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苏必德:论思想上的谦逊

更新时间:2022-05-27 00:23:21
作者: 苏必德  

  

   以下为耶鲁大学校长苏必德2022毕业典礼的演讲视频和中文翻译:

  

   诸位2022届毕业生们、家长们和朋友们:

   今天大家在这里共聚一堂,我感到十分荣幸,这一天也因为我们可以亲自来到校园为毕业庆贺而更加意义非凡。在此,我向你们的到来表示欢迎,欢迎你们参加耶鲁大学自新冠肺炎疫情开始以来第一次恢复线下举办的毕业典礼。

   在中断了三年之后,现在,请允许我恢复这一耶鲁的宝贵传统:

   请今天在座的所有毕业生家属和朋友们起立,向2022届杰出的毕业生们表示祝贺。

   现在,请2022届的全体毕业生们感念所有曾支持你们走到今天这一里程碑的人们,请你们起立向他们致敬。

   谢谢各位!

   当我们在这里庆贺之时,我们知道世界各地正发生着冲突与危机,这些全球动荡使我们不能尽兴。然而,当我望向眼前的你们,我同时也看到了希望,人类集体的未来将经由整装待发的你们得到改善。在这片老校区的广场上,充满无限潜力的毕业生们将赋予未来希望。

   最近的几个周末里,全美各所高校的校长们都在为即将走出校园的毕业生们送上毕业寄语,激励他们作为接受过最优质教育的年轻人,已经做好了准备离开母校,去让世界变得更好。当然,从某些方面来讲这是毋庸置疑的,我也在其他毕业典礼上谈到了为这一代和未来几代人改善世界的重要性。

   但是,我希望你们,耶鲁本科学院即将毕业的学生,带着某种不同的心态告别校园。我希望你们在这个充满成就感的日子里认识到,思想上的谦逊也无比重要。你们所受的优秀教育使你们能够认真听取他人的意见,思虑他人的言论,这有时会带来新的观点。所以今天,我的演讲将聚焦在承认未知的勇气,承认我们的错误和改变我们的想法。

   60年前,美国前总统约翰·F·肯尼迪对坐在你们现在位置上满席的听众发表演讲。在战争阴影的笼罩下,他看到的局势与今天动荡的局势类似,而且我估计他在这个讲台上从1962届的耶鲁毕业生身上同样看到了希望。肯尼迪总统在这场具有历史意义的耶鲁毕业典礼演讲中,以其风采和内容赢得了广泛的影响。对于半个多世纪后的我们,仍然可以从他的演讲中得到很多启发,尤其是我们今天要谈到的寻求新视角的价值。

   他在演讲中向毕业生们呼吁要保持思想上的谦逊:“我们常常把所有的事实置于一套预设的解释之下。我们常常乐于接受观点而不愿去思考。”历史告诉我们,确信不疑所带来的严重危害,以及它所滋生的狂妄。

   我在耶鲁读研究生的时候,社会心理学家艾尔芬·詹尼斯(Irving Janis)教授是我其中一位老师。他提出了“群体思维”的理论,并将这种对不同意见的压制与当时美国一系列外交政策的失败联系起来,如越南战争的升级和猪湾入侵。

   猪湾入侵是时任美国总统的肯尼迪决定由中央情报局领导一群武装的古巴流亡者在古巴西南海岸猪湾,向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的古巴革命政府发动的一次失败的入侵。事后,作为总统顾问的阿瑟·施莱辛格描述这次决策为根植于一种“奇怪的假定共识氛围,(其中)没有人反对。”正如肯尼迪本人向《时代》杂志透露的那样:“我们有50人左右,大概是我们能找到的最有经验和最聪明的人,来计划这样一次行动。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认为它会成功......我没听见强烈的反对声音。然而,当我们一败涂地的时候,我们责问自己,为什么事情没有在一开始得到明显的阻止。我想,当你太希望某件事情成功时,你就会与现实隔绝。”这场入侵对于美国来说很难堪,在冷战时期它把古巴推得与苏联更近了。

   然而自肯尼迪总统在耶鲁大学发表演讲后的许多年里,我们看见的却是,隔阂让未经证实的观点得到庇护,而且它们已经变得无处不在且更容易产生。它们就像回声室一样,实时地对这些观点进行重申和加固。在这些隔阂之中,无根据的推测不胫而走,不和谐的氛围让真诚的思想交流举步维艰。简而言之,加强我们已有的共识愈来愈成为一个“舒适圈”,而质疑它们则变得难上加难。

   我想向你们呼吁,拒绝接受这种安逸,因为愿意探索新的想法才会让事情变得不同。我想你们对此一定深有体会。耶鲁大学在学术上的多样性确保了你们不局限于从那些已经与你们观点相同的人身上学习。实际上,肯尼迪总统选择在耶鲁大学谈论这些问题,“是因为一个不言而喻的事实——一所伟大的大学总是会选择站在传播谬误的对立面,而和真相站在一边。”

   我一直以来试图在高等教育中和今天的你们身上培养思想上的谦逊。一位最近从杜克大学退休的社会心理学家Mark Leary对此进行过深入的研究。他重新审视了“承认一个人的观念和观点可能是错误的”这种心理,结果发现它与感恩、利他主义、同情心和更令人满意的关系有关。此外,思想上谦逊的人更有可能因其错误而得到他人的谅解。

   当全球紧迫的挑战需要我们心怀人类福祉,极端主义、两极分化以及由此产生的僵局困扰着世界政治。在这种情况下,Leary教授对于思想谦逊的研究,对社会有着实质上的启示,包括“减少基于信仰和意识形态差异的争吵……(以及)增加谈判和妥协” 。

   四年前我与你们在耶鲁伍尔西音乐厅第一次见面时,我告诉过你们一系列责任将伴随着你们的耶鲁教育,包括持续保持好奇心和仔细聆听他人的意见。在2018年的开学典礼上,我鼓励2022届的成员们铭记,“你们来到耶鲁是因为你们还有需要探索的未知领域。”

   现在,在四年后的今天你们完成了学业,我还想说的是你们获取的知识仍不完整。但尽管你们并非无所不知,你们终将离开耶鲁。通识教育的力量不在于承诺教给你们一切,而在于让你们准备好以有益的怀疑态度来应对各种假设,包括我们对自身所处的假设。它不在于回答的能力,而在于敢于质疑的能力。

   作为毕业生,你们有责任将你们在耶鲁锻造的探究精神带向世界;有责任坚持将各种观点——包括你们自己的观点——推出接受的舒适圈之外;有责任带着你们通过个人研究和广泛讨论而追求理性的决心前行。

   想到这些学术事业的成就时,我想起了伟大的中世纪哲学家摩西·本·迈蒙尼德的一句箴言。他在著作Pirkei Avot的导言中敦促读者“接受真理,无论它出自谁之口”。

   事实上,智慧植根于接受他人带给你的想法的意愿,或者说是责任。仔细聆听,批判性地思考,挑战自己的观点,然后为了发现真理而去改变。正如美国最高法院法官索尼娅·索托马约尔(Sonya Sotomayor)最近所说,“我担心,当人们听到的与他们所想的不同时,他们很容易听不进去了。”

   与那些持有不同视角的人互动交流,并不会让我们背弃自己的信仰,反而会扩大它。倾听我们可能不认同的观点,并不是一种妥协,而是对真理的忠诚。承认我们的错误并不是失败的标志,而是走向博学的必要过程。

   伟大的教育的标志不仅在于我们对于新知识的探索抵达到了多远,还在于我们对现有观点有多少重新的思考;这并不一定意味着要收获多少新的理解,而是我们放弃了多少假设。因为只有当我们将肯尼迪总统在耶鲁大学谈到的“一套预设的解释”置于严格的审视之下时,我们才能摒弃局限而获得力量。事实上,谦逊——勇于承认错误——使我们能够在终生追求真理的道路上攀登到其他情况下难以企及的高度。

   作为耶鲁大学的毕业生,你们忠于真理。你们知道,突破往往伴随着提出问题、争论不决、承认错误,这其中也包括自己的错误。你们知道,四年前我们第一次相聚于此,我谈到的“新想法和解决方案”,即对抗疾病、减轻苦难和寻求正义的想法和解决方案,这些往往在接受批判和质询之后变得更好。

   也许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你们即将步入的这个世界都更需要你们寻找这些解决方案,需要你们的专业知识,但它也需要你们作为这种启发性学习环境下培养的毕业生树立好榜样;需要你们继续深入思考他人的想法,并以同样的活力深挖自己的先入之见;需要你们的答案也需要你们的提问;需要你们的学术研究和你们的质疑精神;需要你们在思想智慧上大展拳脚,也需要你们永葆思想上的谦逊。

   2022届毕业生,世界需要你们。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16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