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田飞龙:香港特首选举的民主合法性与发展前景

更新时间:2022-05-15 01:23:04
作者: 田飞龙 (进入专栏)  

  

   2022年香港特首选举在新选制保障和疫情受控下有序完成。这是新选制下香港第三场全港性选举,选出了作为香港行政主导体制之核心的新特首。从宪法与《基本法》共同构成的特区宪制秩序来看,特首的忠诚与贤能水平不仅是公务员之表率,更是「爱国者治港」的稳定之锚。根据基本法及新选举法,特首要对中央和特区双重负责,其产生程序也包括了地方选举和中央实质任命,可见其民主合法性的完整制度基础及选举竞争的激烈程度。

   回顾2019年修例风波后的选举生态,本土极端势力和外部干预势力以最终夺取特首职位作为「完全自治」的完成标志,可见香港平台之选举颠覆与反颠覆的激烈争夺。而新选制及其爱国者治港的规范边界,从制度上排除「选举夺权」与颠覆的可能,确保选举游戏在真正的爱国者及守护基本法的理性力量之间展开。从新选制下的选委会选举和立法会选举来看,「爱国者治港」得到香港社会与各界别的共识和遵循,从而也确保了特首选举的合法性和社会认受性。但香港社会及外部势力仍存在对新选制和新特首的种种合法性质疑,其所质疑者既包括新选制本身,也包括新特首。我们需对此予以合法性与合理性层面的适当回应,以澄清新选制的正当性及特首选举的民主合法性。

   制度张力与新选制的使命

   一国两制内含复杂的价值和制度张力,基本法承认并包容了这些张力,但在制度安排上存在诸多「留白」,只能留待回归后根据具体危机和需要而进行制度填补。这些张力根源于香港社会在中西之间长期游离的历史,以及在基本价值和制度层面对西方的严格依赖性。在回归以来的话语和制度斗争中,建制派和泛民主派似乎操持着泾渭分明的不同政治语法和终极诉求:你的「一国」,我的「两制」;你的「爱国」,我的「民主」;你的「法治」,我的「民意」;你的「融合」,我的「本土」。这些张力在回归后不断加大并突破极限,最终酿成修例风波的整体破局效应,而《港区国安法》和新选举法就是中央治理制度破局、重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保护并促进香港繁荣稳定的主要制度抓手。

   这一制度变迁,就一国两制内部逻辑而言,是危机治理和国家理性的自然展开;但就香港社会的反对派力量而言,却是一国两制的制度清晰化及国家威权的实质降临。他们习惯依赖的「两制」、「民主」、「民意」、「本土」之价值符咒和社会动员技战法,因实践上对一国两制的背离而丧失正当性,反中乱港势力的极限追求,造成普选政改的停滞和黑暴运动兴起。他们始终未能全面准确理解和运用一国两制,没有完成「忠诚反对派」的政治改造和适应化,未能洞悉与外部势力勾结的反法治、反国家性质与危害。他们在一国两制的民主政治秩序中,因突破底线而落伍出局。这是制度性遗憾,但香港民主和繁荣稳定必须继续探索前行。

   如何在反中乱港势力出局的条件下建设新的香港民主,及赋予一国两制以更清晰的民主路线图?这是新选制的制度使命。新选制的核心追求,一为政治忠诚,二为贤能治理,切中香港民主发展的原则和实质。香港民主不是为了完全自治、不是为了西方代理人的控制,而是香港本身的民主自治及对国家发展的持续贡献。新选制与新特首的使命与功能皆在于此。

   特首选举的合法性之辩

   对新特首选举的批评有两个显著特点:其一,对新选制的民主正当性,存在原则性疑虑和抵制,对「爱国者治港」背后的爱国伦理与国家力量感到恐惧;其二,对新特首个人出身、履历和管治风格作细节化挑剔。这些批评的基本套路和话语技巧,显示出香港社会仍有一部分人及其外部支持者不能认同和适应新选制,不能正确理解香港在一国两制下半场面临的安全与发展并重的管治取向,更不能以公正客观的立场与标准,评价特首选举及对香港未来的保障意义。

   新选制的民主正当性,在2021年启动香港选制改革的有关立法者草案说明,以及特区政府本地立法中已有清晰阐释;《「一国两制」下香港的民主发展》白皮书更是从历史、法理、制度和未来的不同层面,权威和耐心地解说及沟通。新选制立足的不是泛民主派和本土激进派的民主路线,而是一国两制宪制秩序,其核心法理依据在于:其一,选制属于政治制度范畴,是中央事权;其二,香港选制暴露出严重风险和漏洞,危及一国两制制度安全;其三,香港民主制度以均衡参与和混合代表制为原理;其四,选制需落实「爱国者治港」,循序渐进探索香港特色民主之路。新特首选举完全依据新选制展开,承载新选制的民主正当性及其良政善治的规范期待。

   在制度正当性论辩之外,有关批评还触及对新特首的个性化质疑,主要指向「一人选举论」、「武官治港论」、「政纲重复论」、「能力不足论」、「国际交往不足论」等。这些批评似是而非,将新特首的出身、履历和取向,作为「盖棺定论」的依据并加以任意放大,看不到香港在一国两制下半场的命题和主题。上述批评论调可简单反驳如下:

   其一,新选制本身具开放性,不搞「清一色」,特首选举依法进行,早期有多人有意参选,最终只有一人出线,其他人拿不到提名票而出局,这是在制度预期内的现象;其二,特首选举不能搞身分歧视,文官或武官出身都有平等参选资格,也都有各自的政治及服务能力优势,并可通过体制内学习与合作提升综合能力;其三,新特首的竞选政纲立足于为以往政府施政补课,并客观吸纳之前的竞选纲领或施政报告内容,显示治港责任心和政策连续性,同时也有对标国家战略和香港处境的新思路,是综合平衡的负责任纲领;其四,能力不足与国际交往不足的批评有些苛求,且以往每名特首候选人都有能力短长,从香港未来的安全治理与创新发展的综合要求来看,新特首表现出谦虚学习与善纳意见的施政质量,并可通过组织强而有力的专业团队予以弥补,其管治效能值得期待。

   发展也是香港的硬道理

   新特首以「同为香港开新篇」作为竞选主旋律,设计了四大政策纲领:其一,以贤能治理为中心的新管治体系;其二,以民生保障为中心的新政策体系;其三,以国际竞争力为中心的新发展体系;其四,以社会支持为中心的新保障体系。其中「发展」一词出现了72次,以优良管治促进发展,以发展推动民生保障与社会支持的体系化解决,形成可持续的社会团结与进步的新基础。

   香港的发展,不再是孤立于香港本地的视角和利益,而是立足国家战略和全球经济变革的新发展:其一,以融合发展作为新发展引擎和取向,利用好粤港澳大湾区及「一带一路」战略机遇,将香港固有优势转化为国家战略体系中的发展优势;其二,以全球化和全球竞争作为新发展的定位和目标,将融合发展与新的全球化发展有机结合。发展也是香港的硬道理,在既往「过度政治化」和疫情防控波动下被延误的发展机遇和发展成果,有望在新特首的新发展政策下得到积极添补,惠及香港各产业与各阶层。

   安全是发展的基础,发展是安全的目标。统筹安全与发展,是新选制、新特首及一国两制下半场的完整旋律和使命。

  

   作者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

   本文原发表于香港《明报》5月13日清晨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66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