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共同富裕的概念辨析、面临挑战及路径探索

更新时间:2022-05-23 00:40:55
作者: 肖金成 (进入专栏)   洪晗  

  

   摘要: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提出: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坚定不移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道路。本文通过对共同富裕概念的多角度辨析,明确共同富裕是全体人民的富裕,但并不意味着绝对平均主义。在此基础上,进一步阐述现阶段中国实现共同富裕的基础,认为目前依然面临居民整体收入水平不高、收入差距较大、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程度略低、分配制度不够合理等挑战。实现共同富裕,要依靠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来夯实物质基础,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来缩小城乡差距,以推进区域协调发展战略来缩小区域差距,以完善收入分配制度来促进收入分配公平。

   关键词:共同富裕;收入差距;分配制度

  

   一、引言

   党的十八大提出中国要坚持走“共同富裕道路”,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原则”。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首次提出“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实现共同富裕不仅是经济问题,而且是关系党的执政基础的重大政治问题。”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指出:“着力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和人民群众急难愁盼问题,不断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不断为美好生活而奋斗。”中国共产党将“共同富裕”目标具体化,为实现共同富裕作出战略部署提供了宝贵的探索经验,也对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二、共同富裕的概念辨析

   早在春秋时期,孔子在《礼记·礼运》一文中就提出“大同思想”,提到“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老有所终,壮有所用”“男有分,女有归”①等,是中国共同富裕思想的先声。19世纪中叶,马克思和恩格斯敏锐地洞察出资本主义的弊端,认为只有建立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制度才能实现共同富裕。一代代中国共产党人以马克思主义为基础,结合中国国情,对共同富裕问题不断探索和实践,并形成了丰硕的理论成果。新中国成立之初,毛泽东提出国家富强的发展目标,指出“这个富,是共同的富,这个强,是共同的强,大家都有份”。②改革开放之后,邓小平明确提出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提出“先富带后富”,最终达到共同富裕。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人民群众的共同期盼,强调发展必须为了人民,依靠人民,成果由人民共享。”③

   所谓共同富裕,有三个重要前提。第一,社会总财富必须是不断增长的。共同富裕是由“共同”和“富裕”所构成的,“富裕”是从量上反映生产力的发展水平,“共同”则是从质上反映社会成员对财富的占有情况。“富裕”是前提,如果社会整体实现不了“富裕”,就谈不上共同富裕。因此,要实现“共同富裕”,就必须提高生产力,把蛋糕做大,任何时候不能放弃发展生产力。第二,社会财富必须要掌握在大多数人手里,要避免出现财富两极分化的问题。马克思曾经批判过资本主义国家因为资本主义私有化而导致了剥削和压迫,他指出“第一种人积累财富,而第二种人最后除了自己的皮以外没有可出卖的东西。大多数人的贫穷和少数人的富有就是从这种原罪开始的;前者无论怎样劳动,除了自己本身以外仍然没有可出卖的东西,而后者虽然早就不再劳动,但他们的财富却不断增加。”④资本主义生产资料私有化导致占有生产资料的少数者占据了主导权,而对不占有生产资料的多数者产生剥削和压迫,因而共同富裕与资本主义的“两极分化”是相对立的,而社会主义制度是建立在公有制基础之上的,可以从根本上解决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问题,为实现共同富裕提供制度保障。第三,社会差距不能过大。共同富裕是在全社会财富都稳定增长的前提下公平分配,使全体人民通过辛勤劳动和互帮互助,普遍达到生活富裕,共享改革发展成果和幸福美好生活。[1]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共产党对当前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新阶段作出准确研判,并把共同富裕提到了更加重要的位置上来,提出要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大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为实现共同富裕提供扎实的基础条件。具体来看,可以从三个角度来阐释我国共同富裕的内涵。

   (一)从政治角度分析

   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制度立足之本,是与资本主义制度的本质区别。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是不可能带领人民走向共同富裕的,他指出无产阶级在夺取政权之后的主要任务是“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并且尽可能快地增加生产力的总量。”⑤恩格斯指出:“我们的目的是要建立社会主义制度,这种制度将给所有的人提供健康而有益的工作,给所有的人提供充裕的物质生活和闲暇时间,给所有的人提供真正的充分的自由”。⑥毛泽东曾指出:“现在我们实行这么一种制度,这么一种计划,是可以一年一年走向更富更强的”。⑦邓小平结合我国基本国情,提出先富带动后富的共同富裕战略,他认为“社会主义不是少数人富起来,大多数人穷,不是那个样子。社会主义最大的优越性就是共同富裕,这是体现社会主义本质的一个东西”。⑧江泽民提出:“社会主义应当创造比资本主义更高的生产力,也应当实现资本主义难以达到的社会公正。从根本上说,高效率、社会公正和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制度本质决定的”。⑨胡锦涛在提出科学发展观重大战略思想时提到:“要始终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作为党和国家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走共同富裕道路,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做到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⑩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将共同富裕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上,强调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中国式现代化的重要特征,是不断夯实党长期执政的基础。[2]

   (二)从经济角度分析

   共同富裕是在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制度前提下,发挥公有制经济在促进共同富裕中的作用,鼓励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提升社会整体富裕程度,争取发展成果人人共享,以先富带动后富,但同时也要鼓励勤劳致富,社会主义的共同富裕并不是“劫富济贫”,共同富裕讲公平,并不意味着绝对平均主义,是要在保证效率的基础上促进公平。2021年10月16日《求是》杂志刊发的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文章《扎实推动共同富裕》提出:“我们说的共同富裕是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是人民群众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富裕,不是少数人的富裕,也不是整齐划一的平均主义”“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是一个总体概念,是对全社会而言的,不要分成城市一块、农村一块,或者东部、中部、西部地区各一块,各提各的指标,要从全局上来看”“这是一个在动态中向前发展的过程,要持续推动,不断取得成效。”③

   (三)从社会角度分析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认为,共产主义社会是不存在阶级的,任何国家、政党、阶级等都将不复存在。如果社会财富的不均衡分配,就会导致财富过多地集中在少部分人手中,社会底层向上流动的通道受阻,社会阶层也会进一步固化,而共同富裕就是要实现各类资源合理、有序的流动,继而使得社会各阶层能够合理、有序的流动。要实现共同富裕,就要解决社会各阶层的财富分配问题,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缩小社会底层群体的比例,让上层阶级的资源能够向下流动,促进社会公平,形成“两头小、中间大”的橄榄型分配结构,构建一个更加稳定、和谐、包容的社会,缩小区域之间、城乡之间、群体之间的差距,保障和发展民生,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提升人民的幸福感。当然,这需要政府的政策支持,社会各界的全方位努力,但同时也要注重量力而行,以防堕入“福利主义”陷阱。

   三、实现共同富裕道路上面临的挑战

   实现共同富裕,是中国共产党和全体人民奋斗的目标。经过一代代中国共产党人的不懈努力,中国已经逐渐摆脱贫困,经济实力、国际竞争力都有了大幅度提高,在实现共同富裕的道路上已经取得巨大成就,正在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迈进,但目前也依然存在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

   (一)整体收入水平不高

   经过改革开放40多年的发展,中国已经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2016年—2019年期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6.5%。中等收入群体规模扩大,由2010年的1亿多人增加到2019年的4亿多人。当然,在居民收入增长的同时,也要看到存在的诸多问题和矛盾:一是居民收入水平总体不高。2020年,中国人均GDP为1.05万美元,全球排名第63位,劳动者平均工资仍有较大提升空间,特别是在产业工人队伍中大量的农民工,工资水平仍处于相对低位;二是劳动者工资增长速度与经济增长速度不完全匹配,出现工资增长速度赶不上经济增长速度的情况。提高居民整体收入,保持居民收入与经济发展同步增长,是未来经济发展改革的重点。

   (二)收入差距较大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社会财富和国家竞争力都有了较大幅度地提升,但是收入分配差距问题一直存在。根据2020年《中国住户调查年鉴》所公布的数据(图1),2003年中国的基尼系数为0.479,2008年达到0.491,随后开始回落,2019年为0.465。尽管基尼系数在2009年之后有所回落,但是相比于西方发达国家的收入分配差距还是较大。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出版的《2016年人类发展报告》列出了137个经济体2010年—2015年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其平均值是0.393。显然,中国的基尼系数要高于这个平均值。缩小收入差距,促进财富的合理分配依然是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

   除居民收入差距外,结构性差距也偏大。结构性差距是指区域、城乡、群体、行业的差距。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03年中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8472.2元,农村为2622.2元,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为农村居民的3.23倍。2008年金融危机前后,城镇与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倍数差最大,约为3.3倍,随后有所回落。到2019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2358.8元,农村为16020.7元,城镇为农村的2.6倍,尽管随着近年来扶贫工作的推进,农村贫困居民的收入水平有所提高,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倍数差有所缩小,但二者的绝对差距依然处于扩大趋势(图2)。

   中国国土辽阔,各区域之间发展较不均衡。图3为2019年中国大陆31个省(区、市)的人均GDP和人均可支配收入情况,可以看出,各省(区、市)之间差距较大:2019年人均GDP最高的是北京市(164220元),是最低的甘肃省(32995元)约4.98倍;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的是上海市(69441.6元),是最低的甘肃省(19139元)约3.63倍,相较于2013年可支配收入3.85的倍数差,虽然2019年二者之间的倍数差有所缩小,但是其绝对值差却由2013年的32433.2元上升至50302.6元,呈扩大趋势。从整体来看,东中西部的差距依然存在。

除区域和城乡差距外,群体之间差距也较大。根据《中国统计年鉴》公布的数据,2019年20%高收入组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91682.6元,较20%中间收入组家庭的37875.8元高了53806.8元,比20%低收入组家庭高了76133.2元。图4反映了2013年—2019年中国居民按五等份分组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变化情况,两条折线表示最高收入组和最低收入组的倍数差和绝对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400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