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孟庆龙:印度对1962年战争的认知与对华政策走势

更新时间:2022-05-11 19:17:57
作者: 孟庆龙  

  

   摘要:1962年的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对印度的政治、军事、外交、心理等产生广泛而深远的影响,进而深刻影响了中印关系的总体走向。印度对领土问题的偏执和对这场战争的错误认知,加剧了中印边界争端的复杂性、解决问题的长期性和中印关系发展的曲折性。印度在对华关系中不断提升军事的作用,提高了在边界地区滋生事端甚至严重冲突的风险,增加了中印关系走出低谷的不确定性。历史经验表明,中国方面应该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加强研究,做好预判,精准应对,保持定力,努力培育、发展和利用一切积极力量,与各方一道,使中印关系早日重回正轨。

   关键词:印度 1962年战争 战争认知 边界问题 对华政策

  

   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争对印度影响巨大,特别是在其对中国的印象和认知及对华政策决策方面产生了极其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尼赫鲁说,1962年战争对印度“是一场永久的教育”,虽然没有改变印度的基本政策,但“确实改变了印度的对华政策”。战场上的惨败给印度蒙上了沉重且持续的阴影,增加了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难度,使边界争端成为中印关系互动中的最大影响因子。近60年来,中印关系缓慢升温,曲折前行,友好和不友好(甚至交恶)交织或交替。2020年加勒万对峙后中印关系陷入低谷,与印度各阶层对1962年战争的认知有着极为重要的关系。迄今为止,国内外学界关于中印关系史的研究成果颇多,但大多以专题或断代史形式,从冷战史的框架或国际关系和外交史的视角进行阐释,从1949年至2021年的长时段进行总结和就1962年战争对印度对华政策的长效影响进行分析的论著尚不多见。本文以比较翔实的档案文献资料为依据,主要从边界问题、民族主义、军事三个方面,就这场战争对印度的对华认知及其对华政策走向的影响进行了梳理和分析,以期对人们客观、理性地认识当前的中印关系及其未来前景有所助益。

   一、不断固化和加持的僵硬边界问题立场

   尼赫鲁等印度领导人的领土情结可谓深入骨髓,从与巴基斯坦之间在克什米尔争端问题上的寸土不让,不与葡萄牙谈判、不顾美国等西方国家压力派重兵一举夺回葡属飞地果阿,一步步加紧控制乃至吞并锡金王国等事件中可见一斑。印度在中印边界问题上片面、固执的立场,导致1959—1962年中印边境地区多次发生冲突乃至战争,更凸显了印度在边界问题上的僵硬立场。更为重要的是,印度在1962年战争完败之后未能客观、正确地进行总结和反思,反而强化了对边界问题极不健康甚至有害的错误认知,并不断固化和加持。这种罔顾历史事实、只从自身情感和意愿出发而全然不考虑对方立场和权益的言辞与行事方法,对中印关系的发展产生了重大负面影响。

   印度在边界问题上长期持顽固立场,主要与其对边界纷争的原因认知有关。它把20世纪50年代后期中印开始爆发边界武装冲突和1962年战争的起因与责任完全推给了中国。印方迄今未解密的重要文件《1962年与中国冲突的历史》说,印中关系自50年代末期开始显现不和,主因是中国50年代末修建新藏公路,认为“中印边界争端源于1957年中国擅自占领阿克赛钦高原”。印度外交部发言人1962年11月27日的声明也称,中方“1957年侵入印度领土,又于两年之后对印度大片地区提出要求,才制造了边界问题,在此之前并无边界问题印度的政治精英们甚至把1950—1951年中国解放西藏作为中印争端的起点,认为1962年战争从根本上说“源于中国的扩张主义和对西藏的占领。”1961年4月24日,印度人民院通过决议,明确印度的“领土完整性”(即印度宣称的边界)不容置疑,并确保该法案内容三年内不进行修改。尼赫鲁在1963年1月1日给周恩来总理的复信中自说自话,称1947年英国撤出南亚次大陆时,印度“自然存在的边界”就已经变成印度的边界了。长期以来印度对中国最大的抱怨是,它在1954年很不情愿地通过条约“默认了中国人对西藏的占领,却没有在边境问题上获得任何补偿”。中国于1962年10月20日发起对印自卫反击战后,尼赫鲁在22日向全国发表广播讲话,指责中国“以怨报德”;在同日给英国首相麦克米伦的信中说,对于中国的自卫反击行动,印度别无选择,“只能进行抵抗”;31日又致信英国首相,指责解放军进入中国“已经承认了12年”的东段边界,印度“不论结果怎样都不会对侵略屈服”,也不会同意中国“占领印度领土并以此为筹码来强迫印度按照中国的意愿来解决边境分歧”。

   令人难以理解的是,印度竟认为中国发动自卫反击作战是出于对它的嫉妒。1962年10月22日,尼赫鲁对英国驻印度高级专员说,中国三四年前就认为印度依附于帝国主义国家,不值得与印度做朋友,中国对印度的工业经济发展十分嫉妒。他还抱怨中国对边界的划分一厢情愿,称中国曾说不承认“麦克马洪线”但不会越过这条线。印度政府在多个场合公开声明,中方越过“麦克马洪线侵犯印度领土的任何行径都是不能容忍的”。

   基于上述荒谬认识,对于中国方面关于边界争端的历史原因的解释以及在边界问题上的原则立场,印度政府均置之不理,并多次拒绝中国政府提出的通过和平谈判解决分歧的建议,即使在战争开始后面临不利局面时也是如此。对于1962年10月24日中国提出的停止边界冲突、重开和平谈判、和平解决边界问题三项建议,印度政府认为“没有任何意思或意义”,“是一种骗局,愚弄不了任何人”,在照会中重申了双方撤回到1962年9月8日控制线的片面要求。11月4日,周恩来总理本着恢复1959年以前两国之间友好关系的精神,再次呼吁尼赫鲁积极响应中国政府的三项建议。6日,中国外交部就印军在中印边界西段连续炮击中国边防部队发出严重警告。中国在自卫反击作战第二阶段大获胜利并于1962年11月21日宣布主动停火撤军后,多次呼吁印度举行谈判,但印方要么提出自己的无理要求,要么不予响应。12月8日,中国国防部就我边防部队继续从中印边界东西两段主动后撤发表声明,充分表明了中国政府和平解决边界问题最真诚的努力,希望印度政府也能迅速作出相应努力。战争结束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印度官方一直高调拒绝就边界问题与中国谈判,直到近20年后(1981年)才重新恢复谈判。

   印度不但拒绝与中国就边界问题举行谈判,还对中国和巴基斯坦之间就边界问题进行友好谈判无端非议甚至指责。1961年,中巴开始就新疆和巴控克什米尔之间两国边界的划定问题保持接触;1962年5月同意就巴控克什米尔地区的边界“定位与定界”举行谈判。经过几轮会谈,双方于1963年3月2日签署协议,划定了巴控克什米尔和中国之间的边界。印度认为巴控克什米尔属于“非法占据的印度领土”,竟宣布中巴协议无效,有印度报纸将之描述为“两个小偷之间的协议”。1965年4月,印度抗议中巴签订边界议定书。不仅如此,1982年8月,印度还对中巴开放两国边界的红其拉甫山口进行无理非议。

   50多年来,印度不但在边界问题上多次指责甚至污蔑、抹黑中国,还不断制造摩擦和事端,使边界问题成为阻碍中印关系正常发展的最大因素。

   1962年10月和11月,尼赫鲁多次公开拒绝中国政府提出的举行和平谈判等建议,称要同中国打到底。中国方面主动宣布停火、撤军后,尼赫鲁还在11月22日、23日和27日三次宣称要同中国“长期作战”。此后他在1963年3月1日、2日、3日、9日、13日、20日的六次讲话中,都宣称同中国不会有任何妥协。1964年5月26日尼赫鲁去世后,夏斯特里刚继任总理,即于6月11日重申拒绝同中国谈判的立场,后又在11月15日至12月1日公开发表17次讲话,称中国是印度的敌人。1966年3月1日,总理英迪拉?甘地污称中国在边界制造威胁。1967年6月13日,外长查格拉竟称中印缅交界处一块70?72平方英里的地区是“印度领土”。1970年6月22日,印度政府污蔑中国5月份曾三次“入侵”不丹,并向中国提出“抗议”。1971年12月16日,印度对巴基斯坦发动大规模侵略战争,遭到中国政府谴责,印度议会随后于21日通过“东北地区(改组)法案”,将“麦克马洪线”以南“东北边境特区”9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改名为“阿鲁纳恰尔邦”,划为“中央直辖区”。1972年8月7日,国防部长贾格吉凡?拉姆称印度将对巴基斯坦从克什米尔“被占领区”内“让给”中国的土地提出主权要求。1974年9月,印度议会通过宪法修正案,兼并锡金王国。1975年4月,印度政府正式把锡金变成它的一个邦。1979年4月,总理德赛表示“要收复中国占领的领土”,又于6月表示在边界等问题解决之前,印度不可能同中国实现全面关系正常化。1980年2月,总理英迪拉?甘地妄称“中国占领了印度、不丹、尼泊尔和缅甸的大片土地”。1981年9月,外长拉奥说中国在拉达克地区“占领”印度领土约14500平方英里。1984年8月,印媒造谣说有三个连的中国军队进入洪扎地区。1986年7月,印度就所谓中国边防人员在中印边境东段“入侵”桑多洛河谷地区印度领土向中方提出抗议。1987年2月,印度宣布正式成立“阿鲁纳恰尔邦”,中国政府声明绝不承认。2009年4月,印度总统帕蒂尔首次到访中国藏南达旺地区(印度称“阿鲁纳恰尔邦”),在视察边境部队时称她仍然记得1962年的“瓦弄之战”。2019年10月,印度政府正式实施《查谟一克什米尔重组法》,成立“查谟一克什米尔中央直辖区”和“拉达克中央直辖区”,暴露了它在边界和争议地区更大的野心。

   二、不健康心态与民族主义宣传

   1962年战争后,印度人的心态由盲目自信变成了自卑加对中国的怨恨,中印关系降至冰点。印度各路精英未能深刻反思和正确总结失败的原因,反而利用军事上的惨败煽动并操弄反华情绪和民族主义,大搞民粹主义爱国教育,原本的不健康心态迅速滋长,致使中印关系未能很快重回正轨,而是经历了冰冷、缓慢升温、逐渐回暖、重回正常、正常后又几度倒退的过程,大致呈现出螺旋式和波浪式缓慢前行的走势。

   对于中印边界争端的起因和中印关系恶化的原因,印度民众并不知情,这使得民族主义很容易被操纵和煽动起来。深受战争打击的印度领导人等政治精英们,为了促进国内团结,扩大政治基础,借战败煽动并利用民族主义(但也导致常被民族主义裹挟和绑架)。边界问题在印度国内俨然成为无人敢质疑的“政治正确”。需要指出的是,印度官方和主流媒体从不对公众说明或透露中印边界分歧的历史背景及真相。就连美国官方也说,在新中国成立至西藏平叛的十多年里,“印度尽可能圆滑地与中国打交道,并试探中国的意图,但没有向印度民众公开边界问题的严重性”。在西藏发生叛乱、达赖喇嘛出逃,及至1959年8月中印在朗久发生流血冲突后,印度官方才开始将边界问题公之于众,但完全不顾事实,尽是一面之词。1959年6—8月,印度政府出版《关于西藏的真相》小册子,极力歪曲事实,无端指责中国;10—11月,印度报纸集中报道边境地区(如拉达克南部)发生的冲突事件,《印度斯坦时报》《政治家报》《印度时报》等指责中国“侵略”印度领土,呼吁坚决保卫印度边界,绝不容忍印度领土被侵犯,中印边境印控区反华情绪加剧。中国对印自卫反击战被印度描述为“中国的背信弃义”或背叛。普通印度人认为,直到1962年10月20日,“中国人还一直被印度视为亚洲伙伴和朋友”,而中国军队的不断推进“打破了中印之间5000年的和平”,此后“在印度人的心目中,中国人变成了一个不知感恩和背信弃义的民族”,这场战争被印度时任总统拉达克里希南说成是“寻求正义”(Dharma)的战争。

印度议会对华一味强硬,多数时间里对中印关系恶化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议会指责中国“无视印度一方的友好举动,侵占了印度的领土”,它在1962年11月14日一致通过的一份决议声称:“本议会支持印度人民将侵略者赶出神圣的印度领土的坚定决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459.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21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