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震:环境法典编纂的宪法根据及合宪性控制

更新时间:2022-05-23 19:28:30
作者: 张震  
合宪性解释的规范功能体现为法律规范的合宪性控制和效力维护,两者包含于同一过程之中,是在宪法框架下通过“以法就宪”和“以宪就法”的反复循环而实现的宪法和法律的协调一致。针对环境法典的宪法解释,也应该奉行适度宽松原则,即只要不抵触和违反宪法,即视为可通过合宪性判断,这是基于对环境法的学科特点的尊重,以及实质促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需要。

   (三)合宪性控制的基准

   法学上讲的审查基准,一般包括严格、中度、宽松三个层面。三层次的审查基准,既经常运用在权利保障中,也适用于比例原则。在笔者看来,针对环境法典进行合宪性控制,既需要明确控制的标准,也需要探讨控制到何种程度。具体而言,所谓环境法典合宪性控制的基准,是指依据确定的控制标准,并经过相关的程序及具体实施过程,针对环境法典的合宪性控制的程度。须要说明的是,标准是指根据什么进行控制,而基准侧重探讨控制的尺度和程度。

   其一,严格基准。宪法的精神、原则、与人民利益直接相关的内容,以及生态红线等构成环境法典合宪性控制的严格基准。宪法精神是宪法的灵魂,是宪法成之为宪法并与其他法区分开来的关键。宪法基本原则既框定了我国的基本权力架构,更提供了法律保障公民权利的基准。与人民利益直接相关的内容是宪法和法律的终极价值之所在。生态红线是生态环境保护的底线,是确保生态环境保护的意义及作用的基础。

   其二,中度基准。环境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关系构成环境法典合宪性控制的中度基准。保护环境是我国宪法上确认的基本国策之一,是我国宪法上作为基本国家制度之一的生态文明制度的核心内容。但同时,保护环境更是民族复兴、强国建设等宏大国家目标的大的发展系统中的重要一环,而且,满足人民美好环境生活也以经济社会的充足发展为社会和物质条件,因此有必要处理好环境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关系。无疑,经济社会发展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如前文所述,生态红线是底线,但是,如果经济社会发展的具体措施没有构成对保护环境的根本性破坏,只要符合法治等基本要求,则是可以被允许的。当然最理想的状态是,既可以有效保护环境,又能有力促进经济社会发展。

   其三,宽松基准。宪法未有明确规定,特别是没有明确禁止的内容,构成环境法典合宪性控制的宽松基准。宪法的根本法性质,决定了其制度多是原则性的;而且宪法为一定时期未来的制度发展也进行了制度留白。宪法与法律的关系绝非僵化的单向的关系,法律上的制度创新也会带来宪法的发展。对于环境法典而言,制度创新的需求远大于传统的法律,因此根据宪法文本及其解释,只要不是宪法上明确禁止的,均是可以被允许的。

   余论

   环境法典的编纂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的学科众多,既需要法学理论指导,也需要环境、生态相关学科的理论支持。就法学学科而言,最直接对应的是环境与资源法学学科,同时也对应行政法学、经济法学等其他法学学科,因此环境法典的编纂需要法学学科不同专业的知识协同与智慧。

   不管是基于法律体系中以宪法为核心的基本特征和要求,还是环境法典的基本法律定位的属性使然,环境法典的编纂均需要在宪法框架下进行。宪法上的规范体系与理论架构是环境法典编纂中必不可少的,也是确保环境法典在法律体系中的重要与独立地位必不可少的。当代宪法学的任务就是把不同理论整合成一个融贯的理论。但是,宪法理论与规范体系能否为环境法典的编纂提供足恰的理论与规范供给;环境法典的编纂到底能解决法律上的什么问题,环境法典的编纂为环境法学和宪法学的发展又会带来什么积极变化等,以上这些问题,不仅是宪法学需要充分回答的,也是环境法学需要认真思考的。

   当然,环境法典的编纂一定要在宪法理论指导下进行,总之,在环境法典编纂的宪法根据以及合宪性控制等方面,尤其需要宪法学者和环境法学者通力合作。可主要围绕但并不限于以下问题展开:一是,环境法典中的用语、概念是否要完全与宪法保持一致,在合宪性的基础上或者不与宪法相抵触的前提下,环境法典能否对宪法上使用的概念进行进一步的界定或扩充;二是,围绕环境法典的结构与具体制度,宪法上相关的国策条款、国家权力运行与国家制度条款、公民权利义务条款等规范体系以及在此基础上的理论体系能否有效供给;三是,在一些重要的、关键性的问题上如生态文明、新发展理念、环境权等能否产生基本达成共识的研究成果并体现在环境法典的编纂当中。

  

   注释:

   * 西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规划课题“生态文明入宪研究”(项目批准号:19BFX158)的结项成果之一,获得 2021 年中国法学会立法学 研究会青年论文奖一等奖。

   〔1〕《全国人大常委会 2021 年度立法工作计划》, 载 http://www.npc.gov.cn/npc/c30834/202104/1968af4c85c246069ef3e8ab36f58d0c. shtml,2021 年 6 月 9 日访问。

   〔2〕为此,《东方法学》《当代法学》《法律科学》《政法论坛》《法学论坛》等法学核心期刊自 2021 年下半年以来,陆续刊发 了环境法典及其编纂的专题文章,其中,《东方法学》2021 年第 6 期为法典化专刊,刊发了 3 篇关于环境法典的文章。

   〔3〕参见吕忠梅:《将环境法典编撰纳入十三届全国人大立法计划》,载《前进论坛》2017 年第 4 期;王灿发、陈世寅:《中国环 境法法典化的证成与构想》,载《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19 年第 2 期;何江:《为什么环境法需要法典化——基于法律复杂化 理论的证成》,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19 年第 5 期;焦艳鹏:《环境法典编纂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完善》,载《湖 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20 年第 6 期;吕忠梅:《中国环境立法法典化模式选择及其展开》,载《东方法学》2021 年第 6 期等。

   〔4〕参见彭峰:《法国环境法法典化研究》,载《环境保护》2008 年第 4 期;竺效、田时雨:《瑞典环境法典化的特点及启示》, 载《中国人大》2017 年第 15 期;李钧:《一步之遥:意大利环境“法规”与“法典”的距离》,载《中国人大》2018 年第 1 期; 施珵:《德国环境法法典化立法实践及启示》,载《德国研究》2020 年第 4 期等。

   〔5〕参见陈海嵩:《论环境法与民法典的对接》,载《法学》2016 年第 6 期;吕忠梅、窦海阳:《民法典“绿色化”与环境法典的 调适》,载《中外法学》2018 年第 4 期;张式军、田亦尧:《后民法典时代民法与环境法的协调与发展》,载《山东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2021 年第 1 期;张璐:《环境法与生态化民法典的协同》,载《现代法学》2021 年第 2 期等。

   〔6〕参见张梓太:《论我国环境法法典化的基本路径与模式》,载《现代法学》2008 年第 4 期;曹炜:《论环境法法典化的 方法论自觉》,载《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19 年第 2 期;邓海峰、俞黎芳:《环境法法典化的内在逻辑基础》,载《中国人 民大学学报》2019 年第 2 期;刘长兴:《论环境法法典化的边界》,载《甘肃社会科学》2020 年第 1 期;于文轩、牟桐:《生 态文明语境下环境法典的理性基础与法技术构造》,载《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20 年第 6 期;张忠民、赵珂:《环境 法典的制度体系逻辑与表达》,载《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20 年第 6 期;周骁然:《体系化与科学化:环境法法典化 目的的二元塑造》,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20 年第 6 期;吕忠梅:《中国环境法典的编纂条件及基本定位》,载《当代法学》 2021 年第 6 期;徐祥民:《关于编纂“自然地理环境保护法编”的构想》,载《东方法学》2021 年第 6 期;吴凯杰:《生态 区域保护法的法典化》,载《东方法学》2021 年第 6 期;吕忠梅:《环境法典编纂方法论:可持续发展价值目标及其实现》, 载《政法论坛》2022 年第 2 期等。

   〔7〕张文显主编:《法理学》,法律出版社 1997 年版,第 97 页。

   〔8〕参见徐显明:《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形成和完善》,载《人民日报》2009 年 3 月 12 日,第 11 版。

   〔9〕《宪法学》编写组:《宪法学》(第二版),高等教育出版社、人民出版社 2020 年版,第 85 页。

   〔10〕参见《宪法学》编写组:《宪法学》(第二版),高等教育出版社、人民出版社 2020 年版,第 180-184 页。

   〔11〕参见沈春耀:《健全保证宪法全面实施的体制机制》,载《人民日报》2019 年 12 月 4 日,第 9 版。

   〔12〕参见张震:《环境法体系合宪性审查的原理与机制》,载《法学杂志》2021 年第 5 期。

   〔13〕参见李忠夏:《宪法教义学反思:一个社会系统理论的视角》,载《法学研究》2015 年第 6 期;陆宇峰:《系统论宪法学新思维的七个命题》,载《中国法学》2019 年第 1 期。

   〔14〕参见文正邦主编:《宪法学教程》,法律出版社 2005 年版,第 72 页;《宪法学》编写组:《宪法学》(第二版),高等教 育出版社、人民出版社 2020 年版,第 38 页;周叶中主编:《宪法》(第五版),高等教育出版社 2020 年版,第 129 页。

   〔15〕参见付子堂、张震:《新时代完善我国宪法实施监督制度的新思考》,载《法学杂志》2018 年第 4 期。

   〔16〕参见张文显:《国家制度建设和国家治理现代化的五个核心命题》,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20 年第 1 期。

   〔17〕《宪法学》编写组:《宪法学》(第二版),高等教育出版社、人民出版社 2020 年版,第 181 页。

   〔18〕 习 近 平:《 坚 持 绿 色 发 展 是 发 展 观 的 一 场 深 刻 革 命 》, 载 人 民 网,http://cpc.people.com.cn/xuexi/n1/2018/0224/c385476-

   29831795.html,2021 年 6 月 19 日访问。

   〔19〕张震:《宪法环境环境条款的规范构造与实施路径》,载《当代法学》2017 年第 3 期。

   〔20〕林彦:《通过立法发展宪法——兼论宪法发展程序间的制度竞争》,载《清华法学》2013 年第 2 期。

   〔21〕参见张震:《新时代中国生态宪法学的体系构建》,载《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0 年第 3 期。 〔22〕参见韩大元:《论克隆人技术的宪法界限》,载《学习与探索》2008 年第 2 期。 〔23〕参见解晋伟:《以“权利位阶”为基础解决权利冲突优先保障问题试探》,载《上海政法学院学报》2020 年第 5 期。 〔24〕《宪法学》编写组:《宪法学》(第二版),高等教育出版社、人民出版社 2020 年版,第 39 页。

〔25〕Scott D, Willits F K,Environmental Attitudes and Behaviors: A Pennsylvania Survey, Environment and Behavior,(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00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