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侯中军:九一八事变后国联外交与国民政府对日政策

更新时间:2022-05-25 20:41:11
作者: 侯中军  
为敦促日本尽快完成上述允诺,国联要求日本在行政院下次会议(11月16日)之前将军队有序撤至铁路区域以内。决议指出,“中日两国政府应立即指派代表商订实行关于撤兵及接收撤退区域各事之细目”,“建议一俟撤兵完成后中日两国政府开始直接交涉两国间之悬案,尤其因最近事件所发生之问题及关于因满洲铁路状况而发生之现有各项困难问题”。

   与9月30日决议相比,此次决议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明确规定了日本军队撤退的时间点,即在国联行政院11月16日会议之前完成;二是明确引入《九国公约》机制。《九国公约》签字国保证“尊重中国之主权与独立暨领土与行政之完整”。

   在国联事先与日本驻国联代表芳泽谦吉的沟通中,日方表示将拒绝接受10月24日决议。虽然最终投票结果是“日本1票对13票”,但日本反对,拒不执行该决议。对于10月24日决议及投票结果,顾维钧指出,“道德上固属胜利,实际成为僵局,未免令吾进退维谷,夜长梦多,殊堪忧虑”。蒋介石则认为,此次决议“公道与正理已经表现”,“深望国联理事会决议案能早日实行,并盼国际联盟继续努力,务使目的能完全达到”。塞西尔对于日本代表拒绝10月24日决议并提出日方反建议的做法极为不满,认为日方已经“失去了媒体和公众所给予他们的所有同情”。同日,日本关东军正式向陆军大臣、参谋总长呈报了解决东北问题的方针,其指导思想是“建设以东北四省并内蒙古为疆域之新满蒙独立国家”。

   在拒绝国联10月24日决议后,日本政府于10月26日发表了关于九一八事变的第二次声明。声明诬称国民政府挑起事端,指责中国破坏日本在华侨民的生存权益。声明提出了谈判大纲五点:(1)“否定互相侵略的政策和行动”;(2)“尊重中国的领土完整”;(3)“彻底取缔妨碍相互通商自由和煽动国际之间憎恶对方的有组织的行动”;(4)“对于在满洲各地的帝国臣民的一切和平业务予以有效的保护”;(5)“尊重条约上规定的帝国在满洲的权益”。声明最后提出,“当务之急应为双方合作,迅速设法收拾时局,由此走上共存共荣的大道”。

   同日晚,蒋介石召见英法美驻华公使,赞赏各国在国联通过的10月24日决议,表示不论日本是否执行,中国都将按照决议采取行动。蒋介石建议英法美等派遣代表,监督中国执行决议。对于日方声明,顾维钧认为“日方似已稍让步”,其表现是“将基本大纲与撤兵接收事宜并为一谈,准备与吾国开议”。在中日问题已经处于僵局的情形下,顾维钧提议“如果日本诚意转圜,不难就其提议某一无损双方体面而有利吾国主张途径”,以打开僵持的交涉局面。

   作为配合10月24日决议的具体步骤,蒋介石决定组建东北接收委员会,由顾维钧出任委员长,仍由张学良主持东北政府的重建工作。同时,国民政府敦促日方速派代表与中方东北接收委员会接洽,并通告国联速派代表。蒋介石在政府决策会议上,仍坚持“日军未撤尽以前,不与日方作任何接洽”“用间接方法催促撤兵”。

   由于日本投票反对,10月24日决议事实上亦不,具备法律效力。日本的做法损害了国联的威望,也让主持国联的英法两国不得不寻找其他途径。英法均希望美国能向日本施加压力,挽回国联声望。

   10月24日决议出台后,英国政府内部即存在怀疑决议能否执行的声音。驻法大使泰瑞尔勋爵(Lord Tyrrel)认为,由于日本视中国东北为其国家生存的生命线,如果强迫日本军队提前撤退,只能意味着以后再来一次九一八事变,因此日本绝不会执行国联决议。泰瑞尔认为,一方面,国联行政院很难放弃通过和平手段解决事变的原则立场,而《非战公约》签字国也很难对日本违反公约袖手旁观;另一方面,日本政府不可能屈服国联压力而执行撤兵决议,即使日本政府有意撤兵,也需要在撤兵前找到撤退理由。泰瑞尔认为国联已经处于极为困难的境地。不论是奥德还是泰瑞尔,均认为国联的决议事实上无法履行,这必将损害国联的威信。

   美国与日本围绕九一八事变的外交交涉自事变爆发后便持续进行。在10月24日决议前,美国东北独立调查组于10月20日完成调查任务,驻华公使詹森在听取小组汇报后,向美国国务院递交了对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局势的分析。詹森认为,调查结果表明,日本军队无意恢复事变前的状态,日本已经决定以武力解决问题,中日之间爆发大规模军事冲突只是时间问题。索尔兹伯里在致美国国务院的正式调查报告中指出,日本采取的策略是一种战争边缘政策。他推测,日军的下一步计划就是使东北独立于中国之外,由听命日本的中国人进行统治。

   在英法敦促美国出面支持国联10月24日决议之际,史汀生指示吉尔白,希望其向德拉蒙德强调,美国与国联对待九一八事变的“基本原则是一致的”,目的是“防止战争,找到一条和平解决的道路”。而据法国了解,美国认为国联为敦促日本撤兵而确立一个固定日期本身就是个错误决定。尽管美方理解国联决议,但“美方不可能与国联坚定地站在同一阵线”,原因有二:一是围绕中国东北的形势极其复杂;二是如果美国与国联采取完全一致的强硬立场,可能会适得其反。

   英法及其所支持的国联努力联合美国,试图说服日本先解决目前的事变,不要将中日间的历史问题与当前局势捆绑在一起,“先行谈判撤军和地区安全问题”。日本的目的在于为长期霸占东北寻找借口,在未能确实掌控东北以前,绝不会听从国联安排。为响应国联10月24日决议,国民政府作出积极姿态,开始组建东北接收委员会,但对于国联建议的“一边交涉一边退兵”的方案并不支持。国际方面,德拉蒙德希望能维持住国联的声望,英法美则希望能维持所谓的远东和局,不希望日本排挤三国在东北的利益。

   四、国联出台第三次决议及中国的应对

   德拉蒙德从各种渠道得悉,日本有意长期占领东北,没有任何撤军迹象。他依据《国际联盟盟约》第十五条第四款,即“倘争议不能如此解决,则行政院经全体或多数之表决,应缮发报告书,说明争议之事实及行政院所认为公允适当之建议”,认为若要维持国联声望,组建调查团“应是下一步的解决思路”。

   在准备启用《国际联盟盟约》第十五条的同时,德拉蒙德对英国驻法大使泰瑞尔提议的两组独立谈判模式也表示关注。根据泰瑞尔的建议,第一组谈判由中日两国派遣代表直接进行,议题为撤军问题;第二组谈判基于日本所提谈判大纲五点进行。在此基础上,白里安进一步提出,只有在第一组谈判达成协议的基础上,第二组方能达成一致意见。在具体执行时,第二组先就日方提出的前四点进行谈判,俟撤军完毕后再谈第五点。德拉蒙德认为,泰瑞尔的提议可以满足“直接谈判”的要求,但为实现这一设想需要进行大量调停工作,而他从日本得到的消息“很不乐观”。

   11月16日,国联行政院在巴黎召开会议,讨论东北问题。11月17日,塞西尔与德拉蒙德讨论日本所提条件时,德拉蒙德认为国联还可以找到替代方案。他通过一位日本人询问日本代表团,日方可否接受“基于日方第二点提议组建一个调查团”,如果日本接受组建一个此种性质的调查团,则“日本侵占满洲造成的国际紧张局势将暂时缓解”,因为调查团完成调查使命需1年时间。德拉蒙德的提议获得普遍认可,被认为是最佳解决办法。他进而提议,如果日本能够接受此建议,就可以让美国出面,共同说服中国代表团接受。

   确定此方案后,国联行政院分别召见中日两国代表。芳泽谦吉向白里安表示同意组建调查团,但提出“其调查范围不能限于东北问题,而应是整个中日关系”,调查团“不直接参与中日谈判”,“不干涉军队行动”。在17日非公开会议上,芳泽谦吉以所谓个人名义向大会提出三点建议:(1)“以日本所提五点建议为基础,围绕日本在东北的安全和利益为主题,中日之间开始谈判”;(2)“由国联派遣一个调查团到中国东北,全面深入调查各个方面的情况,包括中国对日贸易的歧视”;(3)“中日基于第一点谈判的进展将随时向国联通报”。芳泽谦吉称,日方坚持以其所提谈判大纲为解决问题的基础,并进而向白里安表示,“日本可以不待国联调查团报告的完成而先行撤军”,“调查和撤军可以同步进行”。

   听取中日两国意见后,国联行政院召开非公开会议进行讨论,白里安和塞西尔均同意“派出观察员监督中日消除敌对状态”,认为“调查团应在东北停留一段时期,因为调查团存在的本身就可以帮助恢复秩序并促使撤军”,并坚持不能忽略日本拒不执行国联决议的行为,新决议应对9月30日决议予以强调。

   11月21日,国联行政院召集公开会议,芳泽提议由国联派出一个调查团,其调查任务“不只限于东三省的调查,还应包括全部中国”,要“调查中国的反日行动及不履行条约义务”。施肇基表示,在未能得到有关调查团更多细节的情形下,中国不会接受该项提议,不同意将派遣调查团作为日本撤军的替代方案。

   在国联酝酿派遣调查团之际,日本并未停止侵略脚步,其第二师团主力于11月19日晨“到达齐齐哈尔以南大民屯及大道三家子附近,另部分别到达崔家梅林屯及龙江站附近集结”,“午后即进入齐齐哈尔并完全占领该地”。关东军一部进入辽河以西地区。日军有意向锦州增派兵力,第二十师团司令部、第三十八旅团被派往加强关东军的实力。

   顾维钧等人向特种外交委员会建议,此时援引《国际联盟盟约》第十五条组建调查团短期内很难取得效果,建议“要求国联即日实行第十六条之制裁办法”,如国联不允,“毅然另谋国际解决途径”。施肇基致电国内,强调“列强无意准备采取制裁行动”,“国联各国政府认为时机尚未来临”。在国联派遣调查团问题上,日方向白里安表示,日本可不坚持先谈判后撤兵的原则,唯提议“由国联派遣委员团调查中日间各问题”。得到日本此项表态后,白里安向施肇基表示,“决议草案不能规定期限,惟责成停止军事行动,任何问题均可提请委员团处理”。白里安力劝中方同意,认为此为“最优办法”,如果中方节外生枝,将“破坏理事会一致之态度”。

   特种外交委员会经过讨论,提出了中方对案,要求国联启动《国际联盟盟约》第十六条制裁日本,并训令施肇基,“倘国联不能接受,而仍坚持调查委员会之提议”,则应声明两点:一是要求日军于最短时期内撤退;二是由中国派员监视撤兵,并请国联注意适时援用第十六条。11月23日,施肇基协同顾问奥兹(Robert E. Olds)拜访美国代表道斯(Charles G. Dawes),询问其与白里安、德拉蒙德等会商结果。道斯称“美国尚未做好经济制裁日本的准备”。作为美国出席会议的代表,他的回答意味着,中国无法从美国得到所希望的帮助,国联派遣调查团一事已经不可更改。同日,国联行政院举行非公开会议,讨论决议草案五点,决定正式向中日两国提出。

   11月25日,国联行政院通过第三次决议,除重申9月30日决议外,另提出派遣调查团的建议。决议第一条即声明,9月30日决议系中日两国“正式宣告受其约束”,“请中日两国政府采取一切必要步骤以保证其执行,俾日军极速撤退至铁路区域以内”。第二条是敦促双方严格限制扩大事态,知悉“双方允诺严厉命令各该国军队长官制止任何动作”。第五条提出,“指派委员团前赴当地从事研究,并将任何情形足以影响国际关系,扰害中日和平或两国间借以维系和平之友好谅解者,报告于行政院”。中日两国可各指派一人参加该团,但调查团不介入中日双方任何谈判,亦不干涉两国军事行动。调查团的派遣不妨碍日本政府所作的关于尽速撤军至铁路区域内的允诺。

   日本则以压制中国国内的反日运动为借口,继续扩大侵略行动。11月23日,中共中央发表致国际联盟及告全国革命民众书,呼吁“驱逐日本强盗,从一切帝国主义铁蹄之下解放出来”,“反对国际联盟的中立调查团”。中国国内反投降的民族浪潮给国民政府带来压力。

11月29日,特种外交委员会出具报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124.html
文章来源:《历史研究》2022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