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蒙培元:禅宗心性论试析

——《蒙培元全集》第五卷

更新时间:2022-05-12 12:17:19
作者: 蒙培元 (进入专栏)  
不属见闻觉知,更不可以见闻觉知覆盖其心本体;另方面,心本体决不离见闻觉知而存在,只能在见闻知觉处认本心,否则心路“绝无入处”。这种不即不离的关系,就是“体用不二”的关系。

   正因为心本不离心用,本心不离知觉,所以一切众生本来是佛,知觉作用,手足运奔,皆成佛道。“此心是本源清净佛,人皆有之,蠢动含灵,与诸佛菩萨,一体不异。”[25] 蠢动含灵是指具有知觉作用即情识之人,也就是活生生的个体的人。“一体不异”即同一心体,体用合一。蠢动含灵,皆有佛性,即心是佛,同一心体,所以达摩从西天来,唯传一法,因为一切众生本来是佛,不假修行,但识取自心,自见本性,更莫别求。“云何识自心?即如今言语者正是汝心,若不言话,又不作用,心体如虚空相似,无有相貌,亦无方所,亦不一向是无有而不可见故。”[26] 要识自家心体,就不能离开语言动作和知觉作用;换言之,如果离开语言动作和知觉作用,也就不能认识自心,自见本性。可见,“自心”既是本体之心,又是作用之心,是心体和心用的统一。离了作用,即无本体。

   所谓“触目”皆是佛性,也是从这个意义上说的。“是什么解说法听法?是你目前历历底,勿一个形段孤明,是这个解说法听法。若如是见得,便与祖佛不别,但一切时中,更莫间断,触目皆是。……十方在眼曰见,在耳曰闻,在鼻嗅香,在口谈论,在手执捉,在足运奔,本是一精明,分为六和合,一心既无,随处解脱。”[27]“目前历历底”,就是见闻知觉之类;正因为人心有此作用,所以“触目皆是”,决不是只有一个孤明之心体。很清楚,禅宗之所以不同于其他佛教宗派,在于它充分肯定了知觉作用之心,甚至以作用为本体。这意味着对现实人生的肯定,对人的感性存在的肯定。这一点甚至引起了某些理学家如朱熹等的批评,认为禅宗破坏了佛教的庄严性和纯洁性。

   但是,禅宗毕竟是宗教,它之肯定知觉作用正是为了超越知觉,体悟本体之心,并不是以知觉之心为本心;它之肯定语言也是为了超越语言,达到超言绝虑的本体境界,而不是以语言思虑为解悟。实现绝对超越,达到本体境界,这是禅宗心性论的真正主题。见闻知觉,言语动作,触处皆是,自然现成,但这里的关键是一个“悟”字。悟则“即事而真”,不悟则只是“弄精神”。要体悟本心,不是语言概念所能做到的,但又不能离开语言概念。这里禅宗接受了玄学“得意忘言”的方法,并进一步发展,把语言概念仅仅当作借用的工具,其目的是实现本体的直觉和体悟,即绝对超越。“僧问:‘言语是心否?’师曰:‘言语是缘,不是心。’曰:‘离缘何者是心?’师曰:‘离言语无心。’曰:‘离言语既无心,若为是心?’师曰:‘心无形象,非离言语,非不离言语,心常湛然,应用自在。’”[28] 语言是表达概念的,概念是思维的抽象,运用语言需要逻辑思维,而禅宗的解悟、顿悟并不需要逻辑思维,而是非逻辑的直觉思维。但是,要实现直觉顿悟又不能没有语言,这就是它所说的非离非不离。不离只是手段,离开才是目的,“得意者越于浮言,悟理者超于文字”[29]。真正的解脱是超越语言文字和理性思维的直觉体验。

   这种超越或解脱,是在见闻知觉、日常事务和语言动作中实现的,不仅不离事物和语言,而且同一般人没有任何差别。但真正的差别也就在这里。因为这只是一个“境界”的问题,到了那种境界,说的做的和一般人虽无差别,却已不被诸境所惑而大彻大悟,获得了绝对的精神解脱,同宇宙本体合而为一。“终日吃饭,未曾咬着一粒米;终日行,未曾踏着一片地,与么时,无人我等相,终日不离一切事,不被诸境惑,方名自在人。”[30]“若是得底人,道火不能烧;口终日说事,未尝挂着唇齿,未尝道着一字;终日着衣吃饭,未尝触着一粒米,挂一缕丝。”[31] 这种精神境界既不离现实,又超越了现实,是一种忘言绝虑的自我体验、自我超越,“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故不在言说。之所以终日言说而无说,终日行事而无事,就因为已经实现了超越。对于这种超越现实的“我”来说,什么事情也都不存在了。

   有一段语录正说明了这一点。“师与宗师伯过水,乃问:‘过水事作么事?’伯曰:‘不湿脚。’师曰:‘老老大大作这个说话。’伯曰:‘你又作么生?’师曰:‘脚不湿。’”[32] 过河不湿脚,还是着了相;过河脚不湿,才是无心而自在。既不离境相,又不为境相所“着”,即在现实中实现了超越。这就是禅宗所说的“解脱”。

   再进一步,禅宗心性论就将走向宗教哲学的反面,这正是理学心性论所要解决的问题。

  


   * 原载《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1989年第3期,第60?67页。

   [1]《元释宗宝跋坛经》。

   [2]《坛经》第十六。

   [3]《坛经》第二十三。

   [4]《坛经》第三十五。

   [5]《坛经》第二十。

   [6]《坛经》第三十。

   [7]《坛经》第二十八。

   [8]《坛经》第三十一。

   [9]《坛经》第十七。

   [10]《坛经》第三十一。

   [11]《坛经》第十三。

   [12]《神会语录》。

   [13]《神会语录》。

   [14]《大珠禅师语录》卷下。

   [15]《大珠禅师语录》卷下。

   [16]《大珠禅师语录》卷下。

   [17]《古尊宿语录》卷四。

   [18]《五灯会元》卷四。

   [19]《五灯会元》卷十。

   [20]《五灯会元》卷十三。

   [21]《五灯会元》卷十三。

   [22]《五灯会元》卷十五。

   [23]《大珠禅师语录》卷下。

   [24]《筠州黄檗山断际禅师传心法要》。

   [25]《筠州黄檗山断际禅师传心法要》。

   [26]《黄檗断际禅师宛陵录》。

   [27]《古尊宿语录》卷四。

   [28]《大珠禅师语录》卷下。

   [29]《大珠禅师语录》卷下。

   [30]《黄檗断际禅师宛陵录》。

   [31]《五灯会元》卷十五。

   [32]《五灯会元》卷十三。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50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