世纪初,世界主要资本主义国家进入帝国主义发展阶段。帝国主义就是战争,1914年~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形成的凡尔赛-华盛顿体系,是帝国主义战胜国为分赃而构建的世界体系。美国大发战争财,由战前的债务国变成债权国,1919年即拥有世界黄金储备的40%。美国称霸世界的野心急剧膨胀。时任美国总统的威尔逊(Thomas Woodrow Wilson)声称,金融领导地位将属于我们,工业首要地位将属于我们,贸易优势将属于我们。美国的目标,是建立符合美国价值观的“世界秩序”,领导和指引世界。凡尔赛-华盛顿体系不仅加深了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也加深了帝国主义和殖民地半殖民地的矛盾。它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引发了五四运动,促使中华民族空前觉醒。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形成的雅尔塔体系,是大国博弈的产物。它虽然维持了战后大致稳定的世界格局,却充斥着大国支配小国的强权政治、霸权主义,成为许多矛盾和冲突的重要根源。1946年3月5日,英国前首相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在美国富尔顿发表“铁幕演说”,拉开“冷战”序幕。1947年3月12日,杜鲁门在美国国会宣读了遏制“苏联和共产主义扩张”的咨文,标志着“冷战”正式开始。

   “冷战”期间,世界体系由东西方两大阵营对垒,演变成美苏两极格局对峙。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以雅尔塔体系为基础的两极格局不复存在。美国垄断资产阶级弹冠相庆,妄称这是“当代历史上辉煌的一页”,“其中最有意义的是作为一种巨大的政治与意识形态力量和现象的马列主义的消亡……马列主义已经寿终正寝”。在所谓历史已终结在“经济和政治的自由主义的最后胜利”之时,美国成为“一超”,迫不及待地要充当“世界领导者”。“美国面临的终极挑战是:如何把自己的权力转变成道德共识……让别国愿意接受自己的价值观,因为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尽管看起来不愿意接受,但是事实上却急切需要有一种开明的领导力量。”所谓“开明的领导力量”,即单极时代的“美利坚新帝国”,实现美国独霸天下。

   1999年3月科索沃战争,揭开了冷战后美国以武力构建单极世界的序幕。1999年~2020年,美国自食其言,五次策动北约东扩,使北约从12个创始国扩张至30个成员国,几乎将原苏东阵营的中东欧部分都囊括进来,形成对俄罗斯直接的军事威慑。美国在“维护民主”“保护人权”“人权高于主权”等幌子下四处用兵。如武装干涉索马里,出兵海地,导弹打击苏丹和阿富汗,空袭波黑塞族地区,并先后发动了海湾战争(1991)、科索沃战争(1999)、阿富汗战争(2001)、伊拉克战争(2003)和利比亚战争(2011)等。2001年“9·11”事件后,美国新的安全理念和“先发制人”等军事战略,在之前的“超越遏制战略”等政策的基础上纷纷出台,单极与多极、称霸与反称霸的斗争成为影响世界历史进程的重心。

   然而,世界历史矛盾运动的客观规律,并不以美国等西方大国的意志为转移。如果说公元1500年前后新航路的开辟,迈出了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的第一步,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那时是“资本主义国家的群体崛起”,那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特别是20世纪八九十年代后世界格局和世界体系所发生的深刻变化,则凸显出“发展中国家的群体性崛起”,“自由资本主义正在减弱,尤其是新自由资本主义”,“从七国集团到二十国集团,全球政策结构比例正在发生变化……一个全新的世界正在冉冉升起”,历史开始向东方倾斜。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蓬勃发展,帝国主义殖民体系彻底崩溃,100多个民族独立国家诞生,占世界陆地面积和总人口的70%以上。它们维护国家主权,发展民族经济,与新老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进行着长期的斗争。20世纪60年代部分亚非拉国家发起了不结盟运动,1964年组成了“77国集团”,并建立了一系列原料生产国组织和区域组织,发展中国家作为一支独立的政治力量登上国际舞台,第三世界兴起并迅速发展。

   到20世纪八九十年代,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已成为推动建立国际新秩序的强大力量,这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戴维·蓝普顿(David M.Lampton)教授认为:“20世纪90年代后半期,中国20年来的持续快速发展和深刻变化,打破了所有的保守预期,令全世界重新审视中国的影响力……不知不觉之中,中国竟已与美国一起,在其他经济体告急之时,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曾任波兰副总理的经济学家格泽高滋·W.科勒德克(Grzegorz W. Kolodko)指出,“中国的绝对地位,以及对全球事务的影响力正在提升,在可预见的未来还会继续提升……中国的发展不会停止”,“中国在世界面前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中国变成了引领潮流的国家”,西方“应该承认这个现实”。

   面对着世界向多极化发展的时代之变,西方学者惊呼“世界正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风险”,那就是美国对世界的影响力日渐萎缩、衰落。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曾提出20世纪后半期美国衰落的五个阶段:1957年苏联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卫星之后;20世纪60年代后期,尼克松(Richard Nixon)总统宣布了多极化之后;1973年阿拉伯石油禁运之后;20世纪70年代末苏联扩张之后;20世纪80年代后期里根(Ronald Reagan)总统的财政和贸易赤字爆发之后。约瑟夫·奈(Joseph Nye)认为这还不够。2015年他对亨廷顿的“五个阶段”做了补充,认为“在21世纪,还必须加上2008年的金融危机和大萧条之后的时期”。

   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性在21世纪继续深入推进,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改变了由西方国家单一主导人类命运的世界体系。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改变了世界历史的方向,世界历史走到了一个新的历史拐点,站在了新的十字路口。

   二、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哲学思考

   黑格尔认为,人类观察历史的方法可以分为三种,即“原始的历史”“反省的历史”和“哲学的历史”。前两种基本是编年史以及在编年史基础上历史精神的扩展,是“死”历史,而哲学的历史,不仅要“放弃对于事实的个别描写”,还“必须用抽象的观念”展开历史的叙述和思考。所谓“‘历史哲学’只不过是历史的思想的考察罢了”。“哲学用以观察历史的唯一的‘思想’便是理性这个简单的概念。”从这一认识出发,黑格尔把世界的历史看作统一的过程。马克思的世界历史理论源自黑格尔,但超越了黑格尔,他“把经济的社会形态的发展理解为一种自然史的过程”,明确指出资本主义的灭亡和社会主义的胜利同样都是不可避免的,科学地揭示了世界历史进程的本质内容和光明前景。

   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从世界体系深刻的调整、变革和转折中体现出来,而世界体系发生“深刻的调整、变革和转折”的动因或基础,则深植于世界历史进程中政治、经济、文化、科学技术和社会结构规律性的历史运动和演变中。

   这些主要表现为,近代以来资本主义经历了自由竞争、垄断、国家垄断三个阶段。在欧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产业结构和对外扩张的方式,都发生了深刻变化,特别是资本主义基本矛盾越来越具有全球性,而使这一矛盾日趋深化和复杂化。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社会主义则实现了从科学理论、革命运动,到创建社会主义制度的伟大变革。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遭到空前挫折,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成为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中流砥柱,中国的国际地位和世界影响力大大提升,社会主义制度再次彰显出强大的生机和活力,重放光彩。

   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从16世纪起得到迅速发展,伴随着资本原始积累和殖民侵略扩张,逐渐形成了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体系。但20世纪世界历史巨变,彻底打破了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的一统天下,世界经济体系演变成涵盖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的“两个平行市场”,以及资本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国家、民族独立国家三类国家的世界市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之后,以国际分工为基础、以世界市场和世界经济体系为纽带的经济全球化趋势大大加强。美国把全球化看成自己政治霸权和文化霸权的延伸,使全球化成为全球霸权的自然学说,遭到世界各国人民的普遍反对。

   19世纪中叶以后,现代科学技术得到迅速发展。20世纪初物理学革命所形成的相对论和量子力学,使科学技术水平和科学思维方式都发生了划时代的变革。自20世纪中叶开始,以电子计算机为标志的信息革命,开辟了人类科技革命的新纪元。近年来,在互联网、大数据、超级计算、传感网、脑科学等新理论新技术的驱动下,人工智能加速发展,成为引领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战略性技术。这不仅极大地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促进经济社会的飞速发展,而且渗透到国际政治、社会生活和精神文化等领域。

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深刻地影响着人类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念的变革,特别是文化理念的变革。1982年,世界文化大会《关于文化政策的墨西哥宣言》指出:“文化是体现出一个社会或一个社会群体特点的那些精神的、物质的、理智的和感情的特征的完整复合体。(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312.html
文章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22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