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蒙培元:从“体用不二”到“万物一体”——熊十力

——《蒙培元全集·人与自然——中国哲学生态观》第十七章

更新时间:2022-05-20 00:08:53
作者: 蒙培元 (进入专栏)  
因此,他对目的性的问题抱一种谨慎的态度。但是,生命确是有目的的,自然界的目的虽然同人的目的不是一回事,不能把人的目的简单地移置于自然界,但就自然界的生命活动、生命创造而言,确实有一种内在的目的性,而这种内在目的性,正是说明“天人不二”、“天待人而成”的最重要的理论依据。虽然这种目的性不能被理解为人的“意想”、“预定”那样的目的性,但是,人的道德目的确是以“生生不已”的目的性为其根源的。“生生不已”就是“本体流行”,“本体流行”有没有方向性呢?所谓“精神做主”显然不是纯粹物质的、机械的作用,而是带有方向性、目的性的作用。这应当是没有疑问的,否则,就只是一种盲目的必然性或偶然性而已。当代哲学提出不确定性、随机性、统计学的概率论等等,是针对西方传统哲学的必然性而言的,但都是讲物理现象的。在有关生命的问题上,已经有人提出自然目的性的问题(如罗尔斯顿、格里芬等学者),这是值得重视的。

  

   生命是整体的,万物又是丰富多样的,二者是什么关系呢?在这个问题上熊十力根据时代要求,发展了传统哲学。一方面,他坚持有机整体论,批评了偏用分析的方法。“余按西学所以迷谬而终不悟者,根本由于偏用分析法,遂致将万物浑沦的全体妄行剖割。”[46] 所谓“全体”,就是“全体成用”、“全体变成大用”[47]之“全体”,也就是本体即整体。所谓“浑沦的全体”,就是万物有机联系而不可分的整体,不是机械的集合。正因为如此,是不能用分析方法将其分成各自独立而不相连属的单个存在物的。熊十力又称“全体”为“元”,“元”者本始、本原之义,又是一元之义。虽是一元,但其中又包含着复杂性和无限可能性,而复杂性和无限可能性又是有机地统一在一起,即不离一元。“哲学家用分析之术,而欲以解释宇宙万变万化万有之元,将心物剖成两片,遂取一片而抛弃一片,卒至说不可通。”[48] 熊十力所说的“分析术”、“分析法”,是针对西方的分析哲学而言的。分析方法不仅是西方哲学特别是近代以来西方哲学的主要方法,而且对中国哲学产生了很大冲击,有些哲学家已经用分析方法研究中国哲学。在熊十力看来,这样做会丧失中国哲学整体论的根本特征。因此,他提出将科学与哲学严格区分开来,理性的分析方法可用之于科学,但哲学只能是整体论的方法,就人生问题而言,由于“天人不二”,其方法则是“返己”而“默识”的方法,也就是直觉方法。

  

   方法问题是同哲学观相联系的,不是独立的。熊十力反对分析法,其主要目的是反对心物二元论,将物质、现象说成是一个世界,将精神、本体说成是另一个独立的世界,这样就成二元而不是一元。这种哲学在天人关系问题上是人与自然的对立,而不是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心物关系如此,身心关系也如此。按照西方的二元论哲学,心灵和肉体是分离的、对立的,肉体属于自然,而心灵则是“自我意识”。人之所以为人,就在于人有“自我意识”。“自我意识”是排斥“他者”即自然的(或者是平行的)。在熊十力看来,心灵和身体(物质)虽然都是“本体变动而成的功用”,但二者是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精神、心灵虽然起主动作用,但与形体是不能分离的,二者“相反相成,卒归合一”[49],即归于一元。

  

   分析哲学是现代西方哲学的主流,代表西方哲学的精神,自有其贡献和价值。但是,这种哲学将世界分成“碎片”,用冯友兰的话说,只解决“支支节节的小问题”,而忘记了“‘安身立命’的大道理”①。熊十力也是这个意思。要解决宇宙人生的大问题,就要坚持有机整体论的观念和方法,这样才能确立人在宇宙自然界的地位。熊十力的这种态度,似乎是“跳过”了现代哲学,但是就哲学形态和思维方式而言,确实具有重要意义。我们固然不能忽视“时代性”,但是也要有批判意识,坚持哲学的基本任务和功能。

  

   熊十力的整体论哲学并没有抹杀个体的地位和作用,而是尽量弘扬个体的独立性。这是熊十力哲学中最富有辩证法的部分,也是对传统哲学最重要的发展。他认为,“个人的生命与宇宙大生命不可分为二”[50],因为,个体生命不仅以宇宙大生命为根源,而且最终归于宇宙大生命。但是,个体生命是有尊严的,“生命神圣不可污”[51],就是指个体生命而言的。他很重视个人的个性和自由,认为这是个体人格的重要标志。“每一个小一是一小物,多数小一合成较大之物时,并不是混然揉作一团。小一还是各各保持他的个别与特性。……然个别终亦不离整体而独得发展。”[52] 生命整体并不是将个体“混然揉作一团”,消除其个性特征,而是保持其各自的个性特征。“浑沦”并不是“混沌”,“浑沦”是各种差别之间的有机统一,而“混沌”则是无差别的混然一团。强调个性自由,这是现代哲学的特点,熊十力也是提倡个性自由的,“继今以往治道,当日趋于大公至平,而个人在整体中,各得荡然自由,无有逾矩者,人道盛极矣。”[53] 个人虽在整体中,不能离整体而独自存在,但是,在“大公至平”即公平、平等的社会里,个人仍能够而且应当获得自由。当然,自由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任何自由都是有一定限制的,这个限制就是“矩”。但从另一个意义上说,“不逾矩”就是更大的自由,即意志自由。

  

   如果说,本体问题是熊十力哲学的基本前提;那么,心灵问题就是熊十力哲学的实质内容。熊十力的生命哲学,是由心灵得以说明的,因此,他经常用心灵代表甚至代替生命。

  

   关于心灵,熊十力承认,心灵有知、情、意三方面的作用。“古今言心灵作用者,都分为知情意三方面。”[54] 他认为,这三个方面孔子都谈到了。孔子所说的“思”即思维,是知的方面;孔子所说的“仁”,是情的方面,并且认为,孔子特别“注重于心灵作用之情的方面”;孔子所说的“志”,则是“意”的方面,这也是孔子“特别重视”的。[55] 在这三方面的作用之中,熊十力似乎更重视“志”的方面,特别是自由意志。“应当体会知情意三方面,究以坚强的意志力为基本作用。”[56]“意志力有昭明性与自由性,不可屈也。”[57] 但是,这三个方面又是整体性的或全体性的,他称之为“本心”。“本心是全体性,不可破析。”[58] 这就是熊十力对心灵的基本看法。

  

   这里需要指出两点,一是本心与习心的关系问题,一是智与识即智慧与知识的关系问题。

  

   其一,关于本心与习心的问题。熊十力认为,本心是先验的本有的,习心是后天习染的结果,但习染不是过后就不存在了,而是有一种“余势”潜伏下来,这就是记忆。习染有知见的习染,有情意的习染。就后者而言,习心并不都是不好的,但不好的或恶的意识毕竟出于习心。就前者而言,习染可说是一种知识经验,主要指辨物、格物、逐物、执物方面而言,则有积极的意义。总之,人人都是一个独立体,由形气而成,习心是不可避免的,但本心“运行于独立体中”[59],因此,要以本心做主,使一切习染成为“善种”,将习心转化为智能,达于“天人不二”之境。

  

   熊十力对于人的感性生命、个人欲望给予充分的肯定,这一点也不同于宋明理学。宋明理学并不否定人的感性欲望,但是毕竟强调“天理人欲”之辩。而熊十力作为当代新儒家,在提倡个性自由的同时,也肯定人的感性欲望的合理性,表现出他的哲学的时代特点。他明确指出:“男女之爱,人道之基也。”“男女贪,亦是自然之理。”[60] 古代儒家,也是肯定“饮食男女”的,但是以男女爱情为人道之基,显然有现代自由恋爱的意思。至于“男女贪”,不一定是指无止境的贪欲,但是与感性欲望显然有关。熊十力甚至肯定了佛教中的“五贪”(自体贪、后有贪、嗣续贪、男女贪、资具贪)也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如果一概“灭尽”,则宇宙大生命将随生物而“俱绝”。[61]

  

   其二,关于智能与知识的问题。由于熊十力想从整体论上说明本心与习心的关系,他虽然将习心分为“情意”和“知见”两方面,但是,在具体论述中并没有进行区分,致使伦理、道德和知识、认识混在一起。但这同时也说明,他对知识问题有相当的重视。从前边引述他对孔子有关知、情、意的论述也可以看出,孔子特别注意情和意,却没有说孔子特别重视知。这是符合事实的。熊十力虽然很重视自由意志,但他对知识问题有一种自觉的意识,克服了传统哲学之不足。

  

   熊十力首先区分了“智”与“识”,这一点同古代哲学家特别是宋明哲学家是一致的。这种区分实际上是哲学与科学的区分。他认为,孔子“尊智而不轻知识”,“本末一贯”,这本是“不可易”之道。[62] 所谓“智”,就是“本心天然之明”[63],指本心的明觉即认识能力。“智”所得到的,是人生大智慧,而“识”则是“格物”而得的具体知识。熊十力的最大贡献在于积极肯定知识的作用。“智”是“返己”之学,“识”是向外之学,要使二者结合起来,互相促进,才是“本末一贯”之学。他对科学认识及其成就给予了很高评价,但是,他的哲学的根本任务仍然是解决人生问题的“返己”之学。“科学在其领域内之成就,直夺天工,吾无间然。然人类如只要科学,而废返己之学,则其流弊将不可言。”[64] 如果废弃“返己”之学,“人类殆将丧其内部生活,宇宙失去贞观”[65]。科学的成就确实能“巧夺天工”,改变人类的生活,熊十力对此给予了十二分肯定,因此他主张发展科学。但是,科学必须同“返己”之学相结合,在人生哲学的统领之下去发展。这样,哲学既可资于科学而不至“浮空”,科学亦可资于哲学而有其“统宗”,“径路殊而同于大通,岂不妙哉!”[66] 这才是理想人生。熊十力所担心的是,只发展科学而废弃“返己”之学,这样,人类不仅丧失其精神生活,而且宇宙自然界也将失去“大生广生”之正常秩序和生命意义,人类也就变成无本无源的存在了。这是非常可怕的景象,等于自毁生命。在科学技术飞速发展而人生价值不断失落的今天,重温熊十力哲学,将会得到极大的启示。

  

   三、“万物一体”的生命关怀

  

   “返己”之学是熊十力生命哲学的根本方法,其目的是返回到心灵本身,解决宇宙人生的问题。由于“天不在人之外”以及“天待人而成”,人在宇宙自然界占有特殊地位,具有特殊作用,人类应该意识到这一点。

  

   熊十力虽然从知、情、意三方面说明心灵的作用,并在一定程度上强调意志的作用,但这只是分开说,而熊十力是反对“偏用分析”的。实际上,心灵是“全体性”的,其中虽有分,但各部分或要素又是联系在一起的,只能在整体的意义上谈“本心”。本心的真实内容不是别的,就是孔子所说的仁、王阳明所说的良知。他虽然将孔子的仁说成是“情的方面”(这是正确的),但是,从本心的意义上说,仁不只是“情的方面”,而是整个心灵之德。熊十力的“本末一贯”之学的根本任务是弘扬仁学。“孔子为道之学以求仁为主。”[67] 这也是熊十力的宿愿。

  

在熊十力看来,仁德包含两方面内容,即情与智,是二者的统一。这就不只是从情的方面讲仁了。“仁之为德,明睿之智、恻隐之情兼备者也。贞观以发智,体物以导情,二者之功不息,皆所以笃厚其仁也。”[68] 这里所说的“智”,是指直觉;这里所说的“情”,是指道德情感。直觉主要从认识的形式方面说,道德情感则是从内容方面说,二者“兼备”,就是内容与形式的统一。至于意志,可说是行乎其中的动力因素。这是我对熊十力仁学的解释,这种解释大体上是符合熊十力的原意的。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84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