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齐红深:揭露日本奴化教育罪行 振奋自强不息的中华民族精神

更新时间:2022-05-29 13:32:08
作者: 齐红深  

                        

   编者按: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新时代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工作的意见》指出,要以理想信念、思想道德、传统文化、科技素养和法治教育为重点,充分发挥广大老干部、老战士、老专家、老教师、老模范在教育引导和关爱保护青少年方面的优势作用,促进青少年成长成才,为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贡献力量。要求坚持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铸魂育人,讲好红色故事、传承红色基因,积极引导青少年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加强青少年法治教育和权益保护,实施“五老”关爱下一代工程,优化青少年健康成长的社会环境。齐红深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至今,组织85位成员自费收集到三千多位日本侵华亲历者的口述历史及其图片、书籍、旧物等历史资料,22次应邀在国际学术会议上作报告,受到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央电视台等媒体三百多次公开报道。他们用爱国精神浇灌出许多饱经风霜老人的言说欲望,唤醒了勿忘国耻、振兴中华的民族觉醒,为中国留下了珍贵的历史记忆。本文是齐红深2005年8月15日在全国关工委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原文。他用大量事实和通俗的语言简要介绍了日本实行奴化教育的罪责。2015年7月30日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五次集体学习,强调要做好战争亲历者头脑中活资料的收集工作,抓紧组织开展实地考察和寻访,尽量掌握第一手材料。要通过多种形式的宣传阐释和主题教育活动,使全国各族人民牢记由鲜血和生命铸就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伟大历史,牢记中国人民为维护民族独立和自由、捍卫祖国主权和尊严建立的伟大功勋,牢记中国人民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作出的伟大贡献,弘扬伟大抗战精神。要深入开展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研究,必须坚持正确历史观、加强规划和力量整合、加强史料收集和整理、加强舆论宣传工作,让历史说话,用史实发言,着力研究和深入阐释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伟大意义、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重要地位、中国共产党的中流砥柱作用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的关键等重大问题。经李克强总理批示,齐红深把自费收集的珍贵资料无偿捐献给国家。国家有关部门批准将他们编辑整理的日本侵华证人、证言、证物出版。本文虽然是1 7年前的文稿,但今天读起来仍然感到栩栩如生,是落实《意见》对青少年传承中华民族历史文化基因、携手迎接二十大主体教育活动的的重要内容。当前,各地关工委正在深入开展“老少同声颂党恩、携手喜迎二十大”的主题教育实践活动,引导广大青少年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成为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本文以历史亲历者大量丰富生动的亲身经历和感受,对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振奋自强不息的中华民族精神,仍然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内容和生动的教材。

  

  

   在原全国政协副主席吕正操将军、原中顾委委员辽宁省委老书记郭峰等老领导的关怀、指导、支持下,我组织全国各地80多位专家学者,历时22年,开展日本侵华殖民地教育调查研究。我们同死神做斗争,抢救到1284位日本侵华殖民教育见证人的口述历史;同日本人争夺,自筹60多万元抢购到1200多种教科书等实物和3000多幅历史照片。成立了在全世界占有口述历史资料最多、占有伪满洲国教育资料最多、占有日本侵华教育资料最多的民间研究机构。

   我们调查的日本侵华历史的见证人,都是1890—1934年间出生的,有的接受完访谈不久就离开了人世。这是中国民众关于二战苦难的历史记忆和口头遗产。

   他们都从自己在历史中所处的“那一个”特定的“点”上,见证了日本侵华殖民教育以及军事、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方方面面。他们讲述的每一个故事都是悲惨、壮烈而感人的。他们多元的文化背景、曲折的人生经历,增强了口述历史的史料价值、历史认识价值和文化价值。那些冒着生命危险保存了几十年的珍贵照片和实物,更增加了真实性和对视觉的冲击力。我们的研究成果,作为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重点出版物,分别被人民教育出版社、辽海出版社、昆仑出版社出版。

   亲历者回忆的内容非常广泛,包括教育制度、学校设置、培养目标、学校管理、课程、教材、教学方法、校内校外活动、“勤劳奉仕”、军事演习、师生关系等方方面面,还有“协和会”、“道德会”等社会教育、社会文化等等。能够从广阔的背景上,多角度、多侧面、立体地见证日本殖民地教育的政策、制度、实施、效果等方方面面。如果要从浩如烟海的资料中,对日本侵略者对台湾50年、对大连40年、对东北14年、对其他侵占区不到8年的殖民教育进行概括的话,我认为最能够揭露其罪恶本质的一个概念,就是“奴化教育”。奴化教育一针见血地揭示出日本对华教育侵略的根本目的,是摧残中华民族精神,妄图使中国永远不能独立,让中国人永远当亡国奴。正如毛泽东在《论持久战》和邓小平在《一二九师文化工作的方针任务及其努力方向》中指出的那样,日本帝国主义灭亡中国的政策,包括物质的和精神的两个方面。在精神方面,推行奴化教育,摧残中国人民的民族精神、国家观念和反抗意识,在太阳旗下只能当顺民,不能有一丝一毫的中国气。台湾一位学者也说过,别的殖民者是要你的东西,日本殖民者不光要你的东西,还要你的人心。

   日本侵略者在台湾地区实行奴化政策,种下了“台独”的祸根,“去中国化”产生了效果。李登辉就是奴化教育产生效果的典型。他曾大言不惭地对日本右翼作家司马辽太郎说:我过去只知道自己是日本人,后来只知道自己是台湾人,从来不知道自己是中国人。

   日本侵略者每到一地都大力推广日语。他们不是把日语单纯作为一种语言和交际工具,而是以日语为手段,宣扬日本的文化,培养对日本的亲近感,推广效忠日本天皇的价值观念和思维方式。他们运用各种教育手段,宣扬侵略有理,占领有功,挖空心思编造理由把侵略行为正当化。奴化教育的阴险、毒辣程度和危害性真是令人触目惊心啊!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立即下令禁止学校悬挂中国国旗和孙中山像,搜查烧毁反日爱国的进步书籍,对中国原有教材进行涂抹。许多亲历者回忆了类似于法国作家都德著名小说《最后一课》的情景。85岁的冯志良老人说:1931年我在西丰县读小学二年级。校长向全体师生宣布发生了“九·一八”事变,同时,给我们讲授了早年普法战争后,一位法国教师向学生讲“最后一课”的故事,最后他说我们这也是“最后一课”,从现在起,我们也是亡国奴了。当时,师生都痛哭失声。鞍山师范学院87岁的李则民教授回忆说:九一八事变后,学校被查封了,我们不敢上学。在沈阳街头,时常看到被日本杀害的抗日军民的头颅悬挂在电线杆子上。吉林省委党校的一位老干部说:有一次我们正在上课,忽然闯进来一帮端着刺刀的日本兵,砸坏了学校的影壁墙,又闯进教室翻学生的书包、课桌,检查有没有进步书籍。原来是他们从学校门前路过时,看到影壁墙上有砖雕的中国国旗,就野蛮地闯进来。当时在黑龙江上初中的赵家实老校长说:“我们老师的丈夫是国民党军官,有一天女老师到我们教室里跟大家告别说,我要回祖国大后方去了,让我们再唱一遍国歌吧!你们大家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是中国人,根本不是什么满洲国人!”

   “我是中国人”,我们现在说起这句话也许谁都不会有什么诧异,也没有过多的激动。因为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太普通太习以为常了。可是在日本侵占下的东北,谁要说是自己是中国人就是“政治犯”。有位亲历者回忆说,有一次在火车上,日本宪兵故意问他身边一个商人模样的中年人:“你是哪国人?”商人没有反应过来,不假思索地说:“我是中国人。”日本宪兵啪啪左右开弓打他嘴巴。边打边问:“你到底是哪国人?”这时候那个商人突然醒过神来,吓得急忙改口说:“我是日本人。”日本宪兵照样打他,边打边用日本话骂:“亡国奴,中国猪。”他显然是吓昏了,我急忙提醒他“是满洲国人”。家长怕孩子在学校出事,上学前反复嘱咐“就说自己是满洲国人”。许多在日本投降时十五六岁的学生突然听说“中国胜利了”“我们是中国人”,都感到莫名其妙。可见,日本侵略者推行奴化教育就是要摧残中华民族精神,达到灭我国家、灭我种族、灭我文化的目的。

   为了实现彻底灭亡中国的目的,日本制定了奴化教育方针和一整套完整的制度,采取各种手段,把奴化教育无孔不入地渗透到方方面面。比如:

   由日本人担任教育行政部门的重要职务,派遣日本人掌握学校实权,向学校安排大量日本人教师上课。

   缩短学制,降低受教育水平,取消普通中等教育,加强日语教学。强化奴化思想训练,加强“国民道德”“建国精神”和时局教育。在各级学校里,学生们都只能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用在学习“建国精神”,恭敬“天照大神”,尽忠诚于“天皇陛下”,与日本“一德一心”。

   编写奴化教育教材。在内容上宣扬日本侵略的“正当性”、“合理性”和“功绩”,宣扬日本的军国主义文化。

   通过学校和社会教育等各种方式渠道,鼓吹“日本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胡说“中国不构成为一个国家”,散布“大东亚共荣”,传播日本神道,传播日本殖民文化。到处修建日本神社,让中国人也尊奉天照大神。

   辽宁大学教授徐德源回忆说:为了不让我们知道自己是中国人,日本人篡改了中国历史。在小学时,常被强迫背伪满“建国宣言”:“向我满蒙各地,属在边陲,开国绵远,徵诸往籍,分并可稽,物产丰饶,实为奥府”,胡说东北地区在历史上就是单独开国,并且从历史上、地域上、文化上编造理由,宣扬“满蒙独立、日满协和”的“依据”。他还说:1934年,溥仪当皇帝时发表的《即位诏书》,我至今还记得:“我国肇基,国号满洲,于兹二年,爰天意之爱民,赖友邦之仗义……而日本帝国,冒群疑而不避,犯众纠而弗辞,是等解悬,功同援溺”,把侵略我国东北的行为美化成甘冒世界反对、消除凶残、救民于水火的仗义之举。中小学的《国民道德教科书》《国史教科书》《地理教科书》《日语教科书》《国语教科书》中也都充斥着这些骗人的谎言,即使算术等理科教科书里,也千方百计地将奴化内容渗透进去。就连《三字经》里,也加进了“九一八,满洲兴;康德帝,都新京”的内容。

   举行朝会是各级各类学校的制度。每天早晨上“朝会”,升日本和伪满“国旗”,唱日本和伪满“国歌”,向日本天皇和伪满傀儡皇帝行九十度深鞠躬礼。日本人发现哪个学生怠慢或不敬,就用日本“武士道”那一套打你耳光或把你摔倒在地。还让学生面对面,互相打耳光,称之为“协和嘴巴”。

   日本侵略者特别重视利用节假日、纪念日对师生进行奴化教育。比如,1935年5月2日,伪满洲国傀儡皇帝溥仪访日归来,颁布了《回銮训民诏书》,要求国民必须与日本“一德一心”,尊日本为“亲邦”。以后就把5月2日定为“诏书奉诞日”,隆重纪念。许多口述者回忆说:学校在礼堂或校长室用木制屏风隔出个地方叫“奉安殿”,平时,把“诏书”用黄布包好装在一个黄色的小木匣里,供奉在神龛里。每年5月2日,学校都要隆重举行仪式,全体师生列队肃立,伪村长、协和会会长以及校长、教职员工在前,学生在后。校长身穿墨绿色的“协和服”,颈间戴一条黄色绳带,称为“协和带”,戴着白手套,慢步走向“奉安殿”正前方,从神龛里取出“诏书”,高声诵读,全体师生都要立正、低头恭听。整个仪式庄严而神秘。背诏书,是所有学生的必修课。每周一举行朝会时也要背诵《回銮训民诏书》。

日本把1941年12月8日偷袭珍珠港,称为“大东亚圣战”。每年这一天,日本统治者都要把战死的日军骨灰盒移送回国。把这一天称为“英灵奉迎日”。组织铁路沿线附近的师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23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