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世达:印巴克什米尔争端再起及前景展望

更新时间:2022-05-25 19:52:58
作者: 王世达  

  

  

   2019年8月5日,印度当局宣布废除授予原“查谟和克什米尔邦”特殊地位的宪法370条款,成立“查谟和克什米尔”以及“拉达克”两个中央直辖区。印度此次单方面改变克什米尔现状存在内政外交多重考虑,引起巴基斯坦方面强烈反弹。印巴围绕克什米尔争端再起,高强烈对峙持续至今,并对地区形势产生深远影响。

   一、 克什米尔问题系印巴矛盾核心所在

   克什米尔问题系印巴矛盾核心所在,因涉及历史问题、民族感情等而极为棘手难解。克什米尔问题始于1947年的印巴分治。根据1947年英国殖民当局制定的“蒙巴顿方案”,印度教徒居多数的地区划归印度,穆斯林占多数的地区归属巴基斯坦。但对克什米尔的归属问题却规定由各王公土邦自己决定加入印度或巴基斯坦,或保持独立。这导致克什米尔归属问题在印巴分治时未能得到解决。印巴独立之后立即因为克什米尔开战。印度控制了克什米尔地区大约2/3的土地与3/4的人口。巴基斯坦控制了另外1/3的土地与1/4人口。这次停火奠定了后来双方在克什米尔的控制范围。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前“查谟与克什米尔邦”)包含三个部分,即靠近旁遮普平原以印度教徒为主的查谟、以穆斯林为主的克什米尔谷地和高海拔以藏传佛教徒为主的拉达克地区。巴控克什米尔则包括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和自由克什米尔三部分。

   自独立以来,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形势持续紧张,占据当地人口多数的穆斯林与印度当局不断爆发冲突。印控克什米尔地区未像印度其他邦一样在联邦体制下享受宪法赋予的权利,政治正常化进程缓慢。在1987年“查谟与克什米尔邦”地方选举中,印度政府被指责操纵选举,致使大批原本对民主政治抱有期待的温和政治势力转向暴力斗争。该事件亦成为印控克什米尔近三十年骚乱的导火索。尤其要指出,印度教右翼极端组织长期在该地区推动“恢复印度教传统”,企图实现该地区的印度教化,当地穆斯林担心自身地位遭边缘化,进一步加剧了分离主义倾向。

   巴基斯坦始终要求按照联合国多个决议所规定的由克什米尔当地民众公投决定克什米尔未来归属,并在道义上支持克什米尔穆斯林民众对于印度当局的反抗行动。为了转移矛盾,印度政府长期指责巴基斯坦情治机构煽动印控克什米尔的分离主义势力,称巴基斯坦为克什米尔武装分子提供武器、资金与人员支持。1989年前苏联撤出阿富汗之后,大批参加过阿富汗战争的“圣战者”将“圣战”矛头转向印度当局,提出“解放印控克什米尔”,支援克什米尔的武装分离组织,甚至直接派人前往印控克什米尔与印度当局作战。

   2014年,莫迪带领印人党赢得大选胜利,出任印度总理。莫迪上台之初曾经对巴基斯坦表示谨慎友好,如邀请巴时任总理谢里夫参加其就任总理典礼等。但好景不长,印巴关系再度因为印控克什米尔局势紧张等而陷入谷底。例如,2016年7月8日,印度军队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打死反抗印度当局的“圣战者组织”重要领导人布尔汗?瓦尼。鉴于布尔汗?瓦尼经常通过社交媒体发表观点,在当地拥有较高知名度,其身亡导致印控克什米尔民众大规模抗议,并与印度安全部队爆发激烈冲突,导致严重的人员伤亡。安全部队动用橡皮子弹等驱散人群,并导致大量民众失明和受伤。同年,9月18日,地处印控克什米尔乌里地区的印度军营遭到武装袭击,导致17名印军士兵死亡,另外有30多人受伤,这导致印巴关系更加雪上加霜。印度认定“穆罕默德军”是此案元凶,并指责巴基斯坦军队持续利用“穆罕默德军”等组织与印度为敌,包括总理莫迪在内的军政高层以及社会各界热议对巴基斯坦实施报复。巴基斯坦政府则反击印度的指责“未经任何调查”,巴基斯坦军队则举行大规模空军演习,宣称做好了一切军事准备。9月30日,印度高调宣布对位于巴控克什米尔的所谓“恐怖分子据点”进行“外科手术打击”,以此报复此前印控克什米尔军营遇袭事件。此事导致两军在克什米尔实控线附近全面对峙,频繁交火,互有伤亡。此外,印度还拉拢阿富汗、不丹和孟加拉国共同抵制原定于当年11月在巴基斯坦举办的“南亚区域合作联盟”领导人会议,并利用联合国等国际场合频繁指责巴基斯坦支持恐怖主义,抹黑后者的国际形象。针对印度军队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针对穆斯林使用武力以及在国际上抹黑巴基斯坦形象,巴基斯坦予以口诛笔伐。2017年7月,巴基斯坦时任总理谢里夫出席马尔代夫第52个国家独立日庆祝活动,指责印度用“双边问题的阴影”阻碍了南亚区域合作联盟正常活动,有违地区合作精神。谢里夫还指责印度安全部队在克什米尔地区“野蛮镇压和严重侵犯人权”。

   再如,2019年2月14日,印度“中央预备警察部队”车队在印控克什米尔普尔瓦马遭自杀式袭击,导致44名军人死亡。印方在事发后半个小时就指责巴基斯坦当局为此次袭击负责。2月26日,印度战斗机编队越境袭击巴基斯坦境内目标进行报复行动。印媒报道,当地时26日凌晨,印度空军12架幻影-2000战斗机在预警机、加油机等支援下越过印巴实际控制线,对巴基斯坦境内的巴拉克特(Balakot)地区的武装分子营地发动空袭,并号称打死了约300名武装分子。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和陆军参谋长巴杰瓦则予以否认,表示巴基斯坦战斗机对印度战斗机进行了有效拦截,印度战机仓促之间扔下炸弹,并未导致巴方人员伤亡,但表示将在“巴基斯坦认为合适的时间与地点”进行回击。27日,巴基斯坦空军越境对印控克什米尔发动空袭,此后与印军追击战机空战,宣布击落2架入侵巴基斯坦领空的印军飞机,并俘虏了1名印军飞行员。此外,印巴军队还在克什米尔实控线附近多处交火,导致多人死伤。

   二、 印度当局改变克什米尔现状有多重考虑

   印度当局此次改变克什米尔现状并非一时冲动,而是执政党印人党所代表的印度教民族主义势力长期追求的目标,即取消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特殊地位,推动当地与印度其他地区一体化。但印度当局此时宣布改变现状也有时机的考虑,尤其是认为当前国际环境有利于其采取行动。

   首先,一劳永逸解决长期困扰印度的克什米尔问题。如上文所述,自1947年印巴分治以来,克什米尔问题持续困扰印度。一方面,印巴围绕克什米尔地区归属问题多次大打出手,印度虽依靠综合国力优势略占上风,但印巴在克什米尔长期重兵对峙,不仅牵扯印度大量军事、经济和外交资源,且因与巴基斯坦敌对而无法整合南亚为其发展依托,南亚沿印巴边境和实控线割裂为东西两部分,区域经济合作举步维艰。另方面,印控克什米尔当地穆斯林与印度当局的关系持续吃紧,印度被迫在当地部署重兵以强力维持秩序,军警与当地民众频繁发生冲突,引起国际社会普遍关注,对印度国内发展环境及国际形象均产生不利的影响。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局势紧张还引发国际恐怖主义势力的关注与介入。例如,“伊斯兰国”已经多次就印度境内穆斯林受到威胁而向印度当局发出威胁,宣称将从西侧的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以及东侧的孟加拉国“合围”印度。2017年3月,一辆从印度中央邦首府博帕尔开往乌贾因的火车遭炸弹袭击,10人受伤,这是“伊斯兰国”相关组织在印度本土发起的首次恐怖袭击。因此,克什米尔问题已成制约印度成为“有声有色的大国”之心腹大患。印度此次取消宪法370和35A条款赋予印控克什米尔的特殊地位,如单独拥有宪法和旗帜等,实现“一国一宪”;取消其他地区民众在克什米尔置业等禁令,着眼长远逐步改变当地人口结构,改变其作为印度唯一穆斯林人口占多数邦之现状,实现对克什米尔占领的合法化和永久化。

   其次,迎合印度教民族主义诉求,并转移国内视线。取消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特殊地位可谓印度国内印度教民族主义势力的长期诉求,也屡次正式列入印人党的选举纲领与口号。例如,印度总理莫迪公开表示“印人党履行了2019年选举承诺,在执政70天之内解决了印度建国70年未能解决的问题”。印人党的母体国民志愿团更是一直指责宪法370条款导致印控克什米尔地区与印度本体分离,要求必须予以废除。8月5日,印度当局宣布废除宪法370条款之后,国民志愿团次日即发表声明,称赞政府采取“勇敢行动”,实现了印度宪法制定者的初衷,即查谟和克什米尔地区应该与印度其他邦享受同等待遇。

   除此之外,此时改变克什米尔现状还利于转移印度国内对于经济增长乏力的视线,减轻印度政府面临的国内压力。在首任政府(2014-2019)期间,莫迪政府在全印实行相对统一的“商品和服务税”,初步建立全国统一大市场,并通过加大基建投资、改善营商环境等措施刺激经济增长,一度实现7%以上的经济增长率。然而,由于改革难以触及征地、劳工等制约印经济发展深层痼疾,加之特朗普大打贸易战导致国际经济环境恶化,印度经济增长陷入颓势。如,2019年一季度经济增速仅为5.8%,为17个季度以来新低。2018-2019财年增速预期为6.8%,为过去5年来最低。2019年5月31日,印度官方公布数据称,印度2017年6月至2018年6月失业率高达6.1%,为过去45年来之新高。尽管印度政府反复推迟公布该失业率数据,刻意选在大选之后才公布,但仍引起民众严重不满以及国际市场对于印度经济担忧。在此情况下,印度政府高调宣布废除宪法370条款,在相当程度上迎合印度教民族主义情绪,减轻自身在经济上面临的严峻压力。例如,8月5日以来,新德里、孟买、古吉拉特等地出现大规模庆祝活动,大众社会党、平民党、泰卢固之乡党、全印安纳德拉维达进步联盟等重要地方政党均表态支持政府。前印度驻美国和日本外交官苏巴什(Subhash Kapila)也认为,作为印度教民族主义政党,印人党不满于当前印度境内“万花筒般的”区域、语言、文化和宗教独特性,致力于建立一个单一、团结的“统一”国家,进而扭转国家“软弱无力”之现状,集中力量对抗内部和外部对手,最终成就印度强国梦想。

   第三,认为当前国际环境相当有利,改变克什米尔现状不会遭到重大挑战。苏巴什表示,当前国际环境给印度当局改变克什米尔现状提供了客观条件。例如,中美贸易摩擦吸引了全球的注意和目光,国际社会无暇顾及印度在克什米尔的布局;巴基斯坦综合国力与印度的差距持续扩大,现阶段难以给印度构成严峻安全挑战等。目前看来,美国、俄罗斯等大国的确如印度所愿,并未积极介入印巴克什米尔争端。美国方面,总统特朗普曾表示愿意斡旋印巴围绕克什米尔问题的争端,但8月底印度总理莫迪与特朗普在参加法国举办的七国集团会期间就此进行讨论。会后,特朗普改变立场称,印度和巴基斯坦能够自己解决在克什米尔问题的争议,但若双方需要,美国将愿意提供帮助。俄罗斯情况类似。9月初,俄罗斯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举办东方经济论坛期,印度总理莫迪参会并与俄罗斯总统会谈。印度外秘顾凯杰表示,双方领导人就印度废除宪法370条款进行了讨论,莫迪感谢普京在该问题上的支持。在印度看来,俄罗斯在这一问题上支持印度的立场。

   三、未来展望

   克什米尔问题是印巴矛盾症结所在,也是南亚地区和平稳定的重要风险点。印度当局此次改变克什米尔现状旨在推动印控克什米尔融入印度主体。但此举现阶段难免引起当地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印巴围绕此事持续博弈,对印巴关系和南亚局势产生深远影响。

首先,印控克什米尔恐将陷入新一轮动荡。鉴于宪法370等条款赋予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特殊地位与权益系1947年以来当地政治势力与印当局合作的基石。如今印度取消原有的“查谟和克什米尔邦”,新成立的“查谟和克什米尔”以及“拉达克”两个中央直辖区在政治自主权力方面不如邦一级单位,当地民众普遍感到“被印度政府欺骗和背叛”,未来印控克什米尔政治势力再与印度当局合作将面临民众的反对。印控克什米尔地区主要政党“人民民主党”等猛烈抨击印度当局,称“印度当局取消宪法370等条款违宪。(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115.html
文章来源:《国际研究参考》2019年第10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