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翟振明:虚拟实在与自然实在的本体论对等性

更新时间:2022-05-18 07:26:54
作者: 翟振明 (进入专栏)  
进而完成对距离的判定。有人会问,我们为什么要假定这是最终事件呢?我们若假定有一个更高层次的综合m和n的过程,不就没问题了吗?但是,这样一来,我们只是把问题后推了一步,因为我们可以照样问:在这个更高的层次上,那个进行综合的地方接收到的是一个还是两个信号?如果答案是接收到两个信号,刚才的问题照样出现。这样的思路,只会导致毫无进展的无穷倒退。

  

   那么,我们可以试试另一个选择,即,大脑最终接收到的是一个综合的信号。这样,大脑的某个部位处理这个惟一的信号。但是,大脑的任何一个部位都是要占据一定的空间的。按照牛顿物理学,在这个部位发生的任何事件都可以进一步分解成更多的互相紧挨的事件。这些事件如果是同时发生的,它们就互不相干,不会变成一个能够形成统一视场的不可分的事件。如果它们是历时发生的,不管它们有无因果关系,在原则上都不会形成同一瞬间的事件。也许通过记忆处理,历时的事件被认知为貌似同时的事件,但对距离的知觉却不可能在这种处理中产生出来,因为这种处理依然也是要在大脑的某个部位发生的事件,这个部位也同样可以分割成一组更小的部位,因而也就逃不脱同样的问题:一组在时间或空间上相互分离的事件,怎么会产生单个的瞬时的对广延的距离的感知?这里,我们似乎又要设定一个更高的观照者,也就是说,原来这里并不是原先假设的“最终”。然而,在这个观照者那里发生了什么,就又变成我们问题的真正所在了,因为我们关心的是心灵最终如何感知距离的。于是,我们又回到了问题的出发点,继续下去,就会陷入无休止的恶性循环。显然,这样的思路不会给我们解答问题提供实质性的帮助。

  

   这样,我们就可以进一步断定,对心灵的最终理解是不能在经典的时空框架内达到的。这是因为,像康德所说和我们这里所理解的那样,空间只是心灵将感觉材料对象化的框架,而心灵本身既不是它的感觉材料,也不能被对象化。也就是说,心灵先于空间,我们只有用非空间或超空间的非对象化的方式,才有可能理解心灵。如果量子力学或其他新物理学是摆脱了空间框架的科学,我们就有希望借助这种物理学理解心灵,但传统的生理学或脑生理学之类,只要还是建立在牛顿物理学基础上的,就不能最终解释心灵本身。

  

   三、遥距临境和遥距操作、“基本粒子”和“能量守恒”

  

   在上一部分,思想实验方法帮助我们理解了为何空间框架的形成有赖于感官的运作。并且,由于心灵不能在空间框架中被对象化,任何在牛顿物理学模型下对心灵的解释都不可能是成功的。这是对康德关于空间是心灵感性直观的固有形式的命题的印证。这样,以心灵为中轴,在自然实在和虚拟实在之间做出的空间框架的任一种选择,在本体论意义上是对等的。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进一步讨论自然空间和赛博空间之间的距离关系了。

  

   心灵对空间的建构是以视觉为中心的。上面我们关于张三与李四间交叉通灵状态的思想实验,使我们清楚地看到,我们对空间的最一般性质的认知,不是从感知对象的杂多中归纳而来,而是我们的心智对感官直观形式的直接断定,属于康德式的先天综合判断。这样,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我们在只能观察到宇宙中极为有限的事物的条件下,却别无选择地在直觉中把物理空间当作没有边界、无限延伸的。类似地,如果我从小就被关在一个密室里,从来也没离开过,但却在虚拟实在的紧身服、头盔等装置中接受有特定规则的综合感官刺激,我就会与在密室外走遍全世界的其他人一样获得类似的没有边界、无限延伸的空间的概念,我也就会对一般的几何学有同样的理解。归根到底,空间的无限可延伸性就是同时发生的规律性事件的无限可能性的直观形式。

  

   现在,我们可以理解作为虚拟实在背景的赛博空间为何是与自然物理空间对等的空间了。在我们进入赛博空间之前,我们在自然给定的空间框架里理解世界,虚拟实在的硬件是这个框架中与其他物体并存的物体。但是,当我们进入赛博空间时,原来的物理空间已被完全替换,不复存在了,而赛博空间却是被整个地创造出来。因此,体积意义上的“小中纳大”悖论并不存在;任何时候,只有其中一个空间成为现实,作为感性直观的框架,这个空间始终都以感官的运作为其先决条件。

  

   那么,什么是“遥距临境”呢?既然是“遥距”,怎么能在同一时刻“临境”呢?原来,我们在同时论及两个平行的空间框架时,语言表达就出现了貌似的困难,因为同一事件在不同的框架内所涉的距离就会不同。这里的“遥距临境”指的是自然物理空间里的“遥距”,人造赛博空间里的“临境”。在技术实用的层面上,这样的遥距临境就能使我们在进入虚拟世界后克服人际交往及与自然界打交道时的距离障碍。浸蕴者在外面的观察者看来似乎哪儿都没去过,但他自己的体验却是每一刻都可以如愿置身他方。理论上,遥距临境也可以是相反的情形,即在人造赛博空间里的“遥距”、在自然物理空间里的“临境”。也就是说,在自然物理空间中伸手可触的东西,在人造赛博空间里却处在遥远的他方。因为我们在上面已经论证了空间对感官运作的依赖性,我们在这里就不难理解这两种互逆的“遥距临境”是在本体论上对称的:两个空间框架,没有哪一个在距离量度上占据优先的地位。

  

   在遥距临境的基础上,通过机器人替身的配合,我们就可以进行遥距操作。当浸蕴者与人造环境中的各种物体相互作用时,自然环境里的远方的机器人替身就会按照意愿与自然物体或其他机器人相互作用,完成各种维持人们生存与发展的任务。如果我们能将时间的滞后控制在某个限度内,进入赛博空间的我们体验到的将是亲临现场操作的情境。这时,到底我们是亲临了现场在那儿干活了呢,还是仅仅实施了一种遥控?这样的问题,我们再也不难知道如何回答了:从没进入赛博空间的他人看来,我是在实施遥控;而在我自己看来,我是实地作业。

  

   这样,在遥距临境和遥距操作概念中包含的貌似的矛盾,就被化解了。但是,你也许会问,虚拟世界里没有基本粒子,怎么能获得与自然物理世界对等的本体论地位?如果我们追究到自然世界最基本的规律,即能量守恒定律,情况如何?在自然物理世界里,如果我们要用物理方法将物体破碎到分子水平以下,就要消耗很大的能量。但是在人造的幻像世界里,要让人们体验到类似的对撞机工作过程的幻像,所需的能量只是计算机模拟及人机相互作用所消耗的能量。这样的话,现实世界中的能量守恒定律似乎被打破了。那么,我们是否可用能量守恒定律作为识别真实物理世界与幻像的标准呢?

  

   别忘了,我们所有对物理对象的知识都是经过我们对事件模式的观察而得来的,只要人造综合感觉世界里的事件遵循类似的规律,我们就会得出类似的结论。比如说,在虚拟的实验室里,如果我们操作虚拟的回旋加速器,作“对撞”实验,在虚拟的仪器设备输出装置上看到与现在的物理实验室里相似的结果,这个人造世界中的事件的行为模式就照样被解释成由分子、原子、电子、光子,一直到夸克这些“粒子”的行为所引起。能量概念也和其他任何物理学概念一样,只是我们用来组织可观察的物理事件的规律性的一个工具。这样,关键是被观察的事件的行为模式如何,而不是其他:谁也不知道与事件相分离的所谓“能量”是什么。所以,只要我们把与能量守恒定律相对应的事件的规律性编进程序里,我们将会浸蕴在一个能量守恒的虚拟世界里。

  

   于是,我们可以回到洛克关于第一性的质与第二性的质的区分问题上来了。洛克认为,有些性质为物体本身所固有的性质,完全没有与物体相分离的可能,如广袤、形状、大小、不可入性、运动状态等,属第一性的质;这些第一性的质作用于我们的感官,使我们产生各种感觉,这就产生了第二性的质,如颜色、声音、滋味等。贝克莱后来反驳了洛克的这种二分法,认为所谓第一性的质并不比所谓第二性的质有更多的实在性。虽然贝克莱由此得出的客观唯心主义结论没有逻辑的必然性,他的反驳对洛克却是致命的。康德对空间本质的阐释、对认识主体先验范畴的解剖,终于使我们领悟到物质世界对象性对感知活动的依赖性。这样,感知框架的变换,就是整个对象世界的变换。而被认知之前的终极因果决定性,是不在空间框架中的,因而也就不具对象性。所谓第一性的质与第二性的质的区别,只是人的先验空间构架的性质与感官刺激具体内容之间的区别。对遥距临境的逆向对等性的认定,让我们不得不承认:自然物理空间与人造赛博空间一样依赖于感官功能的运作。因而,作为虚拟实在背景的赛博空间,与自然物理空间有对等的本体论地位。

  

   对虚拟实在与自然实在本体论对等性的一个貌似的挑战是:模拟的感觉永远不会逼真到完全乱真的程度。也许这是对的,但这并不构成挑战。试想,如果我们把虚拟世界中的物体设计成像在一半的地心引力强度中那样行为,这种行为不会比物体在正常地心引力条件下的行为更少实在性或更多虚幻性,因为如果两个世界是本体论对等的,虚拟实在就不用依靠与自然实在的相似来取得其本来就有的地位:对等不是相等。至此,我们可以用以下两条反射对等律来总结讨论的结果了:

  

   1.任何我们用来试图证明自然实在的物质性的理由,用来证明虚拟实在的物质性,具有同样的有效性或无效性。

  

   2.任何我们用来试图证明虚拟实在中感知到的物体为虚幻的理由,用到自然实在中的物体上,照样成立或不成立。

  

   有了这两条,再加上遥距操作提供了操纵物理过程的手段,使我们能够在赛博空间中由里及外进行生产活动,虚拟实在与自然实在的本体论对等性就明确了。我们终于明白,所谓的本体论对等性,就是在经验世界后边找不到本体承托,真正的本体从别处才可能找到。

  

   四、结语

  

   在这篇文章里,对虚拟实在的本体论问题,我们通过思想实验和逻辑分析等方法进行了初步的讨论。在这里作为切入点,我们认识到康德关于空间是心智的直觉形式的命题是成立的。我们还证明,感觉框架的转换,就是整个经验世界的转换。如果我们创造并选择了虚拟实在及赛博空间,就相当于在根底上重造了一个经验世界。其实,我们还可以从此出发对哲学传统中的许多的本体论、认识论、价值论和其他问题进行前所未有的澄清。这样的探究、在我未译成中文的专著 Get Real:A PhilosophicalAdventure in Virtual Reality 里,也仅仅是开始。哲学的道路是漫长的,岂止漫长,它其实是无止境的,因为我们在这里试图抓住的,是作为万物之源的太一!

  

   且看:

   在斑驳陆离的世界中,

   她把自己裹住,

   在与阳光的对峙中,

   她将远处朦胧的真实,

   变成身边沉重的虚乌!

  

   无限缩小,

   她领略回归本体的庄严,

   迅速扩展,

   她将整个世界,

   连同自身一起吞没!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774.html
文章来源:《哲学研究》2001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