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秦天宝:论新时代的中国环境权概念

更新时间:2022-05-18 23:58:30
作者: 秦天宝  
最后,由于当前人民的美好生活需要同时涵盖了经济、社会、文化、法治、环境等诸多要素,因此,将新时代环境权解释为一种经济权利或社会权利的做法不仅存在混淆概念内涵的问题,还不符合我国的现实国情。鉴于新时代环境权诞生于新的社会背景,既具有新的思想理论支撑,又具有独特的概念内涵,其权利功能无法被既有人权所涵盖,因此,新时代环境权应当被视为一项不同于生存权、健康权、发展权等传统人权的新型权利。

   二、新时代环境权具有新的价值根基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根本价值在于“以人民为中心”“以人民为主体”,力图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新时代环境权概念作为环境法治的重要内容,同样立足于“人民美好生活”这一新的价值根基之上。

   (一)作为新时代法治价值根基的人民美好生活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人民所需要的“美好生活”是一个动静结合且内涵丰富的概念。从动态发展的眼光来看,在不同时期,由于受经济、社会等因素的影响,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呈现出不同的形态。例如,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经受了百年屈辱的中国人民迫切希望“站起来”,以先进的工业生产、良好的经济状况和丰富的文化生活改变以往积贫积弱的局面,故1956年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指出,国内的主要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到改革开放初期,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指出,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当时,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就具体体现为物质上和经济上的需要,人民迫切希望“富起来”,以过上物质充裕的生活。进入新时代,我国全面建成了小康社会,历史性地打赢脱贫攻坚战,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得到极大保障。然而,我国尚存在“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生态环境保护任重道远”“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有待加强”等问题。在此基础上,新时代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集中呈现为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需要。

   当前,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具体体现在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和生态文明五个方面。第一,物质需要是每个人最基本的需要。人只有在物质生活得到保障的前提下,才能追求更高层次的需求,因此,美好生活首先以充分的物质条件为基础。第二,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是实现美好生活的基本保证。中外历史都表明,在专制的封建时代,人民的诉求根本难以得到统治阶级的回应,人民还要时刻防备统治阶级对他们实行剥削。因此,在政治文明不发达的国家中,人民无法享有充分的政治权利,根本没有所谓“美好生活”。第三,在物质生活和政治权利都得到充分的保障之后,人民则开始追求精神上的富足。因此,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满足人民过上美好生活的新期待,必须提供丰富的精神食粮。”第四,人民的美好生活需要除了与物质条件、政治文明和精神食粮相关之外,其能否得到充分实现还会受到社会文明程度的影响。良好的社会秩序、先进的社会治理能力和强大的社会保障体系均有助于实现人民的美好生活需要。第五,人民的美好生活需要还对生态环境质量提出了要求。“你挣到了钱,但空气、饮用水都不合格,哪有什么幸福可言。”因此,美好生活的内涵还应当包括拥有优美的生态环境。综上所述,作为法治价值根基的人民美好生活是一个不断发展、内涵丰富、覆盖面广的概念,它能够多方面指引包括环境法治理论在内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的创新与发展。

   (二)新时代环境权体现人民美好生活价值

   人民美好生活作为法治的价值根基,并非一句空洞的口号,而是需要法律体系提供相应的制度与规范支持,使人民美好生活需要能够落到实处。在新时代法律体系中,贯彻美好生活价值,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集中体现在对第四代人权即“美好生活权”的规范构建与制度保障之中。美好生活权是指“人人追求美好生活的权利”,它以人民美好生活需要为载体,具体体现为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环境等多方面的权利。美好生活权所具有的强大的复合性和包容性决定了仅保障某单一种类的人权并无法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人民所享有的美好生活权应当通过全面保障各类人权来实现。新时代环境权以人民有权享有优美的生态环境为主要内容,体现了对高质量且可持续的生态环境的追求,本质上契合了人民美好生活需要和美好生活权的基本要义。因此,新时代环境权是人民所享有的美好生活权在生态环境领域的具体呈现,是美好生活权的一种具体表现形式。

   保障新时代环境权的实现有助于人民实现美好生活权,进而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体现并贯彻美好生活的价值。对每一个体来说,在基本层面,环境权的实现保证了个体的生命、健康、财产免于受到恶劣环境的影响,这为美好生活的实现奠定了基础;在更高层面,新时代环境权的实现意味着环境质量的不断改善,从而使个体能够享受到清洁的空气、洁净的水、充足的日照、优美的风景等高质量的环境要素所带来的精神愉悦。比如,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的建设为个体提供了亲近自然和感受自然的公共场所。上述内容都是美好生活在生态环境领域的具体呈现。对国家而言,若每个人都能充分享受到新时代环境权所带来的生态福利,则意味着人民对优美生态环境的需要得到了满足。若新时代环境权能够得到完全实现,则表明以新时代环境权为核心的生态环境保护法律体系能够发挥真正的作用,从而在法治层面大力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进程。综上所述,一方面,新时代环境权作为美好生活权在环境法领域的具体呈现,其本身即具备能够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基因,并立足于人民美好生活这一价值根基之上;另一方面,新时代环境权的实现能够保障人民获得优质的生态产品,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在个人和国家两个层面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使美好生活价值真正得到贯彻落实。

   (三)新时代环境权引领人类共同的价值取向

   新时代环境权不仅能在国家层面贯彻美好生活价值,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还能在国际层面回应人类对生态环境保护的关切,体现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并在相当程度上引领环境权概念的发展。

   环境问题并非完全是一个国家内部的问题。当下,全球性环境问题层出不穷,全人类都面临着气候变化等全球性环境问题的威胁。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下,应对环境问题、实现可持续发展、贯彻生态文明理念等都需要全人类的共同合作。对此,习近平主席在出席第七十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时指出:“建设生态文明关乎人类未来。国际社会应该携手同行,共谋全球生态文明建设之路,牢固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意识,坚持走绿色、低碳、循环、可持续发展之路。”建设“一个山清水秀、清洁美丽的世界”不仅是全人类的共同愿望,而且符合全人类的根本利益诉求,与人类所追求的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等共同价值保持一致。

   在保护环境、尊重自然成为全人类共同的诉求的背景下,国际社会正在不断推进环境权法制化工作。例如,1972年颁布的《人类环境宣言》声明,人类拥有在能够保证人的尊严与幸福的环境中自由、平等和舒适生活的基本权利。1992年召开的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通过了《里约宣言》,该宣言将环境权确定为一项基本人权。2021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一系列特别报告的推动下通过了第48/13号决议《关于享有清洁、健康和可持续环境的人权》,该决议不仅承认了人对良好质量的环境所享有的权利是一项人权,还明确了保护环境权对实现生存权、健康权等人权的重要意义。在上述法律文件的推动下,联合国大会有望表决通过一份全球性的承认并保护环境权的国际宣言,各国之间甚至有望达成一份国际公约,从而使得环境权在国际法上具备更强的法律效力。

   我国新时代环境权概念显然顺应了国际环境法治的发展趋势。相比之下,我国新时代环境权概念不仅体现了国际法中的环境权的基本内容,还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国际法中的环境权概念。与西方传统的环境权概念一样,国际法中的环境权概念仍以保障人的生存权和健康权为主要功能,其目的更多地在于营造无害的生态环境,以满足人基本生存和发展的需要。然而,我国新时代环境权概念在营造无害的生态环境的基础上,更多地表达了对优美环境的追求,其目的并非仅限于满足人们的基本生活需要,而是指向标准更高、内涵更丰富、外延更广泛的美好生活。因此,我国新时代环境权概念不仅实现了对国际法中的环境权概念的继承与发展,而且在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这一面向上能够引领未来国际法中的环境权概念的演进方向。

   三、新时代环境权体现新的中国立场

   新时代环境权的诞生展现了中国对待环境权的全新立场,它既展现出新时代中国人权保障的基本方向,也体现出新时代中国生态环境法治的最新理论成果。

   (一)中国对人权保障的立场

   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主义为理论指导。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观点中,有许多涉及人权保障的内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构想就是要建成一个物质生活极大丰富、人民不受阶级压迫、人民自由得到充分实现的美好社会。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指引下,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之日起,“就高举起‘争民主、争人权’的旗帜,鲜明宣示了救国救民、争取人权的主张” 。《宪法》第33条第3款明确规定“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以效力位阶最高的法律形式表明了我国对人权保障的坚定立场。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共产党始终代表着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始终保障中国人民的生存权、发展权等基本人权,逐步探索出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人权保障之路。生存权是最基本的人权。我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人口,因此,无论是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还是在改革开放时期,党中央都积极采取措施以解决人民的温饱问题,落实人民的生存权。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历史性地解决了绝对贫困的问题,真正保障了全民的生存权益,为人权事业的后续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发展是人类永恒的主题。在保障人民生存权的基础上,我国亦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以保障人民充分实现各项发展权利,例如,我国政府在经济、文化、社会等领域制定了一系列专项行动计划,有力保障了人民在劳动、教育、文化等方面所享有的发展机会。此外,党中央高度关注人民政治权利的实现问题。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一定要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切实保障和不断发展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的民主权利。”基于这样的要求,我国不断完善相关法律制度,以保障人民群众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不断完善民意表达机制,将人民当家作主落到实处。

   进入新时代,我国不仅充分保障了人民群众所享有的基本人权,还立足于人权法治实践和基本国情,实现人权理论的创新发展。在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成为社会主要矛盾之际,我国的人权保障理论与人权保障实践并未止步于解决人民温饱和衣食住行等基本问题,而是正努力回应人民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尊严、环境、发展等方面的需要。我国正努力探索以美好生活权为引领的第四代人权理论,为全球的人权保障事业贡献中国智慧。

   (二)中国对环境保护的立场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对环境保护的立场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即从保护环境以发展经济为目的的阶段到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相协调的阶段,再深化到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相协调的阶段。

新中国成立初期,受基本国情的影响,中国共产党的环境保护观念的形成主要与保障农业生产相关。在此阶段,我国保护环境的主要目的在于,开发利用自然资源并服务于经济发展,因此,涉及生态环境的法律法规以规定自然资源所有权等为主要内容。例如,1954年《宪法》第6条第2款规定:“矿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790.html
文章来源:《法制与社会发展》2022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