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蒙培元:中国哲学的当代价值——从生态学的观点看

——《蒙培元全集·文章(2002年-2004年)》

更新时间:2022-05-11 09:45:09
作者: 蒙培元 (进入专栏)  

   一、选题

  

   生态环境的不断恶化,已威胁到人类的生存。这是人类所面临的最严重的全球性问题。从文化上进行反思,已成为刻不容缓的任务。我们从事中国哲学研究的学者,理应承担起这样一个严肃的任务:从当代的“问题意识”出发,重新回到“原点”,研究中国哲学的全部精神资源和价值。近年来我重新阅读了中国哲学的原典,不仅发现许多过去被忽略了的有关生态方面的文献资料,而且深深感到,由于以往按照西方哲学的路子解释中国哲学,使中国哲学的许多重要的精神意蕴和价值资源被掩盖甚至被抹杀了。这决不是说,凡当代出现的问题,都是“古已有之”。事实是,在如何解决人与自然的关系这个基本问题上,中国哲学恰恰是一种原发性的深层生态学。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真正找到了传统与现代的“结合点”。这样说决不过分。

  

   生态学是20世纪西方学者提出来的,但生态问题自古就存在了。只是随着工业社会生态危机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出现在人们面前,“生态学”才被提了出来。这方面的著作也就越来越多(不细举)。但是,西方学者提出这个问题多半是针对西方哲学文化将人与自然对立起来,使人类走上征服和破坏自然这样一个不归之路而进行的反思,以寻求解决之道。我们也是在这样的全球性问题背景下进行反思的。现实问题“刺激”我们回到中国哲学的“原点”,但这决不是回到过去,而是走向未来。中国哲学的研究只有同现实结合起来才有生命力。国内已有学者关注这个问题,陆续有论著发表。但是,对中国哲学进行深层系统研究者仍然很少,可说是刚刚起步。有基于此,我们决心完成这一课题。

  

   二、内容

  

   本课题的研究,需要转换视角。从某种意义上说,需要从传统的既定框架中解脱出来,“回到事情本身”(借用语)。深入其中,挖掘中国哲学的内在底蕴,进行现代的阐释,这是本课题的主要方法。同时还需运用中西比较的方法,不断进行再阐释。这种再阐释也就是使中国哲学获得新的生命。

  

   本课题将提出一些新的观点和见解,供学界讨论研究。

  

   1、重新理解中国的“天人合一论”。“天人合一论”有不同层次的内容,儒、道有不同解释,但其基本含义是人与自然的有机统一。天不是上帝,也不是绝对实体,而是包括精神层面在内的自然界整体。人是自然界中最“贵”最“灵”者,但又是自然界的一部分,决不是凌驾于自然界之上的主宰者。自然界是有“内在价值”的,人只是自然界“内在价值”的实现原则。人的主体性是“为天地立心”而不是“为自然立法”。

  

   2、“生”的哲学。这是中国哲学根本精神之所在。“生”有三层含义:一是生成论哲学而非西方意义上的本体论哲学,二是一种生命哲学而不是机械论哲学,三是原本意义上的生态哲学而不是人类中心论的主体哲学。人与自然是和谐统一的生命整体,不是二元对立的关系。

  

   3、自然目的性学说。这是“生”的哲学的自然结果。凡生命都有目的性,自然界的生命创造是有目的性的。如“天命之谓性”的“命”就是一个目的性范畴。“天地以生物为心”而“人以天地生物之心为心”就是这一生命目的性的集中表述,说明人与自然有内在统一性。

  

   4、仁的差异性与普遍性学说。儒学的核心是仁,仁的核心是爱。仁体现了儒家哲学的最高价值,展开为不同层面的内容。一是“亲亲”之爱,二是“仁民”之爱,三是“爱物”之仁,四是“天地万物一体”之仁。这中间有差异性,但爱的本质是一致的、普遍的,差异性与普遍性是统一的。对自然界的万物(动植物)要有生命关怀和爱心,因为人和万物都是天地的儿女,在生命的层次上是平等的,应是朋友关系而不是主宰与被主宰的关系。这是中国哲学对人类的伟大贡献。

  

   5、科学理性与情感理性的问题。这是中西哲学理性精神的重要区别。科学理性是我们需要的,但不能完全工具化。情感理性是价值理性的基础。“认识中的自然是不完整的”。我们应当在人与自然之间建立起伦理价值的关系,在尊重、爱护自然的前提下,发展科学理性。

  

   6、生态哲学中的宗教问题。自然界是一生命整体,其中有超越层面,其超越层面不是人的认识完全能够把握的,从这个意义上说,自然界具有神圣性,人对自然界有一种敬畏之情,而不可肆意妄为。又由于自然界是人类生命和价值之源,人对自然有一种报恩之情,决不可肆意掠夺。

  

   三、预期价值

  

   以上所说,只是中国哲学生态观中的几个主要观点,远不是问题的全部。但这足以说明,中国哲学为解决当代的生态问题提供了极其丰富的价值资源,我们应当认真吸取。就实际应用而言,有两个问题需要解决。

  

   1、特殊主义与普遍主义的问题。中国的生态哲学是民族的、历史的,亦即特殊的,但其中有适用于全人类的普遍价值,能够为人类作出贡献。所谓普遍主义,无非是把某种特殊的东西去掉,只讲普遍性的一面,或者把特殊的说成普遍的。其实,任何文化都有特殊性的问题。我们应当寻求特殊与普遍的统一,解决日益严重的生态危机,而不应当一味地坚持所谓特殊主义又或高唱普遍主义。

  

   2、克服工业文化与前工业文化的二元对立。现代工业文化有一种拒绝、否定、排斥前工业文化的倾向,这被称之为“祛魅”。现代理性只知向自然索取而不知回报,已经带来了严重后果。拒绝接受人类创造的文化成果,这样的“进步观”是危险的。我们必须从前工业文化中吸取精神资源,重新确立人在自然界的地位和人类的生存方式,调整“现代性”的文化结构,使人类社会更健康、更符合人性。

  

   ……

   * 这是蒙培元先生填写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申请书的“课题设计论证”部分,作于2003年2月23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41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