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郭齐勇:近50年中国哲学史研究涌现的新议题和新贡献

更新时间:2022-05-10 20:43:18
作者: 郭齐勇 (进入专栏)  
他将和合深化为哲学理论的一个核心话题,和平合作与和合价值的目标,不仅是当代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制度、学术的诉求,而且是生命体与他者之间的一种对话的基础,有强烈的现实意义。

   张立文先生强调中国哲学要自己讲、讲自己。他认为从全球哲学、世界哲学和民族哲学的冲突融合来讲,中国的哲学要自作主宰、走自己的路。中国哲学不应该照着西方哲学来讲,或者是接着西方哲学来讲,而应该是自己讲、讲自己,这是文明对话的一个前提。

   *蒙培元:情感儒学,走出康德限制,提升实践

   蒙培元先生的主要贡献在于中国哲学中的儒家哲学、情感哲学。他认为情感是儒学理论的一个出发点,儒家始终是从情感出发来考虑人生问题,因此他提出了“人是情感的存在”的重要命题,他的思想是“情感儒学”。他认为,道德情感能够上通理性、性理和理义,下通经验实然;不承认这一点,将道德情感要么限制在经验实然层面,要么就变成超越的本情,本身就没有突破康德哲学的界限。只有承认道德情感既是个人的,又是共通的,既是特殊的,又是普遍的,既是经验的,又是超越的,才能走出康德哲学的限制,回到具体理性的思路上,使道德问题得以解决。

   从儒家哲学的特点上来看,正如牟宗三先生所讲的,情与理,道德理性和道德情感混融在一起,她是活的,她没有形上学的纯粹性,却具有生命创造的丰富性。我们固然可以消化康德,对儒家哲学进行分析,但是分析之后,还是要回到儒家哲学的精神中来,从心理基础上来解决道德实践的问题。儒家是主张提升情感的,提升就是实践,其目的是提高人的情操、提升人的道德境界的追求,而不是建立一套超越的形上学的道德实在论。是实实在在和道德主体的情感联系在一起。

   而在人和自然、中国哲学的生态观方面,蒙培元先生也讲生生之德,强调儒学以人为中心与人类中心主义是不同的,为天地立心和为自然立法是有区别的。

   *牟钟鉴:新仁学,爱人、尊生、尚通、贵和

   牟钟鉴先生与人合作了《中国宗教通史》,著有《走近中国精神》《儒学价值的新探索》《老子新说》《中国道教》等。他创立的民族宗教学、新仁学,在学界有很大的反响。中央民族大学曾经围绕他《新仁学构想:爱的追寻》一书,展开了“新仁学”思想的讨论会。我觉得可以用八个字来概括牟先生的思想:爱人、尊生、尚通、贵和。他的主张是生命儒学。牟先生有开放的心灵,对儒、释、道各家,对世界各宗教各文明,都强调平等对话。牟先生对于现代的道德和生态危机,对于西方片面夸大的知识理性和个人主义的弊病,对于西方学者所说的中国哲学博物馆化,对余英时先生的游魂说都展开了批评。他对文明冲突论、优胜劣汰论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强权政治、民族宗教方面的极端主义都提出了批评。

   新仁学的主线涵盖有热爱生命、尊重生命、涵养生命、提升生命,形成了仁德的体用论、仁德生命论等看法。新仁学主张整体化的生命学问,需要性命双修,必须树立民胞物与的大生命观,将仁爱生命作为一种真诚的普遍的信仰,尊重生命。他主张以道为归,以通为路,和道家、《易传》的宇宙观相通。他深化了宋明理学的生生不已的生德,它对于仁的解释,对爱的内涵的肯定,用生生不已的“生”,把仁学、人道、天道打成一片。

   *陈来:仁学本体论,吸收中西,具有理论好现实意义

   陈来教授是一个非常有典范意义的人物,他有很大的创造性。对于中国从远古三代一直到现代哲学,都有自己的独到之见。他的《古代宗教与伦理》《古代思想文化的世界》《竹帛五行与简帛研究》《朱子书信编年考证》《朱熹哲学研究》《有无之境:王阳明哲学的精神》《诠释与重建:王船山的哲学精神》《宋明理学》《中国宋元明哲学史》等等,从先秦一直到现代哲学的重要的问题和人物、乃至东亚哲学,他都有全面的讨论,形成了很多专著。

   他也创造了自己的哲学体系,即“仁学本体论”,也叫“新原仁”。从立意来说,他将自己的仁学本体论区别于西方,主张中国哲学的本体是生生不已的,是生命性的,中国的本体哲学是指最根本、最真实的一个存在,这个本体就是仁体,她与西方的本体论、存有论不同,也回应熊十力的人心本体论和李泽厚的情本体论。从学理内容上讲,他重新解释、研究汉宋诸儒特别是朱子的仁学本体论。他认为程颢、谢良佐是以“生”来认仁的,在儒学史上具有重大的本体论和宇宙论的意义。朱子的仁学贯彻了“生气流行”的观念来理解仁与仁、义、礼、智四德,“仁”作为生意流行的实体,已经不是一般朱子学所理解的静而不动的理、性,在广义上是包含了理、气的一元总体。因此,说朱子学是仁学,相较于朱子学是理学的习惯说法,也许更能凸显其哲学的体系。这可以说是一个重新的解读,是陈来先生突破前人的一个新的讲法、一个新的建构。他认为宋儒的生生之仁、一体之仁,构成了儒学的仁德伦理的传统、仁学本体论的传统。他说春意盎然的宇宙就是人的宇宙,仁学本体论是一体共生的整体性的本体,整体中有关系、关系中有个体。他强调了仁体论的重建是现代儒学形上学的一个需要,也是中华民族的复兴、重建儒学和复兴儒学的需要,更是当今中国和世界的道德迷失的一种需要,因此要落实到价值、伦理、道德的层面。

   仁学本体论重在讲本体论形上学,但从本而举目、举体而成用,不是空言,主张仁体和用。陈来先生有他的哲学特点。他在继承中国哲学传统的基础上,推陈出新,继往开来,吸收并回应了西方哲学的主要传统,深入分析了中西哲学的本体论、生命哲学的意义,高扬中国的本体哲学,对应中国和世界的现实问题,重建仁学本体,具有理论和现实两个方面的意义。

   中国哲学的问题意识与未来发展

   什么叫问题意识?问题意识是我们在认识活动中对问题的提出、怀疑、追溯的心理状态。问题意识可以推动研究者的研究工作。作为中国哲学研究者,我们一方面不一定完全了解自己的问题意识,另一方面我们要力图去了解研究对象的问题意识,这就更加困难。因为中国哲学史上的问题和问题意识的产生,主要和时代思潮、时代的刺激挑战有密切的关系。问题意识又和历史文化传统、社会心理、社会思潮、流派学说、师友人物有密切的关联。

   中国儒、释、道三家的传统,都要重视问题、凸显问题。张岱年先生1937年写成的《中国哲学大纲》,副标题是“中国哲学的问题史”,提出了一系列的问题。宇宙论中的本根论、道体论、大化论、法相论,太极、阴阳、理气等等,都是讨论的问题,而问题意识又全程转化为命题、词语、范畴系统。

   *中西方哲学问题意识有同有异,天人性命之学中国独有

   中国哲学的中心问题意识与西方哲学有同有异。正如李约瑟指出的,中国的宇宙生成论是一个有机的过程,所以中西人文主义有不同,中国是内在的人文主义,西方是外在的人文主义。中国传统的个体不是原子论式的个体,而是关系性的和整体性的个体。总体上说,中国哲学所关注的向度、提问方式、侧重角度与西方哲学不一样。在中国哲学的问题和问题意识下,中国哲学中的天人关系论、宇宙生成论、群体关系论、治身治国论、天道性命和心性情才论、德性修养的功夫论、宇宙境界论、知行关系的问题、道德直觉的问题,都很发达,这是和西方哲学不一样的。

   我们还要强调中国哲学的主体性。我们不再是按照西方的框架、模式、观念、概念,把中国哲学进行解构和重构。中国不只有思想,而且有哲学。和西方哲学相比较,中国哲学有它的特殊性,比如说天人性命之学,这是西方所没有的。

   我将中国哲学传统的特色归纳为:存有的连续、生机的自然、整体的和谐和天人合一、自强不息和创造革新、德性修养和内在超越、秩序建构和正义诉求、具体理性和象数思维、知行合一和简易精神。

   *中国哲学是知识体系、价值体系、信仰体系

   通过对前辈、时贤的观点的梳理,我们对中国哲学要形成一个基本的认识:人和中国哲学不是外在的一个关系。中国哲学有学理性的、知识性的一面,我们也可以把中国哲学史作为知识系统的学科。但她绝不仅仅是知识系统,还是价值系统,甚至还是一个信仰系统。所以我们学中国哲学,还要注意中国哲学前辈们所提倡的生命体验的方法。了解一点中国哲学史,可以掌握一些生命的智慧,滋养我们的人生,使我们能够健康成长,使我们心态更加平和,使我们对人对事更为宽容,能够为我们理解和自处于这个现实世界,提供更加多维的智慧。

   我们将中国哲学研究的未来希望,寄托在青年一辈的学者身上!

  

   (本文由郭齐勇讲述、刘依平整理,李念编辑,原文1.3万字。)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382.html
文章来源:武汉大学传统文化研究中心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