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褚静涛:《与日媾和条约》与台湾法律移交程序

更新时间:2022-05-10 22:24:10
作者:

  

   内容摘要: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国务院根据《开罗宣言》、《波茨坦宣言》、《日本降书》,开始草拟对日和约。1949年12月19日,美国官员制定的草案决定,日本归还中国台湾岛及其附属岛屿、澎湖列岛。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国民党政权退据台湾。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杜鲁门总统宣布,台湾岛未来地位的决定,必须等待太平洋安全的恢复、对日本的和平解决,或联合国的考虑。美国官员认为,台湾岛在技术上仍是日本的一部分,将继续在技术上是日本的一部分,直至对日和约签署。1951年9月8日,美国及其他国家在旧金山签署了《与日媾和条约》。日本放弃台湾岛、澎湖列岛、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但条约没有否认台湾岛、澎湖列岛、西沙群岛、南沙群岛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

   关键词:《与日媾和条约》 台湾 法律移交

  

   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关于台湾的法律地位,国际学术界仍有不同看法,特别在台湾岛内。[1]笔者不惴浅陋,根据美国国务院档案等资料,就《与日媾和条约》与台湾法律移交程序展开深入探讨。不当之处,尚祈海内外方家批评指正。

   一、对日和约草案初稿规定将台湾归还给中国

   1894年,日本挑起甲午战争。1895年初,清军战败,清政府求和。4月17日,李鸿章被迫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其主要内容有:“第二款,中国将管理下开地方之权并将该地方所有堡垒、军器工厂及一切属公物件,永远让与日本”,包括“一、下开划界以内之奉天省南边地方”;“二、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三、澎湖列岛,即英国格林尼次东经百十九度起至百二十度止,及北纬二十三度起至二十四度之间诸岛屿”。[2]

   甲午战争期间,日本窃取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划入冲绳县境内,故关于台湾岛东北部的附属岛屿,1899年,台湾总督府民政部文书课发行的台湾总督府第一统计书,明确以彭佳屿为台湾极北、棉花屿为台湾极东。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将日本从侵占的土地上驱逐出去是反法西斯国家的共同目标。日本投降后,中国政府根据《开罗宣言》、《波茨坦宣言》(又名《波茨坦公告》)、《日本降书》,接受各地日军投降,收复一切失地,包括东北地区、台湾岛及其所有附属岛屿、澎湖列岛、南海诸岛等。

   1945年10月25日,台湾光复,中国政府恢复对台湾行使主权,设置台湾行省。台湾省行政管辖区域承接了台湾总督府的管辖区域,包括台湾岛及其所有附属岛屿、澎湖群岛、新南(团沙)群岛。1946年9月2日,奉行政院令,新南群岛移交广东省政府接收。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统计室编印了《台湾省五十一年来统计提要》,台湾岛所有附属岛屿包括彭佳屿、棉花屿、花瓶屿、龟山岛、琉球屿、七星岩、火烧岛、红头屿、小红头屿、中山仔、桶盘屿、基隆屿、龟卵岛、社寮岛等。台湾岛极东棉花屿东端,东经122度6分15秒;极西,嘉义新港庄西端,东经120度2分16秒;极南,七星岩南端北纬21度45分25秒;极北,彭佳屿北端北纬25度37分53秒。[3]

   美国政府不想与苏联共同制定对日和约的条款。1946年底,美国政府命令国务院远东司负责起草对日和约。起草小组于1947年3月19日,拟出对日和约草案第一稿。1947年8月5日,起草小组拟出了第二稿,略有改动。起草小组多次讨论对日和约草案。

   1949年12月29日,起草小组拟出新稿。对日和约草案领土条款第四条,规定“日本特此归还给(cedes to)中国台湾岛及其邻近小岛(包括彭家屿、棉花屿、花瓶屿、绿岛、兰屿、小兰屿、七星岩、琉球屿)、澎湖列岛以及日本曾获得权利依据的位于巴士海峡北纬21度30分以北的所有其他岛屿的充分主权。”[4]此稿除对台湾岛南端以北纬21度30分为界外,对台湾岛东端、北端、西端未用经纬线界定。

   二战胜利后,情势不断变迁,美国单方面草拟的对日和约草案领土条款,仍然坚持盟国摧毁日本帝国的共同政治基础,划定了日本本土及其邻近岛屿,用地图标注,明确承认日本从中国侵占的台湾岛及其所有附属岛屿、澎湖列岛等归还中国。可以说这份草案基本反映了《开罗宣言》、《波茨坦宣言》关于领土问题的主要诉求。

   二、美国与英国争论台湾地位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承接了中华民国的主权。蒋介石集团败退台湾。新生的社会主义中国需要苏联的支持和援助,采取“一边倒”政策。1950年2月14日,中苏两国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

   美国政府一直关注台海地区的紧张局势,除非美国军事介入,仅靠国民党军队很难守住台湾岛。美国军方认为,自日本岛,经琉球群岛、台湾岛,至菲律宾群岛,是美国西太平洋的关键军事防线,任何一岛均不能轻易放弃。如果美国不采取军事行动,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台湾岛应是可以实现的。6月14日,麦克阿瑟向美国政府建言:“台湾岛尚未落入共产主义中国占领。”“一个不友好的力量占领台湾岛对于美国是一场最严重的灾难。我相信时机非常关键。我强烈认为,远东总司令应被授权和指挥,毫无迟疑地发起军事、经济和政治需要的调查,避免台湾岛被一个共产主义力量占领。”[5]美国国务院和军方一致认为,失去台湾岛将使美国在西太平洋的防线被突破,打算军事干涉。

   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消息传到华盛顿,杜鲁门等人迅速召开内部会议,商讨对策。经过讨论,美国政府决定以台湾在法律程序上尚未由日本归还给中国为由,制造派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的口实。

   6月27日12时,美国总统杜鲁门发表声明:“对朝鲜的攻击已无可怀疑地证明,共产主义已不限于使用颠覆手段来征服独立国家,现在要使用武装的侵犯与战争。它公然反抗联合国安理会为了保持国际和平与安全而发出的命令。在这种情况下,共产党力量的占领台湾岛,将直接威胁太平洋地区的安全,及在该地区执行合法与必要职能的美国部队。”“据此,我已命令第七舰队阻止对台湾岛的任何进攻。作为这一行动的应有结果,我正要求台湾岛的中国政府停止反对大陆的一切海空行动。第七舰队将监督此事的执行。台湾岛未来地位的决定,必须等待太平洋安全的恢复、对日本的和平解决,或联合国的考虑。”[6]美国趁机调整对台湾政策,阴谋干涉中国内政。

   美国政府公开宣布拟通过联合国、对日和约或太平洋安全的恢复,来决定台湾岛的地位,违背了其在《开罗宣言》、《波茨坦宣言》中的明确承诺和对中国恢复对台湾岛行使主权的事实承认。针对杜鲁门的声明,6月28日,周恩来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发表声明:“不管美国帝国主义者采取任何阻挠行动,台湾属于中国的事实,永远不能改变;这不仅是历史的事实,且已为《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及日本投降后的现状所肯定。”[7]

   作为《开罗宣言》、《波茨坦宣言》的三大起草国之一,英国具有道义上的责任和法律上的责任,承诺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针对杜鲁门声明,将台湾与朝鲜问题并列,干涉中国内政,英国政府表示异议。7月11日,美国驻英国大使道格拉斯(Douglas)与英国外交大臣贝文讨论当前局势。英国担忧:“当朝鲜是紧密和确定的影响,涉及台湾的行动正在搅动,被东方自由世界视为严重警告。从亚洲视角,台湾岛属于中国。根据《开罗宣言》,其被《波茨坦宣言》条款所确认,台湾岛在法律上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国政府,不管谁构成和什么政治性质,在该地区将可以在法律上行使管辖权。亚洲力量已经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他们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合法政府。这个合法政权在其主权范围内一个地区行使任何行动,在这种情况下对台湾岛是拥有法律权利的。”美方辩称:“尽管涉及美国和英国朝向将台湾岛归还中国的意图在《开罗宣言》中已被制定,尽管这些宣言的意图已被苏联附署的《波茨坦宣言》所确认,事实是,台湾岛的权利依据还没有交给中国。”“实际上中国并没有被赋予台湾的权利依据,除非根据与日本的国际协定或和平处理的条款,或相应地根据并按照联合国做出的合法决定。”[8]英国政府认为中国政府已恢复对台湾岛行使主权,而美国政府却推翻之前的承诺,认为台湾岛的权利依据仍没有正式交给中国。

   英国政府认为,美国以朝鲜战争为由介入台海地区,可能将中国大陆推向苏联怀抱,支持北朝鲜,不利于化解朝鲜半岛的军事冲突,对美国政府提出善意的规劝。7月15日,英国外交大臣贝文致电美国国务卿艾奇逊:“中国不应无可挽回地进入苏联阵营,永久失去西方世界。总统关于台湾的声明明显对这些情况有影响。”“也许总统以他自己无与伦比的方式可以说某事,对于台湾岛的最终处置是一个公开疑问,根据它的法律依据,当时机到来时应被解决,不必说什么或做什么暗示任何回到《开罗宣言》发表时的状态。”[9]英国政府坚持,台湾岛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处理台湾法律地位问题,应以《开罗宣言》为依据,应留有回旋的余地,对美国政府的武断做法表示忧虑。

   为了把日本从军事占领状态转变为正常国家,纳入对抗社会主义阵营的战略体系,美国急于对日媾和,国务院顾问杜勒斯负责这项工作。

   1950年12月初,英国首相艾德礼访问美国,就朝鲜半岛局势、台湾问题等与杜鲁门总统交换意见。12月5日,杜鲁门与艾德礼举行会谈。对于美国驻军台湾,艾德礼指出:“这些都是充足的军事理由,但其不符合《开罗宣言》,我们已经说过台湾岛属于中国。”国务卿艾奇逊回应:“对于这个问题英国的重视超过美国。美国说过台湾岛属于中国,中国人实际拥有它,并处于控制状态中。”他回忆:“《开罗宣言》也谈到朝鲜。俄国人和中国人违反《开罗宣言》关于朝鲜的承诺。事实上,他们正在说他们的承诺仅仅意味着,美国、英国必须兑现诺言。”[10]美国以苏联、新中国介入朝鲜半岛冲突、违背《开罗宣言》关于不得有任何领土扩张的企图在先,后有美国被迫反制。美英双方相持不下。

   12月7日,杜鲁门与艾德礼继续会谈。斯科特(Scott)建议:“我们应该指出,共产主义中国政府已经拒绝履行了一些先前中国人的责任,我们应该责问,其是否接受《开罗宣言》的原则,这包括放弃侵略和扩张任何领土。这些关于日本的总原则宣示于《开罗宣言》。”[11]艾奇逊解释:“一个人可以强调《开罗宣言》处理台湾岛与处理朝鲜,同样包含反对使用武力的原则。事实上我们面临一系列难题。指出这些不同是相当可能的,但并不能回避这个难题。针对这个实际难题的各种建议揭示,结果将是朝鲜和台湾岛为共产主义力量控制。”艾德礼认为:“达成一个协定是可能的,在朝鲜以38线为界。关于台湾岛,可以承认中国人最终将得到它,但现在应被处于中立状态。我们没有做出让步,但我们将在远东达成某种处理,并没有破坏我们的承诺或放弃我们的原则。”杜鲁门回应:“《开罗宣言》制定时,苏联仍未与日本作战,日本是太平洋地区的强权。”“我们的目标是在远东地区建立力量,其对英国和美国抵抗邪恶的日本是友善的。”“当我们认为台湾岛对我们不具有战略重要性,我们从未认为中国政府将是一个对美国持有敌意的政权。现在毫无疑问,共产主义中国对我们非常敌对。”“如果我们放弃台湾岛,我们将使侧翼洞开。我们的地位将被削弱,连带到英国。”哈里曼补充:“对太平洋我们不能闭上眼睛。”“我们是否实现《开罗宣言》的战略目标?我们可能陷于给共产主义中国付贡金状态,却没有得到回报。”[12]美国政府执意使用军事力量控制台湾岛,干涉中国内政,对英国的劝说不为所动。

12月8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和英国首相艾德礼发表联合公报:“关于台湾岛问题,我们注意到两个中国宣称坚持《开罗宣言》有效,并表示不愿意让联合国考虑这个问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386.html
文章来源:《台湾研究》2018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