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姚泽宇:基地之困:冲绳“回归”日本50周年之际的民意考察

更新时间:2022-05-20 22:51:57
作者: 姚泽宇  

  

   今年5月,冲绳将迎来“回归”日本50周年。然而对于很多冲绳民众而言,这并不值得庆贺,相反只会勾起他们对苦难历史的回忆和对严峻现实的苦闷心理。面对美军基地的沉重负担、东亚安全格局的变化以及新冠疫情的冲击,当前冲绳民意呈现出极为复杂纠结的现状。

   难以承受的基地之重

   冲绳历史上曾是一个独立国家——琉球国。日本明治维新后奉行对外扩张,侵占并吞并琉球,并于1879年设置冲绳县。二战期间美日冲绳战役是太平洋战场上最惨烈的战役,近20万美日军人战死,逾10万冲绳平民死亡。战后冲绳被置于美国“托管”之下,1971年美日签订《冲绳返还协定》,日本恢复对冲绳的管辖权,次年5月冲绳正式“回归”日本,但美军基地和设施继续保留。在此后半个世纪中,冲绳民众为实现“没有基地的和平冲绳”目标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但冲绳作为美军基地的重要性并未有所改变,而基地滋生出的一系列事故纠纷,也成为冲绳与日本中央政府间的矛盾焦点。

   1972年冲绳“回归”日本时,冲绳的美军基地面积占驻日美军基地总面积的58.7%。此后,日本本土的美军基地规模不断缩小,而冲绳基地的重组进展却十分缓慢。目前仅占日本国土面积0.6%的冲绳共集中了31个美军基地,占地面积超过驻日美军基地总面积的七成。

   其中,普天间航空基地处于冲绳本岛的宜野湾市中心,四周遍布住宅和学校、医院等公共设施,被称为“世界上最危险的军事基地”。长期以来,当地民众饱受基地演训噪音、军机失事及零部件坠落等问题困扰。1995年发生三名美军轮奸当地12岁少女事件,冲绳民众掀起声势浩大的抗议运动,要求修改1960年签订的确定驻日美军法律地位的《日美地位协定》,缩小驻冲绳美军基地规模。日美两国政府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经过谈判,次年就五至七年内将该基地返还日本达成一致,但前提条件是将基地搬迁至冲绳县内其他地方。2006年日美达成协议,决定将普天间基地迁至名护市边野古地区,但由于新建基地需要大规模填海造地,使得当地民众对可能出现的破坏渔业环境、噪音扰民等问题产生了严重担忧,冲绳各地反对声浪不断。围绕边野古新基地建设,冲绳地方政府与日美政府进行了旷日持久的斗争。

   2019年,冲绳县就普天间基地迁至边野古问题实施了县民公投,超过七成民众选择“反对”。但由于该公投没有法律约束力,日本政府表示将继续推进相关工作。

   基地问题撕裂冲绳民意

   客观地看,冲绳民众对美军基地的态度,并不能简单地以厌恶或反抗来概括,而是掺杂了复杂的感情因素和现实利益考量。

   考察当前冲绳民众对于美军基地的态度,最近的典型案例是今年1月23日举行的名护市市长选举。选战异常激烈,最终对边野古基地建设问题采取默许态度的现任市长渡具知武丰击败了持坚决反对态度的岸本洋平,实现了连任。分析认为,渡具知通过大力渲染第一任期内在振兴经济和改善民生方面的政绩来淡化基地建设问题,获得了更多名护市民的支持。

   就在此前,因驻日美军不遵守日本防疫规定导致奥密克戎病毒入境,引发日本国内第六波疫情蔓延,这使得冲绳县内反基地情绪再次高涨。因此对于上述选举结果,日本舆论颇感意外。但实际上,这一结果早有征兆。《朝日新闻》之前针对名护市民的民调结果显示,反对新基地建设者占54%,较2018年的调查下降9个百分点。此外,针对“投票时最重视的事项”一问,50%的受访者选择了“地区振兴对策”,30%选择了“基地搬迁问题”,且前者呈逐年上升、后者呈逐年下降之势。

   再从整个冲绳县的民意走向来看,NHK电视台民调结果显示,1972年冲绳“回归”日本时承认“冲绳美军基地对日本安全有保护作用”的冲绳人仅占26%,而2017年即“回归”45周年之际这一比例达到了44%。随着时代变迁,冲绳人对美军基地的意识也在发生潜移默化的变化,正在经历从多数人反对到默许派和反对派分庭抗礼的演变过程。

   基地问题给冲绳造成了民意的严重分裂,主要体现在以下三方面。

   一是代际对立突出。不同年龄段的冲绳人对待美军基地的态度差异甚大。1972年“回归”前出生的冲绳人对美军基地的关心程度更高,要求美军基地彻底迁出冲绳的诉求更强烈,尤其是70岁以上群体的反美情绪最甚。这一代人多数经历过美军统治冲绳时期,甚至经历过惨烈的冲绳战役。战后美军统治冲绳期间,粗暴践踏当地的行政和司法自治权,强行占用当地居民土地、铲平房屋、大肆兴建美军基地,使冲绳民众再次陷入被卷入战争的恐慌之中。尤其是看到日本本土在民主化、非军事化、经济振兴等方面的发展,冲绳民众心理落差强烈,于是展开了要求回归日本的运动。

   而冲绳年轻一代则更加重视振兴经济和改善民生。此次名护市市长选举中,20~40岁群体是支持渡具知武丰的主力军,他们认为岸本洋平对基地问题“一边倒”的政治姿态与民众现实需求严重脱节。冲绳的苦难历史正在远去,年轻一代越来越难以在美军基地问题上与老一辈产生“共情”,甚至有大学生表示对长辈们反复强调战争悲惨感到厌倦。冲绳县人均收入不及东京都的一半,各项经济民生指标均处于全国“垫底”状态。不少年轻人认为,已没有必要在基地问题这一“无底洞”上继续耗费精力,不如追求更为现实的、短期内可实现的利益。

   二是性别间差异明显。女性对边野古基地建设的反对力度更大,更希望美军基地全部迁出冲绳。这是因为,第一,美军性暴力等犯罪行为频发严重侵犯冲绳女性的基本人权。从1945年到2016年,仅留下书面记录的冲绳美军性暴力案件就有350起,但这只是美军全部性暴力事件的冰山一角。第二,战后国际社会对女性权利的重视以及冲绳女性团体的蓬勃发展促进了冲绳女性维权意识的提高。冲绳妇女联合会等女性团体在为提升女性社会地位、增进女性福祉、争取妇女参政权等方面做出了积极努力,并在“回归日本”运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上世纪90年代,冲绳女性代表积极参加国际妇女论坛,提出美军对冲绳女性、儿童实施性暴力等问题。在冲绳发生美军强暴12岁少女事件后,冲绳女性活动家通过抗议集会、静坐示威等方式表达对美军的强烈控诉。多年来冲绳女性团体一直在反基地运动中发挥着引领作用。

   三是政党斗争加剧分歧。在日益保守化的日本政治生态中,政党倾向也会折射在日本民众对美军基地的态度上。从政治倾向上看,支持自民党的人群比支持在野党的人群对美军基地的容忍度明显更高,也更加认可美军基地对日本安全的保护作用。

   造成这种分歧的最大原因在于自民党利用其执政地位和政治资源,将基地问题与地方经济援助捆绑,从而在冲绳培育形成“基地容忍派”,并逐渐占据民意主流。冲绳“回归”日本后,日本政府对冲绳部分地区实施税收优惠政策以刺激产业发展,制定实施了五次冲绳振兴计划,从国家财政中拨款向冲绳提供专项补助金(振兴预算),完善当地的道路、机场、港口等基础设施,创造了不少就业岗位,使冲绳与本土之间的差距有所缩小。然而,从振兴预算总额的变化趋势看,日本政府会根据时任冲绳知事的政治倾向,结合知事选举“动态调节”预算总额。如2013年前的知事仲井真弘多是“基地容忍派”,为帮助其连任,日本政府2014年的冲绳振兴预算高达3501亿日元。但“反基地派”的翁长雄志当选知事后,从2015年起振兴预算就出现了下降趋势。2018年接任的知事玉城丹尼继续在基地问题上与日本政府对抗,2018年起连续四年预算都停滞在3010亿日元。2022年又将迎来知事选举,日本政府进一步压低振兴预算至2600多亿日元,显然有打压现任知事选情的政治考虑。由此可见,自民党政权有意运用财政杠杆,将中央与冲绳的矛盾转变为冲绳政府与当地民众之间的矛盾,以达到操控冲绳民意走向的目的。

   2020年以来受到新冠疫情影响,冲绳县支柱产业之一的观光旅游业受到严重冲击,日本政府的财政援助就显得更为重要。为了争取更多政府财政补贴,不少冲绳人对于基地问题的耐受度也在提高。

   两个不平等性造成的结构性问题

   在中美对立加剧、东亚地缘局势持续紧张的大背景下,日本政府大肆渲染“中国军事威胁”,不断推动加快“西南诸岛”方向的军事部署,也在加剧冲绳民意的分裂。

   冲绳人深知,导致冲绳民意分裂背后的根本原因在于两个“不平等性”造成的结构性问题:一是日美地位的不平等性,美军基地滋生的诸多问题的解决,根本上有赖于日本对美从属地位的改变;二是冲绳与日本本土的不对等性,二战结束后至今,冲绳通过承担大多数驻日美军基地,肩负起了维护日本安全的重担,加上一些地区业已形成严重依赖基地的畸形经济结构,难以发展现代化产业,冲绳与本土之间的经济鸿沟难以弥合。

   从整体上看,尽管面对严峻的现实,冲绳人多数感到无奈,但放眼长远,多数冲绳民众依然希望推动实现“没有基地的和平冲绳”目标。在此过程中,冲绳社会强烈的自主意识与和平诉求仍会迸发出强大的力量,继续同日美两国政府进行抗争。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所研究实习员)

   本文刊登在《世界知识》2022年第7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88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