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慧刚:从文本到图像:论陶渊明手中之“杖”

更新时间:2022-05-31 09:56:08
作者: 王慧刚  

  

   三、陶渊明手中之“杖”的意义分析

  

   陶渊明《和刘柴桑》曰:“良辰入奇怀,挈杖还西庐。”《与殷晋安别一首》曰:“负杖肆游从,淹留忘宵晨。”在《和刘柴桑》一诗中,“挈杖”意为提杖而行。“一作‘策杖’,意谓扶杖,未佳,此时遇良辰而高兴,不觉提杖而行,故曰挈杖。”因为“良辰入怀,故无须拄杖也”。而《与殷晋安别一首》“负杖肆游从”中的“负杖”,意谓“加其杖颈上”,“不拄杖而担之,兴高而步健也,与《和刘柴桑》所谓‘挈杖’相近”。可见陶渊明在表现他的最佳精神状态时恰恰不是靠拄杖来展现,而是要尽量抛弃掉“杖”对他行走状态的影响。

   在渊明笔下,“杖”更多的只是体现其基本的实用价值。杖本是辅助行走的生活用具,当道路崎岖难行时,借助“杖”能够保持身体的平衡。如陶诗《归园田居》曰:“怅恨独策还,崎岖历榛曲。”就是写诗人游历之后“杖策”还家的情形。这里的“杖策”似乎看不出什么特别的文化意义。而且渊明拄杖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潜有脚疾”(《宋书·隐逸传》),走路不方便,自然需要“杖”加以扶持,而不是为了显示什么“逍遥脱俗”。

   当然,渊明诗文中的“杖”也不能说完全没有象征意义,如《癸卯岁始春怀古田舍二首》:“是以植杖翁,悠然不复返。”“植杖翁”,典出《论语》:“子路从而后,遇丈人,以杖荷……植其杖而芸。”就是借荷丈人的悠然自得来表示自己决心躬耕隐逸。“杖”代表了隐居生活的安闲自适。所以当他决定出仕,告别这种闲居生活时就写道:“投策命晨装,暂与园田疏。”(《始作镇军参军经曲阿一首》)“策扶老以流憩,时矫首而遐观。”(《归去来兮辞》)但这种象征意义并非渊明发现或独有,因此我们的结论仍然是,陶渊明对“杖”的文化意义并没有独特的贡献。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能从后人的诗词中发现咏陶和陶的作品,也能从后人的诗词中发现写“杖”的作品,但却很少发现以渊明持杖为写作内容的作品(题渊明画像诗除外)。

   综上,宋代李公麟以及宋之后所画的渊明拄杖画像,其实并不符合真实的陶渊明形象,它更多的是代表了后人对陶渊明形象或者高士形象的理解:儒雅、高逸、脱俗、从容、富有诗意甚至带有浪漫。有人这样说:“我一直崇尚高士精神,多年来也常画高士图,画得多了,笔下默然形成了自己心中理想的高士形象。我所画的高士,体态丰满、憨态可掬,大智若愚、悠然自得,常常奇石为伴、竹下品茗……具体所画是哪个年代、哪位高士也无需区分,只不过是我理想中的符号。高士已往矣,但高士精神长存,所画不仅为寻古趣、拟古意,更为寄情怀。”[17]如果把陶渊明画成驼背佝偻、面黄肌瘦、神态凄然、拄杖跛行的样子,也许更符合真实的陶渊明,但无疑也会招来更大的不满和批评。

   ①袁行霈《陶渊明集笺注》,中华书局2003年版,本书所引陶渊明诗文均出自此书,出处不再一一另注。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281.html
文章来源:《天中学刊》 2021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