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彭锋:元宇宙的诞生与人类世的终结

更新时间:2022-05-28 11:45:25
作者: 彭锋  

  

   近年来,“元宇宙”和“人类世”成为两个热门话题。不过,将这两个话题联系起来的讨论并不多。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这两个话题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联系,然而,既然它们差不多在同一个时间成为讨论对象,我想我们还是有理由将它们联系起来讨论。这理由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生存状况——任何热门话题,或者说任何话题之所以能够变得热门,或多或少都与我们的生存状况有关,都切中了我们所处时代的要害。

   “人类世”从总体上来说是一个批评性概念,它关注的是人类活动给地球带来的变化。尽管人类很早就在地球上活动,但是人类的活动在很长时间里都不足以改变地球的自然状态。换句话说,人类与地球在很长时间里都和谐相处,而且人类本身也是在地球上完成进化的,人类是地球自然演变的结果,人类活动是自然力的表现。但是,从工业革命开始,人类发明超自然力的知识和技术,用它们来征服自然,以满足人类特有的生活方式,于是地球的自然形态遭到了破坏,空气、水、土壤等自然资源被污染,气候变暖、冰川消融、海平面上升,包括人类自身在内的地球上的生命都受到了巨大威胁,地球进入了人类世。由此可见,“人类世”这一概念的提出源于人们对自身活动的批判性反思。尽管在关于人类世的著述中,有不少关于地球末日的想象,但这并不意味着人类要返回前人类世。前人类世并不适合人类生存,适合人类生存的是人类世,因此,身处人类世中的人们要做的不是返璞归真,而是保持可持续发展。换句话说,如何维持人类特有的生活方式而不至于破坏地球的生态环境,这既需要人类贡献出科学和技术,更需要人类贡献出生存智慧。

   与“人类世”概念所表达的批判性反思不同,“元宇宙”的出现则体现了一种盲目的乐观。一个有趣的对照是,“人类世”概念出现之前,人类世已经开始了很长一段时间。换句话说,人类世是自然的历史进程的结果,当人类意识到自己身处人类世时,人类早就身处人类世之中了。从这种意义上说,“人类世”是一个哲学概念,它的反思性、批判性不言而喻。但是,“元宇宙”概念不同。尽管不少人宣称元宇宙已经来临,但人类的生活世界并没有发生重要的变化。“元宇宙”不是一个反思性的、批判性的哲学概念,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它有点像一个预言性的、鼓吹性的经济学概念。经济学家似乎比哲学家对元宇宙更感兴趣,人们感兴趣的或许不是元宇宙可能制造出的问题,而是元宇宙蕴含的巨大的经济潜力。正因如此,人们对元宇宙的情绪在总体上是乐观的,因为对于未发生的事情我们总是倾向于把它想象得更加美好,当然它也真有可能变得更加美好。正如波普尔所揭示的那样,预言可以导致预言的实现。一个成功的预言,很有可能就会导致成功的结果;一个失败的预言,很有可能导致失败的结果。

   如果我们将人类世与元宇宙并置起来思考,就会身处现实与想象、悲观与乐观的矛盾状态之中。我们对人类世的各种担忧,在元宇宙中将烟消云散,因为元宇宙将我们带出了人类世,进入了后人类世或者人工智能世。人类世如此短暂、如此戏剧性地终结,会让所有鼓吹人类世的人目瞪口呆:人类刚开始意识到自己身处人类世之中,人类世就要终结了!在我们的意识中,人类世的诞生与终结几乎同时出现。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人类面临的生存方式的变化之巨将难以想象,而人类对于元宇宙的乐观情绪仿佛就成了末日狂欢。有鉴于此,元宇宙很有可能由预言性的经济学概念变成反思性的哲学概念。

   在我们追求更加便利的生活时必须思考这个问题:究竟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是适合人类的生活方式?庄子在两千多年前就警告人们:有机械者必有机事,有机事者必有机心。机械的确会让人类的生活更加便利,但是庄子认为机械化不是人类合适的生活方式,因为人毕竟不是机械,如果因为追求便利而将人异化为机械,那就得不偿失了。

   我们可以展望一下这个问题:在元宇宙中人类究竟占有怎样的位置,或者说人类究竟将会如何生存?在人类世中,人类在地球上占有绝对中心位置。尽管人们经常批判人类中心主义带来的各种弊端,但是克服这些弊端的最终目的仍然是人类中心主义的,或许它将是一种更加优化的、温和的人类中心主义,比如可持续发展。但是在元宇宙中,人类能否占据中心位置将变得十分可疑。尽管元宇宙在根本上是由人类发明的科学技术建构起来的,但是一旦元宇宙建构起来,人类就很有可能不再是它的主人。基于今天技术的展望,元宇宙的主人很有可能是人工智能。由此,在人类世中自然与人类的关系,将演变为元宇宙中人类与人工智能的关系。在人类世中自然孕育的人类最终导致自然的破坏,那么在元宇宙中人类创造的智能是否会导致人类的灭绝呢?这并不是一个耸人听闻的问题。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人类不该对元宇宙有任何想象。人类对元宇宙的想象很有可能是基于人类世的困境,因为人类世中人类对自然的破坏最终也会导致人类的灭绝,而且这种意义上的人类灭绝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人类在对人类世展开反思的时候就已经身在其中,换句话说人类是被抛在人类世中,而没有做出选择的机会。但是,元宇宙不同。人类有机会选择元宇宙,那么元宇宙中人类创造的智能可能就不会必然导致人类的灭绝。但是,这需要人类携起手来,也需要更高的生存智慧。

   在我看来,将元宇宙视为一个经济学概念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这种错误源于人类世中根深蒂固的时间观念和由之而来的进步观念。人类世之所以可能导致自然的破坏和人类的毁灭,正是源于这种时间观念和进步观念。在这种观念的诱导下,人类的欲望永远不会得到满足,人类只会不断追求进步,而不会停下来思考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是合适的。元宇宙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它终结了人类世中最基本的时空框架,让时间和空间失去了意义,让基于时空之上的全部价值判断失去了意义。人类占有时空的欲望,只是人类在人类世中养成的习惯,如果还是保持这种习惯,人类就无法在元宇宙中生存。元宇宙给人类的启示,很有可能不是让人类如何更好地在元宇宙中生存,而是如何更好地在人类世中生存。当人类借助元宇宙的启示而找到在人类世中的合适的生存方式时,人类世就不会终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元宇宙是否还会开始呢?这并非一个毫无价值的问题。如果元宇宙中的时空真的不再有意义,那么这种世代轮替就不会发生。黑格尔的辩证法的最大失误,就在于这种轮替。如果在“正”“反”“合”的辩证演进中,“正”“反”并没有被扬弃,而是与“合”和谐共处,那么即使元宇宙诞生了,也不意味着人类世的终结,人类将迎来更加多元的生活方式。在没有时空限制的元宇宙中,存在过的就不会消失。由此,任何一种存在都将以自身为目的,而不会成为另一种存在的工具。从这种意义上说,元宇宙具有某种解放的功能,但是,如果束缚本身就不存在,解放也就失去了

   意义。

   彭锋,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196.html
文章来源:探索与争鸣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