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东屏: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美国人开始丧失自信心

更新时间:2022-05-12 09:38:29
作者: 韩东屏 (进入专栏)  

   全球最大公关咨询公司艾德曼发表的《2022年全球信任度晴雨表》显示中国人对政府信任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一,同比增长 九个百分点,占二十七个被调查国家的榜首,而美国人对政府的信任度降到百分之三十九,同比下滑五个百分点。 这个由美国著名公关公司得出的调查结果再次引起关注。二零一九年,哈佛大学公布了其从二零零三到二零一六年,对中国各阶层进行的长达十三年的调查,得出中国人对政府支持度达百分之九十三点五。 跟埃德曼公司这次的调查结果一样,哈佛那一次的调查结果也让学界震惊。

  

   四十多年前,我在中国读大学,读研究生的时候,同学和老师都是美国民主制度的粉丝。 我接触的政府官员,私下也是美国民主制度的崇拜者。 一九八七年,我在河南的一个县做农村考察,亲耳听到一个县委书记到美国旅游一个月后,在给全县干部作报告时讲,美国是天堂,香港是小康,深圳是贫民窟,整个中国内地是人间地狱。 他的话让我震惊,但我当时阅历有限,无从对他的话做出判断。

  

   一九八八年,我离开中国到新加坡留学。 当时的新加坡是美国粉丝。 大学里的老师都是英美留学回来的博士,硕士,都是美国民主制度的支持者。 我的本地和中国同学,也都向往美国民主。中国同学都是中国的大学老师,很多人公开讲,中国如果也被西方殖民就好了,就会像新加坡和香港一样富足。 刘晓波因为说中国需要被西方殖民三百年,才能达到香港的水平,让一些中国人不高兴,但在当时刘晓波不是孤立的。

  

   一九九零年我到美国留学,先到佛蒙特大学,后到布朗戴斯大学,一面教书,一面读学位。 但我一到美国,就被美国的两极分化震惊。 在佛蒙特我住在穷人区,我的那些穷邻居好多是文盲,没有工作,全靠社会救济度日,毒品,种族歧视,高犯罪率等,让我看到美国社会的另一面。大部分美国学生不认为这是问题。在他们看来,任何社会都有贫穷和不好的一面。这些不好的东西的存在,不影响美国是世界上最好制度。

  

   在班上,每当教授和同学讨论美国民主制度优越性的时候,我都要指出美国的两极分化的问题,固执的认为美国还可以做的更好,比如帮穷人提供一份适当的工作,或像中国那样给穷人一块地,让他们自食其力,享受做人的尊严。 但我没能让任何教授和同学接受我的观点。 我在美国大学读了八年书,拿了两个学位,我的老师和同学都认为我很聪明,很有想法,但没有一个人老师和同学认同我的观点。

  

   一九九八年,我博士毕业,开始在美国大学教政治学,当我批评美国民主制度不足的时候,一些美国学生很不习惯,个别学生给校长写信,说我反美,要求校长开除我。 二零零一年,美国电视台C-Span请我在伯克利做了一场关于中国的报告,长达三个小时。 电视台播放后,学校收到了三千多个电话,要求学校开除我。 二零零五年,我在纽约时报写了一篇短文,质疑该报对中国的报道。 短文发表后·,有很多人给我们学校写信,其中包括学校的一些金主,要求学校开除我。  

  

   但是自从美国入侵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美国人在世界上的形象越来越被人诟病,战争让美国耗费大量的金钱,二零零零年以来,美国政府基本上靠借债度日,现在的美国已经从二战后的最大债权国,演变有史以来最大负债国。财政危机和日渐严重的两级分化,加上疫情期间美国政府的不作为,加剧了美国内部的分裂和对立。 美国年轻人,就像八九十年代的中国大学生和老师,对自己国家的未来产生怀疑。 近几年美国政府的统计数字显示,百分至六十以上的美国大学生信仰社会主义,开始怀疑和批判民主制度,而且有越来也多的趋势。

  

   我在美国生活了三十二年,亲身经历了美国社会的这个转变。 真是应了中国人的老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美国人对自己国家失去了自信心,而中国人却越来越自信。 这个转变是有伟大意义的。 我认为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还是任何别的国家,能够有效遏制解决两极分化的问题,就将是这个世界的胜利者。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49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