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立华:为中国哲学新时代奠基:陈来先生仁体论述论

更新时间:2022-05-18 15:55:31
作者: 杨立华  

  

   摘要:陈来先生的《仁学本体论》在继承儒家哲学仁爱传统的基础上,与西方哲学进行对话,诠释了儒家仁体论的基本内涵。仁体论是以仁体为实体的本体论,也是以仁体为实体的本体论,对于仁体的论证,陈来先生有高度自觉。通过儒学史的叙述彰显了仁体的特质,展现了儒学的价值取向。仁学本体论是当代中国哲学建构的典范。

   关键词:仁体;体系;中国哲学

  

   对于当代中国哲学——无论是狭义还是广义的,《仁学本体论》的出版都具有里程碑的意义。仁学本体论的建构,使陈来先生数十年专深的中国哲学史研究的哲学内涵和品质以完整的、体系化的形态呈现出来。这一哲学创制再一次印证了哲学工作与哲学史研究的密切关联。正如著作中凸显出的仁体在儒家哲学史上的显现过程,陈来先生数十年的专门研究也可以视为仁体在其个人的哲学思考中显现的过程。本文尝试对仁学本体论作系统的哲学阐释,并藉此略明中国固有哲学传统的根脉对于未来中国哲学建设的意义和价值。

   一、坐标

   以对待哲学传统的态度为判准,陈来先生将哲学家的工作分为两类:一类注重哲学史的观念传统的综合,在综合的基础上发展、深化、出新,如朱熹、黑格尔;另一类则以对立的姿态挑战哲学史的传统,如李贽、尼采、海德格尔。后者往往“不能辩证地扬弃以往的哲学发展”,“必然引起思想上的放纵”。【1】即使我们不像黑格尔那样将过往的哲学史视为精神展开的逻辑环节,也总是在前行者的引领下走上哲学思考的道路。那些曾在诚实的致思和追问下透射出来的哲学的普遍真理的光亮,始终在为新的哲学努力指示着方向。

   试图将自己的哲学与哲学史的传统割裂开来,是一种根本的错觉。与这种错觉相伴随的往往是思想本应具有的审慎的品格的缺失。一旦哲学思考失去了自我约束的内在尺度,便很有可能引向灾难性的后果。思想从来是历史进程的关键要素,因此,思想者是不能免除历史的责任的。警惕“思想上的放纵”,是所有建设性的哲学思考需要格外留意的。

   每一时代的“重新思考”既以前人的探索为基础,哲学的创造性综合在明确方向的前提下,总会在或显或隐的对比、参照中展开。这种自觉意识贯穿《仁学本体论》始终。与西方哲学、特别是已译介入汉语世界的西方哲学的对话,是当代中国哲学不得不面对的基本语境。《仁学本体论》择取的西方哲学家,看似随意,实际上是有深入考虑的。在强调中国固有的形上学传统与西方哲学中的本体论的差异的同时,陈来先生肯定了形上学在哲学思考中的根本性,并引康德和黑格尔的相关论述为同调。

   “本体”“实体”等概念被部分学者误认为是西方哲学译介中产生出来的,其实这是中国哲学本有的概念,且有很多重要的相关讨论。斯宾诺莎等近代的实体观念,与中国哲学相近。比如熊十力后期哲学以为实体非心非物,以心物为实体的势用,即与斯宾诺莎有可以相通之处。当然,斯宾诺莎没有实体变现为大用的洞见。而且,在斯宾诺莎那里,实体与样式是因果关系,与仁体论立根于宇宙的关联性不同。

   对于在中国哲学界一度产生了笼罩性影响的海德格尔,陈来先生的评议可概括为如下几点:其一,Being的问题是西方语言和哲学特有的问题,中国哲学不应以之为基本的出发点;其二,海德格尔认为世界是人的存在方式,是其他事物得以显现的结构,而世界和他者是人们意识到的现实,是人存在的先决条件,不是显示的结果;其三,人的在世存在是与作为“器具”的事物不可分割的关联着的,这仍是一种对万物的工具性态度,不可能发展出“爱物”的伦理原则;其四,海德格尔的共在强调他人是此在自我的一部分,是从人的在世存有的结构中推出来的。

   但他主张本真的存在,注重保持与他人的距离,说到底还是个人主义的,与儒家的人我一体观念有本质的不同。尽管整体上对海德格尔的哲学持否定的态度,但对其强调现象学的让自己从自身中被看见,陈来先生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以为与熊十力晚年摄体归用的哲学展示类似。哲学的综合创造始终筑基于对前人的思考的涵摄和扬弃,这种理性的态度在陈来先生的思想中是一以贯之的。

   对于怀特海的过程哲学,陈来先生给予了相当的关注。怀特海的过程哲学强调连续性、相关性和整体性,受到中国哲学家的普遍重视。当然,《仁学本体论》对怀特海的引入主要是针对熊十力的刹那说。怀特海将世界分为价值世界和事实世界,并以价值世界为本体,这一区分虽不无二本之嫌,但其思想指向确有发展出道德的或伦理的宇宙论的可能。至于怀特海以为价值世界和事实世界都没有实体性,则为仁体论哲学所不取。马丁·布伯、列维纳斯为代表的现代犹太哲学传统对爱与他者的强调,与仁体论有相合之处。但其根柢里的宗教背影和取向,则与儒家哲学根本异趣。

   陈来先生判论西学各家,并不渊流兼顾、面面俱到,而是根据思想和论述展开的需要选择有明确关联的思想体系,从而使对话和参照有机地结合到仁学本体论的系统建构当中。对西学各家的评析,则着眼于宏观的把握,而不陷入细节的质证。这既与《仁学本体论》“先立乎其大”的理论形态的追求有关,也是陈来先生对于哲学论证的独到理解的具体体现。

   对传统儒家哲学的继承和阐发,是仁体论的自觉。陈来先生洞见到了贯穿儒家哲学发展历程的仁体的渐进显现。这一基源性的洞见丰富并深化了审视儒学史的视角。对于董仲舒的以博爱论仁、“仁之法在爱人,不在爱我”以及将仁说建立为天道等哲学贡献,《仁学本体论》给予了充分的重视。对于朱子的哲学,从前期对理、气问题的关注,转向对其仁学思想的凸显。《有无之境:王阳明哲学的精神》奠定了新时期中国阳明学研究的格局。在这部全面研究王阳明哲学的著作中,关于“万物一体”的阐发更多地是从修养论、境界论着眼。而在陈来先生近年的研究中,其中的本体论意义成为研究和思考的重心所在。【2】这些侧重的改变都与仁体论对既往儒家哲学的仁学思想的继承有关。

   当然,《仁学本体论》更自觉接续的还是现代儒家哲学熊十力、马一浮、冯友兰和梁漱溟的哲学创制,其中对熊十力后期体用论的鉴取最多。陈来先生的中国哲学史研究延承的主要是冯友兰、张岱年等开创的学术统系,而在哲学建构上则更自觉地发扬熊十力摄体归用的理路。冯先生想在维也纳学派的笼罩下调适和诠释中国哲学,所以并不以继承儒家一家的哲学为归趣。新理学体系的主要观念都是形式性的空的概念,难以为儒家价值和伦理确立哲学基础。

   基于这样的理解,仁体论着重于新理学对伦理共相的阐发,而不取其形式化的概念思辨。对于熊十力晚年主张的实体非心非物、实体即大用的自身以及实体变成功用等主张,仁体论有充分的肯定和吸收。陈来先生对熊十力体用论的反拨主要在以下几点:

   其一,熊十力的刹那说主张“凡物才生即灭,刹那刹那,前前灭尽,后后新生,化机无一息之停”,否定事物的相对静止和连续,人生、人心及文化价值的确定性无从树立,故“最不可成立”;其二,熊十力将翕、辟视为两种根本的倾向,而辟为中心,甚至认为翕只是辟的工具。而仁体论则认为翕作为关联、凝聚的力量,是居主导的地位的,逻辑上先于辟;其三,熊十力强调本体的照明、亨畅、升进和刚健,而不是博爱、恻隐、和谐和仁恕,即以心的德用来讲本体,是唯心的实体论,与儒家哲学的“仁”始终无法完全贯通。

   陈来先生对熊十力体用论哲学的认取和反拨,表明其仁体论旨在建立一种有道德性的形上学。仁体作为根源性实体,本身即是道德性的。道德价值不仅是人的心灵的内在倾向,也是宇宙大化流行的统体的固有本质。由此,仁体论才既是以仁体为实体的本体论,也是以仁体为实体的宇宙论。

   二、体系

   在普遍要求论证的时代氛围里做系统的哲学建构,不能没有对哲学论证的方法和形式的充分考虑。陈来先生在《仁学本体论》“绪言”的最后部分,对相关问题提出了自己鲜明的主张:

   哲学写作有多种形式,分析哲学派强调论证,其实论证也有不同的形式。哲学写作的论证不可能和几何证明一样具有科学的性质,因此哲学写作的论证不过是一种论述的形式,一种希望获得或取得说服力的形式,尤其是在分析传统占主导的英美哲学世界。……《哲学百年》的作者巴斯摩尔指出,怀特海和亚历山大使用了同样的哲学方法,两者都不进行论证,即使是论证这一词的任何普通意义上的论证。怀特海认为形上学就是描述,以提纲挈领的方式阐述那些倾向。可见,把分析式的论证当成哲学写作的唯一方式是完全不合理的。【3】

   这段论述有几点值得特别强调:其一,哲学论证是一种希望获取说服力的形式。与一般的说理不同,哲学的论说追求的是更普遍的说服力。正是这样一种诉求,才有了更形式性的论证的需求,因为经验内容的普遍性基本上是不被认可的;其二,在哲学领域不可能达到几何学般严谨的证明,至少迄今为止的哲学发展是这样的。像“三角形的三个内角和等于二直角”这样能被人类理性普遍同意的证明,在哲学体系的某些结构性环节上或许可以达到,但并不能以这种方式一以贯之地实现对世界、人生的整体揭示。

   陈来先生指出:“对于理解一个相互依存的宇宙系统而言,哲学所需要的,不一定是理性的逻辑推理,而是一种美学的、隐喻的、类比的、关联的思考。”【4】侈谈西方哲学的论证性格的,其实都有意无意地忽略掉了西方哲学史中大量类比的、关联的阐说;其三,即使是现代西方哲学,也有拒绝以论证的形态表述自己的哲学思想的态度。

   基于上述对哲学写作的深刻理解和省察,《仁学本体论》的叙述风格是历史地呈现和回溯。这一写作策略固然与作者的个性和习惯有关,但根本上讲还是由仁体显现的历史性决定的。“仁体对人的精神的展开”、“仁体对于精神的显现”这类的表达似乎将历史性的思想主体放在某种被动的位置上。由这一被动性反向呈现出来的仁体的主动性,容易造成将仁体理解为黑格尔式的客观精神的误会。

   之所以采用这样强调性的表达,应该有两个方面的原因:其一,陈来先生意在彰明仁体的显现不是历史上哲学家的主观创造,凸显仁体的客观性。仁体之为实体,“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其二,根源于大易哲学并在儒学史产生了深远影响的“天地之心”的观念,是古代仁体论最具突破性的洞见之一。仁体的主动意味是对“天地之心”的观念的承续。

   陈来先生早期的朱子研究着眼点主要在其理学体系。在他看来,朱子哲学中理气是二元分疏的。而仁体论哲学的确立,使陈来先生关注的重心转向朱子的仁学,并指出总体而言称朱子学为仁学比惯常所说的理学更能彰其儒学体系的整体面貌。仁体是包括理气的一元总体,因此仁体论建构的是仁体一元论。这一重要的转进使得《仁学本体论》放弃了理气等分析性的概念,以体用作为哲学展开的枢纽。

   对于马一浮的“全体是用,全用是体”的哲学洞见,陈来先生颇为赞赏,认为是对熊十力体用不二的体用论的一个补充。但马一浮仍在理气的框架内讲体用问题,则仍自限于理学传统,不能像熊十力那样提出“实体自身变成大用”的现代哲学意义的实体论。熊十力晚年的摄体归用,强调本体或实体非心非物,是仁体论的重要思想渊源之一。

   之所以取摄体归用而非摄用归体,在于后者有落于虚寂的可能。这一思想倾向与仁体论对翕的作用的强调是一致的。只有摄全体入于大用,才能在根本上避免虚静和抽象的实体论形态。在陈来先生看来,实体或本体一定是能动的。当然这种能动性并不是说仁体有意识、能知觉、能思维,而是一种内在于宇宙和世界运行的主导倾向。对理气框架的扬弃应该也是不满于作为本体的理的“净洁空阔”“不会造作”。

仁体之为实体,不是超越万有之上的(如上帝),(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777.html
文章来源:《中国哲学史》2022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