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房迪:解析日本学界围绕钓鱼岛问题的歧见及启示

更新时间:2022-05-20 21:39:22
作者: 房迪  

  

   摘要:近年来,中日两国虽然并未在钓鱼岛海域发生实质性冲突,但始终处于表面和平实则暗潮涌动的状态之下。从20世纪70年代钓鱼岛问题再度浮出水面后,日本国内也开启了对钓鱼岛问题的一系列研究,其主张往往与我方形成鲜明对立。但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国内对于钓鱼岛问题的观点并非铁板一块。如在主权归属、搁置共识以及战后争端爆发的根源等问题上均有不同的看法,其中甚至不乏有利于我国立场的观点。因此,通过了解日方有关钓鱼岛问题的研究动态和多方观点,将对我国在钓鱼岛问题上开展更有针对性的研究和政策制定作出积极贡献。

   关键词:钓鱼岛问题;日本国内歧见;中日关系;研究启示

  

   2010年中日在钓鱼岛海域发生撞船事件以来,钓鱼岛问题已超越历史问题成为影响中日关系及两国国民感情的最主要因素,同时也已成为日本对华政策上的最优先事项之一。2021年美国总统拜登上任伊始,时任日本首相菅义伟便立即与其举行电话会谈,再度确认美方承诺钓鱼岛问题适用于《日美安保条约》第五条,企图以此对中国在钓鱼岛海域的活动施压。2月1日中国《海警法》生效后,日方认为中方有意通过该法案加强对钓鱼岛列岛的实际管辖,于是将焦点对准该法案第二十二条中有关使用武器的内容,再次渲染“中国威胁论”。此外,日本右翼团体也开始动作频频,如“安全保障议员协议会”公开宣称要建立所谓“尖阁诸岛情报中心”,实现对钓鱼岛列岛的24小时网络直播,以此“唤醒”日本国民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危机意识。

   近年来,中日两国虽然未在钓鱼岛海域发生实质性冲突,但看似和平的表面下却是暗潮汹涌。在这样一种形势下,不断加大和深化钓鱼岛问题相关研究变得尤为重要。迄今,我国学者在钓鱼岛问题上从历史、法理等多角度已经取得了诸多优秀的成果,但却对日方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相关研究关注较少,使得我方在判断日本国内有关钓鱼岛问题的动态和相关决策时具有一定的被动性。我方需在拥有足够有利于我国的资料、证据的基础上,深入解析和考证日方在钓鱼岛问题上的观点和研究动态,才能够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也是我国未来深化钓鱼岛问题研究必须要做好的功课。

   本文作为对日方有关钓鱼岛问题研究的初步探析,将针对目前日本国内有关钓鱼岛问题的主要研究动态和核心学术观点进行梳理和分析,并尝试从中得到有关深化我国在钓鱼岛问题研究方面的一些启示。

   一、日本国内有关钓鱼岛列岛主权归属问题的歧见

   一直以来,有关钓鱼岛列岛的主权归属研究,在钓鱼岛问题研究中都占据着核心位置。日本国内有关主权归属研究普遍认为钓鱼岛列岛应归属日本所有,但不容忽略的是始终还有一部分学者认为,钓鱼岛列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日本理应将其归还中国。

   1.1支持钓鱼岛列岛主权应归属中国的观点

   20世纪70年代钓鱼岛问题爆发初期,日本历史学者井上清的《钓鱼岛——历史与主权》以及高桥庄五郎的《尖阁列岛笔记》是第一批对中国明清时代以来的文献中有关钓鱼岛列岛的记载给予客观且正确的认识,并通过将中日双方的历史史料进行对比和分析后,得出钓鱼岛列岛主权应归属中国这一结论的学术成果。

   井上清在书中指出,中国至少在16世纪中叶就已经对钓鱼岛列岛的各岛屿进行命名,并记入福州至那霸的航海指南中,而事实上,日本及琉球在1867年以前并没有一份脱离中国文献而独自言及钓鱼岛列岛的历史文献。井上清还对日方主张的所谓“先占”原则进行了驳斥。他认为,“先占”原则实际上是迎合欧美殖民帝国主义的利益,原本就不应该适用于钓鱼岛问题。但如果一定要以此来论证的话,在西欧各国所谓的“领土先占法则”中,16、17世纪曾规定发现新土地的人就是主权所有者,而中国自古以来就对钓鱼岛列岛有所记载,将其作为出海航线并纳入海防范围,如此一来,钓鱼岛非中国莫属。井上清在书中一方面证实了钓鱼岛列岛并非无主地而是中国领土的事实,另一方面也揭露了日本从1885年开始计划窃取钓鱼岛列岛,暗中窥视9年后趁甲午战争胜利之际,明夺台湾暗取钓鱼岛列岛的经过和事实。高桥庄五郎也指出,当前日本政府所主张的“先占”原则,事实上是“尖阁列岛研究会”耗时一年多的时间才找到的所谓法律依据。高桥庄五郎认为,与其说日本政府是依据“先占”原则占领钓鱼岛列岛,更确切地说应该是日本政府为了主张其占领的合法性而将“先占”原则强加在了钓鱼岛列岛之上。

   虽然,井上清和高桥庄五郎都认同钓鱼岛列岛主权应归属中国,但两者之间也存在着一定的认知分歧。首先是关于钓鱼岛列岛属性认定方面的分歧。井上清认为,日本政府之所以执着于从中国窃取钓鱼岛列岛,是因为钓鱼岛列岛具备重要的军事基地属性,他指出,在面积最大的钓鱼岛上可以建立无线电基地和潜艇基地,而如果在钓鱼岛列岛建立军事基地就等于把枪口架到了中国的鼻子底下。与井上清不同,高桥庄五郎则更加注重钓鱼岛列岛的资源属性,他认为,明治时期如果没有信天翁,古贺辰四郎等人就不会前往钓鱼岛列岛,也就不会在这一时期出现钓鱼岛问题。因此同理,如果在20世纪60年代没有发现钓鱼岛海域埋藏着丰富的石油资源,也不会出现之后的钓鱼岛争端。因此,由于日本政府觊觎钓鱼岛海域的丰富资源才引发了钓鱼岛问题。

   其次是两者关于日本政府非法获取钓鱼岛列岛方式的分歧。井上清认为,由于日本政府非法占领钓鱼岛列岛的时间略早于殖民中国台湾的时间,并且钓鱼岛列岛不同于台湾地区而是单独处于冲绳县的管辖之下,因此日本政府是明夺台湾暗取钓鱼岛列岛,乘着战胜之机,在不缔结任何条约、不进行谈判的情况下,偷偷从清朝窃取了钓鱼岛列岛。然而,高桥庄五郎则认为,由于钓鱼岛列岛无论从历史还是地理上都属于台湾的附属岛屿,因此钓鱼岛列岛是根据《马关条约》第二条从中国割让而得。井上清与高桥庄五郎在钓鱼岛列岛的属性和日本非法获取钓鱼岛列岛的途径方面虽然存在一定的分歧,但两者都明确了两个观点:一是日本政府是出于自身的私欲而占领了属于中国的钓鱼岛列岛;二是日本政府非法占领钓鱼岛列岛的途径与中日甲午战争密不可分,属于通过武力战争而霸占中国领土的行为。因此,根据《波茨坦公告》和《开罗宣言》,日本理应将钓鱼岛列岛归还中国。

   由于近十几年来中日双方围绕钓鱼岛问题引发的矛盾越发显著,日本国内的民族主义和保守主义抬头,导致在日本国内已经很难再听到如井上清、高桥庄五郎等直言钓鱼岛列岛应该归属中国的言论。但在日本政府单方面实施“购岛”计划后,一些不满日本政府破坏中日搁置原则的日本学者,再次对日本政府的主张和行为进行了批判。横滨国立大学名誉教授村田忠禧在日本国内先后出版了《日中领土争端的起源——从历史档案看钓鱼岛问题》《史料彻底检证“尖阁领有”》等有关钓鱼岛列岛归属研究的学术专著,主要从历史角度批驳了日本政府的所谓依据,间接地支持了钓鱼岛列岛主权应归属中国的观点。这两本著作的重要贡献之一在于通过对1884年至1895年间的日本官方史料进行分析和论证,推翻了日本政府一直以来有关钓鱼岛列岛应归属日本的错误主张及其重要依据。如村田忠禧在书中提到,1885年的日本官方史料中清楚地记载了时任冲绳县令西村捨三在当年受命秘密调查钓鱼岛列岛后,曾向内务卿山县有朋汇报钓鱼岛列岛与清国之间存在着紧密联系,并且明确提出钓鱼岛列岛在清国文献中早有记载,已被清国命名且作为往返于琉球的航海标识使用这一事实。另外,村田忠禧还通过对中日甲午战争前后日本政府在钓鱼岛列岛设立国标一事上的态度变化进行分析,指出钓鱼岛列岛是日本政府利用甲午战争的胜利窃取而得。这一研究不仅推翻了日本政府有关钓鱼岛列岛是所谓“无主地”的主张,同时也证明了钓鱼岛列岛根本不可能是日本的“固有领土”。

   行政书士岸本和博在其专著《尖阁问题Q&A——了解事实与思考》一书中,以问答的形式对日本政府的错误主张进行了逐一批驳。岸本和博在书中指出,日本政府虽然在1895年1月14日的秘密会议上将钓鱼岛列岛编入日本领土,但日本政府不仅没有在国际上宣布这一决议,也从未对日本国民进行公示,因此从行政手续上来看日本政府的行为存在严重问题,无论在国际法还是国内法上都不成立。虽然,岸本和博并未直言应将钓鱼岛列岛归还给中国,但其在涉及日本政府应承担二战战争责任的部分明确表示,二战时期日本政府是从中国掠夺了中国的领土钓鱼岛列岛,并在开篇第一个问答中就指出,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支持日本政府的主张,日本在这一问题上完全是孤立无援的“井底之蛙”。

   除上述从历史视角对钓鱼岛主权归属进行研究的相关成果之外,日本法政大学特任研究员笘米地真理则根据战后日本国会的详实记录,就日本官方有关钓鱼岛问题表述内容的变化进行了分析与探讨。笘米地真理在其发表的《否认尖阁诸岛“领土权利问题”的起源——政策解决的可能性》一文中指出,日本政府有关钓鱼岛列岛的法理和历史主张都是在1970年之后才提出,而日本在1970年之前不仅从未对钓鱼岛列岛提出过任何明确的主权主张,日本政府甚至在50年代中期时还不清楚钓鱼岛列岛的具体名称。另外,他还指出1985年时任日本外相安倍晋太郎虽然声称中日之间不存在领土主权问题,但却又明确表示“知道中国有自己的主张”,并就中方提出的有关共同开发的事宜表示“有必要与中方进行进一步商谈”,因此可以认为日本政府从事实上已经承认了中日间存在领土问题。在该文章基础上,笘米地真理出版了《解开关于尖阁诸岛的“误解”:从国会问答中验证政府的见解》《尖阁问题:看政府见解如何变迁》等学术专著,以日本国会议事录为研究对象,从日本明治政府对冲绳的占领过程、中日战争时期日本占领钓鱼岛列岛的过程到战后日本政府对待钓鱼岛问题的态度变化过程等进行了追踪分析。通过对国会议事录的详细分析,笘米地真理认为在钓鱼岛问题上日本政府不仅前后主张矛盾,而且存在严重言行不一的问题。

   1.2支持钓鱼岛列岛主权应归属日本的观点

   与上述研究相比,支持钓鱼岛列岛主权归属日本的研究无疑是日本国内的主流观点。从历史角度来看,该类文章主要将中国琉球册封使记录的《使琉球录》、1920年中华民国驻长崎领事冯冕致日本的“感谢状”、1953年1月8日刊登的《人民日报》文章以及1958年、1960年版中国《世界地图集》和1970年、1971年的《国民中学地理教科书》中的地图等作为证据进行断章取义和歪曲理解,企图证明中国并未将钓鱼岛列岛视为本国领土,并早已承认钓鱼岛列岛“属于日本”。另外,一些人还通过收集和展示有关二战前日本人古贺辰四郎曾在钓鱼岛和黄尾屿上从事开发的事例以及其与日本政府之间的授权文书等文件,意图编造是日本人最先发现、最先开发钓鱼岛列岛的假象。该类文章和著述主要有:入江启四郎的《日清媾和与尖阁列岛的地位》、喜舍场一隆的《尖阁诸岛和册封使录》、惠忠久的《尖阁诸岛·鱼钓岛写真·资料集》、原田禹雄的《尖阁诸岛―读册封琉球使录》、藤冈信胜和加濑英明的《为何中国要来取尖阁》、殿冈昭郎的《尖阁诸岛灯台物语》等。

从法理角度来强调日本拥有钓鱼岛列岛主权的观点,主要以日本外务省编制的《国际法先例集》《日本外交文书》以及日美《冲绳归还协定》《旧金山条约》等双边条约为依据,试图从近现代国际法角度来证明,战前日本是根据国际法中的“先占”原则占有钓鱼岛列岛,而战后又通过国际条约从美国手中重新获得该岛屿。据此,一些人主张,日本拥有钓鱼岛列岛主权及施政权是受国际法保护的合法行为。例如奥原敏雄的《尖阁列岛的领有权问题》、胜沼智一的《尖阁列岛领土的历史和法理》《尖阁列岛领有权的根据》、绿间荣的《尖阁列岛》、薮下义文的《从国际法看尖阁列岛的领土主权》、尾崎重义的《尖阁诸岛的法理地位(上、中、下)》等均持类似看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881.html
文章来源:太平洋学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