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关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一些事实清单

更新时间:2022-05-09 10:12:19
作者: 外交部网站  
NED向许多“独立媒体”提供资助,通常对单个媒体资助金额不多,但资助对象很多。根据NED官网数据,2016年至2020年,NED在白俄各类资助项目中,“信息自由”类项目共有119个,平均每个项目获资约5万美元,资助金额连续五年在各类别中位列第一。

   4.干预蒙古国议会选举。1996年蒙古国举行议会选举,NED下属的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深度介入其中。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在其1996年的年度报告中披露,1992年起,该组织对蒙古国的反对党进行党员招募、组织建设和竞选活动等方面的培训。在其策动下,蒙古国零散的“民主”力量先是整合成两个政党,后于1996年初形成统一的反对党联盟,拿下蒙古国议会70个席位中的50席。据NED的数份年度报告,1992年至1996年,该基金会共向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拨款逾48万美元,仅1996年就有近16万美元用于资助蒙古国反对党联盟胜选。

   5.“监督”吉尔吉斯斯坦选举和修宪公投。2013至2020年,NED共向吉尔吉斯斯坦媒体和各类非政府组织直接拨款1300多万美元。2020年,该基金会对吉各类“破坏性新闻”项目的资助达200多万美元。其中,该基金会向“克卢普网站”专门拨款30万美元,用于“监督”吉修宪公投和地方议会选举。2021年1月,吉总统选举期间,该网站招募1500名“观察员”,4月地方议会选举和修宪公投期间,又招募3000名“观察员”。

   6.煽动泰国抗议示威。2020年泰国发生多起街头抗议示威活动。NED资助的“泰国人权律师”等组织纷纷公开支持和煽动街头抗议运动。泰国《曼谷邮报》曾曝光“泰国人权律师”接受NED资金。据泰国《国家报》报道,NED还为泰国网媒《自由人》(Prachatai)等媒体平台和互联网法律机构iLaw等非政府组织提供资金,通过这些平台和组织要求泰国政府修改宪法,借此干预泰国内政。

   7.鼓动尼加拉瓜反对派暴力夺权。1983年成立后,NED的首批项目就包括在中美洲国家尼加拉瓜扶持亲美政治势力。1984年至1988年,该基金会共向尼加拉瓜反对派资助约200万美元,帮助反对派比奥莱塔·查莫罗在1990年当选总统。如今,NED仍通过查莫罗下台后成立的“查莫罗和解与民主基金会”为尼加拉瓜反对派和右翼媒体输送资金。据公开资料,2016年至2019年间,NED向尼加拉瓜反对派团体(包括媒体组织)提供了至少440万美元。这些势力在2018年尼加拉瓜的暴力政变企图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他们甚至呼吁反对派支持者攻击政府并刺杀总统。

   8.资助反古势力引导舆论煽动反政府情绪。古巴一直是美对外渗透颠覆活动的重灾区。据古巴媒体透露,NED和美国际开发署在过去20年间针对古巴项目的拨款就近2.5亿美元。从NED官网2021年披露的项目资金使用情况看,仅2020年针对古巴项目达42项。2021年,NED资助、指导反古势力,在社交网络中捏造传播假新闻,煽动民众反政府情绪,推动民众参加社会运动,以引发社会混乱。其中,反古势力6月中旬散播“新冠疫情下古巴医疗体系崩溃”虚假信息,造成社会恐慌;7月,NED利用古巴街头抗议运动热潮,炮制“100名示威者失踪生死不明”假新闻并配合网络机器人进行传播,恶意引导网络舆论,煽动古巴民众颠覆政权。

   9.长期干涉委内瑞拉内政。1999年“反美斗士”乌戈·查韦斯当选总统后,NED就加紧暗箱操作,持续向委内瑞拉反对派提供资金,以邀请人员访美形式组织集中培训。1999年起,NED通过设在美驻委大使馆内的美国际开发署办公室和核心受让组织在委内瑞拉办公室开展活动,借“促进民主”“解决冲突”“加强公民活动之名”,同委内瑞拉几十家机构、反对派政党和组织联系,并为他们提供活动资金。NED用于干涉委内瑞拉的经费连年上升,1999年为25.78万美元,居拉美国家之首;2000年飙升至87.74万美元;2002年,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和劳工局更专门拨款100万美元,以资助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在委项目。2019年,NED对委内瑞拉开展项目总金额达266万美元。其中,NED以“推进政治进程”为由,开展“加强外联、沟通和组织能力”项目,项目金额9万美元,内容是为当地活动分子提供培训和支持,加强参与者的沟通能力,构建和强化委国内的“公民社会”网络,组建传播小组在全国范围内扩散“民主”信息。

   2005年10月,瓜伊多等五名委内瑞拉“学生领袖”抵达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接受由NED资助的“起义”训练。训练结束后,瓜伊多等人回国推广极端右翼思想,以期影响委内瑞拉年轻人,并策划了系列街头暴力政治活动。随后,瓜伊多赴美留学,并一直在NED支持下活跃在美相关政治团体中。在瓜伊多自封“临时总统”后,其维基百科资料在短时间内从无到有,还被NED下设组织进行了37次修改,以配合对瓜伊多的“合法执政宣传”。2021年11月,“今日俄罗斯”电视台发文称,近期一系列美内部文件揭露了美如何干预委选举过程。文件显示,美情报部门将社交媒体武器化,帮助委右翼反对派政治力量,并协助其成员竞选国会议员,为瓜伊多自封“临时总统”奠定基础。

   该基金会的四大核心受让机构均在委有广泛活动,与该国反对党建立了密切联系,且在组织、管理、宣传等方面帮助培训现有或新成立的反对党;向委最大反对派工会提供多笔资金援助,推动后者发起反对查韦斯的抗议游行。2019年1月10日,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宣誓就职,美等国家拒绝承认其新任期,并唆使委全国代表大会主席(议长)、反对党领袖胡安·瓜伊多另立山头,公开与马杜罗对抗。瓜伊多随后自封“临时总统”,要求重新大选,随之委国内陷入骚乱。事实证明,委乱局明显属于美扶持代理人策动“颜色革命”的结果,其中不乏NED多年来对委反对派的经营。2019年3月,委内瑞拉外长豪尔赫·阿雷亚萨指责,在NED资助下,多个组织20多年间在委全国各地进行了破坏活动,试图推翻委内瑞拉政府。?

   10.组织暴力政变,让海地“变天”。2001年,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深度参与海地的暴力政变,推翻了时任民选总统阿里斯蒂德。2001年2月,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海地项目负责人史丹利·卢卡斯在海地电台发表言论,公开抛出让阿里斯蒂德下台的三种策略。美国时任助理国务卿罗杰·诺列加不仅与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合作,为海地反对派提供资金,还在调解海地政治危机中默许反对派的分裂策略。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标榜“在全世界推广民主”,实则长期与海地反对派密切联络,实施颠覆行动。

   11.扶植反对派领袖介入乌干达大选。2021年1月,乌干达举行总统换届选举。反对党民族团结纲领党总统候选人罗伯特·基亚古拉尼·森塔穆得票率达34.83%,位列第二。森塔穆在贫民窟长大,曾是流行歌手,后步入政坛。有分析认为,森塔穆之所以有如此强的号召力,与美国在背后支持密切相关。网络媒体披露,他在2018年应NED邀请,以就医名义在美国接受颠覆政权的相关培训。此外,NED还向他提供资金并委派参谋,支持其参加乌干达大选。

  

   四、资助分裂势力,破坏目标国稳定

   中国一直是NED渗透颠覆活动的重点目标之一。NED每年投入巨额资金开展反华项目,企图煽动“疆独”“港独”“藏独”等。2020年NED官网公开数据显示,NED在一年中向与中国有关的69个项目提供1000多万美元,妄图推动各类危害中国政治社会稳定的活动“落地”。

   1.NED是诸多“疆独”组织的主要资金来源。该基金会称,2004年到2020年,它向各种“维吾尔组织”提供了875.83万美元资金。仅2020年就向各类“疆独”势力提供约124万美元资金,其中大部分流向“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等“疆独”组织。基金会时任总裁格什曼曾公开妄称“中国新疆问题的解决之道是在中国进行另一场颜色革命,中国发生政权更迭,成为一个联邦共和国”。2019年6月,格什曼在该基金会的“民主奖”活动上,公开发表支持“东突”的言论,为“疆独”势力张目。其后,他还呼吁全球关注所谓新疆人权问题,妄图建立一个国际联盟专司新疆人权事务并对中国进行制裁。

   美国“灰色地带”网站揭露,多年来,NED直接资助“世维会”和“美国维吾尔协会”数百万美元,协助其与美西方国家政府、国会合作,不断升级与中国的敌对状态。“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库扎特·阿尔泰公开称“我能想象到最正常的事情就是每一天都开展反华活动”。“灰色地带”调查报告显示,2020年在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期间,“美国维吾尔协会”及其骨干极力攀附美极右翼政治势力,鼓噪“中国病毒”,煽动反亚裔仇恨情绪。

   NED涉疆项目聚焦炒作新疆“人权危机”,配合美西方以疆遏华。2019年,涉疆资金90万美元,重点项目包括:“记录东突厥斯坦地区侵犯人权事件”项目,以“捍卫人权”的名义大肆收买、伪造所谓新疆地区“侵犯人权”证人证据,炮制新疆“教培中心”临时报告和年度报告;“增强妇女和青年在宣传和公民参与方面的能力”项目,对维吾尔族妇女、青年两大群体进行重点培训,传授反宣造势技巧、手法,挑唆其对华开展反宣活动;“维吾尔人权倡导与推广”项目,搜集伪造境内外维吾尔人被“侵犯人权”的信息,在国际社会开展涉疆议题负面宣传。2020年,涉疆资金124万美元,重点项目包括:“通过艺术互动倡导维吾尔人权”项目,以艺术之名发动境内外“疆独”势力炒热涉疆议题;“人权倡导的文件和研究”项目,构建维吾尔族“人权”数据库,炮制报告抹黑中国涉维吾尔族政策;“维护和倡导维吾尔人的人权”项目和“增强妇女和青年在宣传和公民参与方面的能力”项目,延续2019年涉疆工作。

   2.NED与“藏独”势力保持密切接触。自2010年NED时任主席格什曼向达赖颁发“民主服务奖章”起,双方开始接触。2016年格什曼出席达赖的“希望与民主”活动,2020年庆祝达赖85岁生日,声援达赖“藏独”活动。2018年11月13日,NED在美操办涉藏问题研讨会,邀请时任伪“西藏流亡政府”“首席噶伦”洛桑孙根参会。洛桑孙根在会上大放厥词,诬称“中国的援助计划最终目的是殖民”,“国际社会需要从西藏的经历中吸取教训,认识到中国隐藏在‘一带一路’计划下的野心”。2021年6月16日,在NED组织下,“藏人行政中央”新“司政”边巴次仁公开接受美《华盛顿邮报》记者、专栏作家乔什·罗金采访,鼓吹“致力于为恢复停滞不前的藏中和谈找到一个持久、互利和非暴力的解决方案,新一届的噶厦将加强国家关系和宣传工作”。

   NED涉藏项目聚焦壮大“藏独”势力,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2019年,涉藏资金60万美元,重点项目包括:“加强西藏运动和领导能力培训”项目,加强“藏独”分子开展西藏社会运动,游说和施压国际社会干预西藏事务;“加强对西藏地区民主和人权的国际支持”项目,培育本土“藏独”势力,强化境内外勾连,策划和实施西藏社会运动;“赋予新一代西藏领导人权力”项目,培植新一代“西藏社运领袖”;“为对话和谈判创造条件”项目,通过所谓学术研究为“藏独”张目。2020年,资金100万美元,重点项目包括:“西藏时报”项目,发行藏文报纸,运维藏文网站,为伪“西藏流亡政府”和“藏独”组织活动提供平台;“国际声援西藏人权运动”项目,收集西藏人权问题有关证据,在联合国场合抹黑中国政府治藏政策;“增强对班禅喇嘛的认识”项目,混淆国际社会对第十一世班禅喇嘛的认识和支持,抹黑中国宗教自由政策;“加强西藏监测信息网络建设”项目,提高对西藏人权监测、记录,炮制涉藏负面报告;“促进藏族选民的知情投票”项目,培养藏人参与“流亡政府”选举决策的能力。

3.全面支持“港独”。NED长期在香港开展“劳工权利”“政治改革”“人权监察”相关项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314.html
收藏